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一滴,连涌出都不可能的泪水”

转载 2016-06-20 18:31:08

――大梁的诗赏析与诗学花瓣上的露珠

○ 张昌军

[欢迎转发,引用请注明出处]

大梁的诗,总是把人们的注意,由当下现实的场景,带入诗的多维度思考,读来令人兴趣盎然。他的诗不仅常由时光轮的辽远多彩,转入空间多维的诗意丰满,而且对现实的批判视角也因之而顿时尖锐深刻起来。这既对当下空泛的诗创作是一种必然的扬弃和否定,而且较之目前所谓的诗主观作品的乏味,他等于吹响了具有革新意义的号角。他的写法是坚定的、言之有物的,是具有创新意义的,且具坚定的现实批判力量,如《绿化带》等。他的诗,在不经意间完成的一次飞扬,意味着过去自上个世纪7、80年代谢冕“打开窗子“说,以及“朦胧诗”时期开始的探索式新诗写作转型至本世纪初叶单片式的意象写作的结束。他的诗标志着一个新诗代的开始。他的诗是复式的,既有时间轴,又有空间轴以及思维轴(包括情感在内)的多维度颂达。大梁不仅以空间场、时间、思维、情感的发蒙传递画意诗情,而且在最简洁处给人以诗意的铺陈和渲染。近读他在《海燕月刊》和《青年作家》等刊物发表的诗,给我的感觉尤为清晰。 “是啊,我这比喻并不恰当/它迟缓的降落并非仅仅如此/它挚爱着最后一点光芒/没有企图,没有奢望”(大梁:《像落日般巨大的悲伤》),这首诗是诗人大梁文本典型的多复式写作风格。看到落日,想到光芒、企图、和奢望,反照(也是隐喻)内心深处对患病之躯能否康复的释然态度。在这里完成的是时间与空间的第一个层面多向度的诗元素的集合展现,较之这个时期其他诗人瘦弱的平面写作,显得更加充实而且更饱满,更令人精神抖擞。接着诗人由一匹马进入第二层面,即想象与现实的视角交换。在他的想象里,“如果恰好有一匹老马,在黄昏/走近村庄,我会停下潦草的目光”,接下来在第三层面,由黄昏进入黎明,虽是虚构却又一再还原诗的远场现实,给人的感觉比直抒现实更接近真实。“反之。如果是黎明/面对一轮冉冉朝阳,看到/一匹马走出村庄/我也一定会伫望”,由递进式完成至想象的诗场转换。然后在情感层面,即第四层面,说到自己的感受:“我不是一个满怀悲伤的人/我身上的那些疼痛远不如/一条河,河中的石头那么多/甚至不如一匹马,一阵风/身上的苦难多,这种复式写作,不是意像地简单叠加,而是诗意层层地递进和涌出。这最后一句“我只是偶尔把自己当成一个比喻/当成一滴,连涌出都不可能的泪水”,写得不仅传神,而且极具诗意的张力,让诗的现实意义油然再现。在最一般的意义上说,人的悲伤多来自自身,可是现在当诗人把自己的境遇与“太阳”“马”“河”“风”等做比较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悲伤”,毕竟是小我的境遇,不足称道,也不必计较,在诗人看来,眼前的景物才是诗人为之而动容的。这时诗中所升华的境界,不仅是变得高尚的动力,也是高尚的源泉。《空荡》是这组诗的第二首,诗人写道:“抽血后/我感到轻松许多/针头抽出的红色液体”。为谁而抽血,为自己测血,还是为亲人,亦或是为路人、为同胞而献出自己的血,诗人没有说,总之,他完成的是一次特殊的行动,是把自己身体“负累的生命中/多余部分,是作俑者/是原凶”,在这里,诗人没有简单的叙述这次抽血的直接目的,并由此看到和自己一样在排队抽血的人们“我身后/排长队的人,一个个表情/凝重。”以这个凝重的场景做衬托和转换,诗人觉得自己轻松“像天桥上的人/现在,我己步行到繁华的/地铁口。我/不由自主地回头张望/那么潦草/医院的红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教堂般空荡”。由“医院”的真实,联想到“教堂”,一实一虚写尽了自己心中的苦辣酸甜咸,皆归结于“阳光”下的具有某种隐喻意义上的“空荡”。

