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27,707
  • 关注人气:52,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2021-08-16 11:27:58)


隔三差五西柚就要求出个门。这事八子觉得特奇怪,motel也好,度假屋也好,还没家里舒坦方便,风光远处有的,你家附近也有,舟船劳顿的,有啥必要,要发呆直接在家坐院里发呆不香吗?这的确是灵魂拷问,纽村有没啥文化历史积淀,不像国内出个省,就是迥异的语言和文化气象层出不穷。这两年疫情大家出不了国,在国内一样玩得风生水起花样百出,玩起来文武双全。纽村就一板斧,空旷浩荡美好大自然,哪儿哪儿都是,为什么还要奔老远再看一遍再看一遍的?


我估计一来是习惯,西柚年轻时候滑雪徒步啥的样样都玩,2000年左右在南岛徒遇险还整出过呼叫直升飞机救援的专业动静,现在看着他大腹便便一身懒筋不能相信那是同一个人,但是家里那些大小滑雪板,尘封的户外装备是无言的证词,证明了一个老男人曾经的户外动能和激情燃烧。也就是说年轻时候定期出门滑雪徒步的习惯现在延续下来,反正定期要出个门——住下,然后泡咖啡馆啥的。这就跟我年轻时候爱逛街买衣服,现在觉得穿啥都不好看,购买欲转移到更烧钱的地方一样,钱花在哪儿不重要,重要是要花。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二来是打破一下生活惯性,像我在家,每天都被事情追着跑,早晨吃完早晨要练功,练完功要吸尘,吸完尘要上网课,网课完就到中午了,随便吃口吐司沙拉啥的。中午和下午时间就更加不禁用,出门要办的事晃一圈就是四五点了,然后要遛狗,要做饭,吃完饭收拾完厨房,才踏实下来有点放松的时间,查查绕世界收来的中古瓷来龙去脉前世今生,虽说稿子越写越少,煲的剧勾魂力度一直不减。晚上八点到夜里十二点是我感觉进度条最密集最丰富有效的时间段,很多事情都指望晚上,睡眠时间一再被侵占,弄得退休了,还是起床困难户。出门就不一样了,那些追着我跑的事情有不少被留在家里,时间就有了空档,用来填补一些迎面而来撞上啥是啥的内容。所以我也不反对出门,强迫症偶尔打破一下节奏无所事事一下就算养生了,虽然不过是从一个乡下到另外一个乡下一窝。


记录一下这次去New Plymouth的一些碎片,在无意义中寻找一点值得。


Day1 买卖

西柚说我们去哪啊,我超平易近人说去哪儿都行啊,只要我没去过的地方。人说那可难了,you have been everywhere of NZ,他那话相当于说国内每个省会我都到过,这不等于哪哪儿都去过啊。最后决定去New Plymouth,听名儿就知道了,新普利茅斯,移民情节可鉴,直把异乡当故乡,反正连新西兰的意思都是新荷兰。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一早阳光灿烂出门,越走越阴雨,狗娃在车里表现优秀,Tara实在是宝藏狗狗。以前只是觉得它傻白甜,憨头憨脑地招人稀罕,走哪都吸睛。这次解锁更多美德,它跟着我们出门,窝在后备箱里多久都没意见,不吭一声。去时候六个小时左右小意思,回程走了十个小时,中间就放下来了两次,放下来就去欢天喜地跑几步,不让下车就默默忍耐,最多把狗脑袋卡在后排座位上殷切地看着我们,意思是亲爹亲妈啊,咱到底要去哪儿啊。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回程为啥走了十个小时,回头再说。


到New Plymouth后入住motel,这间motel是西柚在Facebook上的bernese mountain dog群里问来的pet friendly motel,意思是可以带狗入住。纽村每个地方都能找到这样可以带狗狗入住的motel,但是就不能挑拣情调设施了,有啥算啥,给毛孩子当爹妈,毛孩子能住哪儿我们住哪儿,吃饭也只能在motel叫Uber eat,或者在室外有取暖设备的饭馆,混在吧凳上各色闹酒的人中间喝着风嘎吃。


