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48,512
  • 关注人气:52,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2021-01-18 08:39:10)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亿万》是个台词很炸的剧,随随便便就带出很多典,比如里面讲了个白色情人节的的事。白色情人节是3月14日,一听就是西人情人节的衍生品。说法之一最早起源于公元三世纪的罗,马罗马皇帝设立情人节是为了纪念自己在2月14日救下一对因违反恋爱结婚禁令而要被处死的苦情鸳鸯。一个月后,也就是3月14日,这对情侣宣誓此情不渝,生死契阔,后来演变成为白色情人节,并流传到其他国家,当然是变调流传。后来最发扬光大这个节的是日本,通常欲告白的女方会在情人节(2月14日)的时候送礼给心仪的对象,而收到礼物的一方,则会在3月14日回礼并知会女方自己的心意。


《亿万》讲的是白色情人节在日本职场上的规矩,2月14日,女士可以给上司送礼物,这是公开的有趣的,礼物不要贵重,只要尺寸大,有气氛。一个月后,白色情人节,男士要还三倍价值的礼物给女同事。如果你想整下你的上司,或者坑他一把就走,就送他一个小而贵的礼物,比如一对钻石袖扣。让他在白色情人节回礼时候pain in the ass。


总的来说,这个剧就是一场白色情人节,充满明码实价的置换,或者加倍置换,置换得让人眼花缭乱,数学不好真心跟不上趟,在那样的世界里,太容易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了。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剧中互相施以恩惠的政治交易比比皆是,来不来就是,我欠你的,下次会还的。或者这次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将来在任何事上,我都会惟命是从。要么是这次我帮了你,然后阴恻恻地说现在不要你还,留着将来以备不时之需,弄得一只靴子一直半空悬着,让欠债的难受死。或者在置换中,想以少博多附带恶搞的操作,都有白色情人节这样的度量衡做背书,交换与被交换教科书。上至州长选举(总统选举类似吧),下至职场晋升,无一例外。算是民主体制附加属性吧。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这个直白态度,跟我在小镇生活的观察相符。洋人老太太们对帮助和馈赠,一定是会指名道姓靶向奉还的,我其实特别不习惯这种相处,因为有时候我很高兴地为她们做件事或者随手送点小东西给她们,次日或者隔几日一准被可丁可卯地指名道姓哪桩哪件地偿还,感觉大家的关系永远隔着超市收银台,银货两清,赤裸裸交换,谁也不欠谁的。慢慢长久了,我跟她们相处也有了这个习惯,绝对不能欠债,得到马上偿还。后来这帮老太太因为我在其他地方买了个房子,就集体毅然跟我断交了,断得像刀切的一样,一干二净。不知道她们认为我是背叛了她们还是背叛了西柚,这么简单粗暴的操作,没有伤到我的一根毛发,不疼不痒,无知无觉,不写这篇推送,我几乎是从来没再想起来她们,说明这几年跟这帮老太太张口love 闭口darling的友谊桥梁,是多么的豆腐渣工程,因为谁也不欠谁的。


事实上,生活也好,政治也好,没有亏欠,就没有深度交集,这也是为什么西人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成年后,就是各是各的。孩子生下来,父母当然要无条件付出哺育,但西人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在做一件事情,压缩亏欠与被亏欠的心里和物理距离。


当娜满14岁以后,就像多数新西兰小孩一样,开始周末在咖啡馆打工,有了固定小收入。这样她理所当然要为自己额外需求付费。比如这个假期她出门旅行了两周,所有费用都是自己赚的,当然父母都象征性地给转了点零用钱到她的银行卡。她还要求她爸爸除了原来的手机家庭套餐,再帮她买一周特殊的流量无限量的服务。10刀还是20刀我忘了,另外加了句她自己会付钱。当然最后她也未必想得起来转这10刀20刀给她爸,但是这个姿态必须有。你自己有收入了,就得有这个姿态。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免费的。上大学期背着学生贷款的孩子就更多了,无论家境,你18岁了,父母无义务再为你付出。这样长大的孩子,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义务随时跟进父母的衰老和无助。你老你的,我就不老吾老了。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跟我们对孩子成长过程大包大揽的爱,长大后对孩子的孝顺和陪伴有要求的模式的确有别。所以我们才会有《二十四孝》中那个著名的第七则:“周老莱子,楚人,至孝。奉二亲,极其甘脆。行年七十,言不称老,着五彩斑斓之衣,为婴儿戏舞于亲侧。又取水上堂,诈跌卧地,作小儿啼,以娱亲喜。“那样的故事。大概意思就是一个七十岁的老人每天穿着花里胡哨的小孩衣服,扮成婴儿,在父母前面嬉笑跌倒打滚,哄有点迷糊了的耄耋二老的欢心。孝顺成痴简直。孝在中国人的道德观上,顶天立地,虽然现在有点式微,但是比起西人来说,中国人的父子君臣还是一辈子无法割舍的情结。


