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地球上什么人群会移民新西兰

(2019-01-14 07:45:54)
标签:

杂谈

地球上什么人群会移民新西兰

纽村是移民国,初次见面彼此会问你是哪国人,尤其我住的这种远离城市,欧裔移民聚集的山海小镇,基本就是联合国,即便中国人碰到中国人也含糊,亚裔面孔谁分得清啊,都是英文先寒暄,然后试探问会说中文不。

前段Tara因为无名痛频繁跑医院,在这儿不是要说狗狗,说在狗狗诊所碰到的女人。在vet我瞄见一个吸睛中年女人,穿紧身束腰黑洋装,紧身打底裤,黑高跟长靴,靴子通体覆盖繁馥绣花,她带着一只小京八来看vet,小京巴是很少见是通体漆黑品种,卷曲毛发,葡萄珠子眼睛,精灵似的,站在那里,跟她像一套的。感觉女人如果换了一身白衣,也会带出来一只雪白小狗配她。

我已经习惯一身泥一身土地混迹小镇人群里互相找不着了,很少能见到这样的时尚人士,不由得乡下人似得盯着人家多看几眼。女人知道她吸引了我的眼球,友好地问Tara叫什么,夸奖好狗好名字啥的,我也夸她脚下的漆黑一小团,总之就狗狗做了一些空洞寒暄。

出来后西柚说这可是我们镇的人物。女人是保加利亚人,十多年前镇上咖啡馆打工,碰到一个有钱kiwi客人闪电嫁了,很典型的漂亮女招待与钻石王老五富豪一见钟情的灰姑娘故事,现在砖湾山顶看海大宅。镇上河边那间时尚买手店就是她开的,那间店在我给Tara买食物的铺子二层看河,动辄经过,从来没见有人进去过,我也没有一点点进去溜达的冲动,衣服风格太晚装,小镇生活不必备。西柚说,那样的店,不是给人闲逛的,会有专门的客户群,没生意也不会开这么多年。西柚跟她算是在FB上互相点赞的网友,叫Bulgarian 。西柚再三感慨,她现在跟打工时候朴实的保加利亚姑娘完全判若两人,没法想象。

刚才提到那个钓得金龟婿的保加利亚姑娘Bulgarian 是纽村传统移民中的极少数,真正野心勃勃志在必得钓金龟的比如邓姑娘,出发目的地根本不会是纽村。因为此地牛羊满山,金龟资源不咋丰富,以各种规格劳动人民为主。

高晓松爱说地缘文化,出发决定性格,所有殖民形成的新大陆,出发前的地理选择,就已经决定了人群。同样的移民源头——欧洲,欧洲大陆移民去美国的人群,横刀立马尚武一派居多;移去印度的有骑大象当老爷梦想;最初移民新西兰的欧洲人,觉得自己没当老爷的命,也没征服啥的野心,就想平和勤劳地放放羊。新西兰在哺乳动物形成前,就已经和大陆架分离开,所以没有猛兽,连蛇都没有,笨乎乎不会飞的kiwi鸟,当选国鸟以自喻没野心的平和国民性。

远远悬在地球犄角旮旯南太平洋上的纽村,一派祥和,不是虎狼之地,没有丛林法则,唯一危险生物是海里的鲨鱼,你如果不下海游泳,也惹不着鲨鱼。最早来新西兰的是海上马车夫荷兰人,Zealand是荷兰地名,在前面加个NEW,就算给纽村草草命名了。那伙给纽村起名儿的荷兰人被毛利人给打走了。随后来的是英国人,那么远和荒蛮之地,英国贵族当然不会来,前几批登陆的英人以文盲为主,不怕吃苦,没有企图心,纯洁的人来到了纯洁的大陆。

话说我认识的几个欧裔移民,都是能跟这个规律对得上号的,心静自然凉吃草动物的感觉。总之移民新西兰的欧美人中,除了这波在皇后镇抢购豪宅当方舟备着的全球富豪,普通人居多。下面是几例普通人速写。

