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人无所适从的昆曲老生

(2009-08-09 17:11:57)
标签:

昆曲

老生

杂谈

谁都知道《弹词》好,谁都不知道《弹词》该唱成什么样。

 

说谁都不知道,肯定是夸张了,但确实是很难找到一个标准。

 

都说陶显庭的《弹词》好,但听老唱片(我只听了何白给的五转、六转),确实是好,但是存在这样几个问题。一是字音确实“怯”,带河北的口音;二是劲头不好找,水嗽太多,感觉不细致。记得看见刘润恩一篇文章里提到北边的陶显庭等都是戏工,北方清工无人留下资料。又看一些资料说,韩世昌之所以好,就在于进京后,结交吴梅等人,纠正了口音字韵,一归于雅正。可见,陶显庭的东西确实是好,但是从审美情趣上讲,乡土气太浓。推想洪升作词,倩人制曲时,心中认可的亦未必是这种风味。

再听其他人的,更没法听了。

且不说弹词,就说昆曲老生,北边的怯,南边的苦。南方那些老先生,那嗓子一个个都跟麒派似的。

老侯爷的还好,少侯爷嗓子虽好,但就是音色太左,不像个老生味。

 

至于今天那些在台上唱戏跟唱歌似的人,更不足论了。

 

王正来《余韵哀江南》套老生声口非常好听,但终觉秀气有余,古朴苍凉不足。

 

张世铮的味道好,但发声很不科学。

 

至于计镇华,更是自郐以下了。

 

最要命的是,昆曲的资料太少,传人太少,致使现在就没有像京剧出现老谭、汪、孙、余、马、言、高……

这些著名须生一样,出现一个从发声到口法都值得学习的榜样来。

 

同样是爱好者,京剧的就可以从谭、余、杨等人中挑一个出来做范本,亦步亦趋的学;而昆曲就选不出这样一个人来。

 

前些时现场听了杨乃彭《碰碑》,又听了计镇华《弹词》,便有这种感慨。同样是盛名之下,杨简直让我听呆了(从很小时就听他,没想到他到这种火候了),计简直让我快难受似的。。。

 

昆曲的老生啊,完了完了,学谁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