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11,271
  • 关注人气:52,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2020-05-18 09:07:54)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因为纪录片《人生果实》(见上篇《咔嚓咔嚓,缓慢而坚定地生长》),自然又看了《树木希林和她的居酒屋》,因为《树木希林和她的居酒屋》又看了《“活”出树木希林》。

英子就是《人生果实》中女主89岁的英子,树木希林为《人生果实》旁白,特别是那句反复出现的:“风吹枯叶落,落叶生肥土,肥土丰果香,孜孜不倦,不紧不慢!”特别带感。这两个为互为反面的女性,有两个共同点,一个是她俩都把婚姻坚持下来了,第二是她们都都老可爱了。

英子坚持下来的是一生无条件相守相持的爱情童话,树木希林坚持下来的是一个空壳婚姻“我们相爱,就是为民除害“的线下版。相对于英子的纯粹和可爱,树木希林值得所有活到老工作到老,把工作作为生命活力注入的职业女性膜拜。

我们习惯性的喜欢分辨谁的人生更值得,谁的没有价值,其实没有孰优孰劣,人生都是看性格下菜碟的,谁也抄不了别人的全A作业。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英子和树木希林这样两个完全不同的女性应该难有交集。英子婚前只吃过妈妈做的饭,生下来就按照传统淑女培养,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后,踏踏实实一生在家操持,围着丈夫、女儿、孙女、院子里的果蔬植物转悠;树木希林演戏,和暴躁的摇滚歌手内田裕也丈夫一见钟情,闪婚,家暴,出轨,然后用一生互相不待见,长期分居却把一场事实离婚婚姻坚持到底。独立女性和家庭妇女都老了,手拉在一起,吐槽男人,吃吃喝喝,看起来殊途同归,其实那是平行人生,彼此无法涉足无法交换。所以这样的影像才珍贵。

女人的命运,跟碰到什么样的男人有关。而碰到什么样的男人,其实是有很生物学上的审美密码和选择砝码基因植入的,这是为什么外人常常觉得那样的人太不值得了,当事人自己仍然一意孤行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在摔倒的地方再次摔倒。

英子说,我回想自己这一生,可真幸福啊,我嫁给了一个特别棒的人,丈夫修一是她的宇宙,她的全部,不容置疑的大于自己的存在。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而树木希林和丈夫1973年穿着牛仔装举行婚礼,婚后两年,二人便分居,因为家暴。树木希林说“甚至想趁丈夫睡觉时,拿刀捅了他。不过因为讨厌进监狱,我也只是想想罢了。”1981年,丈夫内田裕也偷偷提交了离婚申请。树木希林坚决不离,这点很匪夷所思,她自己的解释是:“缘分吧,好不容易碰上适合自己的人。”“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喜欢他的全部。”一次丈夫强行和前女友复合,私闯前女友家被报警。树木希林当着媒体替丈夫道歉说:“丈夫一人落难,我又如何自保。我不会不离婚。把这种人放出去,只会给大家造成更大的麻烦。有我在,他才不会越过最后一道底线。”看看这弯儿拐的,这大概就是孽缘吧,注定相遇,注定死缠烂打,注定两败俱伤,注定刻骨铭心。艺术家有时候就是需要这样浓烈的甚至是惨烈的经历,增强对不同角色的理解能力,也是创作的养分。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英子在修一去世后对丈夫说,你等着我哈,我很快来,我们一起去南太平洋漂流。树木希林希望自己在去世的时候,能唱着丈夫的歌离开这个世界。她被问:若是生命可以重来,希林会后悔和内田相恋吗?她说“如果有来生,我绝对不要和内田相遇。因为如果遇见了,我肯定又会爱上他,再次度过狼狈的一生。”

虽然在生活层面上,一个完美谢幕,一个狼狈不堪。在事业上,一个家庭既是事业,一个在公共视线中留下辉煌作品,“活”成树木希林。如果人生重新来过,英子还是会爱、信赖和照顾修一们,树木希林还是会跟他的摇滚王子相遇,把日子过成案子,拍戏到最后一刻。对男人的品味和选择,注定了她们大路朝天各走一方的人生。

