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的战争:秦帝国时代——秦始皇北逐匈奴之战(二)

(2012-09-20 23:04:20)
标签:

中国

战争

历史

秦始皇

北逐匈奴

分类: 中国文化相关
3、北逐匈奴之战
   秦始皇既已决定北征匈奴,并作了长时间的准备,乃于始皇32年,公元前215年,命文武兼备的青年将军蒙恬,率领大军30万人北征匈奴。蒙恬是将军蒙骜之孙,蒙武之子。李信伐楚时,他曾率偏师协助李信军的撤退,详见前面的《秦始皇统一中国之战》中。蒙恬初治文学,自伐楚之役回秦后,即为咸阳内史(京都卫戍总司令)。世传中国写字的毛笔,即为蒙恬发明,真是一个文武兼备的将军啊!

    <1>蒙恬的作战方略:蒙恬军作战的目的,在于将侵入陇西、河套及赵国边境的匈奴加以击破,将之驱逐于贺兰山脉与狼山山脉以西,以及赵筑长城以北地区,以收复中国原有的国土。这时匈奴的主力在阴山区域之西与贺兰山区域之北;其一部侵入中国北边,散布于陇西及河套区域。蒙恬决定以主力军由上郡进入河套北部;而以一部军由北地郡(治今甘肃省庆阳)出萧关,进入河套南部,以扫荡河套区域的匈奴。待河套区域肃清,再分军为二。主力军由河套西北部渡过黄河,攻取高阙(今内蒙五原县北)与狼山山脉;以一部军由河套西南渡黄河,攻取贺兰山脉高地,以与狼山的主力军联系。

    <2>作战经过:秦始皇32年,公元前215年夏秋之季,蒙恬按照所定方略,率其主力军由上郡经榆林,进入河套北部。一部军由义渠、萧关之道进入河套南部。两军所至,攻略匈奴散布的部落,未遭遇重大抵抗。至该年初冬,将河套地区的匈奴部落全部扫荡肃清。其残部向西北方面渡河而逃。蒙恬将两军推进于黄河南岸,渡过冬季,并准备来春作战。

    秦始皇33年,公元前214年初春,蒙恬主力军由九原渡过黄河,攻占高阙及陶山(今狼山山脉);一部军西渡黄河攻占贺兰山。匈奴震于秦之兵威向北方远遁,于是原有秦、赵被匈奴侵占的边地全部恢复,战事告一结束。之后蒙恬奉命修筑西北边防长城,乃驻节上郡总司其事。

4、修建长城与充实边防
   秦始皇33年,公元前214年,蒙恬既北逐匈奴,收复边境被侵之地,到达由榆中(即汉代榆中,在今甘肃省兰州东方)沿贺兰山、狼山、高阙及阴山山脉亘云中之线。为防范匈奴的再次侵扰,始皇乃命蒙恬修葺由高阙沿阴山山脉至云中的赵国原筑长城;又命新建由高阙向西南沿狼山、贺兰山至榆中的长城,以为北及西北方的屏障。始皇为巩固北方对匈奴的边防,同时令云中郡、代郡、上谷郡、渔阳郡、右北平郡以及辽西辽东各郡郡守,修葺燕赵两国原筑之长城,使其成为整然一道的国防防线。

    蒙恬既奉命总司西方边防及修筑长城之事,他就以其所率军队的主力,从事新建由高阙至榆中的长城。以一部修整高阙以东的原有长城。蒙恬所新建的由高阙向南至榆中的长城,其所经之地多属高山峻岭,因此其所筑的长城,并不如燕赵原筑的长城连成一线。乃是在山岭的隘路口上构筑亭障,借以限制胡骑的骋驰。史称其“因险制塞,因河为塞”,即现代所称“据点式”的工事。

    蒙恬所修整的北段赵筑长城,全依原筑基址略事修葺,工程不大。至于新构筑的两段长城,共长约7、800里,于始皇33年春季对匈奴战事结束时期开始,于次年完成。于是构成北及西北方的坚强防线。

    秦失地既已收复,边防亦也巩固,于是将新收复之地置为四十四县,并设九原郡以事统辖。一面迁徒内地人民以充实之。始皇为重视塞外收复地区的建设,乃于35年遣长子扶苏出临蒙恬军,使长驻上郡以助其事。

