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868,308
  • 关注人气:52,3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2019-10-03 21:33:23)
标签:

旅游


本文黄啸的橙子林原创

yelloworangeeva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变成一个直把异乡当故乡的人以后,拎包去,拎箱回,聚散家常便饭,很少因为分别伤感,反正所有的因缘际会都是一张机票,拔腿来抽腿去,人显得没心没肺,票根都没有,算是物种进化吧,人生来孤独,没有永远,叽歪是叽歪者的墓志铭。但是上周离开纽村,差点被Tara弄哭,还是容易被击中,修行太次。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临走收拾了一天行李,真的是整整一天,当然包括进入长期离家家中物什的归位和收纳模式转化。我顶佩服那些临出发,一小时内嗖嗖收拾东西,干干练练出门的人,一边佩服,一边不安,这样的朋友在我身边,我会不停地催促,你赶紧收拾行李吧,收拾行李去吧,祥林嫂似的。在纽村时候,催了Sirena无数次,昨天在黛二家,又不停催她,她们都是出行达人,行装言简意赅,不会拿不起放不下,心理素质一流。我则必须在出行前一天收拾出个大致轮廓想起来什么都放进箱子,出门当天,还得有大于等于半天的时间,查遗补缺,进行最后收检,然后通常的结果是,没用的东西带了一堆,关键物件,准有遗漏,要么开车几十公里回去取,要么狠心不要了,要么拜托店家或者朋友寄回。总之怎么小心,都是这么个下场,没救了。

 

基于这个格局,我在回国前一天,以着我的箱子为圆心,做了一天的不规则圆周运动,录下来快进观看的话,跟风箱里的老鼠差不多。Tara敏感地闻到了分别的气味,开始不安,除了嗅我的箱子,并绊脚式追随,楼上楼下,楼下楼上,运动量相当于每天的遛狗了。第二天开始发眼神功,近距离凝视我,小哑巴千言万语尽在两粒黑溜溜大眼珠子里:“Mum,你不要宝宝啦。”那眼神,读你千遍,终有一别,实在是太深情杀了。最后我要出门时候,Tara躲在车库里不出来,我去say goodbye,它远远地趴在地上,不起身,五脏俱碎的样子。替我们看家的Robyn推了我一把说:You just go ,don’t upset her(你赶紧走吧,别惹娃了),我出门点火开车,眼睛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哭了居然。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xdq

相亲相爱的我们俩


Tara是我从2个月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它的housetraining基本是我一个人做的,从小每两小时带去院里练习pee和poo,现在可以放心让它做inside dog了。这个刚满一岁的大个子小胆子的狗狗因为先天性神经痛的毛病,一直在吃一种叫prednisone的药,药对免疫力有伤害,动辄拉肚子,所以不能住狗狗旅馆,我们出门都要请专门住家管狗狗的Robyn到家里来专职照管。小时候四肢剧烈疼痛,查不到病因,差点挂了的黑暗记忆,对Tara有很大伤害,所以这家伙日常表现有点神里神经,怕水怕山怕湖怕海怕陌生环境怕变化怕狗怕猫,江湖塔小胆一枚。一点点异常动静都能惊到它,转头查看的动作非常频繁,终日慌里慌张,呈猴相,但是跟人无限亲,无限信任,早晨喜欢站在床边,把大脑袋往我腿上、胳膊或者肢体任意一部分上一搁,意思是起不起来你看着办,狗等半天了,实在我见犹怜。该名35公斤体重的大型犬,老当自己小puppy,来不来狗躯一震坐上人大腿,或者一歪屁股,跟我们并排坐在沙发上,腿拄在下面,什么叫人模狗样,了解一下。Tara因为跟我们厮混长大,又被过分关注和照顾,自我认知严重含糊,它认为自己跟人类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对犬只的认同。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途中碰到一个兄弟,以及Tare漠视的态度


我这次回国前,和老友Sirena带着狗娃在bay of island自了个驾,西柚当时在欧洲,遥控着给我们制定了个带狗出门三天小行程,条件是,任何时候包括在motel院子里,不要松开狗绳,不许去Kerikeri以北,两个要求背后原因都是怕丢狗伤狗,对我们俩的安危倒是没什么放心不下的。

 

我和Sirena也是佛系得紧,让promise就promise啥,观光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出发上路,就得。研究住处的时候,Sirena看上了Kerikeri 有美妙大院子的moongate,moongate是用dog friendly等选项删选出来,虽然可以带狗,但是要求在33kg一下,我说Tara35kg,冒充33kg狗没毛病。就大咧咧出发了。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步道后面那个需要侧身过来的栅栏门,你们想象不出我们是怎么把T塔小胆弄过来的。


快到Kerkieri 时候,Sirena忧心忡忡地说,咱们娃个儿有点大,我担心人家不收留咱们。我说应该没问题,33kg和35kg不是什么原则差别,它这一路惊吓不吃不喝,估计已经自动减重至33kg了。顺便说下,Tara有多次随队自驾经验,出门就它行李多,狗粮零食水果瓶装水,饭碗水碗一大袋子。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小馒头,因为一离开家,就怕自己的饭碗,狗粮和水搁在里面,那么馋的狗,刚走近,就跳开,活见鬼了似得,要吃喝,只能用手捧了狗粮和水喂,在纽村cafe甚至博物馆门口,都给狗狗备有饮用水,每次被热情招待喝水的时候,我们的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家孩子不喝别人家水。也不pee和poo,名副其实小馒头(谐音mental是神经的意思)。

 

Sirena说,不是呀,人家要求的是33磅以下。我傻眼了。我和Sirena之前讨论时候,不知道是她说错了,还是我听岔了,现在娃的体重冒犯原则了,33磅差不多相当于15kg,塔小胆比要求重一倍以上。非法小馒头!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一路进商店,博物馆啥的,我俩都得一个人在外面陪狗,一个人进去看了,再换另外一个,时间double,不佛系也不成。