树林希林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津端英子



一生静好,没有经历惊涛骇浪的英子,89岁了,还是会像少女一样捂着嘴巴笑的英子的人生,和影坛定海神的75岁的树木希林,终于要见面了。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树木希林在去居酒屋的路上,念念叨叨说,毕竟这个节目没经费,只有这间居酒屋不要钱,所以就来这儿。虽然不懂日语,都能听出这家伙贫来。

英子呢,这个做了一辈子贤妻良母温顺女子,出门会打扮得更加淑女一些,那套鹅黄色的西装裙,在纪录品片《人生果实》中也穿过,好像是和建筑师丈夫一起去台北旅行的时候。淑女就是这样,永远衣着得体笑容满面。摇滚老太太树木希林从一看就很贵的丝绸衬衫上,从胸口位置一个奇怪的口袋里,掏出一个西瓜卡来,说我所有的衣服都有口袋,没有口袋的我就去缝上一个装西瓜卡,这样就不会丢啦。有次买了件毛大衣,要求店家给缝口袋装西瓜卡,店家说这样衣服的人不坐地铁,树木希林说我就穿这样衣服坐地铁,怎么样。她这次来见英子,就是女婿把她送到地铁站,她挥舞着西瓜卡来的。虽然直到去世前几个月,她都是自己开车去片场开工的。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俩人约会在居酒屋,不是树木希林说的不要钱,主要是因为淑女英子没去过居酒屋。英子除了除了陪丈夫喝过一点啤酒,别的酒都没试过,所以对居酒屋跃跃欲试的。英子你可是酿酒厂老板的千金,英子说在家也没喝过,哥哥姐姐好像也不大会喝酒。树木希林说,难怪你家酒厂开了那么多年都没倒闭。又是一脸坏笑。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然后就是那段我写过的树木希林问英子怎么保持婚姻美满,英子说,不能揭男人的短,男人都特别懦弱。我一辈子都顺着他,他想干什么都支持他,做他喜欢吃的,每年新年前,修一就要求所有内衣内裤换成新的,才觉得舒服,我就穿他旧的。树木希林说,哎呀,我就没为我丈夫做过任何事,我们俩不能碰面,一碰面,警察就在我们家进进出出的。“今天我们见面,还是不要说我丈夫坏话了,但是我还是会忍不住说,这可能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生活的原因。”树木希林说得嘻嘻哈哈的,其实背后是一步一痛滴血的婚姻生活。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英子理所当然花了一辈子丈夫挣的工资,老了花他的退休金,树木希林问每个月有多少,很皮地伸出手来让英子写给她不用说出来。英子写了,她羡慕地说,那么多啊。《人生果实》中说过好像是32万日元。树木希林这个动作我再次看到,是在《“活”出树木希林》开头穿过长长的走廊,一袭蓝衣的树木希林走到化妆间,落座。发型师为她打理着头发。一位男士走进来。树木希林侧身转向他:“应该在开拍前谈好报酬的,多少钱?”然后伸出手来,对方在她手心里比划“这么多你看怎样?她数了数位数大概,说:“哎呀,好少啊。那是我做旁白的钱。这不行的呀……”看得出来,英子对不多不少的钱和生活都很心满意足,树木希林一切是自己挣来的,争来的,她的安全感来自她自己,谈报酬就是她的一个习惯动作,无论需要不需要。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树木希林撇着嘴说她丈夫好像觉得自己肯定会比我晚死一样,惦记她的钱。英子钱说不留给丈夫吗?英子说当然不给,给他的话,他一夜就能花完。她说我的钱,都在公司里,可以避免死了以后被丈夫分走一半。英子显然很意外,没明白这种信托概念说,我对外面世界了解不多,这些操作也不懂。