当然,我们读他的诗,所获得的不仅有诗意的分享,更在于他以洗练的风格,让人感受诗人的诗的魅力。如《再写槐花》一诗,由写槐花想到母亲,再由母亲想到自己,在意识与存在间往返,由他的复式写作,款款说出,在令人有一种诗意满足的同时,也感受到他的浓浓亲情。接着又在《一幅画》中向人们绽现了另一首诗的奇丽景色:“那条河使夜色加速了/倾斜,变形/像扭曲的世态,像某些/不确定的隐患和担忧/趁着足够的黑,我们能够/辩别风向,以及河流的/脚步声。我担心的是/也许我正与光明背道而驰/尘世间的景物似世道人心/我无法看到一幅画/所隐含的神秘,从而,让这首诗在空间得到延伸,人的情感体验也同时变得深沉,“而树影正在隐退,僧侣般缄默/现在,我可以忽视体内隐隐的疼痛/像树影忽略一点点的黑”, “在黑色的边缘,我远远地/听到/隐约传来的铃铛声”,诗也由一般意义上的画而抵达生命终极凄美的思考。

读大梁的诗,让我十分自然的想到在艾略特时代的关于 “非个性化”的诗学争论。那时,不断扩张的主观性分流为主观主义和客观主义两个极端--在诗歌中表现为逃避事实世界的“模糊的情感” ,在小说戏剧中表现为“沉溺于琐屑事实” 之中。这两种极端成为浪漫主义(虚情假意的伪抒情)和现实主义(无意义的“裸掠”)的主要倾向。针对此种流弊,艾略特提出了与之截然不同的主张,以期克服19世纪文化中这些对立的极端:说诗等于“宁静中回忆出来的感情”是一个不精确的公式。他认为下乘的诗人往往在应当自觉的地方不自觉,在不应当自觉的地方反而自觉。两重错误倾向于使他成为“个人的”。其“生命是在诗中,不是在诗人的历史中”, 艾略特说:“诗人的头脑实际上就是一个捕捉和贮存无数的感受、短语、意象的容器,它们停留在诗人的头脑里,直至所有能够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化合物的成分都具备在一起”。在现代社会,人的自我已经不具备整体性和统一性了,而是呈现分裂的碎片状态,诗人不应站在诗歌的前面“现身说法”,伟大的诗人总是隐退在作品的背后,让作品本身发言。“诗人所以能引人注意,能令人感到兴趣,并不是为了他个人的感情,为了他生活中特殊事件所激发的感情。他特有的感情尽可以是单纯的,粗疏的,或是平板的。他诗里的感情却必须是一种极复杂的东西……诗人的职责不是寻求新的感情。”艾略特说:“用艺术形式表现情感的惟一方法是寻找一个‘客观对应物’;诗歌创作应该避免浪漫主义诗人的感情直接抒发,而应用一系列的象征物(包括意象、场景、 事件、典故、引语等),将主观抒情变为客观象征,在创作中应该“将意念转化为感觉,将看法转化为心态”,力求做到“像闻到玫瑰花香一样立刻感受到思想”。艾略特在抨击19世纪突出主观主义危害——即利用模糊的语言表达一种情感状态时,言辞激烈地指出“健康状态中的语言如此精确地呈现出客体,以至语言和客体完全合而为一……蹩脚的诗人部分处在客体的世界里,部分处在文字的世界里,他从不能将它们统一起来”。(参阅文献引自关于艾略特的研究4454页)。尽管艾略特的“非个性化”已经终结了,一个时代诗人们的争论,成为世界诗学史上的一个符号。但是,诗人的一些关于诗歌创作的精辟论述,至今依然有可照耀诗坛的光芒。

