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私生活环南太平洋家庭战争记事(上)

(2019-05-09 11:35:37)
标签:

杂谈

私生活环南太平洋家庭战争记事(上)

关键词:sick VS手机

反对手机就是 挑战人性

黄啸

最近世界不太平,老火药桶中东又炸了,中美贸易战没完没了。为了响应地球战火,我自己也在一亩三分地跟西柚连干两仗,结果就是我几乎顺坡下驴趁机回国耍去,可惜票价不作美最近几天的机票单程都在千刀左右,所以说,历史都是价格造成的,昨天最后那场大战后如果让我抢到一张便宜的机票,食物文化发展进程即将质变,至少水煮鱼都吃上了现在。话说沦落地球犄角旮旯,离家出走的成本真奶奶的高啊,动辄千刀。

第一仗本来跟我没啥关系,起因发生在当娜和西柚之间,为了全球化的失控话题:手机。吃饭时候,当娜快速吃完,要求先撤,说有报告要写。西柚拒绝,说每天就吃饭时间大家有机会坐在一起聊聊天,其他时候,你都猫在自己房里玩手机。下午3点就放学了,也没见你说要写报告,吃饭这么点时间想起功课来了,你就是想回房玩手机!

说话这会儿,我也吃完了,就跟当娜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西柚吃。我本来也没打算挑战他虚张声势的权威,饭桌边多坐会就多坐会,反正我这辈子再也不用赶着去上夜班了。结果这个没眼色的人把我也当成管控对象点名道姓说,Eva也不许动,我们要像部队那样,一起上饭桌,一起离席,然后故意放慢吃饭速度,很享受被围观的样子。我一听腾地就站起来在屋里游荡上了。西柚恼羞成怒怒而不威地说,Eva坐下!我嬉皮笑脸说坐了累我溜达溜达。

我这么不给西柚面子,是因为之前几次类似场合,他老是像军官点名似得点我的名,把我弄毛了。我跟他说,我可以给你过部队瘾的面子,维持你想要的餐桌秩序,比如一起入座一起离席,吃饭不看手机,不接电话,这些都可以接受。但我不是这个家中第二个需要管教的小孩,下次你要是再给我下命令,你就知道啥叫适得其反了,我会站起来就走,先知会一下。

因为我溜达了,当娜也趁机撤了,西柚迁怒说你看你带的好头!然后给当娜下第二道指令,写完报告,不许玩手机,不许玩电脑,马上睡觉,否则关掉WiFi,blablabla!说得自己直嗨,三军总司令上头。

当娜这孩子口头最顺溜,西柚说啥都是一句,yes ,i will.其实我最知道,she wouldn’t。至少每天我回房睡觉时候,都能听到她房里跟朋友唧唧嘎嘎语音或者看视频玩游戏的声音,那时候她老爸早就呼呼大睡了。我看着西柚,笑盈盈地说你是不是有military sick?这是我瞎造的词,想表达类似home sick(乡愁),部队情结的意思,因为他又在对空宣扬他的全民入伍理论,这个世界太没规矩了,所有小孩都应该送到部队里修理一下,才知道什么叫纪律和规则!

没想到这把踩了老虎尾巴,西柚咬牙切齿地问,你说我sick(有病,恶心)?我没说你sick,说你military sick。咣!前海军情报官彻底冲我火人!说我轻蔑地侮辱他,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开始还解释,说自己瞎造词,就是想逗逗他的军队情结,如果用的不对,以后不用了。人不依不饶,继续跳脚,咬牙切齿,一副心脏堪忧的样子。我觉得又可气又可笑,耐心有限,哇哇对吵,当饭后练舌头了。最渔翁得利的是当娜,我从我们吵架缝隙里,听到她在房间里提前欢乐今宵玩游戏的声音,平时都是等她爸爸睡了,才开始的。吵架就是这样,你从一个小小的缺口出发,不知道会抵达怎样的天坑。各种翻旧账,各种泄私愤。吵出了两万五千里来,都忘了开始是为啥了。

西柚这个人最薄弱环节是,吵架过不了夜,天亮前非得解决不可。果然半夜又拎我起来给我道歉,然后趁着我神志不清,逻辑欠费,嘴里乌里乌涂应对不清的时候谈话,前一天无论怎么吵成筛子,天一亮事就算过了。再不济,第二天再补一束花,那天补的是白色风信子。

一般吵架update到这一步,我也就算了,知道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巴掌拍不响。但今天拿到花也要好好谈谈。道歉多简单啊,下回一模一样又来了,有意思吗?见我不依不饶,西柚说他所有朋友见了我,都夸我,说我斯文,有涵养,落落大方,善意友好。他说我心想,只有我知道,你有多刺头,惹到你,你有多凶。我说那你没事还老惹我,你没看出来我是你柔和我比你柔和,你横我保证比你还横的路子吗?西柚说早看出来了,但是还是一次次吃惊你被惹毛了以后的刺头程度。

我说首先你不能专门挑出我不当用词大发雷霆,我不是不讲理的人,没有侮辱人的爱好,词用的不对,你告诉我,我保证长记性,当上语言课了,那至于为个sick闹出那么大动静来吗,当然,这场战役更大boss是手机。

我说,一天到晚为手机跟当娜较劲,你能怎么样啊,你问问你自己离得开手机吗?有点空,你可是宁愿看手机,也不出去锻炼,也不去院子里拔拔草对吧。你自己是这样子的,怎么要求孩子不碰手机呢。除了玩游戏聊天看视频,当娜的作业也都在iPad上,电脑上,手机上,她们这代人和这些设备是长在一起的,身心相连,你一天到晚让当娜保证,她就保证,然后完全不尊重保证这个词,把你对付完该干嘛干嘛,这样对小孩品质形成不好。西柚绝望地说,那我怎么办啊。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唐吉坷德。恨死这些孩子整天抱着手机电脑,从来不看书了。

