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成路
成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320
  • 关注人气:8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真诚地续补《商颂》之憾

(2012-11-27 00:08:54)
标签:

成路

真诚地续补《商颂》之

墨人钢

诗学札记

文化

分类: 积馀堂札记

飘荡在外,网吧收的邮件贴在此,谢谢墨兄。

 

真诚地《商颂》之憾

——成路诗歌小议

文/墨人钢

 

中国白话诗歌经历了近50年的谎言写作历程之后终于彻底解散了。解散之后的诗歌有两条路,一条路是继续老路,这批诗人主要是一些诗歌刊物撰稿人,另一些民间诗人则五花八门各树流派,玩各种形式,学各种洋风。失去了支柱的民间诗歌主要以拼接文字为乐,以玩弄分行为务。于是不少诗歌评论家开始感叹,中国诗歌的风雅颂已经不复存在了。

《诗经》这部最古老最伟大的文学巨著拿到当代,真是让诗人们汗颜。

真正的诗歌写作将何去何从?

由于目前的学术研究主要还是围绕谎言在粉饰,所以在研究《诗经》的时候,他们总是得出一个非常令人不解的且又异常绝对的结论,那就是认为《诗经》的成就就是《国风》的成就。

如此说来,那么《大雅》、《小雅》和《颂》就不值一提了?如果真是这样,就有一个问题我们如何看待李白李白说自己的诗歌是从里来的,李白曾写诗自评:“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还说:“废兴虽万变,宪章亦已沦。”可见李白沉埋已久的《雅》和《颂》是一脉相承的。从某意义上来说《楚辞》应该说是《雅》《颂》一流的发扬大者,至于此后的李贺、韩愈莫不以《雅》和《颂》为好诗之极圭。

笔者以多年的编辑经验和诗歌阅读的体验,淘诗已颇有年月,总是希望能出现一些能让人眼睛一亮的诗歌。经过几年的观察,笔者认为成路是当代诗歌中的《商颂》,并且对此认识从不动摇。

《商颂》在《诗经》当中篇幅不多,仅五篇,但是蕴涵深邃,且深有西北古土的洪钟大吕之音。成路的继承可谓最得其神旨。

成路的诗歌一看就是大气的,他的诗歌始终平行于土地,保持着土地的深厚和纯洁。这一点很不容易。他的诗歌《盐》读后让人心胸顿时开阔无崖:“而我聚拢的双手上的流水/像大海的臂弯/像原始的洪荒/在上涨,向不可知道的境地涨去”。一双深厚的手,一双立体的手被从遗忘的角落里拉到读者面前来端视。这是他震撼人感官的一种巧妙方法。通常我们对自己的手是忽视的,没有人会去珍视自己的一双手像成路那样去珍视,发现我们遗忘的诗意正是一个优秀诗人必须的品质。成路的大气是可亲的大气,不是让人敬而远之的大气。我们总是谈起纯文学,何谓纯?谎言去尽之谓纯。一个诗人只有深深地钻进自己的内心,去倾听自己辨别谎言的声音,并且以一种无比和悦的心情呈现诸笔端的时候,他的诗歌才会纯出光亮,纯出色彩。“阔大的空中逃窜着兽啸声/剑下化脓的污血向人和神的脚下奔涌/漫过了脚踝骨/隔离墙/和太阳里的城堡在同一时间坍塌/高悬的莲花涅槃成座位/把这一切承载”其实就是走了几步路,在这几步里,作者的心是怎么跳的,你能真切地听见能真切地看见,不带一点杂质,这就是纯,只有最纯的东西才能与读者的心贴得最紧,溶得最深

成路的诗歌还有一个特征就是深。他的诗歌所达到的深度是让很多诗人和小说家汗颜的。何谓深度?深度本是一个物理向度的说法,指表面到里面的距离,用到文学审美中来,就是指事物的根源或者说是底。但是深度首先而且是必然来自于纯度。只有水和空气等透明纯净的东西才有深度,如果是一堆烂泥,形同一块死木头,深度未经开发,人们在测量的时候何从下手?无纯度也就无深度可言。只有先把诗歌或者说文学作品中的政、商、德、权、哲、史、愚民、吹牛、浮夸、劝世等谎言去干净才能让人一眼看到你的深度。诗歌的深度之美有两种:第一,是去谎言的深度,越能找到谎言的根源,进而根除,文学作品的深度越深;第二,感受或者说悟性的深度。一个涉世越深的诗人,写出来的东西越有深度。成路今年已过不惑,他的诗歌却让人感觉好象是年过花甲的老诗人写出来的。柳湾墓地的记号》这首诗歌,我很喜欢:“我聚成斗的手显然是小了/不能把湟水抬高/不能把柳湾陶器上的孩子带走/那就枕着山脊/躺下,在上古的公共墓地里/和某个墓穴对齐/幻想条纹的陶瓶,鱼纹的陶瓮/墨红相间娃娃纹的陶钵/贴着我的脑顶和脚心/这样子我就走进了一个氏族的内部/烧煮奔兽/也可以拿起颜料把自己临摹在陶壁上//后来,或者现在/我被上升的地气带走。”这首诗歌穿越了事物的表面,直追最原始的文化,对文化源头的深深探究,体现了诗人的执着和一颗赤诚的心。“其实我是在奔涌的经文,斗争的经文里/观察喇嘛自己的左手拍打着右手/的力量//其实呆痴的我/在辩经声笼罩的寺院里/在争辩的喇嘛依然微笑的慈目里/把身子减掉”。这首诗里最耐人寻味的无关政、商、德、权、哲、史、愚民、吹牛、浮夸、劝世等谎言,而是自己的内心实感,让人触动,是因为诗人的感悟已经直达生命质量何谓轻何谓重的严肃追问。写得含蓄,有尺幅万里之势,产生的艺术魅力是迷人的,产生的触动是经久不息的

诗而无文则浅,文而无诗则俗。一个诗人如果没有把自己的诗歌放在人类文化的高度去要求,去融化,他的诗歌必然肤浅,同样一个学者如果不具备一点诗意,有一点去媚俗化的性格,他的学术必然俗不可耐。和成路的多次交流中,我发现他对于古文化和上古时代的文化,兴趣很浓。他对于书画和一些民俗文化点滴必珍,几近痴迷,善于玩弄,善于鉴赏。他把秦汉商周的古文化深深地溶入自己的血液,他敦厚朴实,不玩文字游戏,才华横溢。然后最高明的地方是,他让自己的诗歌从自己的体温和血液里流出来,不掺一点假,这是一个能成就气候的诗人的最主要的素质,也是很多人不太容易做到的。

也许他的诗歌目前还不太为很多人所知,但我相信,有一天,人们会因为他是《商颂》的嫡传子孙而骄傲。

等着瞧吧。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