在这一点上,只要我们认真阅读大梁的诗,就可以看到大梁就是一位隐身在诗后的诗人。他的诗恰如艾略特所说:“所有的情感,都能够和应当通过它们的客观对应物来确切地表现出来”。我们通过他的诗,感受诗人眼中的世界,分享不时流露出来的普世之光的温暖,以至让人感到这个世界不那么凄凉和冷漠。大梁作为诗人当面对病疼时不独哀伤的情绪洋溢在诗中,其所表现出的诗人责任不仅是个人的,也具有省视的责任。也就是说,诗人即使面对死亡,也不能只叙述哀伤,而坚强承受诗的力量,是应该与读者有着共同憧憬的情愫,这才是一个诗人应具备的好品质。大梁的诗让我们感到无论明天多么遥远、多么艰涩,我们都会在诗人的微笑里,看到曙光。在《远方》一诗中,就是诗人这样一种心结的真实表现:“一场持续的病痛/缠住我/像一颗生锈的钉子,将/难熬的余生/钉入骨缝/我能看到,地狱里/抖落的铁锈/那时,差点忘记/活着,就是远方。生命之于人是最为值得珍重的。当病患临身,剧烈疼痛,任何人都会有进退之殇,这最后一句所表明的心智,恰是一种良好心态的坦陈。

毋庸讳言,大梁的确是从病魔的缠绕中走出来的,让他对生死有了切骨铭心的感悟,且由此让他的诗也随之脱胎换骨,步入一个暂新的时期。恰如他自己所说,“是的,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是更大的悲悯。”诗人豁达的人生态度在他的诗中则是诗人辽阔胸襟的绽现。如《对于美,是这么无动于衷》一诗里的“我相信另一块冰/也会爱上春天”,《石头上的阳光》“眺望窗外,那块石头下面/依旧堆积着污秽的残雪/而在石头上面,栖落一层/薄薄的阳光”,《剜野菜》里的“哦,母亲啊/我想让您装入口袋的/不仅是野菜。更多的是/空气、阳光,以及/与你儿子/单处的一小段快乐时光”,等等。这些句子不但语言饱含深情,胸襟敞亮,而且以盎然诗意,虽哀伤但委婉而收启迪情智的效果。《命运,有时像一次外科手术》所呈现的心路历程更为动人:“已经是初夏,所看到的都在/向好/河道里枯竭的石头备好温暖的词汇/温热一副心肠迎接久违的邂逅/我能够看到/嫩枝和树叶的美,它们摇曳、婆娑/像众多的幸福唾手可得/黄昏的鸟群/在一棵树上聚集,它们的倾诉蓦然使我/想起无拘无束的孩子/而树影正在隐退,僧侣般缄默/现在,我可以忽视体内隐隐的疼痛/像树影忽略一点点的黑/有时,命运像一次外科手术/我们只愿选择刀/而影子,已先于他们躺下”。诗人在病床上不仅看到临床一位病友被推出了人间,也已隐约感到生命的无常与无奈。关键是诗人的心态不是被动应付岌岌可危的变故,而是即使处弥留之际,也要保持生命一时的清醒:“即使活着/我们就要面对/不必害怕,佛陀也要涅槃/我唯一感到担忧的是/在无时无刻的弥留之际/能否保持清醒”(大梁的诗:《弥留》)。

