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父亲的话让小三留下悔恨泪

(2017-02-27 09:28:20)
标签:

杂谈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父母也是儿女们心底的牵挂,特别对一些远在他乡做人家小三的女孩而言,纵使现在的社会再开放,人们对小三的包容度越来越大,但她们还是很害怕父母知道自己的丑行,这一点,也常常被我用来劝退小三。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小三,她叫阿美,是深圳一个当地人的小三,当初还毫无羞耻的为情人生下儿子,委托人找到我时,说,郑老师,这个小三都给我老公生下了儿子,态度也很嚣张,脾气也很倔强,不知道您能不能把她劝退。说实话,当时听了这话,我也是没把握,后来,在对小三背景调查时,我惊讶的发现,别看她在深圳生活的那么风光,其实是瞒着父母的,于是,心里变有了底气。

阿美的真名叫刘素美,1979年12月出生于四川泸州一个小镇,1999年毕业于某教育学院,曾在老家的镇上做过半年代课老师。家中还有3个兄弟姐妹。她的父亲曾是他们镇中学的校长,在当地德高望重,受人爱戴,有一定的名望。

根据我手下的调查,阿美在读书时曾谈过一个医学院的男朋友,在老家做代课老师时也曾和镇政府的一名某公务员谈恋爱。不过,生性好强的她,总是不满足于现状,幻想着自己出去干一番事业。一次上网时,她认识了深圳一个广告公司的业务员。经不住他的甜言蜜语,她毅然放弃了家里的工作南下。哪知等她来到深圳,才发现那个男网友也初到深圳,月收入不足千元。两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阿美满肚子积怨,没少在家吵架。

认识了有钱又潇洒的涛哥,阿美就像寻找到了一座靠山。她干净利落地和男朋友分了手,转眼就做起了吴涛的情人。这几年她一直没有回过四川,但每个月都会寄钱回家,还自称在深圳一家公司做市场部经理,每月工资一万多元。至于真实情况,她的父母和家人毫不知情,还为女儿在深圳这样有出息而高兴呢!

没想到,阿美在深圳做了情人的日子其实很寂寞。她的生活可谓形单影只,每天独来独往,也没有什么朋友。

当初是情人涛哥“死缠烂打”追她,并且在半年后才告诉她自己已婚。涛哥还说他和老婆正在闹离婚,只要她能够为自己生下儿子,就有了离婚的足够理由。后来,在情人的安排下,她甚至住进涛哥另外一套房子。

阿美说,她也是受害者,只不过是涛哥想要离婚的一个棋子罢了。

为了了解阿美更多的情况,我甚至带着手下亲自去了一趟她的老家,在她老家,我们先从当地外围了解到一些情况,后来,又通过当地一位线人正面接触到了她的父亲。。。。。。。

在做了前妻一些充分的对她的调查后,我理顺了思路,我仍然采取开门见山的策略,决定以一个律师的生活直接联系阿美,于是我给她打了电话:“阿美,我是王律师,想同你谈谈你和涛哥的事情。”听说是律师,阿美失控地冲着电话大嚷:“什么律师,我才不怕,也没有什么好谈的。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们离婚!”

“哦,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只好请有关部门出面处理了。你现在不仅犯了重婚罪,你入住吴家,也侵犯了别人的居住权。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控告你。请你三思。”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她沉默了,声音也低了几个八度,不再那么有底气了。“那好”,她一字一顿地说,“你可以随时来我家谈,但我希望,如果吴涛真是个男人,就一同出面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并没有和阿美约定具体的见面时间,也没有在第二天直接去见她。不定具体时间,是不想让她有太多准备,不在第二天去见她,则是暗示她,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并不着急。另外,在和她谈判之前,我还必须把谈话的内容告诉原配,并征得她的同意。

听我详细描述了这些天的工作,原配很惊讶,也很激动。原来,涛哥是茫然不知所措,才无奈离家出走的。他的心里,还装着她和家庭,装着孩子,他并不想离婚。“我也不想离婚。”原配坚定地说,只要吴涛最终选择了她,为了他,为了这个家,她愿意把老公和阿美的儿子抚养成人。

