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太的忍让令我的出轨更放肆

(2017-02-27 09:29:48)
标签:

杂谈

几天前,有一个自称叫吴涛的男网友给发来邮件说,得知我来北京出差,希望能和我见面,讲述自己和小三的故事,还说,碍于男人面子,不敢向我的微信公众平台zhengfandc(郑言凡语)求助。

昨天中午,我在处理完一桩紧急突发事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朝阳区某典咖啡馆。快到时,一个高瘦的男人站在门口,看上去有些憔悴,他冲我笑了笑,自己介绍说“郑老师,我就是吴涛哦”。

简单几句的问候后,我们找了一个偏僻的卡座,一落座,他就说:“对不起,郑老师,让你为我的家庭操心了!”他盯着咖啡桌上的水杯,两只手不停地在杯子间移动,似乎在考虑怎么开口,本来就清瘦的脸庞,绷紧之后更加勾勒出了尖突的面额,我看着他,忽然间看到了他湿润的眼睛。

“其实,我是爱我太太的。从我第一眼见到她,就被她的内涵和美丽吸引住了。她也确实贤惠顾家。两个女儿在她的细心照顾和教育下都很懂事,成绩很好。这么多年以来,如果不是她,我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一个家庭,生意也不会这么顺。我从不否定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在我穷的时候,她不畏家人反对坚决跟我来北京,我就很感动,当初,我那个亲戚在世时也很喜欢她,都说娶了她是我的福气。包括现在,我身边的亲戚朋友也都还这样说。”

“有句古话说得好‘患难之处见真情’。很怀念刚刚来到北京的时候,那时候没有钱,日子很苦,但是我们彼此相爱。特别是餐馆开张,再苦都是快乐的、值得的。北京快速发展了,大批外来人员涌进北京,房子好出租了,我们也有钱了。亲戚去世后,我们又把以前的小房子换成了大房子。是不是真的‘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腰包鼓起来了,心情好了,我的性格也比以前开朗了。”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艰难地开口了。

“慢慢的,我开始和朋友去追女孩,先是在自己的酒楼,后来又去酒吧。我在外面花天酒地,太太却一直忍耐着。每次我深夜醉醺醺地回家,她都会起床,体贴地问我肚子饿不饿。有时候不回家,她还会提醒我注意安全。她……真是个好女人。”

“太太的这种忍让,没有让我收心,反而让我更加放肆。我太太这样也不奇怪。在我们老家,只要老公挣钱回家,心里还有这个家、不离婚,女人们都不会太在意男人在外面做什么。我有个老乡,他很会挣钱,也很会追女人,现在都包了三奶了,他老婆也从不过问,更不会去闹。”

“酒楼开业不久,我就和里面最漂亮的一个西安女孩好上了。我把她从服务员直接提到楼面经理,还在附近给她租了一套一居室的房。除了管吃住,每个月给她5000元零花钱。不瞒你说,开始我还想瞒着太太,可是她知道我‘包二奶’后,并没有来大吵大闹。我就大胆公开了。不过,一年之后,那个女孩的父亲得了癌症,她辞职回西安了。走时我还给了她一万元钱!”

我没有言语。的确,在北京这样一个魅力四射的首都,挣钱的机会很多,尤其在10多年前,一批又一批淘金者从全国各地,像赶集一样来到北京。可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并不像传说的那么好挣钱,不是每一个淘金者都能来挖出金子。除了运气,更要靠智慧。在金钱诱惑面前,许多年轻女孩,凭着青春的容颜,心甘情愿做大款的情人、二奶。她们游离在这些男人中间,得到大把的钱,这比去工厂流水线、在餐厅端盘子轻松得多也容易得多。

太太的忍让,也简洁默认和纵容了丈夫的行为。在那个“西安二奶”离去之后不久,吴涛又在酒吧认识了刚刚从四川某高职学院毕业来到北京的阿美。一个有钱一个有色,一个要人一个要钱,两人如胶似漆,粘在了一起。这一次,吴涛在欢愉之外多了一份感动——他没有料到,阿美还是一个处女。

和阿美在一起之后,吴涛更加猖狂了。他编造出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来为这一段孽情辩解:现在家大业大什么都不缺,惟一让他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儿子来继承家业。自己又是家中的单传,也害怕对不起祖宗而绝后。

他对伍女士信誓旦旦:和阿美在一起,不过是为了生个儿子。等儿子生下来,就一定会离开她!他还口口声声地说,阿美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他怎么会看上她呢?他们之间也达成了口头协议,只是为了生儿子而包养。

这番天花乱坠的说辞,让可怜的太太相信了。她从强自忍耐,转变成支持他老公的“生子工程”。而阿美知道之后,并没有生气。她也有自己的小算盘:自己年轻漂亮有文化,等哪一天真的为吴某生下了儿子,也就有足够的理由“转正”了。

心怀鬼胎的阿美表现得很机警。她从来不主动向吴涛索要一分钱,只是经常说“戴避孕套就像穿着袜子洗脚”,在同房时不让吴涛采取安全措施,宁愿自己承担身体的伤害,也要千方百计去生儿子。

两个月后,阿美如愿以偿地怀孕了。她偷偷去医院照B超,发现是个女孩,咬了咬牙,瞒着吴涛自己跑去做了流产。直到第二次怀孕,这一次照出来是个男孩。

“手中有粮”的阿美胸有成竹地找到吴涛,哭诉她的爱情:“我真的爱你,儿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就算你永远不给我名分,我也会把孩子生下来带大!”吴涛感动极了。他们的儿子就这样顺利地生了下来。

当儿子哇哇的啼哭声传来时,吴涛对妻子紧张愧疚的心情消失了。他暗自高兴,甚至抱着儿子四处向周围的亲朋炫耀!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孩子虽然为他挣足了脸面,帮他续延了香火,但也是阿美手中的“炸弹”——随时会将他和睦的家庭炸得粉碎!

不过,在孩子两岁之前,阿美从来没有向他提出过“转正”,只带着儿子住在外面的出租屋。吴涛每月支付给母子俩生活费和日常开支。

两年之后,阿美终于找到了他,态度非常坚决。她要给这个孩子一个合法的阳光的身份,她要他离婚,离开妻子,然后和她结婚。她还下了最后通牒:必须在半年内离婚,否则就要和吴涛的太太公开宣战,住进他的家里……

吴涛不停长嘘短叹,明显透露出悔恨。末了,他主动问我:“我不想离婚。我欠太太的太多,她真的是一个好女人。可是我又不想不要这个儿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的话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很清楚,阿美太有心计,并不是他想娶的女人,也许就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但那个儿子毕竟也是亲生骨肉,也是他一直想要的。“如果要两全其美,几乎不可能。你的要求我不敢保证。不过,儿子是你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当然你也要负担孩子的抚养费用,一直到他长大成人。”他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更多婚外情真实案例,敬请关注郑凡微信公众号zhengfandc(郑言凡语)。


太太的忍让令我的出轨更放肆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