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咏,你成功吓着我们了

(2018-10-30 11:53:14)
标签:

杂谈

李咏,你成功吓着我们了

李咏回答一位记者关于“是否认准了主持人这条路”的问题说,我不是认准了它。我进入社会的第一份职业就是它。我对职业没有任何要求,我只会反问职业对我有什么样的要求。假如有一天我就算愿意抛头颅、洒热血,但这份职业已经不需要我这样的人了,那我就退休在家,安度晚年。原来这个看起来一点毛病没有的职业下线的退休生活,真不是人手一份,李咏就没得到。他猜到了要做离开职业光环的心理建设,没猜到大结局这么早到来。50岁无论如何,不能算现代人的晚年,所以昨天他离世消息引发的震荡和刷屏规模是如此铺天盖地。虽然人生有涯,人类面对突如其来的失去,还是会像首次认知一样受到目瞪口呆的惊吓。

说起来李咏不在在公众视野里或者说淡出也有一段时间了,上次关于他的喧嚣是从央视离职做大学做老师。他剪了长发,不再穿blingbling的西装马甲花哨衬衫,微博中家人是主题,比如女儿纹身。他是放个胖卡通,说自己要静静,很典型父爱的无奈和宠溺。他开始尝试网综,李咏在央视主持人里,因为发型、着装、毒舌、口无遮拦被诟病,算是央视认证的娱乐底线,但他的框架还是法大庄严的国家队塑造的,他主持时候脱口不出“逗逼”,只能置换成逗比。像马东那样转身转得天衣无缝的央视人,很少。李咏的备书始终还是央视著名主持人,他还没来得及第二次事业登顶。

妻子哈文说在李咏美抗癌17个月。如果这个期限可以拉长到27个月、37个月,他至今生存,在磅礴信息中沉浮或者说被沉浮的人们,谁也不会想起那个曾经在银屏中欢乐而蛊惑地喊着“又到砸蛋的时候了,是砸金蛋还是砸银蛋呢?”“虽然丑,但是丑的有特点”的坏笑男人。这些年间或有他移民的消息,分担到一下普通人对名人赚钱、移民轨道的普世憎恶,间或被拍到消瘦,被质疑吸毒……然后再次遗忘,被遗忘是所有人的终极宿命。尤其今天,人们的记忆和认知是被朋友圈一日游热点和概念化思维滚动操纵着的。遗忘曲线业已悄然生成,李咏离世的消息轰然降临,缓慢下沉的遗忘曲线陡升。全民缅怀,全民追忆他说过的话,主过的持,恋过的爱。全民念他生前的好,全民哭他走好,全民谴责曾经谴责他捞够了钱就移民的无妄口水。这里面也包括我这样写字的人,集中打捞资讯,大量阅读,企图快速翻看他的一生,着手一篇死者为大的约稿,成为那束冲向天际的记忆喷泉中的一滴水。

这些都没错,都是我们生命的惯性动作和本分,不能简单地说优或者劣。到底,他是他的亲人的,不是我们的,我们分享他的高光时刻和谢幕消息,但他生命真正的荣光,和那17个月的痛与爱生与死的挣扎都是哈文的,都是李咏的女儿的,告别和挽留的痛彻心扉在哈文微博中每一个早安倒计时中。在这个告别生命,来世见与不见悬念无解的世界上最惨烈事实面前,什么样评论都显得轻飘和不到点。真正到位的伤痛,无法言传,永不愈合。

微博中有一段话被广泛截屏“抗癌17个月,得癌的时间可能更久,这个过程一丝风声没有走漏,之前在美国被拍到,还被骂捞够就走,现在知道了,不卖惨不叫苦不解释不搞重病消费,悄悄抗争,慢慢退去,渐渐被遗忘,一句话也没有,再来竟是去世,都不允许留给世界最后的姿态是挣扎,这挺酷的,也挺让人难受的,李咏。”我敬重这世界上所有一切,默不作声的人。沉默的体面,星辰大海的绚烂,黄泉彼岸的孤寂都留给自己,和自己最爱的人。 旁人于他们,毫不相干。我的朋友信笔留言说,有足够的金钱,又对人性有充分的了解,这种态度是当然的(普通人能去美国顶尖癌症肿瘤治疗中心梅奥诊所治病吗?)

