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25,842
  • 关注人气:52,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2021-08-23 11:51:45)


几周前吧,我好端端收到了一条信息:“Can you delete me as your frends thanks”(你能把我从你朋友中删除吗)?

  

什么鬼,瞬间有点上头。信息是WW镇的邻居珍妮特老太太发来的,我从搬离WW镇,就跟她没再有联络过。按照我的潜意识,她就是WW的老邻居,我们之间,从来没有什么有效的像样的交流,只能算熟人,大致算不上我的朋友,像很多很多微信和手机通讯录上的联系人一样,因为什么客观因缘际会,彼此添加了通讯录,但再无联络或者有过联络渐渐彼此无言甚至对不上号谁是谁,但是依然在那里,组成我们庞大的外围生态圈,比完全陌生人多一点点什么对彼此的要求。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珍妮特发来这么严肃的取消朋友概念的信息,想必她之前是把我当朋友了,而且经过考虑,慎重不慎重不一定,过没过脑子也不一定,总之是做出决定,高调决裂。其实她完全可以默默把我拉黑,这种颇具仪式感的宣发手段,其实是一个羞辱式的攻击,最后一击,或者是击鼓宣战。包包讲话,类似公号取关后发书面通知。对,而且更加personal。我如果二乎乎地回复,为啥啊?她就可以例数我的罪行然后逐条鞭挞。或者我气呼呼回复,你谁啊,谁是你的朋友啊?她也可以例数我的罪行然后逐条鞭挞,总之任何回复,都是找更多不自在,我没那么闲。


加之年纪越大,我变得越怂,年轻时候的斗志全无,觉得任何争执都没意义,除了身边的西柚实在是太近太贱招,我对谁都没斗志。不仅仅鸭子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我也迥异,当然她是成长,我是颓掉。年轻时候,一言不合,就在传说中的万科风花雪夜论坛上,跟人纠缠撕吧几天几夜,亲手把无聊小磕绊演变成一场线上线下聚众斗殴的那个血雨腥风绝不饶恕的橙子,电量已经严重不足,俩字,服了。现在的我,就是怂人一个,你强你有理,我怂我避避。


怂人我好笑地把珍妮特的短信给西柚看,西柚说这不侮辱人吗,我现在就给她电话,这老太太在家闲出精神病了吧。我说算了算了,七八十岁的人了,还因为心脏病住过院。她让我删除她,肯定是因为你,觉得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选择,现在你再打电话过去代表我质问,老太太不会被我气着,会被你气着,心脏再气出好歹来,你养啊。于是我默默把老太太拉黑了,心说真是多此一举,拉不拉黑有差吗。

 

看看信息截屏就知道了,我和珍妮特之前不是完全没有联络,她隔三差五都会问我一下,你还OK吗之类。我就说OK呀,我OK。然后话就对不下去了。珍妮特的确试图和我建立某种关联,我出门遛狗,她会算好时间蹦跳着迎出来嘘寒问暖下顺便打探消息,昨天西柚在家嚷嚷什么呢?你跟当娜相处怎么样?我对她一直有点隔膜,因为西柚老说珍妮特是他前妻安插在我们身边的卧底,整天观察我们这边动静,然后各种像他前妻汇报,我虽然觉得挺可笑的,觉得汇报和听汇报以及认为有汇报和听汇报这事存在,都很可笑,完全没当回事。但是对她像美剧里那种意图让人一看就明了的西人方式东问西问,也不是很有耐心周旋,一向脚步都不放慢,速速结束对话离开。你说对于卧底过了明路的老太太,还能有啥恋(交)战(友)之心呢。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说起来呢,除了卧底日常,特务身份上线,珍妮特对我还是挺好的。我回国或者出去旅行,都会给邻居老太太们带回一点小手信,包括珍妮特在内一人一份,有时候弄个下午茶请她们来吃吃喝喝。每次收了我的小手信,次日珍妮特一定会出现在我家门前,送一把从她家院里剪下来包得漂漂亮亮的花,有礼有节,绝不亏欠。比现在住在半岛,隔壁邻居老死不相往来的城市气息有人情味多了。

 

