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97,605
  • 关注人气:52,2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该惦记就惦记人生配置有没有专利

(2019-06-27 11:44:03)
标签:

杂谈

该惦记就惦记人生配置有没有专利

私生活 该惦记就惦记 人生配置有没有专利

01 心理学家:玩命买衣服就是缺爱

新一季圆桌派第四季上线了,第一集嘉宾有周迅和陈坤,不大好看,聊得有点尴,明星其实是表达最寡的物种,聊不出啥来。

第二集嘉宾是武志红、梁文道和蒋方舟,气氛顺当些。话题是都市隐性贫困人口。话说大城市公司小白领月薪跟快递小哥差不多,但是因为眼界和消费手势和欲望高企,普遍月光负债无存款,成为都会隐性贫困人口。加之“毕业三年,月薪三万,婚前有房有车”、“30岁赚不到100万不配做人,25岁没车没房,不配生活”,这类人生高配,降维成为人手一份的人生标配虚拟准入证,年轻人成为心贫困人口,因此自我认知底下,觉得自己不配活,不配婚,不配有女人或者男人。

没钱为什么还要买贵妇化妆品,还要养烧钱的宠物,还要拎限量版包包,还要办健身年卡?为什么不能量入为出,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过目光平视的生活?心理学家武志红把这一切,归结为缺爱。观点时代吧,观点持家就是赢家。武志红的大概齐的意思是,他说人类的自恋分虚体自恋,和实体自恋。实体自恋就是爱,虚体自恋是指条件。因为缺爱,缺抚摸,缺拥抱,内在荒芜黯淡,需要被更光彩的东西加持和笼罩,所以转而追求条件,消费,名牌,用物质认同代替爱的认同。反正武志红就是这个路子,各种社会现象心理现象,到了他哪儿,迅速分门别类,套入理论百宝阁。

我理解武志红的意思,物质有指代的作用,用物质的价值替代自己的价值,实现了更高更远更强的内在需求。到底人是虚荣动物,总得有个虚荣抓手,物质是很好的抓手。

心理学家的理论是很催眠的。不管你信不信,他会把你领到哪儿去。

02爹妈:最低消费不啃老

节目所提隐性贫困人口差不多就是指九零后零零后这拨后生。

我一个家境富裕的女友,从高中阶段,就居安思危地教育儿子,如果你自己没有能力延续,你在父母家生活的这些年,将是你生活素质的顶峰。这样预警了很多年,这孩子算是平安着陆,留学归来,在香港工作,有了超越上述标配的职业和生活配置,让父母松了口气。人生配置太玄,不被啃老,是这届父母对小孩的最低要求。

和平演变的鸭子,也算生活给我的不错配置吧

我倒是没警告过鸭子,但她自己好像更新了自己的认知。年初她、我妈和我三代人九州自驾,酒店民宿也都是她订的,除了最后一站福冈在一大栋房子里奢侈了两天,一路基本订的都是三人间。

进化得可以。以前我跟鸭子旅行,她都臭屁得要命,要自己住一间房,说没有办法和人合住。更可气的是4年前,我送她到日本,深夜到埠,入驻订好的酒店,因为次日她就要搬到语言学校的寮去,所以只要了一间房凑合一夜,还跟我闹了一场,我当时又累又困又气,觉得自己教育失败,养出了这么只骄奢淫逸鸭,出师未捷先享受,未来堪忧。现在看来无为而治,和平演变得还不错。

鸭子说我小时候,跟着你出门,住的大多数酒店都是有一个金碧辉煌大堂那种,我就以为世界上的酒店都这这样。来日本独立生活后,才知道原来世界上酒店不都是这样的。她在日本自己旅行,一般住青年旅店,很多人一间房。她说干净就可以了,胶囊酒店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我的鸭子说,我现在也消费严重降级,纽村也没啥星级酒店,出门住汽车旅馆家常便饭。虽然金碧辉煌未必就是品质,不过是这个词当成生活素质的指代,你肩上的重任是,将来不仅自己有能力回到那样的酒店,还得携带上严重降级的我重返享受一线,孩子,任重道远,不成功便成仁啊。已经脱胎换骨脚踏实地的鸭子扔了句drama queen,没搭理我。太丧了。

03自我:天人交战

我和周围亲人朋友,都被鸭子大跨度的变化闪了腰,她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一次人性塑造,从破坏王到支点鸭,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跟日本人低调和不浮夸的气质契合,完全和环境共振了。倒是我自己没有那么容易和际遇沆瀣一气,心甘情愿灰头土脸做个村里人。面对低配人生,心中反复天人交战,左右摇摆。

昨天进城和冰姑娘吃饭,我还说我现在三观都有点含糊。在深圳时候,已经很确定的事情,比如在能力范围内,享受好的生活品质,从来不手软。窦文涛讲话,我比我很多有钱朋友买衣服都大方,因为我反正也没法子像他们那样买私人飞机,就在能力许可范围内满足自己。这差不多就是我的心态写照吧。

