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陕北秧歌
陕北秧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2,138
  • 关注人气: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念董力

(2018-11-11 18:56:41)
标签:

怀念

同学

董力

王祖文

念董力

                       王祖文


    董力是我的大学同学,他的提前离去我实在是没有想到。


    大学期间,董力爱写诗。但我不爱诗,也不会写诗,所以共同语言就少一些,但他对诗的痴爱与向往感染了我,我从内心里是很敬佩的。


    大学毕业后,我们俩做梦也没有想到到一座城市了。他是如何到铜川的,我不太清楚。我到这个城市还是费了些周折的。


    我感念董力的是他当时分在铜川电大,我分在了高山上的一个税务所。我们都是异乡人。他和他的农民父亲专门从市里来山上看了一回我。我就感到了一种特别的惊奇与温暖。这种温暖在记忆中存留了下来。


    后来,我们虽然同处一座城市,由于各自生活所累,由于我这个人生性不爱交往,所以近多年来年很少往来。我们各自结婚都互相不请不邀。所谓的往来无非是外地的同学来了才互相聚聚,仅此而已。当然也与各自的工作没有任何交集有关,他是搞教育的,我是搞税务的。

    董力在世时,干的比我强。他毕业第一步起点就比我高了几个台阶,所以职场上顺风顺水,算是得意一族,最后在他所在的单位获得了不错的职位,这与他的性格,修养,习性、努力有直接的关系。


    董力善交往,重友情,所以颇有同学缘,朋友缘,前些年去陕北招生,所到之处,都有同学友情的温暖与滋养,我着实羡慕的不轻。


    忽一日,同学明理告诉我董力患病在医院,我们便第一时间看望。我们知道他是血液上的病,具体是怎么得下的,实在搞不清楚。当时他的情绪极差,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看了他的状况,我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我就特别悲伤。我就想,这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就成这个样子了?他给我留下的话语是:“下午没事了,到病房来说说话”。可惜的是那段时间,单位事多,竟然没有如愿。


    后来,过了个把月,他从西安治疗归来,当晚,我在本地医院守候。在他生命临终的最后四十分钟里,我一直守护着他,直至他完全没有了呼吸。我尽了一个同学最应该尽的责任。


    我参加了他的遗体告别仪式。所在单位的主持与告别词是绝对一流的,情真意切,内容与形式浑然一体,我想董力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会满意的。那天早上,火葬场所在的山沟气候极其寒冷,我草草向他的遗体告别。


   董力去世快一周年了。想起曾经生龙活虎的董力,我时常陷入发愣的状态。我很想说些什么,但是往往止于自言自语。犹如一个人打开一瓶白酒,喝了几杯就自己自动停了下来。因为我明白:自己独自品尝人生的滋味有时恰恰是不能借用酒的。念董力也是一个道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回乡所见的大
后一篇:我的铜川30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回乡所见的大
    后一篇 >我的铜川30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