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浪汉送我个俊俏懂事的大闺女

(2016-03-21 09:26:47)
标签:

情感

人间冷暖

大闺女

流浪汉

杖打天下

分类: 麻辣生活柴米油盐
文/杖打天下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流浪汉送我个俊俏懂事的大闺女

    
    去年春节前,我去找包工头讨要工钱。他总共欠我73000,可好话说尽,甚至威胁要砸他家的锅,最终也只要回了10000,他说一到年底,他处处要给人当孙子,日子比我还难过。我是个脸皮很薄的人,听他那么说,也就不好苦苦相逼。

    可这点钱对我来说,实在太少。家里刚盖了新房,本来打算先把房子好好收拾一下,然后剩下的部分,让左邻右舍帮忙说门亲事。那时候,我已经二十七八,父母亲早已离异,母亲再婚有了孩子,父亲好赌成性根本不管我,我的事只有靠自己。18岁我就出来打工,在工地上做水电,这一干就是小十年。前几年,钱到手里基本上吃完花完,等到过了26岁,看到同龄人都当上了爸爸,这才想起来娶个老婆。可偏偏遇到这两年经济形势不好,就没剩下多少钱,直到去年秋天,才勉强把房子盖起来,但因此欠了一屁股债。

    要不回来钱,就没脸回家见乡邻,说媳妇就更没有指望。我越想越憋屈,那晚上就喝了很多酒,走路脚不扎根,一路上摔了好几个跟头。到了一座高架桥下,一股酒劲冲上来,再加上寒风一吹,我脚下一软,就一头栽进路边的绿化带里,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高架桥的立交桥洞里,身上盖着一床脏兮兮的碎花小棉被,被子上还有一件破旧发黄的老式军大衣,虽然看着不舒服,但身上却暖洋洋的。有位花甲老人坐在旁边,已经冻得瑟瑟发抖,不停地哈气搓手。我一看到他身边的矿泉水瓶和易拉罐,就知道他是个收破烂的。

    见我醒来,老人高兴坏了,说我昨晚上真悬,要不是他及时发现,后果不可想象。后来一聊才知道,老人家远在两百里以外的乡下,儿子儿媳妇极其不孝顺,一天到晚把他使唤得团团转,还不给好脸色。他悲愤之下离家出走,平时就靠捡破烂卖几个钱勉强度日,晚上就在桥洞里凑合,活到哪天是哪天。听他说得如此凄凉,一想到自己也是举目无亲,就提出和老人同住,平时也好多个说话的人,更重要的是,是他在寒冷的夜晚救了我一命。老人一开始还不肯,说他就是个流浪汉,怕连累我。后见我态度比较诚恳,也就没再拒绝。

    这一年春节,我就没再回老家,而是和老人好好泡了个热水澡,吃了一顿年夜饭。

    自从和老人同住以后,我突然又找回来了有父亲的感觉。每天下班回来,很远就看见老人站在门外左顾右盼,看见我就笑嘻嘻地招招手,然后端上热腾腾的饭菜。碰到我头疼脑热了,他也不出门,就在家里陪着,里里外外地忙活。有时候,我都睡了一觉,居然发现他还在灯下用手洗我脱下来的脏衣服。那么冷的天,他却全用刺骨的自来水,手都冻得通红。我让他烧一些热水,他就说钱来得不容易,能省一点是一点。每次听他这么说,我都有想哭的冲动。他不是父亲,却胜似父亲,我在心里也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

    从去年三月份开始,我每月都会给老人几百块零花钱,想让他中午给自己弄点好吃好喝的,因为我白天在工地,中午吃食堂。我不希望他这么大年纪,还走街串巷捡破烂。可他总是闲不住,我前脚出门,他后脚也出去了。有段时间,老人说身体不舒服,带他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营养不良。老人这才对我说了实情,说他苦日子过惯了,中午舍不得吃,碰上“收成好”,才会买个馒头或者面包充充饥。我问他,我给他的零花钱都哪去了。他就笑着说,都存着呢,没舍得花,等我娶媳妇了,好给我凑彩礼。看着老人慈祥的面容,我鼻子一酸,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有一天晚上,我都回家半天了,也没见老人踪影,顿时心急如焚。差不多晚上八九点钟,他才一瘸一拐地回来。我问他去哪儿了,腿怎么回事。他就说过马路没注意看,结果和一辆电动车撞上了,肇事者陪他去医院拍了片,还好只是擦破点皮。我就假装很生气,狠狠说了他一顿,让他以后不要再去捡破烂了,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他饿着。老人当即就有了浓重的鼻音,说他儿子要能有我的一半就好了。我说,我就是他的儿子。老人终于哭出声来,身体颤抖得很厉害。

    我真怕哪一天他在外面出了意外联系不上,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到手机店,给他买了个手机。可老人心疼钱,总也舍不得用,平时都是我给他打电话。

    去年六月底的一天,我正在工地上干活,老人突然打来电话,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我问他什么事,他不说什么事,却反问我找媳妇想找个什么样的。我就说,别管俊丑,人好就行。我正纳闷他怎么突然操心起我的婚事,老人却挂了电话,说晚上回家再说。

    晚上回来,老人一边忙着饭菜,一边兴高采烈地说,他去一家工厂门前捡破烂,当时正好是中午,外面有很多小吃摊。老人也有些饿了,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啃馒头,由于吃得太急,呛得直咳嗽。旁边一个吃米线的闺女看见了,就给他买了一瓶矿泉水,还和他聊了几句。这一聊才知道,那闺女就是我老乡,是我们隔壁村的,出来打工也好几年了。老人说:“这闺女肯定是个好人,长得也俊,给你当媳妇最合适了。”我就笑,说就是我愿意,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我家里除了毛坯房,什么都没有。老人说:“这事你别管,包在我身上。”我觉得这事挺荒唐,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星期后,老人嘴里的那个俊闺女,就站在了我的面前,她的小名叫雯雯,比我小四岁。接触了一个多月以后,我和雯雯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国庆期间,我和雯雯回了一趟老家,他的父母对我也很满意。我一直纳闷老人是怎么做到的,他只是笑而不答。后来,雯雯告诉我说,老人几乎每天中午都在工厂门外等她,并聊了很多我和他之间的事,她觉得我是个善良、能吃苦的男人,嫁给我心里比较踏实,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今年春节刚过,我和雯雯举行了婚礼。让我没想到的是,老人把平时省吃俭用的钱,以及他捡破烂赚回来的钱,加起来有两万多块,统统交给了我。我坚持不要,老人就拉下脸,威胁说如果我不收,以后他再也不会回来。

    回城以后,我仍在工地上做水电工,雯雯还在那家工厂上班,而老人还是舍不得他的破烂。我和雯雯商量过了,准备把老家的那套房子卖掉,再借一部分当做在城里买房的首付。等房子到手了,就坚决不让老人再去捡破烂,他年龄已经不小,应该享享清福了。尽管还贷有一定压力,生活会因此苦一点,但我和雯雯都很年轻,相信日子会越过越好。

    我和雯雯也早已改口,每晚回来看见老人,就喊一声爸。而他经常会背转身去,悄悄擦去眼角的泪水,然后笑容满面地开始张罗饭菜。

网友“老猫也矫情”提供线索,杖打天下整理改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