面对新诗的转型带来的新变化、新发展,诗人王小妮羞愧地说:重新做一个诗人。不多久诗评家徐敬亚也羞涩地说,重新做一个批评家。而唐晓渡则激昂地说,重新做一个读者。对诗人来说,我们不能过分沉绵于符号诗人,那样会误导人们成为名利的追逐者,与能否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的确无补。读大梁的诗让我感到,他们说的有理。我倒不是说大梁就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但至少他的诗让我感到新诗的转型与创新是每个诗人、读者和诗评家们的责任。过去的已经成为符号,我们可以敬重符号的持有者,但不能总是像唱花名那样,与其一遍遍的传送他们的名字,尚不如多读读诗人的作品,尤其是新诗人的好作品。特别是对于诗评家和读者来说,更应该多读读绽现。如《对于美,是这么无动于衷》一诗里的“我相信另一块冰/也会爱上春天”,《石头上的阳光》“眺望窗外,那块石头下面/依旧堆积着污秽的残雪/而在石头上面,栖落一层/薄薄的阳光”,《剜野菜》里的“哦,母亲啊/我想让您装入口袋的/不仅是野菜。更多的是/空气、阳光,以及/与你儿子/单处的一小段快乐时光”,等等。这些句子不但语言饱含深情,胸襟敞亮,而且以盎然诗意,虽哀伤但委婉而收启迪情智的效果。《命运,有时像一次外科手术》所呈现的心路历程更为动人:“已经是初夏,所看到的都在/向好/河道里枯竭的石头备好温暖的词汇/温热一副心肠迎接久违的邂逅/我能够看到/嫩枝和树叶的美,它们摇曳、婆娑/像众多的幸福唾手可得/黄昏的鸟群/在一棵树上聚集,它们的倾诉蓦然使我/想起无拘无束的孩子/而树影正在隐退,僧侣般缄默/现在,我可以忽视体内隐隐的疼痛/像树影忽略一点点的黑/有时,命运像一次外科手术/我们只愿选择刀/而影子,已先于他们躺下”。诗人在病床上不仅看到临床一位病友被推出了人间,也已隐约感到生命的无常与无奈。关键是诗人的心态不是被动应付岌岌可危的变故,而是即使处弥留之际,也要保持生命一时的清醒:“即使活着/我们就要面对/不必害怕,佛陀也要涅槃/我唯一感到担忧的是/在无时无刻的弥留之际/能否保持清醒”(大梁的诗:《弥留》)。

面对新诗的转型带来的新变化、新发展,诗人王小妮羞愧地说:重新做一个诗人。不多久诗评家徐敬亚也羞涩地说,重新做一个批评家。而唐晓渡则激昂地说,重新做一个读者。对诗人来说,我们不能过分沉绵于符号诗人,那样会误导人们成为名利的追逐者,与能否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的确无补。读大梁的诗让我感到,他们说的有理。我倒不是说大梁就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但至少他的诗让我感到新诗的转型与创新是每个诗人、读者和诗评家们的责任。过去的已经成为符号,我们可以敬重符号的持有者,但不能总是像唱花名那样,与其一遍遍的传送他们的名字,尚不如多读读诗人的作品,尤其是新诗人的好作品。特别是对于诗评家和读者来说,更应该多读读绽现。如《对于美,是这么无动于衷》一诗里的“我相信另一块冰/也会爱上春天”,《石头上的阳光》“眺望窗外,那块石头下面/依旧堆积着污秽的残雪/而在石头上面,栖落一层/薄薄的阳光”,《剜野菜》里的“哦,母亲啊/我想让您装入口袋的/不仅是野菜。更多的是/空气、阳光,以及/与你儿子/单处的一小段快乐时光”,等等。这些句子不但语言饱含深情,胸襟敞亮,而且以盎然诗意,虽哀伤但委婉而收启迪情智的效果。《命运,有时像一次外科手术》所呈现的心路历程更为动人:“已经是初夏,所看到的都在/向好/河道里枯竭的石头备好温暖的词汇/温热一副心肠迎接久违的邂逅/我能够看到/嫩枝和树叶的美,它们摇曳、婆娑/像众多的幸福唾手可得/黄昏的鸟群/在一棵树上聚集,它们的倾诉蓦然使我/想起无拘无束的孩子/而树影正在隐退,僧侣般缄默/现在,我可以忽视体内隐隐的疼痛/像树影忽略一点点的黑/有时,命运像一次外科手术/我们只愿选择刀/而影子,已先于他们躺下”。诗人在病床上不仅看到临床一位病友被推出了人间,也已隐约感到生命的无常与无奈。关键是诗人的心态不是被动应付岌岌可危的变故,而是即使处弥留之际,也要保持生命一时的清醒:“即使活着/我们就要面对/不必害怕,佛陀也要涅槃/我唯一感到担忧的是/在无时无刻的弥留之际/能否保持清醒”(大梁的诗:《弥留》)。