中国人讲因果,讲轮回,用的是一种天大地大,混沌中能量置换的宏大概念,无论是因果还是轮回,中间隔着混沌与平行世界里的N多替换。所以会对随时一是一二是二银货两讫的关系文化,都会有点水土不服。西人一代代传帮带这么长大的,所以反射到日常生活政治舞台上,大同小异,美国现实政治中也基本差不多。在豆瓣上看到的一段关于美国政治置换的举例:民选代表对一项法案投出跟自己一贯主张完全相悖的支持票,让人大跌眼镜,其实大多是为了回报法案发起人的人情,举个例子美国第36任总统林登约翰逊刚当上任的时候,他提出的议题在国会里总是轻轻松松就通过了,政治分析家们很惊讶,就连照理说该强烈反对这些提案的议员也投了赞成票,政治学家们通过认真研究,发现与其说这是因为约翰逊在政治上特别长袖善舞,还不如说是因为他长年在参众两院摸爬滚打,帮了其他议员许多忙,当上总统以后,议员们纷纷偿还从前欠下的人情债,这样的人情交换,法律管不着,这过程谁的利益被卖了就难说了。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亿万》中狡猾奸诈的检察官罗兹还提过过富兰克林效应:和人建立关系,不是帮助别人,而是寻求帮助。要让别人感觉到自己的价值。给了他们力量。这种交换非常利己,别人帮里你,你并不欠别人的,因为你给与了对方价值和力量感。


我以前写过,我刚毕业工作不久,被中国经营报派到深圳驻站。临行我的枭雄社长王彦舅舅给我的一句忠告,到了陌生的谁也不认识的地方,想打开局面怎么办。就到处麻烦别人,交情是麻烦出来的。这话我一直记着,虽然很违背我不喜欢麻烦人的个性,但是关键时刻,这招一直很有效,甚至敌友不论,只要我有节制地肯麻烦别人,都会有相当好的对接,前提自己不是老赖,不会黏上谁不把人烦死不算完那种麻烦法。这期间包括我被麻烦的,只要顺手和没有折戟的风险力度,我都乐意帮忙,这是最好的能量交换。是为自己攒积分的好事,心中也感谢肯麻烦我的人,让我一直在为自己的使用价值充值。


后面的私货:


麻烦人这招用到我家人西柚身上依然好用,他是那种我要是自强不息,默默承担了事情,他就乐得你使唤自己,不闻不问。如果我求助于他,任何小事,他都先上来一脸不耐烦,觉得我真是没他不行啊,然后事倍功半舍近求远地帮我解答和解决,并一五一十对我絮絮叨叨包括思维过程和解决过程,你想只知道结果都不行,他必须告诉你他是怎么能干得不得了。所以我麻烦他,其实是施舍了他成就感。有时候,我跟西柚之间,就很互为白色情人节,虽然有互助,但是充满恶搞恶趣味性索取,你来我往,礼兵交加。


就是白色情节人理论在我们之间,男女方相反,他被我玩命要求后送个小礼,我是会加倍奉还的那个。因为这个就没有任何送人礼物的习惯,别人送他什么,他就笑纳,然后置之脑后,什么都不送他也完全不在乎,绝对没有礼尚往来的概念,孤家寡人一个。我只能用这种让他觉得有甜头的方法,培养出他给予习惯和享受这种习惯的乐趣。因为给予的确很快乐,在能力范围内。


白色情人节是什么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