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脑浊乐队
脑浊乐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647
  • 关注人气:4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脑浊乐队肖容畅谈十几年音乐理念发展转变

(2009-07-11 10:58:55)
标签:

脑浊

摇滚乐

肖容

娱乐

分类: 乐队日记

脑浊乐队肖容畅谈十几年音乐理念发展转变

    去年(08年)有人跟我约了这篇稿,说是要发表在叫什么“东方人物”的刊物里。

    接到这个命题之后,我很兴奋,很多多年想向往外抖的东西得到了释放的机会。可打开电脑后,又突然很茫然,感觉需要先缕清头绪。东西比较多,咱们就以正式出版过的作品为背景来谈吧。

    1999年脑浊参加了中国首张朋克双张合辑“无聊军队”的制作。13首经典作品收录其中,唱片的制作人是王迪。在这之前,脑浊曾在1998年嚎叫俱乐部时期以DIY的形式推出过一张小样专辑叫“操蛋”。其中收录的作品大多为无聊军队中所收作品的DIY粗扩Low Fi版本。当时的作品几乎都是全中文的,嚎叫唱片的吕波曾在宣传语中用“犀利的歌词,独具匠心的音乐”来勾画脑浊的音乐。我自认为还是比较准确地。

    在1997年作为一个一个出生在1979年的中国青年,我用手中的音乐语言表现出了一种讽刺与反讽刺的黑色幽默。有一个比我大一轮多,且留过洋的北京画家曾发自内心的告诉我:“脑浊的音乐谈论到了中国的教育,太棒了。”其实我还真没有想刻意的去表达什么,更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具象的感觉我的音乐语言。我只是胡邹几句。

    收录在无聊军队中的脑浊作品“星期一”“一个懦夫”“似笑非笑”“DISCO时代”等,都脍炙人口的被当时的地下摇滚歌迷传唱。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回顾一下歌词进一步的了解一下脑浊当时的语言。

 

星期一:今天又是星期一,我最最讨厌星期一,看着黑板我发呆,可还是没脾气。用幽默的语言诚实的坦白了青春期学生时代那种无法集中精力学习,但还在无奈的装模做样的埝坏情结。更赤裸裸的揭露了十几年前中国灌输型知识框架及应试教育体制的刻板形态对青春期少年的摧残。

 

一个懦夫:一个懦夫在那看着我,还有一个孙子在前面等着我,我知道痛苦在前面等着我,我并不介意。在用前三句解释青春期少年第一次接触社会的那种挫败感和敏感性这后,一句“我并不介意”让所有的人自信的抬起头,因为面对台挑战,我们是我们自己。这是一种典型的脑浊的语言,简短精湛,仿佛没有完全交代清楚,但意义深刻,让一代摇滚青年听后兴奋的撞出一身汗。

 

似笑非笑:一个朋友他讨厌我,因为我没有思想。一个朋友他不理我,因为我非常无知。哈哈哈。我来了,我站在屋子里,你看到了吗,我在似笑非笑的,哈哈哈。这首歌简单粗犷,在演唱时还把“哈哈哈”处理地歇斯底里。内容说的就是人际关系,我们该怎样去面对朋友,怎样去面对新朋友,是要装的冷漠和自大吗?脑浊就是用这种讽刺与自嘲的散文诗形式的文字强有力的说明了青春期乃至现实社会的人际关系的状态,幽默且深刻的嘲讽了人性深处的那种伪善,虚伪,压抑与愤慨。

 

DISCO时代,歌词就不在这里重复了,也许是因为这首歌节奏适中,还有个音乐录影,所以全中国的摇滚乐听众都知道。其实我个人倒是觉得这是一首挺浮浅的作品。在歌词上我只是用流水的方式阐明了简单的观点。最喜欢的一句是“在这个富饶的地方只有唯一的乐园”这种形容词上的冲突概念,就像是我们幸福生活中的残酷现实。10年前不光是讽刺一个简陋的DISCO时代,而更迫切的是想表达对一个真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社会的一种期盼。

 

