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说我和漂亮后妈的那些事儿

(2016-03-29 13:54:47)
标签:

情感

继母

生母

口述实录

杖打天下

分类: 麻辣生活柴米油盐
文/杖打天下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说说我和漂亮后妈的那些事儿


    从我懂事的那天起,父母亲就经常吵架。那时候,父亲开着一间修车铺,虽然收入不高,但日子过得也不算十分清贫。母亲经常在我面前抱怨,说父亲有点窝囊,不像个男人,一天到晚就知道摆弄车轱辘,这辈子别想熬出头。母亲对父亲的不满,终于在我九岁的那一年大爆发,她一怒之下离了婚,后改嫁给一个水果店的老板。我跟着父亲过。

    父亲又要做生意,又要起早贪黑接送我上下学,非常辛苦。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十六岁,他就很少接送了,原因是他开了一家电动车专卖店,生意越做越大,他也因此越来越忙。父亲最后一次来接我放学时,身边站着一个漂亮女人,他让我喊她薛姨。他告诉我说,薛姨是他请来的保姆,以后就由她照顾我的衣食起居。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是怕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继母,故意编的谎话。

    父亲的谎言被戳破,是在一个周末。那天,我本来和同学约好,要去展览馆看一场动漫表演。走到公交车站一摸口袋,才发现笔记本忘记带了,就急匆匆地往回赶。打开门,结果就看到了父亲抱着薛姨乱作一团。父亲一脸尴尬,想要解释什么,我啥也不想听,满腔怒火地踢了几脚门。

    晚上,父亲和我聊了很久,说他本来想早一点告诉我他和薛姨的事,可怕我有抵触情绪,就想一直隐瞒下去,直到我大学毕业,然后他和薛姨再结婚。他最后说,既然我都知道了,那干脆就尽快把婚事办了,家里也好多个帮手。也就在这个晚上,我才知道薛姨比父亲整整小了十一岁,高中还没读完,老家在一个很偏远的山村。无论父亲怎么说,我心里就是接受不了她,我不能容忍自己还有个这么年轻的后妈。

    父亲和薛姨结婚的那天,我躲在后山树丛中哭了很久。后来,母亲来看了我一次。她反复提醒我说,继母既年轻又漂亮,恐怕不是真心想过日子,是冲着我家的房子和钱来的,让我平时多留个心眼,万一继母再和父亲生个一儿半女的,我就只能靠边站。这让我对薛姨又多了一层戒心,看到她一直就没有好脸色。即便如此,她也不恼,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想法设法地讨我欢心。

    她每个星期总会做几道新鲜的菜,隔三岔五地给我买些好吃好玩的,或者应季的衣裳,每当我在做功课的时候,她都会踮着脚进来,把温好的牛奶放在桌子上。有一次晚自习加了一节课,又下着雨,她居然在校门口足足等了我一个多小时。虽然我有瞬间的感动,但一点也不领情,觉得她是故意装给我看的,就是想收买人心。

    我对薛姨有极强的逆反心理,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有时候情绪上来了,就劈头盖脸地把我说一顿。薛姨这时候就会把他拉倒一边,让他不要对亲生女儿那么凶,还说都是她做的不够好。我就在心里止不住一阵冷笑,觉得她是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甚至想,等大学毕业后,一定飞得远远的,再也不回这个家。

    我上大一那年,父亲被查出到了肝癌晚期,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父亲的离世对我打击很大,心灰意冷之下我决定退学。薛姨知道后,第一次朝我发了火,说我不该任性胡来,这么做对不起死去的父亲。她一把鼻涕一把泪,说有她在这个家就不会垮掉,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我把大学念完。在她的坚持和苦苦哀求下,我最终回到了学校。

    可学费和生活费都从哪里来?父亲化疗那段时间,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电动车店早已转让,根本没有经济来源。薛姨就让我不要管,这事她想办法。后来才知道,她把父亲买给她的首饰全部卖了,还向老乡借了一部分。也就从那时候开始,我对薛姨慢慢改变了看法,至少不像刚开始时那么讨厌。

    这以后,为了给我筹集第二年的学费,也为了还债,薛姨夏天卖凉皮,冬天卖烤山芋,春秋两季就在夜市里摆摊卖针织品,遇到阴雨天出不了摊,她就到车站门口卖雨伞,一天也没闲着。有一次回家,我看到她走路一瘸一拐的,就问怎么回事。她笑笑说,市里不让随便摆摊,城管老撵,跑得太快摔倒了,腿磕在马路牙子上。我撸起她的裤子一看,腿肿起老高,心里就酸酸地难受。薛姨拍拍我的背,说丫头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这期间,薛姨还偷偷去找了几次母亲,希望她能伸一下援手。母亲就给我打电话,说她没有闲钱,她也有孩子需要花钱,让我把薛姨赶走,把房子卖掉,上完大学还能剩下不少。听了她的话,我顿时难受到了极点,这是我亲妈说的话吗?

    薛姨差不多每隔一两天都会给我打个电话,问我过得怎么样,都需要哪些东西。每两三个星期,她都会到学校里看我一次。每次来,都会带着一大包好吃好玩的,以及一些日常用品,都是我平时喜欢用的一些牌子,然后拽着我到学校外面的饭店搓一顿,说是要给我补补身体。她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在学校里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为了省钱把身体搞垮了。有一次,她看见室友手里的手机都比我的好,二话没说就把我拉到学校外面的手机店,非要给我换个新手机。我死活不愿意要,她才最终作罢。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大学毕业。

    大学毕业以后,我找了一份十分不错的工作,收入也很高,家里的经济才慢慢好转。但薛姨每天仍是早出晚归,出摊做生意。我让她别这么累,她就说累惯了闲不住,还不止一次说要多赚一些钱,好给我结婚时准备份嫁妆。我听了非常感动,觉得这几年她日夜操劳,实在不容易,她比母亲更像一个妈,也很想喊她一声妈,可始终喊不出口。

    通过好闺蜜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他对我一直很好,工作收入也不错。谈了大约一年以后,我们于今年3月16号举行了婚礼。结婚那天,薛姨却突然不见了,她在我房间的桌子上留下个大红信封,然后就不辞而别,电话根本打不通。我拆开信封一看,眼泪顿时哗哗往下淌。信封里装着一张银行卡,一串房门钥匙,还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丫头,卡上有20000块钱,算是给你的结婚嫁妆。俺答应你爸等你结婚后再改嫁,现在已帮他完成心愿。别找俺了,俺不会回来给你们小两口添麻烦。”

    这段时间,我和老公一直在竭尽全力寻找薛姨。我想找到她以后,一定要跪在她面前,发自肺腑地喊她一声“妈”!然后再帮她找一位知冷知热的好男人,否则,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

网友“碧海蓝天”提供线索,杖打天下整理改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