我们镇不远,高速路边有条向下的路岔开去,开到谷底,有间宠物客栈叫country retreat,country retreat之前的主人,是一对荷兰同性伴侣,两个很朴实的红脸膛荷兰乡村姑娘,一高一矮,一茁壮一苗条。我还没来纽村那几年,西柚不停往深圳跑,就在那儿寄养米拉。米拉超喜欢那两个荷兰姑娘,每次下一号公路左转就开始兴奋,到了头都不回,就熟门熟路奔狗屋去了。后来两个姑娘把这间客栈卖了,双双考去机场做了警犬警察。我每次过关,都转着脖子找她们,可惜一次没碰到过。宠物客栈接手的是一对英国夫妇,妻子胖胖的,女儿也是一样粗的腰身,丈夫也壮壮的,一家三个口跟和善绿巨人之家似的,他们互相嘲笑身上都是狗味,狗都当他们同类,所以放心把狗狗交给他们。前年米拉死,country retreat的前主人俩荷兰姑娘和现主人英国夫妇都寄来卡表示慰问和痛惜。Tara打完防疫针我们就带着它去country retreat探过亲和认门,也是一见如故,估计将来寄宿也会零难度。

客栈对面,是一个小养鸡农场。也是一对英国夫妇在经营,我们订了一打他家走地鸡蛋,每周夫妇会开车送货到家,来了且聊呢。因为男人沉默,跟我话多,是因为他在重庆工作过,喜欢吃中餐,尤其喜欢吃火锅,热衷于跟我分享食物信息。妻子叫艾莉森,长很丰饶艳丽,见了我喜欢神秘兮兮地问,婚姻生活怎么样?我一嘬牙花子,她就同意得不得了,说,婚姻那玩意儿,没劲就对了。她跟她丈夫是在纽村认识的,她说她来纽村21年了,来了以后,一次没回过英国。我吃惊地说,为什么啊。那个瞬间,她明媚的脸上突然有了故事,意味深长。可以想象21年前,她应该是一个多么艳光四射的姑娘,是什么让她去国21年不思归呢。

几家邻居我以前大概写过。其中住对面的赛亚是西柚的荷兰老乡,双方父母在荷兰住得不远,还有来往,所以比其他邻居更亲近些。去年底西柚老爸过世,西柚平安夜紧急飞欧洲,扔我一个人带着狗在圣诞空巷的家中。赛亚说,没关系我们escort you(护卫你),所以圣诞节在她家过的,认识了来过节的赛亚女儿一家。赛亚的女儿Altina是大学和中学开课的烹饪和缝纫老师,当天的圣诞大餐就是她主厨,桌子上的圣诞桌布和餐垫,是她亲手缝的,极美。

Altina说自己当老师,和很少说学生一个不字的kiwi老师风格不一样:“我父母都是荷兰人,我是直来直去派,特别受不了kiwi绕来绕去的说话风格。”Altina上烹饪课时候,学生会围着她,总有几个男生没兴趣会捣乱,她说你们不感兴趣,没关系,出去做你们想做的事,不要浪费彼此时间,不要妨碍其他想跟我学的同学学东西的视线,然后把门打开。听着有点像严厉的中国老师的动静,不想听课,门在哪儿!新西兰小孩没见过说话这么直接的老师,愣住了,当然没敢离开,后来反倒成了学得特别起劲的几个人,整天围着Altina说夫人,你看看我做的这个,夫人,你看看我做的那个。Altina说对这样的小孩就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哄着他们没用的,而且越是捣乱的,越可能是很有做菜天赋的小孩。我说这些臭小子是喜欢你吧,为了吸引你注意才捣乱的。提到喜欢,Altina说学校里有个才来的数学老师,中国人,小伙子挺帅,每天找一切机会跟她说话,她说当时觉得他是不是喜欢上我了,还有点小得意觉得自己虽然孩儿他妈了,魅力不减。然后荷兰直肠子发作,告诉人家自己已婚俩娃,你应该去找适龄女朋友。帅哥愣住了,说我是想跟你练口语,你的发言比kiwi好听太多了。好吧,我想太多了,好失败啊。Altina笑得前仰后合。

小镇生活就是这样,有很质朴的人类标本,包括移民,不会一水儿成功人士,随时被雄心勃勃压迫得臊眉耷眼。

后面的私货:

在纽村小镇住的这两三年,是我这辈子过得最朴实的两三年,一切返璞归真,欲望归零。

今天很热闹地在网上跟朋友们讨论人类收到宇宙神秘信号要不要回应的话题,那些神秘信号叫FRB,来自60光年到15光年之外,按照大刘的宇宙丛林法则,当然是不回应安全。我是主回应派,有生之年,赶上光年等一回的被外星人殖民或者众生毁灭于一旦,想想就很振奋啊,再说毁灭和再生周而复始本来是宇宙大结局的真相,来吧,不服来灭,给外星人打call!

这样的宇宙观面前,短短人生怎么算活好,拥有多少算体面,都是尘埃一瞬间,不必太弩。立马感觉自己穷嗖儿地在宇宙层面很宏大叙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