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又要演《打侄上坟》了

(2011-02-15 14:14:25)
标签:

京剧

打侄上坟

文化

大约两年前,和韩树元老师在南开中学瑞庭礼堂演过《打侄上坟》,韩树元老师的陈伯愚,我的陈大官,回向昆老师的安人,马玢的陈志,雷浩的张公道朱灿,六个孩儿都是当时高二的同学——我很想念他(她)们。

 

这个寒假初,和马志翔又定下来演《打侄上坟》,马志翔的陈伯愚,我的陈大官,韩树元老师的陈志,邱广勇的张公道朱灿,安人是韩老师找的票友,孩儿是马志翔找的,是谁我还不知道呢。这次的演出主要是让他去张罗了,我身体不好,课又多,就做甩手大掌柜了。

 

我在复习《打侄上坟》中,除了李少春叶盛兰的音配像外,又看了马长礼叶少兰的实况录像,对比了以后,想了一些问题。有的有答案,有的也不太清楚。

 

(一)清水脸、大领。

    音配像和实况录像中的陈大官都是叶少兰先生演的,有一些差别。实况录像的演出时间要早,但叶先生看起来比音配像时还显老,这是因为实况演出时叶先生的扮相非常老派,纯清水脸,一点粉也没敷,而且不带大领,音配像时都调整了。各有各的好处。

 

(二)抢背、吊毛。

    那阵叶先生很年轻,抢背、吊毛都摔了。——我学这戏时,两种演法都学了。但我没有摔抢背,只摔了吊毛。本来这次打算摔个抢背,但现在身体非常不好,天冷,底髂疼得厉害,走路都费劲,还是不摔了吧,免得起不来。

 

打不打头

    韩树元老师说陈伯愚打陈大官,最后一下打头,所以陈大官晕厥。音配像没有,是配像时配丢了。但我看了马长礼的实况,也没有打头。看来没打头不是配像遗忘,而是一种有传授的演法。我自己想了想,两种演法都讲得通:(一)打头,容易马上晕厥,但陈伯愚年过半百,家法又是竹片,使劲打也打不死。《周仁献嫂》中,杜文学拿军棍打周仁脑袋都没打死呢(按,最早的版本的周仁是被打死了)。(二)不打头,陈大官饿了好久,身体很虚,猛一折腾,虽然没打头,也可以晕厥。——所以我觉得怎么演都好,只要演员之间对好了就是。

 

“夜宿古庙”

    陈大官念白:“昨日我婶母,赠我两大封银子,夜宿古庙,又被那狠心的贼子偷了去了。”叶少兰先生实况没说“昨日”、“夜”,我想,恐怕是觉得和前面婶母说的“今当清明佳节……”以及陈伯愚说的“准备祭礼,坟茔去者”矛盾。按陈伯愚夫妇说的,今天就是清明节了,打完侄马上去上坟了。但陈大官说“夜宿”,时间上就矛盾了。其实我觉得并不矛盾。婶母说的“今”不是说“今天”而是“现在”的意思,是指清明节到了,并不一定是当天。而陈伯愚说的“准备祭礼”,也未必当日就去,可以今天准备,明天去。不过“……去者”的说法,一般是马上动身。反正不是特别合适。

 

坐在学校接受计算机培训,无聊了上网写写博客。没有录像,就着记忆自己写这么几点。另外,实况唱的尺寸比李少春叶盛兰他们坠多啦~~

 

明晚排戏(同时还排《乌盆记》我的张别古,《连升店》我的王明芳),18日演出。排三出太累了,我趟水得了。浑身疼,真是愁死人了。机房的小圆凳子,没有靠背,坐的好人腰都要折了。还培训两整天的计算机,有必要么?真是无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