有段我自己在家,晚上忘了前院门廊的灯,早晨又睡懒觉,直接被珍妮特当当敲门给敲起来了,问我出什么事了。我睡得五迷三道的出来开门说没事啊。她说那你晚上记得开门前的灯,表示家里有人。我说好,一定记着。第二天中午又珍妮特又来敲门,我晚上倒是记得开门前灯了,但是早晨起来忘了关,释放出来的信号是,我没正常醒来看到次日的太阳。那条小镇街,住的几个独居老人,大家互相都有照应,门前灯是不是正常亮和熄,是主人是否气息正常的重要指标,珍妮特也用这个指标在监控我的存活,还挺感人的,虽然有点觉得那个啥。

 

还有一次也是西柚不在家,那时候小灰还很骁勇,不像现在,整天无所事事宅家跟Tara争宠,院门都不出。在WW住时候,男主一不在家,它就天天打猎回家,担当起养家重任。每天早晨一开门,不是死去小鸟就是老鼠一只献礼,让我惊悚无比。有次居然把一只硕鼠,当当正正摆在当娜床上,它估计是想念小主人了。把我给吓得,找芭芭拉帮忙,芭芭拉也搞不定,拉着我去找珍妮特,老太太腰板笔直器宇轩昂走进我家,推开我给准备的手套簸箕,单手拎起硕鼠的尾巴走出门扔进垃圾箱,那个飒爽画面,够我膜拜半辈子的。

 

西柚现在义愤填膺,要质问珍妮特替我出气,其实是渣男本色。WW镇上老太太们对我态度180度大转变,百分九十九是因为他。这事我写过公号《我被小镇老太太集体diss了》。车轱辘话我就不重复了。总之从地缘政治上讲,西柚当初生活在一堆独居老太太丛中,这些老太太有啥需要体力的小事,都是找他撒娇,一会这个拎着酒瓶子过来,让他帮忙打开;一会那个车库门关不上了,让他给看看;一会儿这个买了石子要铺花园路,让他帮忙推小推车;一会那个敲门进来讨论一下前晚听到的另外一家邻居两口子吵架把车都砸了的恐怖动静。她们之间闹了别扭,也会分别来找西柚念叨,都觉得自己最对。

 

看珍妮特跟我对话还有一条特搞笑,说她觉得西柚工作太辛苦了,希望我能做饭。我客气地说我正做饭呢。心说,怎么跟护犊子婆婆似的。西柚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他就是她们的老男宝,有点镇街之宝儿的意思。N年前出现一个我,她们就爱屋及乌,毫无过度地对我很好。后来她们感觉到我涉嫌嫌弃西柚,自己买房跑了,跑了就跑了,更让她们受不了的是,她们的老男宝立马卖了房子扔下那些十几年老邻居,贱嗖地追随而来,这让她们很是对他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西柚浑然不知道,几个老太太对我火力齐发,集体diss,是因为他对她们的辜负和无情。西柚还想打电话去质问珍妮特,我能不拦着吗,不拦着老太太气得一口气没上来,这不成了《致命女人》兄弟篇——《致命男人》了。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我以前还是图样图森破了,觉得在小镇生活,挺被关爱包围的,近年很多海外华人都明显感觉强烈racism之类的,完全不存在的。现在回过味儿来,其实小镇人racism甚至比城里人更严重,因为小镇是几代白人固守之地,没有被新移民全面攻陷,小镇人自己觉得比奥克兰那种面目模糊人多品种杂的地方,有一种坚守纯粹的感情。她们之前对我的友好,前提是我是西柚的家属(不光很多我朋友看在我面子上,忍受烦人西柚,他也有他的啦啦队)。我记得我们那条街口搬来一家马来西亚人,夫妻和和气气的,两个孩子也挺乖,像其他孩子一样,每天在drive way踩踩单车,玩玩滑板,声息不大,总之人畜无害的一家人。有次我参加老太太们的咖啡聚会,她们异口同声都对那家人搬过来很不开心,理由就是一句语气词,下面这句话读的时候参考朋友圈表示不屑的N多表情包:“怎么搬来家亚洲人!”那个瞬间,她们忘了我也是亚洲人。所以当亚洲人我忤逆了西柚,就是触犯了她们全体。珍妮特不过是她们中间比较沉不住气亮剑的一个。

 

相亲相爱,友好共处不是不存在,是有条件存在,人类本质上,是互相排斥的,排斥的理由千百万,重要的一条就是非我族类诛。说大点是racism,说小点是排外吧,这是人类共情,看看城里人是怎么排斥农村人的,上海人北京人是怎么排斥外地人的,白人是怎么排斥有色人种的,排斥背后的优越感,就是人类丑陋本质。优秀如我,谁人比肩,我所在的优越之地,你凭什么也有资格踏足。