是花自己的钱硬气,还是花丈夫的钱福气。分人吧。像英子那样快快乐乐花丈夫的钱,操持一家挺好的。树木希林说过很多次,自己是因为生计当演员的。现在当然没有生计问题了,但工作已经成为她的所有,存在感、寄托、习惯、她谈片酬谈得理所当然,和英子花老公的钱理所当然一样。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树木希林三度获得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有获奖者为来年得奖者颁奖的传统。树木希林获奖后傲骄地说,我的癌症已经扩散全身,明年的工作我可不敢保证。她也沮丧,她接受采访说,老说自己快挂了,结果还活着,还出来宣传电影,有点涉嫌死亡欺诈呢。这老太太是真强势,化妆时候,都是拿着化妆师的手的化,拍《“活”出树木希林》,比导演还操心怎么捕捉怎么有趣的提供内容。我用职业的眼光看,这样的采访对象,对记者来说是又可爱又可怕。可爱是她会很配合很主动沟通,可怕是她凌驾于你,把你变成她的发声器。

片场化完妆,她拿出小镜子看,自我表扬:“嗯,像模像样!这个皱纹,我是挺喜欢的。大家好像不喜欢。但这皱纹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不显出来可惜了。” 虽然下意识中有那么强的掌控欲望,记者问她对年轻人有什么忠告,她说请不要问我这么难的问题,如果我是年轻人,老年人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

人老了能像树木希林那么直面死亡的人不多。她2005年查出乳腺癌做了手术,之后十四年一直带癌生存,在生命的最后一年,还参加了五部电影的拍摄,一直跟医生在核对,自己病情到哪一步了,还可以有几个月可活,然后一部部越来越艰难地完成性格迥异角色的拍摄,包括《小偷家族》,她甚至参加修改人物逻辑,是强势的演员。纪录片导演问她怎么样从不同的角色中转换情绪,她说当天拍完戏,就把脚本扔掉了,没什么可留恋的。像是人生活完就死一样。最后几个月,癌细胞全面转移,站立行走都困难,她居然把全身CT的片子拿来给纪录片导演讲解,当成纪录片内容。太坚强太干脆了,让人心疼,虽然这样要掌控人生的女性,最不想的就是你心疼她。

树木希林荤素不忌,没有一点老年人的忌讳,一次杂志采访,找来荒木经惟拍摄内页。树木希林摆着造型说:“荒木啊,你就当今天是为我拍摄遗照吧。”她说老了就是要解决体力不行了,内在能量还在的问题。所以她会把工作一直安排已经疼痛的生命最后阶段,磅礴的内在的能量是她的支撑。她才不会躺在医院里静待死神光临指导呢。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老年人都津津乐道自家晚辈,英子说她家孩子常常回到她和修一的家,她还留着为外孙女花子用织布机亲手织造的丝绸做的裙子。树木希林也拿出女儿女婿和外孙外孙女的照片,说她们都在英国,我失败啊,没有吸引力把他们留在家里,他们估计都不会回来生活了。

英子的家吸引晚辈回来,因为那里永远是一个温暖有趣有美食有温度的家。树木希林的孩子一生下来父母就分居,十几岁就被送出国寄宿,可以一年时间彼此不联络,女儿平静地说,像被抛弃一样。树木希林知道人生不易,她能给孩子的,就是锤炼出独立意志面对硬钢残酷人生。孩子小的时候不心肝宝贝地宠着,自己老了也不给孩子添麻烦。她最多心中像《小偷家族》中的奶奶那样,用嘴型对着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的背景说,今生谢谢你们啦。


假如人生重新来过,恐怕还是得这么活


英子和树木希林同年去世。

后面的私货:




人都需要两样东西,舞台和家人。英子的家就是她的舞台,树木希林的舞台就是她的家。英子的家人就是她的全世界。树木希林的观众和导演就是她的家人。

树木希林说自己人老了,能量还在。可以理解要在片场拍到站不起来,才回家死去,能量最大化得到释放,和英子在丈夫死后,坚强地维持院子里的农作物果蔬种植和收获性质是一样的。

很受启发,无论什么样的女性,都要搞定自己的身体和能量关系。英子和树木希林的一生,都是自己的身体和能量结合的最好的安排。

我排列组合了下,觉得自己有英子宅家享受消停生活的一面,也有树木希林的强硬难搞的一面,都没有那么极端和典型,天秤的关系吧,朝哪个方向稍稍走得远一点,自己会纠偏,比较中庸之道。也因此有点不着四六,十三不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