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三仗着生了儿子“鸠占鹊巢”

(2017-02-27 09:31:18)
标签:

杂谈

伍女士是潮州人。她的外表,也属于典型的潮州家庭妇女——娇小、贤惠、勤劳、顾家。伍女士看见我,也像是见到一个老朋友,眼光中不仅热情,更多了一份信任和希望。我感到身上的担子变得沉甸甸的。

和伍女士的见面是在她的家里,这也是我从业多年以来,第一次应邀在还未达成委托时,就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定在委托人的家里。我还记得当初刚刚迈进她家的那种感觉——她家里的摆设金碧辉煌,十分阔气,一看就是大富人家。伍女士看见我,也像是见到一个老朋友,眼光中不仅热情,更多了一份信任和希望。我感到身上的担子变得沉甸甸的。

寒暄了几句,我直截了当地说:“说说你的婚姻吧!”一听到“婚姻”,伍女士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她长长叹了口气说:“我先带你去楼下,看看我老公的情人和她的孩子。你就说你刚来深圳,想找她租房子吧。”

“租房子?这儿是你家,是你和你丈夫的房子,为什么租房子还要经过她同意呢?”我很纳闷。“是呀,从去年底她带着孩子来到这里,就说没有经济来源,要收走我们整栋楼的房租。开始我不答应,经不住老公周旋,才同意她每个月收4楼以下的租金,一共是12套房子,也不少钱了。她还不知足,最近天天和我吵架,还要我搬出去住,又说住在这里也可以,但我也要向她交租金。我都快被她逼疯了!”伍女士平静又无奈。

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第三者!一番话说的我目瞪口呆,想要立刻见识她的庐山真面目。不到几分钟,我们就一起到了401房——伍女士口中情人的住处。看起来,她很年轻,只有20多岁,鼻梁上架着一幅金边眼镜,显得有些文化。我仔细打量她住的房间,不论在装修、格调,还是家电和日用品上,都不如伍女士的房间豪华,却显出几分典雅。就拿墙上的一幅字画而言,看得出是出自名家之手。

看见我们,她大方地说:“大姐,又带朋友来租房子呀?谢谢你啦!正好三楼有个住户这个月底就要搬走!”我装模做样自我介绍:“我姓郑,来深圳不久,现在在联合广场上班。以前住罗湖太远了,想搬来这里住。你们的房子感觉不错,一个月多少钱?”“既然是大姐的朋友,那我就优惠给你啦,二房一厅,别人一个月1600元,给你1500元好了,不过水电费不包哦,还要先交一个月租金和两个月的押金。房子里装了电话,还有宽带可以上网呢!”介绍起房子,她轻车熟路,就像是在介绍自己家的物业。而伍女士站在一边,显得若无其事,神情中却又透露出无可奈何。

突然,从隔壁里屋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喊声。她跑进里屋,把孩子抱了出来,一边轻声哄着,一边冲我们微笑。那种笑,似乎更像是在向伍女士示威。伍女士把头低下了。

我们很快返回伍女士家中。刚落座,她的眼泪就出来了:“我没有骗你吧,现在反而她像是这个家的主人,而我倒像是一个租客。”我一时无话。伍女士泡上一壶潮州功夫茶,一边请我品茶,一边进入痛苦的回忆。

伍女士的丈夫吴涛,是她的一个超过了三代的远房表哥。80年代深圳经济特区刚刚建立时,他就来了深圳,被过继给了一个土生土长的深圳亲戚做儿子。有一次,吴涛回潮州老家时,认识了年轻漂亮的伍女士。两人恋爱不久,伍女士就跟随他到了深圳,结了婚,生了两个女儿。吴涛一直想要个儿子,伍女士虽然也怀了两次孕,但全部是女孩。她为此一直心里愧疚,觉得对不起老公。

伍女士的想法我很能理解。在广东不少地区,尤其是潮汕,尽管早已步入新时代,但当地“重男轻女”的旧思想还一直存在。对不少潮州男人而言,如果没有生个儿子,就好象对不起祖宗,不能够为祖辈延续香火。我不由轻声叹息。

