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54,012
  • 关注人气:52,3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2021-02-01 09:17:40)


去年底看过九边一篇推送,题目是《不知道九十年代治安有多差,就不知道今天有多幸福》,我想起来自己在90年代末,2000年代初被轰轰烈烈打劫的光荣经历了。


最轰动的一次,是在深圳塘朗山被集体打劫。


那时候还没有梅林绿道的概念,二线关也没打通,我们一票同事拖家带口老老小小,周末约着走梅林二线公路 ,就是现在的梅林绿道西线探险,然后被险给探了。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图片来源:小红书


路上就被人远远跟上了,我们没有提防人的概念,对被跟踪毫无知觉,还跟人家搭话,有问必答汇报我们的路线,打算从梅林水库上二线公路,然后左拐上塘朗山,翻过山到西丽,然后天真无邪地问匪徒路好走吧?对方说放心好(瓮)走(中)好(捉)走(鳖)!


劫匪通知山上同伙有帮傻瓜上来了,准备开工。上到山中一个山凹地处,迎面几个高矮胖瘦不整齐的男子,手持大片刀和棍棒,我们再傻也看得懂这个阵势,这是要留下买路钱啊。领头的说,我们在做事,只求财,不伤人。你们蹲下,把手机现金都交出来,老实点没人会受伤。我记得我还跟找我收钱收手机劫匪有商有量怎么把手机卡取出来,翻包的时候,我碰到了车钥匙,下意识往里掖了掖,人说车我们不要,并慈悲地留给我几十块钱打车回家。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身为媒体从业,被打劫了第一反应是什么,就是得写稿啊,这叫被打劫不下职业病火线。大家下来山,互相采访,然后让个小美女记者成文,火速传去夜班编辑部。结果当时我们所在媒体老总觉得我们怪丢人的,出了这么糗的事,还自己采访自己,按住稿子没发。这是什么新闻标准啊,以丢不丢人为选稿标杆。


次日南都见报了一个跨版,通栏标题是《深圳X报记者塘朗山被集体打劫》,新闻被别人抢了才是真正的丢人有没有。据说那个案子惊动省厅,市局被要求限时破案。那个团伙是常驻塘朗山的,都是农民工,忙的时候收荔枝种芒果,农闲就干干副业打打劫,作案不是一起两起了。


想必公安对他们心里也有数,只是没腾出手来收拾,这回打击到会“老子到处说”的媒体人身上,算他们气数已尽。公安破案用的就是我们被抢的手机线索,三天破案。那时候我才知道,手机即便关机换了手机卡,也能被追踪到,这个常识,我早于《反恐24小时》获得,因为亲历。这伙人被抓的时候,正在鹤州山里团建呢。钱都被花掉了,但追回多部手机。


后续尬事是,我的一个同事发现他稳定正派的老公手机里有婚外情亲密短信,心里嘀咕了很久,终于当面质问,她心无旁骛的老公都没注意到这些羞羞短信。经过抽丝剥茧时间对峙,才发现暧昧短信记录是在手机被抢期间,那是劫匪用那个手机谈的正儿八经恋爱,劫匪也是人啊。


那次事件给我留下的阴影就是见到农民工模样的人就怕,尤其是在狭窄空间比如电梯里单独碰到,会心慌气短,濒临晕厥。看美剧英剧多的知道,西人经历这样的事,都要做心理治疗的,但在没有绿道,劫匪泯然于众人的那个年代,也没有心理健康的概念。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想到这些,是因为看到一条深圳网红绿道的新闻。


人在海角天涯,深圳的新闻还是当成我城那么操心着,城中选出10条网红绿道,我赶紧对照着路线美图看看,算算差不多走过六条吧,也许更多,因为我走路走山最狂热的那些年,不知道走过了多少条野趣昂扬的山林小道,那时候很多小径还没有高大上学名,走着走着豁然开朗,无遮无拦面对大海和江湖,我没对上号也说不定。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图片来源:小红书


