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了《长生殿》三四本

(2009-06-15 10:30:23)
标签:

蔡正仁

长生殿

杂谈

去北京国家大剧院看了上昆《长生殿》的三四本。简单说说吧。

《长生殿》我只喜欢看《惊变》《埋玉》《闻铃》《哭像》《弹词》这几出。而且说实话,只是为看蔡正仁。

北京的观众比较适合看昆曲,很安静,很投入,只鼓掌,不叫好。但到演出结束后,把一晚上的积攒的热情会都释放出来,拼命鼓掌,喝彩。天津观众只适合看京剧,随着演员的唱腔“好”声脱口而出。到不甚精彩处,便互相聊天,跳出戏外。

而昆曲和京剧的区别也正在这里。昆曲打动你的心,却不让你立即喝彩;京剧一字一腔,都试图激发你喝彩的欲望。

 

记得有人说过,蔡正仁之于俞振飞,便与叶少兰之于叶盛兰一般,似是而非。这话很有道理。我觉得蔡逊色于俞振飞的是,蔡有时太浊,太拙,缺少俞振飞的清秀灵动,他演唐明皇老实有余,缺少一点风流。但蔡的嗓音是真好,如出金石,颠扑不破,真是适合大官生,适合王帽戏。加上蔡的岁数,也与唐明皇接近,所以大有一种人戏俱老的感觉。

 

第一天听到《闻铃》最后的“伤尽千秋万古情”时,真是把我感动坏了。

 

《长生殿》这几折里比较感人的是《埋玉》,因为《埋玉》重在表演,容易感人。但就唱而演,其实最感动我的是《弹词》,次为《闻铃》,《哭像》要排在第三了。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很怀念看热闹的时候。

 

因为看“热闹”,所以全身心都在剧情里面,都在感情世界里流浪。而一旦会唱,会做,就不自觉的有理性成分在关注技术层面的东西。比如《哭像》,因为我太熟悉了,不只一字一腔,甚至熟悉到蔡的每一个细微动作的改变(比如“搂髯”变“捋髯”了,比如少翻了一下水袖)。而且加上自己唱哭像的体会,知道哪几个地方会很难唱,那天我又体察到蔡的嗓音又不如第一天,所以总不自觉地为他担心(如果是纯外行,可能就觉得蔡当时嗓音状态非常好)。好像蔡把“对牛女”唱成“见牛女”了。总之,《哭像》虽然好,但我却不能如听《闻铃》般投入,因为《闻铃》我还唱不下来,还属于“看热闹”阶段。

 

计镇华一如既往的“洒狗血”。前几天还和马玢谈昆曲老生,我说计镇华用嗓越来越成问题了,年轻时有把子力气,可以随便唱,现在年纪大了,嗓音用的又不够科学,所以越来越捉襟见肘,越来越不耐唱。(马玢说张世铮用嗓也不科学)计的《弹词》越唱越短。蔡的《哭像》比其以前来掐了一段《四边静》。计镇华只唱了《一枝花》《九转货郎儿》《二转》《四转》《六转》《尾声》。本来《弹词》是最感动我的(我觉得最好听的是《七转》和《九转》,计以前还唱《七转》,现在连这个也省了,真是哪个能“洒狗血”保留哪个),但由于唱的太少了,嗓子又太够呛,所以实在是刚刚要感动我就结束了。如果他要是不那么“努”着唱的话,应该嗓音会更轻松些,音色也更好听些,能多唱几段。谢幕时,计还是扮着出来的,但我看见,里面的彩裤已经改了蓝色的牛仔裤了,呵呵!

 

而且我还是觉得神话的东西太削弱现实的悲剧性了。

 

如果死后有魂魄的话,那么一切悲哀都不会那么悲哀了吧。

 

 

 

真想有机会唱一回《长生殿》——《惊变》《埋玉》《闻铃》《弹词》(找马玢唱,挪到《哭像》前面来)《哭像》(每出稍微减一两只曲子,不过以我现在的功力的话,恐怕嗓音顶不下来,昆曲真假声的交换至今还不很自如。如果是京剧小生的话,连唱两出也没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诗人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诗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