    脑浊的音乐是有社会责任感的,无聊军队中收录的歌曲“2000年”“叛逆是为了自由”代表了我们这一代人对当时主流文化形态的一种怀疑与提问,但又在十年前与主流一起阐明了一个同样的责任就是“改变”“改革”。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的社会发展了,大城市的经济繁荣了,我们的音乐寓言成功了。

    脑浊的音乐早与商业开始合作,2000年LEVI’S投巨资选中脑浊的一首“MY HARDCORE我的硬核”拍摄成牛仔裤的广告片。

    对无聊军队这个标题我个人一直非常烦感,首先是这个命题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这个词组是我发明的,但被歪曲为另一个朋友。我本想用它来讽刺一些东西,而不是来说明我们自己的身份,所以在这里用意思全错了。再有就是这个标题强行的把四支没有太多关系的乐队拉到一起,盖上一个组织性的绰号。严重破坏了每支乐队的独立性与音乐个性。后来又不幸的被乐评盖上了“假牛逼”和“排斥外来乐队”的帽子。这种因为标题带来的误解让我极其失望与无奈。改变这种公众理念,整合乐队及音乐的理念是我的想法。

    我还记得1999年与德国电视二台驻北京记者站的记者的一次简短交流,使我改变了音乐创作的方式。

    当时我们这拨人很羡慕国外的那种摇滚乐氛围,哪怕是一些国外地下乐队的现场录影带,我们都觉得很精彩。那种火爆的场面把我们深深的震撼了。自己也梦想自己的乐队也可以身入其中,过一把瘾。我向这位记者阐明了我想把乐队带到国外的想法,他很简单直率地告诉我,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英语演唱,这是你拥有国外听众的首要条件。这个记者也许并没有把他说的话想的很严肃。但我的想法被深深的启发了,以至脑浊的音乐大多为英语演唱。当时我的梦想是让全世界人都听懂脑浊的音乐。让他们明白我们这帮中国孩子想说的话。

    2000年初秋,我撮合了王囝、许林一起改组了脑浊乐队,很无奈马继亮去了德国,不过施旭东的加入也是很精彩的一幕,在这里我们先就这样简短代过。

    2000年底的北京,地下乐队一下子出来一堆,风格各异,我们与在北京的外地乐手交流很多,但对每个摇滚乐手来说,在北京的现实生活是很残酷的。我在那个时候创作了“欢迎来到北京”这首歌。想歌颂这帮执著追求理想的朋友们,让我们互相鼓励。

    我们改组不久,就去了一个月深圳,在一个迪厅里做嘉宾乐队,上座率很低,我们天天演给服务员看,自当是排练了。在那个阶段我们创作了KTV、PARTY’S DOWN(结束这派队)、MY SIMPLE LIFE(我的简单生活)等作品,就是想用幽默的语言方式来讽刺或揭示我们自身,乃至这个社会的夜生活内容。2001年夏天非常热,脑浊在北京新街口附近的一个小平房里排练,每次排练就好像是蒸一次桑拿。我们热爱生活,也向往外边的世界闯一闯,但当时的机会很有限,所以能安慰我们的就是这手中的摇滚乐。我写了“航海”这首歌,来表达当时的那种梦想与现实冲突的情感。“You wanna get away”“ But you get no where to go”就是这种情感的简单写照。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全国上下欢天戏地,我们脑浊写了一首2008来表示我们年轻一代的想法。前奏是英式吉他开场,然后转为快板,尾奏再次用英式吉他呼应。歌词是这样的:

 

有一个机会承办奥运会,

因为我们的理想可以飞。

给我一个起飞的机会,

这是我!还有你!的一个好机会。

每一次,我试着对你说,

给你的爱一定是最多,

不容你再说什么,不容你再想什么,

因为你爱上我。

爱的深了,忘了你是谁?

