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53,775
  • 关注人气:52,2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你有不原谅的权利

(2019-06-13 10:55:14)
标签:

杂谈

你有不原谅的权利

你有不原谅的权利

黄啸

原谅是一种美德,但不是人生默认出厂设置,人人都有不原谅的权利。

原谅是一种放过,放过自己,放过别人,但不是所有辜负和侵犯都有资格被放过。

一口气看了四集英剧《受害者》,这是一个关于原谅的故事。Anna9岁的儿子Liam被14岁的男孩杀害,犯人因为当时未成年,7年后出狱,改名换姓,用新身份从此消失在人间。Anna试图推翻证人保护计划揭露凶手的真实身份,她要质问凶手,为什么被杀的是她9岁的儿子Liam?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责怪自己当时不该让儿子独自去街角商店买足球贴纸。当妈妈的心被凶手的残忍和自责双重吞噬,无法原谅,无法正常生活,以一种病态愤怒存在着,她的眼中,一切都不存在,都不重要,唯有找到凶手这么一个基本点。

本剧另外一条线索,一个辛勤工作下班回家无不良嗜好的居家男人Carl,在网络上被曝出其实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儿童杀人犯,他的生活瞬间坍塌,卧室玻璃半夜被砸,自己被打至重伤,孩子在学校受到攻击,挚爱的妻子也不再信任他……不管真相如何,他已经被打上杀人犯的标签,遭到了民间暴力审判。

警方怀疑Anna将Carl的照片发在网上,目的是引导他人攻击Carl。Anna从受害者家属,摇身一变成了疑似加害人。成为可能被判刑的被告。

此剧内涵丰富,从第一集就在追问女主Anna一个问题,“假如你找到了被释放的凶手,then what?”结果可能就是毁掉了一个罪人重新做人的机会,自己的儿子也活回不来。对于社会来说,愤怒妈妈既是受害者,也可能是施暴者。这是之一;之二,儿童杀人犯是被问题家庭遗弃的,在青春期里有走不出的困境、绝望和愤怒,那样的少年身上,可能发生任何事情,这是谁之过;之三,女主的儿子Liam是自己跟着少年凶手去河边桥下的,并用他自己的方式唤起少年犯的杀人欲望,而不是最初警方假设的,被绑架至僻静地方行凶杀人。一切充满少年世界的偶然和叵测。

凶手到底是谁就不剧透了,剧终的镜头中,与女主同样陷入丧子之痛的前夫持刀走向男主,女主慢慢走过去挡在了男主身前,用行动原谅了杀害儿子的凶手。影片中有句台词大致意思是:能原谅那些不可原谅的,才是原谅存在的意义。

这个闪耀人性光辉的时刻,是剧情需要,在现实中发生的概率很小。面对这样的人生大恸,人又不是神,为什么要有神的一样的肚量,不报复,不用别人的罪行惩罚自己,已经是很高尚的强大的意志在做功了。不原谅不等于不过日子了。

其实这类受害者家属,最不能原谅的是自己,自己的疏忽,自己的惰性。这种千钧一发的灾难时刻,事先纤毫轨迹改变,都有可能避免惨剧发生。她自己错过了纤毫机会,所以她放不过自己。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的妈妈,就是这样一个失去了孩子的妈妈,暴行发生的时候,她走出放映厅接电话,又喝了杯咖啡,让儿子一个人置身险境,被子弹射中,让孩子独自面对孤独和恐惧的人生最后时分,她永远不能原谅自己,她整个变了一个人,刻薄暴躁不可理喻地伤害亲近的人。凶手已经被判死刑和执行,她和其他受害者家属,面临的是,要不要原谅凶手的家人,那是他们愤怒唯一的出口,但是不原谅后,把受害者父母和女儿骂成过街老鼠后,又能怎样,孩子不会重生,自己的生活仍然是灾难。这是理性的道理,理性的道理,是无法医治生命级别的伤害的。剧中处理的反转比较生硬,但是可以理解的,戏剧高于生活的教化意义在此。女主move on了。

现实中是什么样的?是江歌妈妈这样的。江歌的妈妈是愤怒的失去孩子的同事失去理性的母亲,很多人对她从同情到有点烦,就是因为她的执念不放过,女儿死了,她想知道女儿最后的时候孤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残酷画面,她想凶手死,她穷追不放女儿的室友刘鑫,把她推到风口浪尖,或者说置于网络暴力之下。其实江歌妈妈怎么做都无法填补心中的那个失去自己孩子的黑洞。任何抓手,都通向伤心太平洋。这个黑洞吸走了她所有的力量,包括原谅的力量。设身处地地想,是不能原谅啊,凭什么我的女儿替你死了,你的前男友没判死刑,你倒是活得好好的,甚至作妖。舆论可以说,死者往矣生者如斯,但是江歌的妈妈心随女儿死了,她无法开始自己的生活,所以追问斥责,就成了她一生的镣铐,铐住了自己也也铐住了刘鑫。

我想换做我也是做不到原谅吧,虽然我同意诗人鲁米的话“在对和错的观念之外,还有一个所在。我会在那里与你相遇。”

谁也不知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会怎么样。

《白王后》是2013年的一部英剧,讲十五世纪英国玫瑰战争那段一天到晚换国王的故事,相关历史可以跟《权力的游戏》对照着看。爱德华四世因为亲情,也因为需要笼络人心,原谅了叛军——自己的弟弟乔治和Kingmaker,这俩缓过来以后,马上策划下一次规模更大的叛乱,特别是弟弟乔治,爱德华给了他三次机会背叛自己,一次比一次狠,最后一次是暗中和法兰西国王缔约,杀死亲哥哥,自己登基,你死我活的现实,把爱德华四世逼到了没有原谅余地的尽头,只能判亲弟弟乔治死刑。这至少说明,有的人可以原谅,有的人不行。尤其有了异心的人。爱德华四世没有停止原谅,他后来又原谅了安妮,她是叛军堂兄的女儿,嫁给有杀父之仇的前女王儿子,这讲是一次为他的遗孀和儿女埋下杀身之祸的终极原谅,但查理四世还是铤而走险,因为英国需要和平。这个理由相当充分,是一个君主的胸怀,而我们普通人,缺少这么高尚的原谅推动力。