有些东西是没有逻辑性的。没有逻辑到什么程度呢,看《致命女人》第二季就知道了,《致命女人》的英文名叫why women kill——女人为什么杀人,就因为因为胖乎乎的女主Alma没顺当加入小镇的园艺俱乐部,这是不涉及种族因素,美国小镇纯西人圈里鄙视链造成的惨案,所以说鄙视和偏见,会在任何圈层的人性是繁衍,载体可以花里胡哨。racism只是载体之一。

 

《致命女人》第一季内容比较讨喜,讲的女性作为群体和个人的觉醒,而意在其外的讲述了一个道理:致命的从来不是女人,而是偏见。第二季就比较隐晦和疯狂了,直接大开杀戒。第二季演员都不漂亮,甚至肥胖怪异,举止逻辑混乱,有人觉得剧情冲突得夸张到假,我觉得导演这样拍有寓意,这是一部寓言剧。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剧情设定在1949年,女主Alam是个中产阶级的家庭主妇,除了相夫教女一身膘,她有个唯一的爱好,鼓捣她的临街花园,花园里花开得跟她一样茁壮。也正因为如此,她特别想加入镇上园艺俱乐部,这个园艺俱乐部基本是个以园艺为借口的一个小镇名媛俱乐部,会员们打扮得美美的各种聚会,在俱乐部派对上八卦炫富阿谀奉承是主旋律,俱乐部会员是小镇上层女人通行证,没加入的都想加入,已经加入的不会轻易放人再进来,都进来了,跟谁优越去呀,俱乐部规定走一个才能补充一个,还得有会员提名然后全体投票通过,民主得不行。在那个势力眼圈子里,今天你是帝王元首(俱乐部主席),明天可能就是阶下囚,或者枪下鬼。只要有人聚集的地方,就有狗血。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Alma很羡慕那个小圈子的璀璨光环,华丽背景墙。加上她觉得自己花种得不错,有核心竞争力,结果人家俱乐部里,根本就不讨论园艺,谁也不亲自鼓捣花园,花园里的活儿都是园丁和佣人干,这才是得体身份。剧中第一个死亡女的邻居,20年来,她一向看不上Alma种的花,她说她想加入园艺俱乐部,她说你别想了,你个老妈子。埋了女邻居以后,Alma走上了复仇这条不归路,杀人成了解决问题的最省事法子,谁挡在她的加入园艺俱乐部之路面前,谁就得死,前前后后死了一串。死亡的秘密,就是会引发更多死亡。这也是我不想回答珍妮特下的战书的原因,我不想因为芝麻大点事情,卷入无止境的口头诛杀之中,让周边人陷入无逻辑的站队和讨伐之中。


你能把我从你的朋友圈中删除吗


所以剧中唯一比较正常的女人——Alma的胖乎乎女儿Dee发现了妈妈的一串谋杀后,跟观众一样,根本不能置信,就为加入一个园艺俱乐部杀这么多人?埋了女邻居,杀了园艺俱乐部主席Rita的丈夫,Rita的表姐,最后是Rita,在她打算杀死的名单上,甚至还包括女婿。谁不让我加入园艺俱乐部,后面欲望升华,谁不让我当俱乐部主席,谁就得死。完全在逻辑之外,但是情理之中。豆瓣有一句评论写得很有意思:“人多少要对身边人的狂热爱好,保持尊重,因为这就是尊重这个人本身。哪怕一个人喜欢养奇怪的虫子,你也最好不要说,为什么养这么恶心的东西。”


不然你会不知道自己是咋死的,因为在一个人的热爱,可能是一个人的尊严,你诋毁它就是诋毁他(她)的自我存在价值高地。

 

后面的私货:


写这篇推送的时候,刚刚看了康延兄发的一个女作家金句小视频。

 

张抗抗说,你没有接近它,就没有权利轻视。

 

池莉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完全站在自己的立场,一味追究与讨伐他者,就是不知春,就是不爱自己。

 

严歌苓说,人办不到的,时间都办得到,时间在你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用了功夫,做了手脚。

 

亦舒说,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真正地属于你。

 

龙应台说,幸福就是,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

 

这么巧,她们用智慧回答了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