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昌军的诗
张昌军的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646
  • 关注人气:6,3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国时代诗人的激情写作

(2019-10-03 08:15:16)
标签:

健康

情感

文化

军事

教育

家国时代诗人的激情写作

                                -- 谈袖儿的诗

 

                               阿伯

 

在过去,诗人的激情是时代家国情怀集体意识的表达。这几成定例,世代不移。有诗必有激情,如诗言志皆属此类。即使是无意象,或意象较弱,可是少不了激情。如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今人发现这首诗是以发千古之幽情取胜的,虽然具体意象缺失,但不缺激情。他的这首诗里的幽州台,在题目里只出现一次,在后面的句子中,再无重现。但是诗里的每一句,都在写登幽州台时诗人的家国情怀,用今人的话说,都没有离开登幽州台时“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这个家国总情镜,让读到这些文字的后来者,由此以遐思,甚乎催人泪下。即使当时人无集体意识,但是有了这个总情感,千古豪情顿时翻江倒海,昭然唤醒后人的千古豪情,独怆然而涕下。读袖儿的诗,虽然她抒发的不是千古豪情,但是,她通过诗中的意象元素,最大限度调动了人的时代情愫,让人激情满怀。时代在进步,在当下,我们已经不会再像陈子昂那样来激情写作,但可以按今人的语言习惯,抒发满怀激情。请看袖儿的诗:

 

(一)

 

特里丹纳,一想起你

就不由得想起所有美好的事物

心就婴儿般地纯净和柔软

世界突然就干净了

这个季节所有的冷

突然就一片一片长出暖来

厚于阳光,高于天空

 

 

  这是这首诗的首段,可以看出袖儿是诗人激情调制的高手。在诗的花瓣上“特里丹纳”就是这朵花的花心。诗人尽管没有急于交代特里丹纳为何许人也,但是通过诗的叙述,人们立即感到这个人的独特方向。以至于诗人一想到这个人,“就不由得想起所有美好的事物”,并且感到温暖。由此而“世界突然就干净了”,由此让人感到此人的举足轻重。袖儿在这里把人物、情境、情感、情绪,统统纳入自己诗的视野来感知。它包括听觉、视觉、感觉、知觉都调动起来,甚至为之动容、动心,这才是诗的力量。她用人们司空见惯的“厚于阳光,高于天空”,突出这个“冷”季节的“暖”,承接第三句的“心就婴儿般地纯净和柔软”,显得自然而且独到,令人仰视。

 

    接下来,诗人继续写道:

 

 

    (二)

 

 

我从未问过你是谁

美的面前

青葱和枯黄并无区别

对此,我所有预留的语言

都只为你沉默和说出

 

 

    这一段,是诗人的情感深入,说激情飞扬可能更为贴切,这也是诗人对特里丹纳认识的深化和诗人情绪的延伸。这里每个词用的都十分精准而贴切、洗练。在这里,诗人的角度转换,自然流畅,即使信手拈来,也诗意横飞,在目不暇接的同时,令人感到十分惬意。现在的诗的激情已经不是过去那种平面的抒情,它是多角度、多维度的尽情表达。尽管我们不能说这种抒情方式始于袖儿,但是至少在袖儿这里,这种写法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在短短五行诗里得到了充分地展现。娓娓道来,却又激情满怀。用“我从未问过你是谁”,引出一腔想要说出的话,“美的面前”,看似漫不经心,却饱含诗人的深情,接着话锋一转,尤其一句“青葱和枯黄并无区别”,把自己的崇敬和盘托出,如摆在大餐中的全家福,“对此,我所有预留的语言/都只为你沉默和说出”,在这儿,情可以言尽,意却左右迂回,绕梁三日而不绝,尽收引人入胜的诗意效果。值得一提的是“青葱和枯黄”,对于言情诗来说真的是来的高傲和奔放。

 

 

(三)

 

从未敢真正和你说起过自己

实际上,我是可耻的——

作为农人,

我只能分清五谷以外的事物

却又一再因为农人的身份

不得不接住人们口中吐出的沙

而作为漂泊天涯的人

我又常常为丢失的故乡

将心委于草木

你是唯一为我添加注脚的人

特里丹纳,第一次

我安于尘世

不再难过人群抛下我

背道而驰

 

这里的叙述依然饱满在胸。在第三段中,诗人对于激情的拓展,更是令人叫绝:

