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侄上坟》和《乌盆记》演出随笔

(2011-02-23 15:09:15)
标签:

京剧

情感

两出戏的录像都看了。

 

这次《打侄上坟》和我两年前那次演的比起来,状态明显放松,但有些动作也略有走形,不如上次。还有一个明显的错误,说起来都好笑。就是上坟时朱灿来报二员外来了,陈大官和朱灿里翻外翻里翻,下场。排戏时朱灿走错了,我还特意告诉他怎么走,他在演出前还在复习。结果台上我走错了。最有意思的是,我走错了,竟然没有觉出来自己走错了,还以为是朱灿走错了。

下来我还说:“你又走错了吧?”

他说:“没有啊。”

我说:“回去看录像吧。”

看完录像,汗……

 

陈大官有句“实授大相公,恢复原任”,排戏时陈伯愚就没记住,就和我碰了。演出时,我特意紧往台口走,心说他看见我走到那,就该想起来我有这句词,就不会碰了吧。可是陈伯愚还是没记住,呵呵,鬼打墙……

 

《乌盆记》前面本来是应该有《连升店》的,但时间没安排好,我们自己就给码了。

因为前面还有其他戏,用的别人的箱。我的箱都在后台外面露天放着,演员也没有地方化妆。总之秩序极其混乱。

 

台上吗,有些问题,主要是鼓师和下手活没有碰过,鼓师开的范儿比较小,下手活可能看不开明白,好多地方都打折了。

赵大数板少了一句,改三句半了。

马玢的嗓子,一上台就打点折扣……

雷浩在后台跟我说:“您气力不太足啊。”

我说:“还行吧。”

雷浩说:“我感觉不足。”

我一指马玢说:“比他足就行。”

 

演出完事后,有个管事的大姐,吵吵嚷嚷,还非说我们拿了他们的桌椅帔,我说都在这呢,你看哪个是你的,你自己挑。好像最后也没找出来,吵了半天。

一会儿另一个大姐进来,说了几句客气话。

某甲说:“这才是人生父母养的话呢。”

某乙说:“有一个就对得起你!”

真应景啊。(《乌盆记》的词)

 

晚上吃饭,有位王金朋大哥提议让马志翔办专场,名目是:“纪念马志翔入学两周年。”我说:“暨告别上铺演出。”

我还给马志翔写了一副对联:

 

上联:失印救火掉火内

下联:打侄上坟埋坟中

横批:某某千古

 

昨天真是有些累了,随便写几笔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