我俩商量,演。如果店家说Tara体重不合格,我们就装傻充愣说,哎呀,我们弄错了,以为单位是kg(也不算完全装傻,的确是刚刚发现弄错了),让住就住,不让住,我们就要求退房退钱,然后一路向北,沿90公里海滩奔雷恩格角,继续打破西柚的死命令(第一条早就自动作废了,在野外常常松狗绳让Tara自己奔跑。)

 

Moongate主人是一对gay伴侣,非常像摩登家庭中那一对,喜兴抓马,又很nice,胖乎乎的Lionel主理motel,Rob在Town council上班,入住后八卦小能手Sirena很快发现了他俩的结婚纪念册,是幸福注册结婚的恩爱伴侣。

 

Lionel和Rob大门前迎接,一人抱着一只巴掌大的汪汪叫的小狗狗,我们心虚地放Tara下车的时候,人和狗明显被我们娃的size给惊够呛,但并未质疑我们住下的资格。问我们能不能住院外側的一个独立小cottage,说怕他们的狗小,吵到我们。果然nice。我们看了看其实挺好,室内客厅卧室厨房精致,大露台,就是才有一个卧室,我们订的是俩。Lionel就说,好吧,那就还是住里面!然后花枝招展地带着我们参观院子和motel角角落落,我有点被他带晕了,回到客厅喝茶的时候,我说我把车开过来,Sirena说车不就在门口,啊哈,8000平方米的大院子乱了我大脑的定位系统。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俩个蟾蜍是Lionel和Rob,右边那个面包炉是我的梦想。


Lionel把院子打理得可谓完美,草坪我看着已经很好,割草工人又来mow了一轮,地上绿油油齐刷刷,简直纤尘不染,除了樱花、百合、小苍兰、杜鹃、玫瑰、剑兰等等叫不出名字的花错落盛开。Lionel说,Tara的粑粑不要用塑料袋装,随便揪个叶子包了扔到院子边缘b树丛里就好,环保入骨。

 

我们放Tara在院里玩。好歹哄着用它用自己的饭碗吃了点东西,然后带它出去吃饭,欧包,泰国的米饭、中东的馕都有它的份,一来受不了它的眼神杀,二来觉得它车船劳顿,一惊一乍越发小馒头,心疼,就有点纵容。过度喂养了两天,在moongate的第2天夜里,Tara就给了我点colour see see。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晚上十一点多大家都在床上地上各就各位了,已经睡了一阵子的Tara,突然醒了,站到我面前,求助地看我,我说宝贝睡吧,就当自己家里一样,它趴下,又站起来走动,并用嘴拱我的胳膊,眼神极其焦急,当然了它平时也是以焦急为主。我估计它是要出去办事,就披上衣服带它到院里,狗果断拉肚,东一摊西一摊。


揪下来一张芭蕉叶清理,一张不够,再来一张,刚刚割过的完美草坪,容不下沙子,别说粑粑了。如此这般,Tare出来了四五趟,半夜开始下雨,我在雨中反复重复着一个揪芭蕉叶和擦拭草坪的动作,显得无比老馒头,此处应有二胡配乐。


虽然被雨淋湿了,仍然很高兴,雨越大越好,算帮我洗草坪了,不然草叶上星星点点清理不掉的粑粑让我明天怎么面对完美主义的Lionel。突然明白难怪他们要求狗狗33磅一下,Tara这么大的狗狗,别说拉肚子了,正常办事,没几天,院里的芭蕉叶也让揪秃了啊,小花小草叶子不好使啊。狗娃很辛苦地拉了一夜,我跟着打着手电筒奔波了一夜。也有欣慰,狗狗无论多急都要把我叫醒,没弄脏屋子,虽然我俩进进出出,因为下雨刚割过的草坪的草屑黏在鞋上,带进来不少,但那毕竟只是草。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折腾一夜,第二天返程,没喂狗粮,路上只小心翼翼给了Tara点我们打包的馕,面食养胃。狂风大雨中,总算平安到家,没丢没伤小馒头,估计掉了点肉。回到熟悉的环境,跟着我们喝粥休息肠胃,狗狗正经过了几天人的日子,心满意足,肚子也自愈了。朋友见我终日被Tara困住说,你这是招谁惹谁了,供尊狗小主。我心说那你看到我半夜又刷又擦洗草坪的行为艺术呢。Sirena说,这也是斯德哥尔摩症之一吧,你越被需要越投入越被捆绑越有感情,对人和对动物都是这样。

 

后面的私货

这是回来后发的朋友圈: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再叹下moon gate的大院子,占地8000平方米。Lionel和Rob的计划是motel做满十年卖掉,今后生活有几个options,A买个房车旅行一年。B回澳大利亚南部安顿下来,替人做做酒店代班。C搬去泰国过得像个king。他说得花枝乱颤,我都替他开心。今年是第八年了。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下午大风大雨回到家,同样是乡居,比起每扇窗都是都是免修图风景画的moongate,看着唧唧家院里,草如飞蓬,不老顺眼。



用芭蕉叶擦草坪的节奏是什么节奏

What a gorgeous place! Eva, Tara and I had a wonderful time here, and completely fell in love with the exquisite  garden, tasteful decor and warm atmosphere. We will be back!

这是Sirena在moongate留言簿上的留言。签上了她我和Tara的名字。我们还会回来!


道个歉,这一段自驾、回国,一直在动荡中,没咋顾上更新,这个算给大家假期生活解个闷,亲们长假吃好耍好哈。


——10.3于深圳机场loung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