安顿下来冒雨带着tara在motel附近转一圈,三拐两拐就拐到海边,嶙峋苍茫的西海岸,直面和澳大利亚相隔的塔斯曼海,海浪如雪,层层迭起,簌簌落下,看着让人悚然。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2021 &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回来发现隔壁停了一辆wrangler jeep,围着车转悠半天,方头方脑地喜欢死了。后来知道隔壁住的人叫雷曼,他是有一份中期合同的工作在这边,所以带着他的德国牧羊犬一起在这间motel长包房,每天傍晚自己做饭,闻着还挺香,有家的感觉。因为两个狗狗隔着墙互相汪来汪去地打招呼,我们跟雷曼也混熟了。西柚说你的工作不错啊,可以带狗上班。雷曼说这是我接受这份合约的条件,我得带着狗儿子。西柚问,那你的wrangler卖不卖,卖的话我老婆就开回去了,她天天围着你的车打主意。雷曼说可以卖啊,如果连我和狗狗一起买的话,西柚打量了下雷曼健硕身材,说我估计能成交,你这款加德牧和wrangler,都是她的菜。嘿,还是得挣钱啊,这买卖的确让人上头。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Day2 天堂

今天围着Taranaki雪山开了一大圈,New Plymouth出发,经Ingerwood,Strafford然后沿漫长的塔斯曼海岸开回来,开着开着雨云打着转儿就远处走回来了,这动静只在只在阿里见过,天地之间,渺小如微尘,后来还冰雹招呼了吧,车也不敢开了,俩人一狗车里躲着,冰雹啪啪打在窗玻璃上,把我们砸的灰头土脸我们觉得跟挨了顿揍似的。Taranaki 号称小富士山,是座活火山,我们今天兜的一大圈都是火山灰形成的沃土,西柚说再爆发不是if的问题是when的问题。纽村跟日本很像,一南一北飘在大洋上的小岛国,火山地震家常便饭。


“A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傍晚又带tara去motel后面的海边耍,一天风雨加冰雹,到晚上全歇了,天湛蓝,海碧蓝,跟昨天老人与海那种海判若两海,这片海自带各种滤镜,天天不带重样儿的。New Plymouth的沙滩都是火山灰黑沙滩,又软又细,上面都是汪星人小爪印。tara在海滩疯跑的时候,我都担心它把镜面给踩破了那种感觉。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Day3.分手

上午在镇中心海边晒了一遛够,沿海岸就是铁轨,装满木材的小火车从这儿运到码头,带感。各种雕塑和桥洞涂鸦是New Plymouth文艺和风情的一面。New Plymouth是新西兰最好养家的地区之一,滨海小镇,房价和物价也美丽。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2021 &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在海边耍完,西柚又泡咖啡馆,我喝了杯咖啡,就扔下他和狗自己在镇上逛,发现一间超级赞的古董店,店老板半老徐娘林志玲姐姐那种娃娃音,很多老头进来出去貌似常客,买不买的围着她逗闷子。她回应倒是很有分寸,给他们面子,并不怂恿。我在店里淘了好多东西,跟老板娘说,我真想有你这样一个店啊。老板娘说,那你买我这间啊,然后我就退休了。我说可惜我是过客,不然起码可以考虑给你打工。老板娘说,这间店是疫情前我前男朋友给我买的。我前男朋友人特别分裂,好起来特别好,翻起脸来特别暴力,我们在疫情前彻底分手,这间店是他的分手礼物。我说那这个男人还不算坏到家,肯送这样大手笔礼物。老板娘说,是是,他分裂嘛。后来他又要求复合,我不想重复来重复去的,拒绝复合,他就来把店门玻璃都砸了,老板娘指着彩色玻璃门说,他砸了更好,我正好可以换上更喜欢的风格。老板娘说这些时候,平平静静,也不渲染,但是可以想象这期间的风波和                    倾轧,谁的人生都不容易。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老板娘把我买的东西好好包了放在一个大纸箱里,我给西柚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下。然后我和老板娘就站在门口观察,那间店在一个十字路口的一角,很有腔调的老房子,门口一站,四面来车尽收眼底。看到一辆跟同款西柚的车开过来,我说来了,老板娘说咱俩一起招手,不然他错过路口就掉不过来了。我俩奋勇冲那辆车招手,画面很感人肺腑想必。那辆车迟迟疑疑地减速,开近了看清车牌,不是西柚的车。我俩立马冷血收回了手。老板娘用她特有的娃娃音说,抱歉让那个男人白兴奋一场。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Day4. 一生

