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协和求医经历

(2013-02-01 14:11:35)

      协和求医经历

无意加剧医患关系(由于家人身体状况原因,这些年我碰到很多让我一直感激并尊重的医生),说抵制协和也是一句气话,但是此次在协和的求医经历以及微薄发出后协和一些医生的回复,让我感到绝望。写下这段经历,只是作为一个病人家属,而非其它任何社会身份,个人所希望的是,让每个重病患者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医患关系不再紧张。

妈妈患胃癌,术后情况身体虚弱,但情况基本保持稳定。前些天病情突然恶化,不能进食,也不能排便,只能依靠营养支持维持生命,地方医院的主治医生表示束手无策。我们决定来北京就医,目的是为了可以让妈妈摆脱这样以来营养支持的情况,因为长此以往,会给她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而不是单纯寻求营养支持。

我挂了肿瘤医院的号,30日,妈妈来到北京,到肿瘤医院后,肿瘤医院的医生表示像妈妈这样的情况最好到协和这样的综合医院,因为肿瘤医院主要以手术为主,不能提供相应的营养支持,但像妈妈这样的情况没有营养支持根本不行。那位医生还说,协和不好住,但是急诊不能拒绝病人,你们可以去。

大概三点左右,到了协和医院,在急诊挂号量完血压后,向左手边走进入急诊室,里面两位医生,一男一女,妈妈的病例,本来是交到女医生手上,但没等那个女医生看完,对面的男医生就对那位女医生说:“X医生,病例看完后给我看一下。”(抱歉,我确实没有听清楚他说的),女医生看的还算仔细,看完后没有说话直接把病例交到男医生手里。那位男医生只是用眼睛扫了一下病例,就以一副居高临下(那种腔调,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口吻说:“老人家,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我们协和是部级医院,床位医生都特别紧张,您这种情况需要很权威的专家,我推荐您到xx医院,那里有很多专家,而且很多医生都在协和进修过。”(看起来不合道理,但作为对医药毫无知识的我,一是没有听清,二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应该刻意记住)。

由于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个医院,我心里就存了警惕,而且,重要的是,刚才在挂号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护士正在打电话:我这里现在有一个床位,你那里有没有病人要过来?在得到否定答复后那位护士又打给另外的人打电话重复相同的病人。所以我就对医生说:我在北京工作,协和床位紧张的情况我知道,但刚才挂号时我听到护士说有床位,您看病人的情况,是否能帮忙解决一下?那位医生回答:那是医院给内部职工预留的床位,你关系硬,当天就可以住进来,没关系,等半年也住不上。

然后我请求他是否先给病人输上营养液,他的答复是输营养液要向医院申请,需要三天。并且再次建议我们去他推荐的那家医院。这时我已经感到到这个医生是在故意拒绝了,所以明确告诉他:我想住协和。他态度一下子也很强硬:那你自己联系。我们要看下一位病人,请你出去。

从来没有拖关系办过事,但是为了妈妈给所有可能帮上忙的朋友打了一圈电话,在朋友帮忙联系的过程中,我和姐姐带着妈妈在急诊室外焦急的等待消息,此时,我的手机已经没有电了。那位男医生再次走过来,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口吻对妈妈说:“老人家,我们协和的环境很好,要不要我带你转转?”直到这时我愤怒了,要不是姐姐拽我,我绝对会抽他。但是我想记住这个医生,所以就问他怎么称呼,他回答:我姓张,弓长张。

当时太焦虑了,因为妈妈如果没有营养支持,身体难以支撑。那时妈妈已经感觉很不舒服。我和姐姐决定先带妈妈回家然后再联系医院。在联系医院的过程,我和一位长期跑医疗口的记者朋友说道这个状况,关于那位医生推荐的那家医院的情况是她告诉我的,不过挂号费确实是我的笔误,但我随后作了更正,说是门诊费,之所以不删,就是担心有协和的看到说我自己删贴。

没有记那位医生的工作牌,甚至没有问出他的名字,因为之前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微博看起来似乎有很多漏洞,似乎不合逻辑,但是是一个病人家属的亲身经历,我不能把它变得看起来更真实。那些说我借此事炒作的人,在此回复一句:你们很混账。

微博发出后,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的回复非常令人失望,我是怀着信任奔向协和,而非怀着怀疑和调查的心态,而且那位医生,真是非常“专业”:他眼睛在病历上停留的时间不足一分钟,没在病历上留下任何他的记录,只是一味的推荐我们到他推荐的那家医院。一个心情焦急的病人家属,在当时的情况,如何有足够的反应来记住一位如此“熟练”的医生的话,并去进行投诉?而我所有的,不过是在协和的挂号单和就诊卡,以及有测量血压记录的病历,上面有协和字样的,只有那张就诊卡。这样的情况,协和如果能够心底无私,公开急诊室监控录像是最好的办法。我并没有希望于医生来转发,也不是激将,之前不知道这位医生,自然在我心目中也不是什么大人物,现在更知道她连协和也代表不了,只是觉得,她既然站出来要维护协和的声誉,就有必要在公众平台发言而不是针对我自己。这是我把她的微博转出来的初衷。

在我心目中,协和也一直是治病救人的医院,不知道平常百姓等半年也住不上,你愿意维护你们医院的声誉,但不能用一句话就否定了我的亲身经历。更何况,微博发出后,有位纽约日报中文版的编辑发私信给我说她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而且还上当了。

大家说我遇到的是医托。我不能理解,医托为什么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协和的急诊室?因为我是在走完挂号流程之后在医院急诊室遇到的这位医生,而不是在医院之外。

生死很残酷,比生死更残酷的,是那位医生的心肠。再说一遍,抵制协和是一句气话,但是不少协和的医生以无比优越的感觉说欢迎抵制的时候,至少,我不会再选择协和。

写下这些,对在协和的经历不再做任何回复,也期待协和能够有合理的答复,如果因我的叙述有不实而为协和带来名誉上的损失,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真心期望,所有的医生,可以善待每一位需要你们的病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