走的最多的是梅林青石路,因为离家近,抬脚就撩。东行之前过梅林看守所一点就无路了,高高的瞭望塔很带感,一墙之隔,空气属性泾渭分明。后来绿道开通,一直可以走到卓悦汇喝个咖啡看场电影,一路古意青石板,四季有瀑布一样的蔷薇和冬去春来的梅花,走去走回,身体和精神都有保养到,周日下午经常这么过。西行可以一直走到西丽,路边买点新鲜蔬果,然后搭公交车回来,也蛮混搭感受。当然再也不敢左拐上山路,被劫阴影还在。如果朋友搭伴一起,通常是走到梅林步道深处吃走地鸡的农家乐餐厅就挪不动步了,运动后胃口高涨,这一顿,能跟运动耗掉的大卡打平与否是不能多想的。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莲花山步道比较老资格,位置在市中心,周围被大型住宅区环绕,所以很家庭,家门口散个步家长里短的气氛浓厚,也是广场舞组织重地,有次带着荷兰人西柚走莲花山,他简直被广场舞迷住了,看呆了不肯走,觉得超级美,超级带感,纽村上哪儿找这阵仗去,太开眼了。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平时我自己通常是从比邻的办公室过去,比如上午开了会,下午在办公室继续有事。中午就去莲花山走一圈。或者下午在办公室,晚上要接着上夜班,傍晚吃了饭就去莲花山走走。锻炼和读书一样,你永远可以说没时间,其实就是看你愿意把时间缝隙挤在哪里,我是把别人读书的时间有用来走路了。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图片来源:小红书


梧桐山盘山路是一度每个周末都去报道,那些年我们一直在为墨脱和雅鲁藏布大拐弯徒步做准备,还给小团伙起了个名叫花木耳登山队,周末就去梧桐山拉练。那时候梧桐山还没像现在那么网红,那么塞车。我们早晨六点多出发,一口气从山脚下走到小梧桐顶,盘山路上如果有汽车经过,我们会被尾气熏得很难受。平时在市区,千军万马车来车往,反倒闻不到什么。山里空气太好,就有点鼻子里不揉尾气。到了小梧桐山顶,会望着大梧桐顶兴叹下,有时候再接再厉上去,多数时候,一歇就泄气了,主要好汉坡比较陡,又长,走起来极累。心思再被吃水库鱼还是猪肉汤还是盐焗山蟹的选择给勾魂分心,就很难一鼓作气。我不知道梧桐烟云路是不是指我们走过无数趟一山一石都熟悉了的盘山路。要说烟云,梧桐山小气候的确比较神奇,因为植被繁复丰盛,加上比邻大鹏湾,海水兀自蒸腾幻化,弄得不管外面什么天气,山里永远云山雾锁,老以为天要下雨,动辄能见度几米不到。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梅沙有步道之前,我们在步道下面的大礁石上跳越窜行,想想也真佩服自己,从杨梅坑到东涌,从海柴角到马料河,海天之间,一跳跳一天,碰到绝壁,还要人踩人地攀过去,不带吹的,山友来自各个阶层,一入山海,浮华身份卸去,多大的老板官员我都踩过肩膀。途中经常有伙伴在礁石上崴脚伤筋,动不了了,打电话叫海上的士大飞(快艇)救援,不知道那些年我怎么胳膊腿齐全地活下来的。美奂美轮梅沙步道建成后,也走过几次,老干部似的背着手看着下面海面上的滑溜溜危险兮兮的大礁石,手痒脚痒,很庆幸自己在蹦跶得动的时候,没辜光阴,恣肆走险,人生就连走路爬山这些事,也是一期一会,过时作废。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那时候我们一票一起走山的朋友里,有个我的密友土人。他一进山总是神里神经,很有点《色戒》中易先生“太黑的地方不去”的极端谨慎气质,易先生是大特务头子,干的是你死我活的营生。我一直奇怪人简单阳光的土人怎么那么胆小。后来知道他也是被打过劫。男人要面子,不像我,被打劫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到处白乎,他从来不肯讲被打劫的细节,只说很屈辱。后来我自己被打劫过,心理阴影久久不去,才理解了土人常常表现表现出来的惊弓之鸟态。


后面的私货:

除了那次在山上集体被抢,我在八九十年代,还被抢过项链,红绿灯停车被人从车窗里抢走过包,2000年后在QQ上被冒充女作家朋友的骗子骗过7万块人民币,命运够多舛哈。


所以我表面看起来好人一个,内心其实是有缺陷的,说犯病就犯病。现在在纽村每天还会走路锻炼,有段海边高地,左手远处是海,右手是bush,没有建筑物,偶尔有车开过,比较僻静。有天有个男人走在我的侧后方,我突然觉得背后发凉,猛地站住,让那个男人先走,我跟在后面慢慢往前蹭,想拉开距离。那个男人走了几步迟迟疑疑地回头看了我一眼,又一眼。我站住,想了想,果断掉回头向来路撒腿就跑。那天我跟那个男人,也不知道是谁吓到了谁。反正不安全感就是这么来的,因为你曾经不安全过。




那些年走过的绿道和被打过的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