纽村小镇生活,周围都是手停口停的洋人,不是隐性贫困人口,是显性的下了几层电梯的消费理念,而且理所当然,好像盘古至今就是这样,任何质疑,大概都来自外太空。冰说,这个不要动摇,对自己好,怎么都是对的,要对得起自己。我每次回国,或者在纽村进趟城见见朋友,也就是回到华人语境里,完全放弃的自我,又会被朋友火热的生活和想匹配欲望点燃一下下,然后揪住救命稻草一样,寄希望于朋友们的不抛弃不放弃。

其实这就是信念不夯实,才会容易就被左右,摇摆,不确定。坚定的人,花钱和消费,就是花钱和消费,并不被赋予任何附加意义和升华,不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马未都说过,他跟美国一个大收藏家有私交,那位巨有钱的爷,到观复博物馆来的时候,穿的毛衣都破洞透亮儿了,动辄过手百万千万美金的藏品,世界顶级富豪,穿破衣服估计也不至于是跟小气节省想干,纯粹是因为在衣服上不走心。

来纽村这三年,我穿坏了三四双鞋,真是穿出了洞,扔了,没别的,鞋少,天天盯着穿。在国内时候,家中玄关处有个顶天立地的鞋柜,一柜子鞋,鞋也会坏掉,通常因为一两年没穿开胶,穿破了的事非常稀有。

西柚也是那种穿破衣服不当事的人,我前几年还跟他较劲,扔他的破衣服和鞋,现在也没力气了,他不介意,我瞎介意,吵来吵去,很无谓,他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反正我也不需要他当我的装饰。至少去中国领事馆签证时候,知道西装革履,大是大非足够尊重就行了。

人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就在难的这条路上。难就难在会上纲上线,上到配或者不配的高度,是一场孤独的天人交战。

04 年轻人:就高不就低没错

我在报社时候,周围有批小朋友同事,大概齐就是隐性贫困人口的代言人吧。报社收入那三瓜俩枣的,真不够他们霍霍的,但也没少霍霍,比我敢买包,更别提比我在他们那个年龄阶段消费高多了。我觉得原因有这几个。首先,这些小同事比较幸运,都不是樊胜美,没有一个无底洞的原生家庭需要填。他们多数是独生子女,家长有支持,买房买车啥的,他们也有那样的心态,爹妈的就是自己的。第二,自己那点工资省也省不出意义来,还不如花它个最大化。第三,身体力行王安忆在《考工记》里说的,年轻的困窘都是美丽,等上了岁数,就是潦倒。

今天还看了一个自媒体推送的标题《再错的城市,都会被年轻的你给住对了》,虽然说的是移民话题。可以理解成年轻的特权,年轻的恣肆和大撒把出状况,都是美丽的,小心翼翼到中年的人生,那就要么一眼无趣看到头了,要么突然老房子发癫,没了青春特权,动作一走型,姿态会很难看。所以青春在手的挥霍和疯狂,算是注射昂贵疫苗,我支持。某种程度上说,我有今天的相对心平气和止水心情,也跟青春癫狂累够呛折腾不动了有关。

梁文道这个概念也不全面,现在不少时尚杂志编辑,转型时尚博主,过得很不错,眼界全用上了,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当初拿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也没白操。

其实正面看,这种高配转标配人生,内涵是很难得的上进心。中国人这几十年,靠的就是这样的上进心和欲望,然后高效进取,高歌猛进,才要了今天让全世界人羡慕嫉妒恨的社会和个人财力。

像我现在这个样子,自觉自愿地消灭了购物欲和占有欲,佛系地公交出行晃荡晃荡就是一天,对社会进步和自我实现,都没有益处。好在我有了跟心态匹配的年龄和阅历,如果年轻轻直接以低配要求自己就亏大发了。

后面的私货:

上周日奥克兰车船火车所有公共交通免费,邻居芭芭拉过来找我,说去不去搭公交车出去逛街,然后北岸医院看看住院的珍妮特?我就颠颠就跟着她出来了。因为住的山远水远,去哪儿都开车,头回在纽村搭公交,人少,座位上手机还能充电。

早晨八点多出门,下午五点多回来。全天换了六次公交车,我没什么特别要买的,跟着芭芭拉逛布料和辅料市场,一卷一卷的布匹,还有各种扣子拉锁花边,很像国内八十年代的布匹店,发现一种澳大利亚的布,像刺绣一样,特别有质感,色彩也好,爱不释手,芭芭拉说,买啊,我帮你做抱枕,到底没买,物欲稀薄到了这个地步。

从北岸医院看病人出来继续搭公交车,只看终点站,没注意线路,上了辆10几分钟直线距离的路程,在北岸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感觉北岸每个犄角旮旯都到了下,开着开着,一会儿一个bay,帆船和大洋,都明信片一样静止着,转角有彩虹,有时在天边,有时在山谷,有时单,有时双。纽村的路,依山傍海,登高爬低急转弯,我被晃啊晃的,都晃困了,觉得可以一直这么晃下去。意义依次远去,配置不配置的,都不重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