起初,他们夫妇的家境只能算是一般。吴涛没有找正经事情做,整天无所事事。不过,随着深圳经济翻天覆地,尤其是他们和亲戚一起盖起了新楼,可以每个月固定收取租金之后,生活就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亲戚去世后,他们成了新房的主人,在住所附近开的小潮州菜馆,也很快壮大成一家海鲜大酒楼。两人的日子越过越滋润,家境也宽裕了。

伍女士说,吴涛不爱读书,也没有文化,但他天生聪明,有潮州人的商业头脑,人长得也高瘦斯文,特别能说会道,很会哄女孩开心。在她看来,吴涛是一个好老公,也是一个好父亲,他顾家,也疼爱妻子和两个女儿。但伍女士始终有种隐忧,一个是自己没有生儿子,再就是老公太有女人缘了。他周围的女人,几乎都像蜜糖似的粘住他不放。

而伍女士,她的确是一个很传统的潮州女人。对于她来说,只要老公对孩子好对自己好,还记得有这个家,在外面不是太过分,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忍了。她也明白,深圳是一个现实而且残酷的城市。有许多年轻女孩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会抱着“不劳而获”的想法,主动接近有钱的男人。吴涛这样又帅又有钱的深圳“本地人”,便是很多女人的狩猎目标。然而,伍女士万万想不到的是,竟然有一个“挑衅者”如此明目张胆,口口声声说,她为吴涛生了一个儿子,为吴家延续了香火,她就应该名正言顺地住在这里!而要伍女士搬出去!

我几乎是怒冲冲地打断了伍女士的讲述。等我们的心情都渐渐平静之后,我小心翼翼问了她两个问题:“吴涛,他怎么看待你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难道就没有想过一个处理办法吗?”伍女士更加伤心起来:“其实,早在4年前,我就知道了老公和她的事。当时,老公解释说,她只是我们酒楼的服务员。他们口头达成协议,纯粹是包养。没有爱情,也根本没想到会和她生孩子。但是这个女人特别有手腕,她偷偷地怀孕了,还是个男孩。这正遂了我老公的心愿。我曾经想过,事已至此,我老公也有责任,不如给她一些钱,让老公把那个儿子抱回来,我们帮她带养大。她死活不同意,还逼着老公和我离婚。最近她天天和我吵架,话说得很难听。我老公干脆避而不见了,天天在外面,偶尔才回来……”

讲到这里,我已经完全知道伍女士的遭遇。伍女士、吴涛和那个第三者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其实,一段婚外情发生之后,去追究对错,没有太多意义。这其中更多的,是幸与不幸的问题。任何婚外情的故事中,每一方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过错,或者说是失误,同时,也都必将受到这样或那样的伤害。抛开道德的唾弃暂且不谈,吴涛和情人还有可能面临法律的重裁——“重婚罪”!而伍女士呢,也可能由此失去婚姻和家庭。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孩子永远都是婚外情最不幸、也最无辜的牺牲品。最可怜的是那三个孩子。他们将失去的,不仅仅是父爱与母爱。如果他们因此对这个社会产生惧怕和冷漠,甚而一直影响至他们长大成人,这才是最可怕的。

想到此,我感觉脊梁发凉,有些后怕,连忙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管怎样,在没有从多方面去调查了解整个事情之前,我还须抱着谨慎的态度。除了给伍女士安慰的话语,余下的事情,就是花多一些精力,用心去帮她化解困扰。对于这个案例,把大量时间花在对吴涛是否有婚外情事实的调查上,已无大的必要。重要的,是怎样彻底解决好问题,让所有当事人都尽可能少受伤害,尤其是那三个无辜的孩子。

了解完伍女士的全部事情,我们当即就达成了委托,很快,我们就开始了工作。

更多真实案例敬请关注郑凡微信公众号zhengfandc(郑言凡语)。


小三仗着生了儿子“鸠占鹊巢”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