我手机里收藏了一段从二毛朋友圈拷贝来的文字,是二毛读到的评论家李德南一段话:“今天我们实际上正在经历着一个文明历程的全球转向,按照尼尔·波兹曼的说法,这是从印刷文明转向视听文明,也是从阐释时代转向娱乐时代。在波兹曼看来,18和19世纪是包括纸质书在内的印刷品盛行的年代,那时候,印刷品几乎是人们生活中惟一的消遣,公众事务也是通过印刷品来组织的。思想的表达、法律的制定、商品的销售、宗教的宣扬、情感的表达等等,都通过印刷品来实现。阅读印刷文字的过程,则能促进理性思维。他曾举例说,18和19世纪的美国公众话语由于深深扎根于铅字的传统,因而是严肃的,其论点和表现形式是理性的,具有意味深长的实质内容。波兹曼把印刷文明占主导的那个时期称之为“阐释年代”,而到了19世纪末,随着以电视为元媒介的视听文明的崛起,“娱乐时代”开始出现。公众沉醉于种种娱乐消遣,不再喜欢阅读,也不再像以往那样理性地思考。电视正把已有的文化转换成娱乐业的广阔舞台,公共生活、精神生活也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轻浮。不管是政治也好,还是宗教、教育也好,都成了一种娱乐业。”

这个理论非常很丧,但是说得通。文明进程到这一步,也不能说就是倒退。

看科幻小说电影,我们能预想到的未来,就是我们生活中所有的平面,玻璃门,桌面,车窗,招牌……需要的时候,都将是显示屏载体,都可以提供信息和娱乐。你让当娜她们一代人怎么给你保证,他们做不到不碰手机电脑的,保证的话就是屁话,你信啊。

西柚常常提议,我们去南太平洋找个岛度假去吧,大家都不带手机电脑。无人响应。我看着他可怜说,你觉得不带手机电脑,能够放空身心,真正休息,可以不带啊。但你不能限制我,我得带,我要跟我家人保持联络,我不想为这形式主义的这一周,让家里人有事找不找我。我不是手机的奴隶,手机是我的触角。当娜说,不让带电脑我不去,我得做功课。当然,她假期几乎没啥功课。

什么事情,都可能走向极端和灾难,电脑和手机也是,但我不觉得在我手中,它们是灾难,它们是工具玩具,我喜欢它们,从不纠结,我也看书,谁也替代不了谁。

很多家长提到手机电脑,都会痛心疾首如临大敌,平常心一点,这和我们小时候半夜打着手电在被窝里偷看小说性质也没什么两样。这就是人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李大芝的恩师说,不要挑战人性。朋友间常常讲起,发现小孩怎么半夜去到客厅偷父母的电脑回卧室玩一夜啥的,还有一个孩子,每晚睡觉前上交手机,夜里仍然被逮到玩手机,家长发现,原来他们买了个假手机每天上交,真手机在手夜夜狂欢。太聪明了!他们的对策比我的政策多。

断网停机,是包括西柚在内很多家长能出的最大招了。《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的宋乔安就是这么收拾天晴的,因为小姑娘用手机给男生告白。其实背后是因为哥哥被枪杀,妈妈走不出悲伤和内疚,结冰了的夫妻关系、母女关系,那个家庭完全没有沟通渠道,小孩所有的热情和爱的渴望,都在手机通往的虚无远方。手机只是一个载体,它是中性的,背后是更多家庭和教育的无解,不融冰那些,断网停机,只可能引发更大的关系坍塌。

那玩手机怎么办呢,看结果啦,只能。没到电脑上瘾到耽误正常学习生活的程度,就放他们一马,起码,还维护了他们的诚实,不必为此撒谎。当娜每学期拿回来成绩报告,优秀居多(纽村拿优秀也太容易了点,尴尬脸),那就是说结果还不错,她有朋友,爱运动,有自己的爱好,一周打一次工,算是发展挺均衡的,就没必要再为手机唐吉坷德啦。至于她为什么不愿意多在饭桌上跟我们坐一会儿,也许有更多的原因,不仅仅是想玩手机。

鸭子上初中的时候,我也没收过她的手机和iPad,没啥用,只是加剧对峙,就又还给她了。鸭子初中时候的问题,是由像细麻绳一样的诸多原因拧在一起的,牵一发动全身,至少没收iPad和手机不是斩乱麻的快刀,手机电脑无辜,没了这些让他们沉沦和逃避,还又会冒出别的,这时候只能松动,不能紧绷,松着松着,可能一切死扣都神奇解开了,只要最珍贵的亲子关系还是良好的。像鸭子这样的孩子,我再管,还不是要让她单飞,她们必须靠自己,在手机电脑的包围中获得自律的自由,不然一但离开父母视线,沦陷起来,更加无法自拔。这个事注定,有的人自由了,有的人终身为奴。

后面的私货:

本来想写两场架的,结果一场就写了这么多。下一场差点买机票胜利窜逃回国的事,下周再写。

我跟西柚之间战事频繁,除了性格犯冲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语言,每个人的敏感词不一样,用非母语吵架,口不择言起来,完全没准头,中文里不会犯的用词错误,英文就难说了,我们每次吵架,都有一个犯事的词,这次是military sick,我的意思是思念军队,西柚理解成军队神经病,多挑战神经啊。

预告下,下一场战役的关键词:choice

私生活环南太平洋家庭战争记事(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