    当蒙恬30万大军北征,作战经年,又屯驻该地构筑长城,并一面移民实边,则其后方的交通运输频繁,自可想见。其主要运输路线为由咸阳经云阳(今陕西淳化县西北)、上郡,通至九原的道路。因此为便利该地的交通,始皇乃命蒙恬分段构筑车道,即史书所称的“除直道”是也。该项道路约于始皇36年兴工,于次年始皇死蒙恬被囚,扶苏自杀时止,仅完成由云阳至上郡的一段,约为900余里。

    蒙恬自始皇22年与李信伐楚战败后,即任京都咸阳内史,居近北边,所以对于匈奴及辖地情势甚为熟悉。他自始皇32年领兵北征,击败匈奴,至完成西北防线,前后共5年。匈奴震于蒙恬之威,向北远遁,不敢犯边。待始皇、蒙恬相继死,北征之军遂罢,长城之防尽撤,于是匈奴复炽,后10年,汉高祖7年,公元前200年,匈奴单于冒顿以30万骑围高祖刘邦于白登,以敉平国内战争获得胜利的英雄刘邦,一遇外夷民族却是一筹莫展,卒至对匈奴单于冒顿纳币乞和,以后匈奴历次侵掠边郡历数百年,为中国北边的大患,于此可证明始皇北防匈奴的重要。始皇能北逐匈奴700余里,使其不再为边郡之害,然则后世之君主,其不及始皇多矣!!!

    《史记》、《汉书》及《资史通鉴》均称:秦筑长城,西起临洮,东至辽东,延袤万余里,均为蒙恬一人之事。其实自云中至辽东,乃各郡郡守之事。而且该区原有赵筑与燕筑的长城,各郡郡守不过使用当地驻军加以修葺而已。至于蒙恬所修建的为由榆中经高阙至云中的一段,而高阙至云中中原有赵筑长城,蒙恬只是加以修葺。至于蒙恬新建者,仅自高阙至榆中之段约7、800里的长城,而且是据点式的城亭工事,并非延袤一线式的长城。当时蒙恬有30万大军在其指挥之下,当能运用军力,自为构筑,似乎无需别行徵集民工,史书所载云云,当是历代史家未作实际的思考。而且史料缺乏,陈陈相因,其有失当之处,亦殊不足为非议之资。

    至于始皇的修建长城,历代史家多为讥评,甚或加以咒骂,指为穷兵黩武。其实西北边地,广原平旷,只能修建该项连绵不断的边墙,才能抵御胡马的骋驰。所以长城在古代,对边地的保全殊多。近代史家罗家伦,其论长城与中国边防的关系,持论最为平允正确,兹录如下:

    中国自古的边患,常从北方而来。所以历代长城的作用,不仅保卫了国家的安全,而且维护了中国的文化。因为北方地势平坦,大漠一望无边,敌军骑兵,随地可以出没。所以只有靠此项连续不断的伟大工事,才能“限胡马之足”。但是长城并不专是为防守的,同时它也是准备进攻的基地。在长城以内可以练兵屯粮和聚积一切军事物资。若是没有长城在后方掩护,那秦汉以来若干次大出塞的军事行动,尤其是汉武帝时期卫青、霍去病诸名将的出塞,便不可能。以后如果汉和帝时窦宪的大出塞,把匈奴打过金微山(即今新疆省东北的阿尔泰山)一役,更是空前的大成功。

     长城不始于秦始皇,以前除秦长城以外,燕赵魏各国,都筑有长城。到秦始皇统一中国,才将其连成一片,此说已经顾亭林考定;但秦始皇确是大长城观念的实现者。当时和以后的人,因为愤慨秦始皇其它的暴政,而以咒骂长城作为泻恨代表。殊不知秦筑长城,固然牺牲许多的人命,但其筑固边防,保全的人命更多。长城自属笨重的工事,但长城却代表着中国古时的国防意识。后来如李华的“弔古战场文”中“秦起长城,竟海为关,荼毒生灵,万里朱殷”一类的辞句,虽属很动人的非战文学,可是以此规劝穷兵黩武的侵略者则非常之好。若以此影响仅为自卫作战的善良人类,劝其放下武器,拆除防御工事,以俯首就戮,则万万不当!等到更后的时期,“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和唱词,普遍流传民间,长城并不曾被她哭倒,但是民间的国防意识却被她哭倒了。


     罗家伦曾四次亲历长城,遍游西北各地,对西北边塞形势最为熟悉。他提出长城是代表民族的“国防意识”,与“修建长城,当时固然牺牲许多人命,但其巩固边防,保全的人命更多”论点最为正确。而对于反战文学与歌谣的影响,深致惋惜之词,亦甚为恳切。我们鉴于以后各代对长城的迭加修葺,也可知其对于当时边防的重要性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