面对新诗的转型带来的新变化、新发展,诗人王小妮羞愧地说:重新做一个诗人。不多久诗评家徐敬亚也羞涩地说,重新做一个批评家。而唐晓渡则激昂地说,重新做一个读者。对诗人来说,我们不能过分沉绵于符号诗人,那样会误导人们成为名利的追逐者,与能否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的确无补。读大梁的诗让我感到,他们说的有理。我倒不是说大梁就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但至少他的诗让我感到新诗的转型与创新是每个诗人、读者和诗评家们的责任。过去的已经成为符号,我们可以敬重符号的持有者,但不能总是像唱花名那样,与其一遍遍的传送他们的名字,尚不如多读读诗人的作品,尤其是新诗人的好作品。特别是对于诗评家和读者来说,更应该多读读书和诗,用诗说话,少说套话和看人说话,坚决不说假话、废话,以防误导,更不应该到诗人的名字为止。诗的创作不在于评功摆好。记得以前我曾经说过,在多元价值取向的时代,我们更应该倡导新诗的动态写作。我们不要求“不拘一格降人才”,我们只希望把诗写得好些,或者说把诗写得更接近诗的本质。大梁以不拘一格的质感,认真写诗,为诗坛注入了新的活力,他的诗不仅写得好,而且带着诗学花瓣上的露珠,既好看,又有情,这样的诗人是值得我们尊重的。