没有停顿,我直接向她指出,事情演变到今天的地步,与她一忍再忍、默默纵容有很大的关系。她低头思索着我的话语,半晌不语。送走了原配,我开始为和阿美谈判做准备。

直至一周过去,我才带着两个小玉和阿华,在周一的下午前往阿美住处。看见我,她先一愣,等到再看见小玉,立刻都明白了。我们一进屋,就直奔主题:“阿美,我们是吴涛夫妇委托的调查人员,已经对你和吴涛的事实婚姻有了详细了解。这里也有你和我的女同事对话的录音。今天我们来,只想和你好好谈一谈,大家以和为贵,把这桩荒唐的事情解决好。希望能得到你的理解。也请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威胁你的人身安全。”

“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不是律师,是私人侦探吧?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已经侵犯了我的个人隐私。既然他们这样不留余地,那我们就上法庭!”阿美生气撒泼:“他想现在把我扫地出门,门都没有。他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现在什么都不怕,大不了就是我和我儿子的两条命!”

“我也可以告诉你,我们掌握的这些资料可以作为证据呈上法庭。如果你真的想上法庭,有一点可以肯定,不利的绝对是你。你和涛哥的事实婚姻将得不到法律的承认。至于你的儿子,你根本无权带着。事实真相大白后,你家乡的父母和亲戚朋友都将知道你在深圳的丑行。作为女人,你应该明白名誉的重要性。”我不慌不忙,却也针锋相对。

说话间,助手阿华也拿出在四川取得的当地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以及用DV机拍摄下的她父母和家人的生活情景、他调查取证的有关情况。看到这些,阿美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口气柔和了。

紧接着,她看到了揪心的一幕:一位老人出现在镜头上,老泪纵横,正是她的老父亲。老人缓缓地说:“阿美,是我们做父母的对不起你。真没想到,你去了深圳,生活过得并不好。每次收到你写的信和寄的钱,我们都会为你高兴,以为你在深圳靠自己的努力挣了钱。现在知道了真相,我们又生气又悲凉!你怎么能出卖自己去挣钱呢,如果传出去,你叫我们的老脸往哪里放啊。唉……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也不再怪你了。只希望你能够悬崖勒马。阿美,回家里来吧,在这里再找一份教书的工作。哪个人没有犯过错误啊,就怕知错不改。你回来吧,我和妈妈不会怪你的,你做的事情家乡也没有人知道!千万不要一错再错了……”

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完这段录象,我们的心里很不好受,再看看阿美,也已经满脸泪水。她放声痛哭了好一会儿,才抹掉了眼泪,声音哽咽:“你们花了这么多心思,还找到了我,我父亲……既然要解决也好,不过我必须得和他们夫妻坐下来谈。几年的青春这样白费,你叫我怎么轻易放手?”

她的话正合我意。按照原定的计划,我当即让助手小玉把原配叫过来。同时,早在附近等待结果的涛哥也一同进到房间。

当矛盾的三方全部走到一起面对面,空气变得有些凝固,布满剑拔弩张的气氛。他们并没有吵闹,都没有说话。沉闷中,我打开了话题:“感谢你们三位今天到场。希望你们能本着‘和’的精神,特别是站在孩子的角度,来妥善处理问题。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我对不起你们。”我的话音刚落,涛哥控制不住情绪了。他低着头,向两个被自己伤害的女人,说出了心里话,语气十分悔恨。他的妻子不太善于言辞,但话语也非常诚恳。她说,她能够理解阿美的心情,对她以前的过分行为也并不想去记恨,只希望她能够过上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阿美终于也开腔了。“除了后悔,还是后悔。我承认,我的年轻懵懂,还有自私,带给了这个家庭很多伤害。这么多年的‘地下生涯’,我连家乡也不敢回,早就迫切希望能重见天日了。”她惟一要求的,就是吴涛给自己和儿子一个交代。

更多劝退小三真实案例,敬请关注郑凡微信公众号zhengfandc(郑言凡语)。

更多女人出轨案例敬请关注郑凡微信公众号zhengfandc(郑言凡语)。


老父亲的话让小三留下悔恨泪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