不知是你在让我使劲追。

看到了你的美丽,看透了你的魅力。

你就是我深爱的2008,你就是我深爱的2008。

 

    作为新中国的年轻人,我们用爱这个在流行音乐中最普通的语言形式,来表达我们对奥运很多很复杂的富有责任感的民族主义精神思想。幽默地带来提问:这种爱有多少?这种爱是真的吗?我们是否有互爱关系,还是说只是停留在无法沟通的阶段。

    以上提到的这些歌曲在2002年被收录在我们的第一张专辑中,2002年我们带着这张名为“踩响失真”的海外版专辑去了日本做了脑浊第一次海外的巡演。当时我们挂靠在一个朋友的独立唱片品牌“人民唱片”下。赴日演出的经历让我们首次体验到了巡演的感觉,但因为演出安排与唱片发行一切都非常DIY和独立,为了乐队的发展我们很快的离开了“人民唱片”。当时的冲动是想与国际化的有实力的唱片公司合作。

    2002年底脑浊在北京认识了音乐经纪公司“BADNEWS MUSIC PUBLISHING”,这是一家来自日本的音乐出版公司,当年其旗下乐队“圈圈团”在日本卖了白金唱片。老板带乐队在北京旅游,通过朋友介绍去了当时的CD咖啡,看到了脑浊的演出。演出后老板千叶和利向脑浊表示他看脑浊演出,现场的兴奋感觉,就像是70年代时看雷鬼巨星BOB MARLEY的感觉一样。此后,很快脑浊开始和BAD NEWS开始合作,目的绝不是学习怎样玩“日范儿”。双方共同的理想是做从东方走出去的一支国际化的乐队,这个乐队的最大目的与意义是要让美国这个摇滚乐巨国的摇滚市场所接受。

    2003年脑浊先后两次赴美做小型巡演,代表中国去了德州的SXSW和纽约的CMJ国际音乐产业交流会,参加了亚洲之夜的演出。其它小型演出主要集中在东海岸的纽约,西海岸的加州,及中北部的芝加哥。

    2003年10月在加州的一次热场演出中,结交了来自波士顿的当红爱尔兰摇滚乐队“踢脚摩菲DROPKICK MURPHYS”。2004年春节期间赴美与“踢脚摩菲”的制作人在波士顿共同制作了脑浊的第二张专辑“American Dreamer美国梦客”收录在此专辑中的歌曲都是脑浊在2002年-2003年创作的。其中“Coming to the USA走向美国”“NEW YORK CITY纽约”“88&99(时尚与霓虹)”“FUN&FIGHT TONIGHT今晚的快乐与拼搏”都可算是主打歌曲。我们先制作了专辑,之后又给它定名为“美国梦客”,在想法上是想给它一个概念,一个把中国乐队和美国制作相连的概念。也想让它有历史意义,当然更重要的是想让它有符合美国社会习惯的标志特点。当时正处于911之后和美对伊拉克开战时期,任何的战争都是对人类社会的一场浩劫,我们的意思是想告诉美国人让他们反思他们的美国梦到底是什么?其实美国梦的直意是指“爱人孩子汽车房子”我喜欢50年代猫王和凯迪拉克的美国浪漫,那么是战争好还是浪漫好呢?这是我们这个标题的延伸概念和对时代的提问。

    作为一队中国人,我们决不是崇洋媚外的那一种,在歌曲“走向美国”中我们清楚地阐述了我们的想法“You get money in your hand but it doesn’t mean you will have a good time. 30 shows set up in 30 days that’s all we dream about the USA.”意思就是:手握金钱去消费这并不是我们的快乐,一个月安排30场演出这是我们对美国的想象。脑浊就是为了摇滚乐而去的!这个说法无可置疑。

    去纽约前就在北京798艺术区感受到了一种厂房式艺术仓库的味道,甚至我当时也租住在一个厂房艺术仓库里。在知道要去纽约后,在北京的一天清晨,我借着醉意写了这首“纽约”,到了纽约后,又把它完整了一下。我说“Better than hell or better in hell”意思是“比地狱更好或是地狱更好”。因为很多时候你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就会把这个地方的生活比如地狱,但当你走出去,到了别的地方,新的比较将会再次开始。脑浊在纽约住过时代广场的五星级酒店,也住过某旅居纽约的日本乐队的地下排练室。都是城市生活的完美记忆。

    88&99(时尚与霓虹)说的是北京的故事也是世界的故事。典型的脑浊的语言,用一种幽默的语言阐述了我们这一代饮食男女文化夜生活的一种单调状态。我说:“Drink Beer And Watch TV”,“Dance in the 88 & Drink in the 99”。无论你是喝啤酒看电视或是去88跳舞和去99喝酒,这一切都还不够,因为我们需要的是更实在的文化内容。没有文化的娱乐,让我觉得空虚,我真不知道该陪你去哪儿玩儿。

