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成喜
王成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440
  • 关注人气:7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术报猜想--王成喜

(2013-04-13 11:53:10)
标签:

再发

现实

网络时代

贺词

王成喜

分类: 媒体有关我的报道

美术报猜想

(此文为贺美术报华诞20年而作,已刊于美术报2013年4月13日)
■王成喜(山东 烟台)

  我是美术报的忠实读者,十几年来每期必读;我也是美术报的作者,偶有评论文章和画作发表;我还是《美术报》的多年自费订户,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为数不多的美术报刊之一;我又是美术报的推广者,常在不同场合多种方式宣传《美术报》,比如特意打电话督促同道朋友少抽一盒好烟,订一份《美术报》,以致于朋友误解,疑我为美术报的兼职发行,从中有利益驱使。其实,我与美术报现有采编发行人员非亲非故,无一人面识。当然,我也是美术报的受益者,我本人的作品展览等活动信息,美术报觉得有价值,会免费给予报道;我写的评论文章,美术报认为有见解,发表后会按照规定发足稿酬。我以为,目前尚没有几份报刊值得我置于案前床头相伴近20年。于是,我常“替古人担忧”,会闭门思“报”,对时下美术报办报之难作各种猜想。

  第一难,生存难。办报难,办专业报难,办专业美术报难上加难。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近期《美术家通讯》上刊登的杨悦浦先生回忆文章可知,在美术报创办之前,中国美术家协会在首都北京曾率先创办过一份《中国美术报》,但因种种原因和困难,出版不久便夭折。按说在首都北京办美术报优势很多,何以出师不利,其中难处必然很多,且多到生存不下去的地步。当然,堂堂十余亿人大国,不能没有一份美术报,当年身在钱塘江畔的同道们竟然临危受命,敢再次揭竿而起,创办美术报,且克服重重困难,一路走出20年,不断发展,由四版扩至今日数十版,保持利好势头,实属不易,其中一定不全是喜悦的事情。

  第二难,定位难。美术报不是机关报,也不是民间报。既无机关报之优势,也无民间报之灵活随意。她隶属于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在大事上必然有一定的从属性。要服从大局,要讲政治,又要对得起读者,这是需要非凡的智慧才能处理得当的事业。实际上我们从美术报的版面上也能感觉到编采人员在报道重大事件上的处理技巧,疏而不漏,恰到好处。从专业角度看,既要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雅俗共赏,但又不能“八卦”,始终保持一定的品位。我想,在定位的问题上,编采人员如何站在多个角度处理版面,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第三难,权衡难。面对美术界对美术报的期望值,编采人员手里一定有一杆秤。比如有要求自己的新闻上头条的,有计较自己的“明星照”尺寸大小的,有希望把自己写成大师的,有恨不得把版面全部包下来的,有通过高层以权下压的,有通过各种关系疏通发稿渠道的,有通过网络电话讨近乎的;也有夸张事实胡乱拔高的,有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的;有文人相轻彼此相左的,有鸡犬之声相闻可惜只是互不服气的;有真心指错的高人,也有心怀叵测的小人;有传统保守的老画家,也有崇尚现代的年轻艺术家。面对画坛百相,最后编辑那杆秤的结果,是否公平,是否标准?路指何处,都是读者关注的事情。

  第四难,兼顾难。办报如烹饪,需百菜中百客。美术报的读者有专业画家,也有业余作者;有从事各个画种创作的,也有以工艺百业谋生的;有教学相长,为人师表的,也有初出茅庐,想成名成家的;有身居官位,忙里偷闲,充作雅好的,也有工地田间终日劳作,爱好终生不得志的;有退休下岗,读报赏画为乐的,也有收藏拍卖,获取信息想发大财的,等等。如何满足不同口味,实在是一件需要八面玲珑,热情待客的事情。

  第五难,发行难。美术报不享有某些政府机关报的特权,不是开个会议,下个文件就能把发行量完成那样简单。她唯一能做的是提高办报质量,接受市场的检验,买不买账,权力在订户手中。故美术报的编采人员要一专多能,其中一项就是要为自己的报纸发行呼喊。甚至要给订户打电话,表达来年办好报纸的诚意,以保订户不流失。这滋味,绝不是机关报那些编采人员所能体会的。同时,美术报的广告资源非常有限,大部分客户是那些肯掏钱宣传自己的画家或者收藏拍卖企业,而且价位连同城机关报的五分之一也不到,同是一版广告,成本却大为提高。就是如此,也难保证有更多的画家会不断地掏钱做下去。发行量的大小又反过来制约广告收入的多少,广告收入的多少则直接关乎到报纸的发展,关乎到编采人员的稳定和积极性,甚至体现在对作者稿酬发放的标准里。所以,这编辑部的日子未必那么好过,编辑部的故事不都是那么动听,还真是需要大家支持的事情。

  第六难,队伍难。媒体的信息来源于记者和作者,美术创作一线才是编辑部取之不尽的源泉。一个美术报能养活的记者人数太有限,跑断腿也难以一览众山。网络时代不缺信息,真正缺少的是有价值的信息。所以建立自己的通讯队伍尤显重要。相比之下,机关报有各级宣传部作为基本的支撑,他们把上稿量作为业绩考核,与升迁挂钩,作者当然有积极性,这就是机关报有永远发不完的稿件,机关报的记者到哪里都是香饽饽的真正原因。可是,美术报的作者不同,他们不以写稿为己任,也没人为他们设立奖励机制。尤其评论作为一张报纸的主要声音和看点,必不可少。但美术评论目前已陷于低谷,许多美术评论已成为美术表扬的代名词。除了几位老面孔敢于直言,新作者不多。如果真的要写一篇地道的评论文章,不但要泡上许多时间,甚至还要担当得罪人的风险。所以许多有影响的画家开研讨会时慷慨激昂,请他写评论文章则往往会婉言拒绝。本来画家中擅文者就不多见,而画一幅画动辄收入成千上万元,谁还愿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美术报华诞20年,到处是鲜花和贺词,而我却送来自己对美术报办报之难的猜想。鲜花和贺词可以令人鼓舞和上进,猜想也许可以让美术报的同道知道还有许多像我这样的草根作者在经常惦记着他们,尽管这些猜想未必是现实。http://msb.zjol.com.cn/html/2013-04/13/content_2091210.htm?div=-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