普通人原谅别人的佳话也不是没有,前两天我的朋友小缇在她的号“高大胃的流水席”里写了篇推送,关于杨慧珊、张毅和萧飒的三角感情,好文字好观点,我摘抄一段:

“弗洛姆在《爱的艺术》里有如是论断:爱情的存在只有一个证明,那就是双方联结的深度及每一个爱中人自己身上的活力和生命力。

杨惠姗和张毅对此深深担当。

萧飒是原配,杨惠姗是真配。

原配一旦遭遇真配,大概也只能认命。好在,萧飒自己的人生功课,做得也相当不错。当年公开信的结尾“我勉励自已,希望从此要有更好的视野,有更好的心胸”也终于成为萧飒的现实。张源(张毅和萧飒的孩子)说,‘妈妈生活得很好,写小说写电视剧本,有稳定的经济基础,在琉璃工房最艰难的时候,她还曾经出资帮助过。’”

这是铺陈人性的美和力量的真实故事。

所以说,强大的人才有能力原谅别人,多数人都不够强大。如果你还做不到原谅,不要责备自己,不要强迫自己,我们不一定非得原谅别人。应对伤害,没有什么是绝对对的方法,比较对的方法之一,就是在尽量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尽量保护自己,释放自己,让自己舒服和舒展,国泰民安才有可能产生绵长的原谅的力量,而不是任何道德绑架和说教。

坚决不原谅派郭德纲说过:不明任何情况就叫你一定要大度的人,这种人你得离他远一点,雷劈他都会连累到你。这话我听出心酸,听得出他的一路来的血泪史,这样的人一定不快乐,从小到大,都不快乐,无论他是不是富可敌国,是不是有能把你逗笑的本事。

我身边就有一个不快乐的人,西柚。从多年前认识他,他就告诉我,他是一个不快乐的人。我当时没有太过脑子,因为没有什么背景资料和现行供我参考。现在明白也晚了,他岂止是不快乐,他就是个愤怒体,他绝大多数的不快乐和愤怒来自前半生那场不快乐的婚姻,那场婚姻的结束,经过漫长经年诉讼过程,财务上伤筋动骨,怨偶现在虽已经各自成家,但因为共同抚养孩子,前面那次婚姻仍然深刻地影响着他,随时能让他原地起跳火冒三丈。他知道这是里外里双重损失,就是放不下。他说很多人对他说,你应该尝试原谅,他说我听了就来气,你又不是我,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好像很高姿态的样子,轻飘飘一句move on,就能move on了。我没劝过西柚原谅,因为那么多人说都没用,我说也一样,何况这并不是我的主张。我只是说,我不希望活在你过去的事情的阴影下,希望你在我面前克制,否则对我不公平,我们都有过去,开心的和不开心的,活在过去没有意义。你有愤怒的自由,但是我不允许我自己活在太负能量场中,我有过分不分担的自由。这话倒是惊到了他,他听出了我的断喝,并知道我是一个言必行行必果的人。自此克制了很多。

后来西柚断断续续听说了我的过往,又开始为我火冒三丈,说你这样做(放弃一切)不是大度,是姑息不负责任,你要愿意,我可以为你找律师打官司,在欧洲打官司(鸭子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我连说不要不要不要,过去的事,我想都不想多想,当初那么艰难我都过来了,现在十多年过去,又巴巴地打官司,沉渣泛起,互相伤害,心理历程重来一遍,我不要。我相信宇宙得失自有公式,用不着我出手。

这是我的性格,面对伤害和不公正,不恋战,转身走开,不是说我原谅了,不,我永远不原谅,我不原谅的方式不是缠斗追打,而是删除,不让负面情绪占有我。我心中也有黑洞,我的做法不是用持续愤怒填充黑洞,而是封存压缩到最小。我知道我的态度,挺弱者的,性格决定吧,人生短暂,实在是不想凝视深渊和被深渊凝视。我当然知道法律是可以解决一些问题的,但是那个过程的情绪和心脏的压力,我承受不了。事实上,每次西柚或者其他朋友跟我提到往事,匪夷所思我的不作为,我也会陷入曾经愧对自己和鸭子的愤怒,人瞬间陷入非常非常坏的状态里,要心惊肉跳地自拔很久。有些人未必是广义上的坏人,但在特定的小宇宙里,作恶多端,靶向伤害,这样对你的人,就是不可饶恕不可原谅的坏人。面对命运里的坏人,我要用尽力量遗忘和删除,而不是原谅和缠斗。

后面的私货:

其实我所举的生活例子,是背叛或者欺骗层面的事情,没办法与《受害者》和《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失去孩子的伤痛相提并论。即便这样,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原谅。所以谁都没资格让经历人生至痛的人,原谅凶手。不幸中招退而求其次的伤害和背叛,我们至少可以不让这些shit主宰自己,把自己变成shit的一部分,面目狰狞,让自己的心大面积失血,活着跟死了一样。当然也用不着像郭德纲那样诅咒发誓,把自己过好,就是报复狗日的生活了。不原谅,相当于带病菌生存,也可以生存得不错。本来这个世界,就不是无菌世界对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