    “FUN&FIGHT TONIGHT今晚的快乐与拼搏”一曲是我在第一次去日本的时候写的,记录了很多复杂的思想感情,但绝对不想把它们说清楚,因为摇滚乐有时就是现实外的快乐与拼搏。今晚是没有意义的。

    2005年“美国梦客”正式在全美和日本发行,脑浊再次赴美国、日本巡演,脑浊的现场走过美国的每一个角落。一辆废油的福特面包车和四个中国的年轻小伙子,以一种“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精神”那着手中的摇滚乐走遍了美国。参加了美国夏季规模最大,最艰苦的,拉练型巡演音乐节WARP TOUR。历时两个月,几百辆大吧、面包车和擎天柱大货,一天换一个城市,一天搭一场迷迪音乐节,每个城市相隔10个小时的车程,每天在暴晒下暴饮冰镇的能量饮料,抬设备、演出、抬设备、买纪念品、上路。我们必须挺住,因为我们是中国的孩子。

    2006年脑浊被连续邀请在美国参加两次巡演,历时7个月,150多场。几乎每个大城市我们都去了3次。专辑《美国梦客》的歌唱遍了美国的东岸到西岸,美国的听众也实实在在的承认了脑浊是他们看过的最精彩的乐队之一。我们做到了很多美国乐队都做不到的事情。但其实这7个月的连续巡演对我们自己造成了一场严重的浩劫。乐队脱离了一种现实的生活状态,过长的在一种动荡的梦境中,重复着自我表演,怠慢了真正意义上的音乐创作,我可以说这是很可悲的。因为重复自我,是我最接受不了的一种东西,我要的是创造。我至今都仍然在反思所做过的所有国内外巡演,为的就是希望可以在音乐的路上走的更远。2007年我们在国内开始了新的音乐创作,在分段性的国内巡演中,尝试着为祖国各地的摇滚歌迷演绎了我们的一些还未完全成形的新作,我们对未来充满了新的信心与能量。通过想像画廊的介绍与现代艺术家颜磊合作,把脑浊乐队的音乐现场带到亚欧大陆交界的城市伊斯坦布尔参加了双年展。后来又经唐人画廊赞助去了意大利罗马的城市艺术展,可以说脑浊的音乐现场踏上了一个新的现代艺术领域。短暂的文化交流更是激发了我们空前高涨的创作欲望。2008年初脑浊决定做一张新的专辑,春节前在北京和一位新的美国制作人BRIAN完成了一张EP单曲的合作,单曲定名为“北京呼唤”。这首单曲的制作可谓是国际化和时代感的交融之作。美国制作人与中国乐队在北京录音,美国嘉宾歌手在美国通过电子邮件收到乐队录音音轨文件,听完脑浊的音乐和歌词之后,录制出自己创作的人声部分,通过电子邮件回复给北京。我们通过简单的剪接,最终完成作品。最后又拿到日本做了缩混和母带处理,真是呈现了一个完全数码的时代。这首歌的内容我们想谈到的是我们的环境、身份、和世界与我们的关系。作为亚洲的中国年轻人,我们的现实生存环境是拥挤的,就好像在这个地球上的盒子里,2008北京奥运会已经过去了,全世界都在看着我们这些中国的新一代将怎样去面对世界的挑战。我想无论这个世界与我们中国在近期产生了多少矛盾与异议。我们一定要用我们真实、团结、强壮的一面与世界去交流,去转变世界对我们的偏激看法,去建设和保护我们有限的自然环境,这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对这个民族的意义。

    现在已经时隔一年了,在回看这篇文章,感觉又不一样了,发现当时写的稍有冲动,不过吗,冲动冲动又有何妨。

    脑浊乐队近期出了一张专辑叫《仅限二环以内》,在新浪乐库和一听网可以找到完整的试听。08年录的专辑09年出,所以封面是个带2008太阳镜的暴力熊。封面背景为白色,因为希望这是脑浊乐队这些年对生活体验的自白。强调了一个主题“在有限的空间,创造无限的价值”。

 

肖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