附:大梁的诗

《像落日般巨大的悲伤》

是啊,我这比喻并不恰当

它迟缓的降落并非仅仅如此

它挚爱着最后一点光芒

没有企图,没有奢望

如果恰好有一匹老马,在黄昏

走近村庄,我会停下潦草的目光

反之。如果是黎明

面对一轮冉冉朝阳,看到

一匹马走出村庄

我也一定会伫望

我不是一个满怀悲伤的人

我身上的那些疼痛远不如

一条河,河中的石头那么多

甚至不如一匹马,一阵风

身上的苦难多

我只是偶尔把自己当成一个比喻

当成一滴,连涌出都不可能的泪水

《空荡》

抽血后

我感到轻松许多

针头抽出的红色液体

是我负累的生命中

多余部分,是作俑者

是原凶

我身后

排长队的人,一个个表情

凝重。像天桥上的人

现在,我己步行到繁华的

地铁口。我

不由自主地回头张望

那么潦草

医院的红瓦

在阳光的照射下

教堂般空荡

《再写槐花》

这样想着,我更无法停下

手机屏上的手指

这样离槐花更近一些

槐花的清香像母亲

年轻时姣好的脸庞,我为

只用这样的比喻感到惭愧

在我眼里,只有我年轻的

母亲才是最美的

我可以踩她的肩膀

爬树,摘花,而不会挨打

窗外,小区里的槐树

又开满了乳白色的槐花

它们开得与以往没什么

不同

只是没有我童年的那么香

我想采几枝送给妈妈

如果她还像从前那样,把头

埋进乳白色的花中

我就会有那么很长一会儿

看不到

她那让人心疼的满头白发

《一幅画》

那条河使夜色加速了

倾斜,变形

像扭曲的世态,像某些

不确定的隐患和担忧

趁着足够的黑,我们能够

辩别风向,以及河流的

脚步声。我担心的是

也许我正与光明背道而驰

尘世间的景物似世道人心

我无法看到一幅画

所隐含的神秘

在黑色的边缘,我远远地

听到

隐约传来的铃铛声

《命运,有时像一次外科手术》

已经是初夏,所看到的都在

向好

河道里枯竭的石头备好温暖的词汇

温热一副心肠迎接久违的邂逅

我能够看到

嫩枝和树叶的美,它们摇曳、婆娑

像众多的幸福唾手可得

黄昏的鸟群

在一棵树上聚集,它们的倾诉蓦然使我

想起无拘无束的孩子

而树影正在隐退,僧侣般缄默

现在,我可以忽视体内隐隐的疼痛

像树影忽略一点点的黑

有时,命运像一次外科手术

我们只愿选择刀

而影子,已先于他们躺下

《弥留》

这似乎是一个人人极力躲避的

词汇

因为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

这样的词一直落在死亡上面

像一层薄薄的浮灰

但这层薄薄的浮灰始终不曾

增厚,尽管不断落下

但每天都会被清扫一次

这样周而复始

既然活着就是弥留,我们

就必须面对

不必害怕,佛陀也要涅槃

我唯一感到担忧的是

在无时无刻的弥留之际

能否保持清醒

加缪说:“面对忧伤只有

两种理由:

要么由于无知

要么还抱有希望”

《对于美,是这么无动于衷》

只要活着就是一种美

世间的万物万灵

只要是死亡就是另一种美

世间的万物万灵

我们必须学会欣赏和赞美

学会感恩和回报

不是所有的内疚和忏悔

都会得到宽恕和原谅

更多的时候,我们是那么

淡漠和冰冷

像一块冰沾着另一块冰

如同虚伪沾着言不由衷

只要我们先于别人融化

我相信另一块冰

也会爱上春天

《石头上的阳光》

我厌恶这种零乱

包括脊椎内部的病变

以及

疾病所带来的更多的零乱

这会儿,春天还在远处

窗外,那块石头下

堆积着

病毒般的残雪。污秽,阴冷

而我,想弯下腰

想擦鞋子上的泥土,却够不到

想将沙发上换洗衣物

拾起来 ,却未能如愿

我确实感到厌倦,庸懒,萎靡

甚至

有些不甘和委屈

有那么一刻,我直身凝神

眺望窗外,那块石头下面

依旧堆积着污秽的残雪

而在石头上面,栖落一层

薄薄的阳光

《看见》

病理室外

排着长队的人

有高的

有矮的

有胖的

有瘦的

焦虑的气味

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嗅到

队伍缓慢向前蠕动

没人在意

谁在谁的前面

谁在谁的后面 更

没人在意

谁一声不响离开了

白钢窗里

穿白大挂的中年女人

戴着囗罩

嗓音疲惫

她每递出一份病理报告单

就机械地喊一声

下一位

而那个人

触电一样

猛地哆嗦一下

《剜野菜》

正午时候,阳光笔直地

垂下来。像流苏

像母亲的心

那么干净,那么单纯

明天就是母亲节

我特意把爸妈接出来

驱车十五公里,在蒲河

护林带,请母亲剜野菜

去年这个日子,我也曾想

请爸妈来

却因我的一场重病

未能如愿。而今年

不能再错过这美好时光

我实在害怕生活无常

是的,我看到母亲

专剜开黄花的蒲公英

那么专注。像个快乐的

小姑娘

脸颊的汗水像早晨的露珠

哦,母亲啊

我想让您装入口袋的

不仅是野菜。更多的是

空气、阳光,以及

与你儿子

单处的一小段快乐时光

《绿化带》

绿化带应种植什么树木

百度上有许多

我平素不知道的名字

——请原谅我的

孤陋寡闻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

好听的名字

甚至——

许多名字我从没听说过

但黄海路,不仅听说过

也见识过

每个春天,绿化带

都被翻开,重新种植

我知道或不知道的

名字

但我,从没有看到过

它们长大

开花

《活着》

我能听到午夜时

传来的各种声音——

窸窣的,嘎吱的

无声的落雪声音

更多时候

我留意自己的每次心跳

每次呼吸

总有什么屡屡拍响我

我庆幸自己,有足够的时间

忓悔!发愿!

