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了篇新的小说,你们喜欢的话我会更下去的。

(2015-03-20 16:34:29)
标签:

杂谈

一.

    我喝下手边最后一口即将凉透的温开水,拖着滚烫的身体,昏昏沉沉的走进厕所,拉扯下裤头正想一泻千里,镜子里的女人让我忍不住转过身来,这是?我缓慢的挤了挤眼球,感觉它们随时可能因为干涩而掉出来。她看起来太糟了。记不太清了,是大前天还是大大前天,为了参加聚会特意去发廊吹的性感空气卷发,而现在头顶粘腻,发尾又干枯散乱,直接可以送进戒毒所。还有这张脸,苍白凹陷,脸颊的脂肪也提不起精神,导致法令纹形成两条深深的沟,中间横着两根法兰克福香肠。我一直就不太理解,为什么每次感冒都会让人五官变肿,双眼皮鼻翼甚至嘴唇,但这种改造五官的能力,我也曾见过两次。

    一次是在查莉身上,她是季节性过敏体质,每当霜降或者漫山遍野薰衣草花开的时候,她原本精致的跟刀削一般的脸蛋,整个就肿成了一个发酵不均的白面包,这还只是第一天,后来几天根本就没法看。她很在意自己漂亮的脸蛋,可碰巧在“后来几天”她收留了离家出走的我,我记得她说过“见过我这样的人,敢说出去都得死。” 我要怎么描述她的脸呢,好像刚从海里打捞上来的浮尸一样。他男朋友也见过,但是没死,所以现在我也说出来了。我见过她最丑的样子,而她知道我父母离婚了。那天也是我十八岁的生日。

    当时查莉问我她看起来怎么样,我很违心的说,“自己看自己要么是特别美,要么是特别丑,所以现在,你看起来,还好”。如果放在现在她一定知道我在撒谎,因为我在撒谎的时候会引用报纸上看到的名人名言,想以此来佐证自己的答案是有理有据的,可在那个时候还是安慰到她一些的。

    然后她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并不是无法接受离婚这件事,你懂吗?”。

    理解和接受从来都是两码事情。为什么要在18岁的生日告诉我,他们已经离婚这个事实。当我吹完覆盆子蛋糕上的蜡烛,我知道我可以正大光明的谈恋爱夜不归宿或者喝个烂醉,但我并不知道你们已经离婚了。感谢你们的礼物,为我可以做这些荒唐事找到了最恰当的理由。但我必须表示理解吗?就因为你们说“艾码,今天你成年了,我想你有权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希望你知道你爸,和我,依然爱着你。”天知道,这句话就跟“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同样的叫人只能咽下去,无法反驳。你们向法院递协议的时候为何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哪怕告诉我一声,而是事情敲定再来告诉我,就因为我未满18,于是我心智不成熟,我什么都不用知道,我也不应该发表意见,你们是成年人,你们的婚姻跟我没关系。然后在我18岁生日,我突然又变成拥有知情权,而且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了?你们不亏是比我多吃20年的粮,一句“你成年了,我们依然爱你”,就能叫我整个语塞,智商下线。

   “查莉,你猜我当时说了句什么?你绝对猜不着。”

   “就因为吃鱼要不要放醋的问题吗?”我完全不知道这句怎么从我嘴里蹦出来的,我那刚成年的脑袋唯一想到的就是这件事情。多少年了,我无法用数字来计算,他们可以每天在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争执,双方都丝毫不肯让步,然后就命令我回自己的房间呆着。也好,你们以为我愿意听吗?

   “查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时间也是隔的太久了,记忆总是存在偏差,所以查莉的脸应该也没我形容的这么夸张。还有一个就是贝丝,她怀着皮普时候,我捧着一小束浅粉色贝拉米玫瑰去探望她。她很高兴,“我已经有两周没有出门了,艾玛”。好像孕妇都对时间很有概念,怀孕了几周甚至仔细到几天,周几要去医院孕检,几点该吃什么营养品。每次看到她,我总会想起我们初中高中的时光,脸蛋甜美性格也好,跟学校哪个系哪个部哪个队都混的很熟络,当然也跟同桌的我很熟络。我惊讶的看着她,她剪去了一头齐腰的长发,穿着法兰绒的孕妇裙,而脸和身材也太“丰腴”了。这种变化令我咋舌,这是甜美的索菲亚?这饱满的就像一根白萝卜。我一路向下注意到她的脚,肿的连关节上的螺纹都看不见了。她接过花,迎我进门,我们在沙发上聊起来。

    “艾玛,你说实话我看起来是不是胖了很多?”从她的语调,我能判断她正为身材烦恼。

    “哪有不发胖的孕妇,等你生完,坚持运动很快就会恢复的。你看起来,还行。”我又撒谎了,我并未生过孩子,我都是在报纸看到的。

    “呃,我可以戳一下你的脚吗?”索菲亚笑了起来,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戳了下去,被接触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凹陷,以异常缓慢的速度弹回来,我形容不好,也许这都不能叫弹。

    “这是凹陷形水肿,因为孕妇久坐不起的生理现象,不用太担心,这是正常范围。”

       而现在我的脸就跟她俩一样,也就是说感冒病毒、季节性过敏、妊娠期都会改变女人的五官。我看起来太糟了,还有这右边脸颊上的三颗痘痘。我迅速从手腕上解下头绳,胡乱的扎起头毛。我已经知道自己有多丑多邋遢,既然无法改变,那我至少可以选择不照镜子。我转身,坐在冰凉的马桶圈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但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快意。小腹依旧是发涨,生理期似乎又晚了一天,还是两天?我不是很在意这些,我把这些事都托付给了我的男友,我想他应该也不会在意这些了,因为就在喝最后一口开水之前,我刚跟他开始了第N轮冷战。

     埃德蒙你知道当你说“暖气修好也治不了你的感冒。”我是怎么想的吗?难道我会不知道这些?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现在很难受,我需要你的安慰,并不是责怪你定的旅馆暖气坏了。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石头,你的心也是石头做的,而你一开口就是在朝我丢石头。就因为半夜有异性给我发了信息。可我跟你口中“微妙关系”的这位一点都不“关系微妙”,只是偶尔的聊了两句,你都要我在鼻子都快擤破的情况下,向你表明 “有男友半夜还和别的男人发消息这件事情是不合适的”。我只是想得到你的安慰,等我好一些了再说这件事也不迟。就像你生病的时候我也是放下其他的事,首先担心你的身体。果然,男女的头脑构造完全不相同。到此为止吧,到底为什么我要想起你这个石头人。

      我掀起一点衣服,涨的滚圆的肚皮像是垂在我的大腿上,连肚脐眼都撑成了一个字母O,每次月事来的头一天,子宫就像被隐形人捏着,每当我放松警惕想去做点别的,它就猛的又狠狠捏一把,周而复始,恨不能把我的子宫从阴道里拽出来。这是我作为女人享受着四处女士优先而付出的代价吗?子宫被捏爆也就头两天的事,我顶着胸前这两颗铅球已经一周了,睡觉都不敢肆意翻身,甚至连衣服摩擦到乳头都会疼痛难忍。面临即将到来的一场硬仗,上天,我向您祈求,万能的您,让我在月事来临之前结束和石头人先生的冷战吧,虽然他是全世界对我最残酷的人,可我仍旧只想得到他的安抚,在他的怀里取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