前者评价我同意,像大象一样在最后的时刻,向大山走去默默死去,的确有悲剧美感,让人敬重。后者探讨我也同意。我的意思是,生命逝去身后生者怎样对死者看高一线,都不再有意义,每个人所做的选择,都有充分的理由,包括金钱的厚度,曾经被关注的红利,和对自我承受薄弱环节的考量。所有一边倒的评价,拔高向贬低一样,都是偏颇的。终极的悲伤的结果就是,妻子失去了丈夫,女儿失去了父亲。父母失去了儿子。朋友失去了朋友。

娱乐圈像李咏和哈文这样,恋于校园,爱于鱼塘,始终厮守,甚至事业搭档,工作生活沆瀣不分,还能美好保全的伴侣屈指可数,是上帝的馈赠,也是他们自己的坚持和品质。这是李咏生命的最高分,用不着一分为二,客观看待。李咏和哈文之间的恩情故事,昨夜今晨很多推送都在讲述,李咏说“没有哈文,我混不到今天。我是一个浑身都是坏习惯的人,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她!是我的老婆将我打造成精品!”“有人说我怕老婆,玩命为夫人‘打工’……这个没有什么不好吧?只要她不虐俘,我就愿意当一辈子俘虏。”这样一份恩情,从青葱少年到50岁戛然而止。

即便老婆已经成塑料花了,不再鲜嫩,但永远是他的她。作为春晚史上唯一一个女导演,哈文2012年首年执导,掉肉40斤。这说明三个问题,一是这个活儿有多劳心劳力直捣减肥利器,二是有40斤肉可掉的人,可能有点胖。三是,李咏喜欢胖乎乎的女人。哈文连导春晚两年之后,2014年,春晚门洞开,迎来“贺岁冯”掌舵。李咏回答“哈文怎么没完成春晚三连导大业”时说:“你们怎么就这么不心疼我媳妇儿呢?那个活儿多累啊,两年啦,我觉得她尽到了她的责任,非常了不起了。”心疼我媳妇儿,这话说得真是很窝心。

李咏关于自己离开央视那拨喧嚣说,谁都没有对不起他,他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自个儿。“长时间在一个环境下工作确实是会疲劳。因为未来三天发生的事我闭着眼都能知道,确实没劲。”他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创业的料。爱钻牛角尖,不擅长做领导,他说“我要是带团队那得带出什么样。我问哈文,我是不是很热爱这个事?她说你除了这个什么也干不了啊。我觉得我是有情怀的,虽然我情怀不大。”哈文对他的评价让他确信自己“作为商业时代的消费品之一,我不提供沉重的价值观,也不想和谁一争高下。但人生已经进入到可以自己做主的阶段,所以希望花更多时间在妻女身上。”浮华世界里好清醒的一个人,因为有哈文,他可以清醒地知道自己的能力和成色,不多不少,不争不抢,不霸不占,不卑不亢。

一切都恰到好处,职业有巅峰,弯路最小化,舍得退隐江湖重拾自由,家人支持,妻儿美满……有点人生满贯的样子,上帝觉得没啥可考验的了,就带走了他。李咏在自传《咏远有李》中提到,自己已经想好将来要在告别仪式上放的遗言:“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没吓着你们吧?”

你的确吓着我们了。

本文首发:凤凰娱乐娱论导向

后面的私货:

很少写这些热点新闻了,昨夜接到约稿就睡了,然后潜意识里一直在想着这事,搞不清楚人在梦中还是醒着。我算不上是李咏的粉,但是像所有人一样吃惊和惋惜。

李咏接受《新周刊》采访时候说:“人直到入土为安那一天,都在走台阶。跟登黄山一样,登的时候你不觉得有云,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旁边有人提醒你回头看一下,云就在眼前。”他的台阶等于是走着走着,突然塌空了。

我就是无法避免地想到了爸爸的走,那个撒手的瞬间,你无法评价它,它是人生的终极时刻,并不知道还有没有生命的周而复始,还能以什么样的方式碰面,假如有来生那个假如,安慰不了失去亲人的茫然和彷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