让我,从容地

把它们置于头顶

尽管,要用毕生时间

更多时

我都是如此的

仓惶

像被卷进胡同里的北风

《惊蛰日》

是这样的,当节气

用力扯动,惊蛰前惊蛰后

迥然不同。但这只是当做节气

如果是一具面孔,或

是非的两面。当大雪弥漫

一切将被湮没,我们已经听不到

自己的呼喊

我相信

这仅仅是一次比喻。但外面的一切

实在诡异。更多的时候

相非所相

《窗外》

灌木林里,无数麻雀

鸣叫着

风____像僧侣的衣袂

卷起来

《活着》

我差一点和自己走散,像一部

线装书

脱落的页码零乱不堪。现在

我不愿捡拾那些碎片

用崭新的线

串缀前朝的朝珠。我也不愿

遗弃它们,一个拎着影子的人

要么与影子合二为一

要么互相遗弃。无论哪种

都不会成为

一颗舍利

《头顶上》

无论从哪看,远或近

我都似落光枝叶的

枯干。我这样说

是避免再次刮碰

摇摇欲坠的光线 。现在

你们看不到我的表情

我因低头赶路,而无法顾及

嬗变的草色、聒噪的风

《野 草》

多年后,只有你们

庇护我,包容我

我们说起已不存在的往事

如果,你们在风中

不停地摆动

那是我已经起身

想抱抱你们

《远方》

一场持续的病痛

缠住我

像一颗生锈的钉子,将

难熬的余生

钉入骨缝

我能看到,地狱里

抖落的铁锈

那时,差点忘记

活着,就是远方

《清明是个

大日子》

而我

陪父母去祭奠

他们的父母

感到无比幸福

有时,幸福

并不简单

不远处,一座新坟

强忍着哭

《外面》

这是周末的早晨,阳光

伸展透明的手指

把万物捧起那么多麻雀在枝桠间

过一会儿它们将四处飞散在路上

看到那些行色匆匆的人

我没遇见熟悉的面孔

不便打探他们赶路的理由。而我

亦如一粒尘埃,不肯轻易落定

还有多少事,抵近的正午

那是一段空白。午睡时涎水滴落的几滴

只为明日轻易忘记这一切

在今天黄昏约三五好友

或数声鸟鸣先把自己忘却

因为我整夜整夜总能听到

一架昨日的飞机轰呜着

着陆的声音

《年》

像一个古老的结

多少年过去了

我们还没有解开

现在,我把它套在

自己的脖颈上

试着向上

提一提

《对梦的一次描述》

橱窗里的烛火,没有想象

那么亮。孤单的萨克斯

吹蓝色的声音

那么多的人,没有面孔

他们在扭动或交谈

我也在人群之中,磷光般

闪烁

《忏悔》

黄昏像落日那样

往后挪出更空的地方

仿佛它每退一步,都会让那里

更隐秘,更包容

像装满旧书信的帆布包

其实不然,我会万分小心

不让那种疾首的痛,夜色般灌满林梢

不会像风那样来去无踪

它们如同雾水一样裹进

没有前因后果,只有泪流满面

没有愤懑,没有委屈。只有无尽的

反复搓洗,反复磨擦

直到月牙儿比昨夜更尖更亮

直到树叶落下,渗血的灵魂

扶着夜色,在加油站边上

茂密的树林深处

倚着混沌的世界,痛哭一场

作者简历:梁振林,网名、笔名:大梁。作品散见《诗刊》、《诗选刊》、《绿风》、《星星》、《青年作家》、《中国诗歌》、《中国诗人》、《诗潮》、《诗歌月刊》、《海燕》、《芒种》、《辽河》等杂志和《工人日报》、《辽宁日报》、《沈阳日报》报等国内外200余家报刊发表诗文800余篇。

曾获“鲁黎杯“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十周年全国征诗优秀奖等各级征文奖60余项。

有诗歌入选《2013年中国诗歌精选》、《东三省诗歌年鉴2016卷》、《新世纪辽宁诗典》等多种文集。2003年作家出版社出版文学作品集《五瓣梅》(与人合集)。

邮箱:liangzl0308@126.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angzl0308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寮犳槍鍐涚殑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1,05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