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迷幻

(2010-09-01 07:19:02)
标签:

杂谈

     

      她的大腿内侧横横竖竖很多道口子,流下殷红的血。我握起拳头,似乎能感到左手腕隐隐作痛。她很耐心的一点点划开,一点点割破,嘴里念着属于她的诗。我仿佛听到远处心跳的声音,由远及近。她背后的窗投进来一整片阳光,足够把房间看的清清楚楚,却依然看不见她的灵魂,她孤傲的像高山上的花,却爱亲吻别人的脚跟,尾随在别人的身后,可是她的思想一定在你之前。即便她的个子很小,长的很安静,从她红色的嘴唇,就能知道她不是一个好女孩,亦不坏,些许叛逆,也许诡秘。

      窗外飘来一股悠远的味道,缓慢走来一群喇嘛,踏着坚毅的脚步,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腰间的铜铃,当啷当啷的响。

      还有她,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她迈着舞步超过了他们。

      她回过头,一双浅灰色的眸,瞳孔很大,她朝我轻佻的微笑,明晃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