我们出门从来没有规划,一般都是每天我起床后,西柚像我汇报他研究出来的当天可以去去的地方。今天说去一个叫water meet的郊野公园,公园还不错,有奔腾溪水和原始山野步道。话不多说,从公园出来打算去网红鱼骨桥。路上磨磨蹭蹭几次停车看地图。开到一个红绿灯路口等信号灯,绿灯那个瞬间,西柚突然回头在两手在后排空中抓挠,疯了一样,说我包我包呢!后面的车都等着。我说先开过红绿灯,靠边再说呀。


开到路边,西柚哭哭咧咧地说,我把包落在公园路边停车场了,那里面有我的一切,我的全部的life啊,全完了。我心说,你的life就是你的life,怎么会是你的包呢,大不了一台电脑,一个钱包,怎么就成全部life了。当然这些腹诽只能在心里不厚道,那种时候我必须冷静。我说你确定掉在停车场了,不是公园里我们最后一次休息的石凳?他说在停车场,开后备箱让Tara上车,就顺手把电脑包依着轮胎放下,当时还心想,不该这么放,还是放了。然后就忘了。现在半个多小时过去了,那是个公路边停车场,车来车往,包肯定不在了。我心里也这么觉得,如果丢在溪边石凳,找回来可能性还大些,因为下雨没啥游人。如果丢在路边停车场——


我嘴里还是说,先别肯定不在了,马上回去找找再说。掉头雨中猛猛浪浪开回去,西柚一路上暴躁,坚持说他的一生全完了。半小时后抵达停车场,那个包孤零零地躺在地上,可能因为下雨,没什么游客,包的颜色和地面颜色一样,黑不溜秋,公路上的车不停下来的话,也不太容易看到,万幸啊。我平时老丢三落四的,西柚貌似心如针鼻,什么都很仔细,抠门加小气,但丢就丢大的,上次自驾把钱包丢车上,我们机场降落后,接到租车公司电话问是不是掉了钱包,他还冲我喊,说EVA,你不知道你这次又丢了什么!想当然丢东西的就是我。然后这次是他的一生——电脑包。不过狗屎运不错。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西柚出门旅行去哪儿都拎着他的电脑包,脑补下户外装束和一个板正电脑包的画风有多清奇。他检讨说,我是不该把电脑包带在身上。这话我也不信,这次没丢,下次还会带着。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下午我和Tara从鱼骨桥起步沿海岸徒了个步,答应西柚不走远,然后就照着全程走。那条将近十公里的海边步道有人跑步有人踩单车,一边是海洋,一边是牛羊。快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有踩单车的停下来跟我们说,你先生在找你,赶紧回去吧,我嘴里答应和Tara继续走,可气的是不停地有踩单车人停下来给我们传口信让我们回头,都是西柚的特使。什么事啊,走路都不让人走痛快,我可以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但是受不了他动员今天全步道的人给我们传回撤的口令,无奈没走完全程返回。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从鱼骨桥应该能看到雪山(图一网上下的),我没看到,但补偿了一条羞羞答答彩虹。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Day5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早晨我八点半醒来,人已经把除了我的东西都收拾好装车呆坐着等着我,我踏实吃早餐,收拾东西,磨蹭到9点半出发。话说生活中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迁就,西柚也有改变,一起出门早晨不再催命,只是静坐示威,就是他的迁就。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手机规划了5小时多一点的归程,有人抱着古老的地图册查看地形,说不走大路,走小路看风景,那是条只有拖拉机会走的rural老路,翻山越岭跋山涉水风吹雨打常常仿佛身临侏罗纪公园,饱览资本主义旧农村牛羊散漫的岁月静止。在山里崎岖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回到人间,在间咖啡馆喝咖啡,有了信号,再用手机规划,还有五小时才能到家,合着在山里打了三小时磨磨,就问你服不服。这就是为啥我说宝藏狗狗在车里窝了十个小时不抱怨的由来。


后来查到山里我们转了三个小时磨磨的那条路叫forgotten high way,被遗忘的公路,名至实归。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后面的私货:

出门的乐趣之一就是见到遇到不同的人,无论是带着狗狗长包房开wrangler的雷曼,还是古董店老板娘,都让我觉得比风景还要有意思。

谢谢有耐心看完我的流水账。


 


《家事大吉》预售渠道

添加小小心意微信号购买。小小心意:xiaoxinyi-shop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书售价100元人民币

签名本120元

10本以上九折

疫情下的旅行,从一个乡下到另一个乡下一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