    新体诗创作,目前已经走进一个新的繁荣期。它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在口语写作的同时,将情境、情感、情绪等智情意诸要素纳入诗的总体加以统筹兼顾。从诗学意义上来说,这不仅是诗的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家国(集体无激情)时代的诗人超通感的诗意表达。甚至包括自身的道德评价也在诗中有所陈及。在第三段,这一点诗人的不俗表现,更是令人叹为观止。“从未敢真正和你说起过自己”,这是诗人的自我评价的起步,在以前的诗歌创作中,尽管也有过这种自我评价的可能,但在袖儿的诗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实际上,我是可耻的”,诗人为什么这样来批评自己呢?“作为农人,/我只能分清五谷以外的事物/却又一再因为农人的身份”,这不仅是对自己的身份的疑点的质询,更在于“却又一再因为农人的身份/不得不接住人们口中吐出的沙”,这个细节以一种特有的或者说以“沙”的双重指代,写尽诗人对自己的指点。“而作为漂泊天涯的人/我又常常为丢失的故乡/将心委于草木”,人们常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一定意义上说,现代人都在漂泊,都在失去故乡,可是,有谁为这个失去痛心疾首呢?袖儿似乎与众不同,她一反常态,其实,她并是不在为失去故乡而心安自得。内心依然在为失去故乡而自责于己。她以冷凝的姿态,娓娓说出,“而作为漂泊天涯的人/我又常常为丢失的故乡/将心委于草木”,看去平静,实则是在反问。这些叙述,看去那么平淡,细细读来,真的是此处无情却有情。以至于将心委于草木,也在所不惜。这时诗人再一次提到让自己动情的那个人依然是“特里丹纳”。“第一次/我安于尘世/不再难过人群抛下我/背道而驰”这些朴实到无华程度的诗句,这里的每句叙述,已是在呐喊。我们都可以感到,此时的诗人不是无情,而是激情依然饱满在胸。恰由是,可以看到,现代人不是没有激情,而是现代人的激情不是空洞的喊出来的,而是在语言的砧板上经过淬火锻炼磨砺出来的。诗人接着写来:“特里丹纳,第一次/我安于尘世/不再难过人群抛下我/背道而驰”。

    由是,第四段的抒情就这样开始了。

 

 

(四)

 

炮弹又在不远处爆炸

无辜的人群没有伤亡

纱布和担架都没有派上用场

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特里丹纳,

当你和我说起这些的时候

我已带着信仰

上路

 

   都说现代人信仰犹豫。其实,不是信仰缺失,而是自己没看到自己覆盖之下的信仰,到底在绿荫丛中,哪朵花是自己该擎起来的那面旗帜。袖儿看到了,并且把它高高举过了头顶:“炮弹又在不远处爆炸/无辜的人群没有伤亡/纱布和担架都没有派上用场”在这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诗人再一次提到了“特里丹纳”,也由此有了信仰。通过袖儿的这首诗,我们看到了诗人袖儿信仰的高度,不仅仅是炮弹、伤亡,也是对和平的追问。在第四段,诗人让诗回到了内心中崇高的位置。“我已经带着信仰/上路”,这首诗,这样写到信仰、这样走进激情的高地,真的是独树一帜,引领我们立即收到硕果压弯枝头高屋建瓴的功效。通观全诗,让特里丹纳成为这首诗的生命节点,是因为特里丹纳给了诗人信仰。当我们看到诗人走在信仰的的路上,或者说,诗人“带着信仰”上路的时候,不但特里丹纳的形象得到了丰满,更重要是诗人因为有了“特里丹纳”而有了归宿。诗人也由此实现了激情抒发的终极目的。全诗说来如话,没有空洞表白。尤其末句,诗人用 一句"我已带着信仰/上路",这样的构思,简捷通神,直的是太奇妙了!

可见,现代诗人的激情抒发,不是空洞的,不是平面的,而是实在的,也是多纬度的。这才符合我们这个时代对新诗所要求的艺术高度。那就是,这不是一般散文化的表白或议论文式的说教,而是我们这个时代感知得到的极其细微的情绪呼吸,也是人类看得见的真实情感,花朵般的绽现。

者简介:阿伯,本名张昌军,现居大连。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军转干部。做过沈司工教大地爆教研室主任,陆军学院特种兵教研室副主任等。转业后做过业管、纪检委书记等。2013年获入围大连市十大环保人物奖,获2017年度《海燕》作家人气奖等。作者  QQ:5407033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