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了了
赵了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9,317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场亲历京陕比赛骚乱  两个黑色9分钟

(2007-05-29 15:02:22)
标签:

京陕骚乱

黑色9分钟

 

    两次黑色9分钟——京陕乱战纪实
    一场看似普通的北京队与陕西队的比赛,居然两度长时间中断,其中陕西队教练、队员甚至竟然与公安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现场观众被一场骚动搞得瞠目结舌。


    两次黑色9分钟
    比赛进行到第12分钟时,陕西队利用北京队守门员杨智出击失误攻入一球,当时杨智等几名球员分别向主裁判以及助理裁判员示意对方冲撞守门员,不过在主裁判不为所动的情况下,北京队队员选择了服从。
    但第35分钟时,马丁内斯在对方禁区内被防守队员推倒,主裁判牛锦山并没有判罚点球,此时北京队队员纷纷找裁判员理论,于是牛锦山稍作思考,走向点球点。陕西队员立刻对这一改判表示反对,在场边教练员授意下,守门员等队员都挡在点球点前,迫使比赛中断。第一助理裁判以及第四官员及时对以成耀东为首的陕西队教练员进行劝阻,但虞伟亮仍在场向场内队员打手势示意阻止比赛继续进行。长达9分钟的时间内,裁判员除了向一名把球踢走的陕西队员出示一张黄牌警告外,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被动等待陕西队员恢复比赛。
    陶伟罚出的点球很“讲政治”,绵软无力的射门被守门员轻松没收,才使得混乱场面得以暂时收场。
    下半时北京队的进攻造成陕西队后卫失误,依靠乌龙球将比分扳平。原本此球应毫无争议,但陕西队教练员认为,在此球发展过程中,本队一名在场外医治的受伤援没有被裁判员及时允许进场,对本方失球构成一定影响。成耀东、吴兵等陕西队教练员再次对裁判员形成围攻,成耀东甚至一脚将比赛用球踢向看台。主裁判牛锦山虽然先后出示红牌将成耀东、吴兵判罚离场,但局面已经失控,致使比赛第二次中断长达9分钟。
    公安人员在判断陕西队教练、队员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开始介入,在劝阻成耀东的过程中,一名公安人员与虞伟亮发生推搡,随后陕西队员对公安人员群起而攻之,其中曲楠男甚至连踢带打。公安人员不断后退保持克制,以及李彦奋力劝阻队友,才没有使得事态进一步扩大。

 

    裁判优柔寡断
    上半时点球发生时,裁判员明显经验不足,没有跑动跟上球的发展线路,造成位置不佳,对于是否点球缺乏把握。在收到北京队员投诉时,应及时与事发地附近的第二助理裁判员沟通,以做出准确判罚。但在未与助理裁判商议的情况下,主裁判随即示意判罚点球,给陕西队员造成“主裁判是受到北京队员压力的情况下做出改判”的感觉,自然不服。在随后陕西队员阻止执罚点球的过程中,第一应及时处罚阻碍点球执行的陕西队员,以维护裁判员判罚的权威。另一方面,对于陕西队教练组在场边的操控,应及时向他们示意开始计时,一旦超出规定时间,将以罢赛论,以对局面进行控制。
    北京队扳平的进球过程应是无争议的,陕西队的意见在于受伤队员没有被及时允许入场。但根据规则,离场医治的受伤队员,何时入场恢复比赛应得到裁判员的允许,因此何时允许受伤队员入场权利在于裁判员,因此判罚并无问题。然而,面对后来陕西队教练、队员的围攻,牛锦山表现仍非常软弱,没有及时利用红黄牌以及警告控制局面,导致场面失控。
    该裁判员判罚细节存在小失误,总体无大问题,但关键在于不自信,致使比赛失控,裁判员威严扫地。

 

 

    陕西借题发挥
    由于最近的比赛中,陕西队屡屡认为自己吃了裁判的亏,对于裁判员的判罚十分敏感。上半时的点球,陕西队员在禁区线附近犯规的行为是毫无争议的(规则规定禁区线是禁区一部分),在裁判员改判点球后,如果作为对裁判员施加心理压力争论一番尚可理解,但想以中止比赛达到迫使裁判员改判的目的便实属无理。
    至于下半时陕西队被乌龙球攻破球门后,因为受伤外援没有及时被允许入场而围攻裁判员更是借题发挥,明显属于上半时改判点球的后遗症。
    公正讲,外援被允许入场的时间与北京队扳平比分并无必然因果关系。即使外援在更早些时间被允许入场,根据规则,该队员也不能对比赛进程构成影响。更何况,规则规定受伤球员入场时间由裁判员决定,因此陕西队的借题发挥并不能成立。
    吴兵、虞伟亮以及曲楠男与公安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的行为,显然危害性就更为严重了。公安人员是在赛区工作人员示意下介入的,意在劝止情绪激动的教练、队员,并无主观恶意。虞伟亮、曲楠男向公安人员拳脚相加,显然视球场为法律真空地带。曲楠男甚至在退场时指着公安人员再度挑衅,更是显现其无视法律威严。
    本赛季成耀东已经是第二次被罚离场,在他激动情绪的影响下,陕西队大部分队员已成干柴之势,遇火即着。经过两年的恢复,今年球市刚显现复苏,陕西队两度长时间中断比赛,对球市的杀伤力是极为强大的。

 

    警方久疏战阵
    原本北京国安队主比赛场为北京工人体育场,安保工作由北京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大型活动管理科(简称市局治总大活科)会同朝阳分局辖区警方负责。8年的安保工作使警方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于突出事件的处置也及时果断。但是,受奥运工程的影响,北京队主场去年移到了丰台体育中心,安保工作仍由“大活科”牵头,会同丰台分局警方负责。去年由于球市冷淡,安保工作面对的考验并不严峻,丰台警方对于大型活动的安保工作经验不足。同时,处置预案似多为针对观众群体等场外干扰因素,而对大型活动参与者出现的意外事件更是缺乏心理准备。
    北京赛区对于场面的研判是基本准确的,但“大活科”调度丰台警方介入的过程中,联络并不十分顺畅,导致丰台警方介入时,客队教练员队员情绪已经悄然失控。同时,公安人员对于客队不配合工作心理准备不足,致使在个别教练员、球员实施不理智行为时,现场警力不占优势,无法制止,只得节节后退。当时如果没有陕西队员李彦的奋力劝阻,事态会进一步扩大。
    对于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希望赛场内空气不要太过紧张,因此建议赛场内尽量不出现着制服的安保人员。此举措虽然尚未有定论,但已在中超联赛的等比赛中试行。然而此次混乱事件却敲响警钟,面对情绪失控的骚动群体,身着警服的公安人员尚且被打,试想如为便衣安保人员,将会更加缺乏威慑力,不利于对意外事件的处置。比如京陕比赛混乱事件中,着便服的武警战士不便出面制止,仅由少数几名着制服的公安人员仓促上阵,效果实在不理想。
    此次事件还得到另一个经验,即警员宜穿着作训服执勤,强烈不建议戴警帽出勤。在京陕比赛出现意外情况,警员赶到现场制止、劝阻的同时时常需要手捂警帽,才使警帽不致脱落。甚至有警员在与陕西队队员发生肢体接触时,警帽被打落在地,形象扫地的同时,也直接影响了出警的效果。   (下一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