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吃饭的国际纠纷

(2018-09-10 16:14:37)
标签:

杂谈

吃饭的国际纠纷

吃饭的国际纠纷

出城开着开着就一车独大了

周末小出行了趟。目标离家三四小时车程、离旅游城市Taupo 40分钟车程的Mangakino,去看望我们即将拥有的出生刚一个月的小puppy,狗爸爸是米拉的同胞兄弟,狗妈妈是波兰新移民。新西兰法律规定,要10周之后才能把puppy带离狗妈妈,所以这次就是看看过过眼瘾,下个月才能接回家。

很普通一个周末,在家嗖就过去了,出门三天,觉得好长,路走得多,东西吃得多,风光看得多,架吵得多。

这次带了两个姑娘出来。当娜和布鲁克。布鲁克是当娜同学,她父母去巴黎二人世界度假,把姑娘寄存给我们。赶上我们早计划好了的来看小puppy顺便whakapapa滑雪的行程,就把布鲁克一起带上了。布鲁克的妈妈千恩万谢,说会给她带上她自己的费用。

周五一大早出发,路上布鲁克自己买吃的,零食还好,吃饭也自己买单,我是真受不了这个。以前跟带当娜的另外一个朋友安娜出来吃饭,买单时候,她也老是拿出钱,西柚被我瞪眼睛瞪的,终于不收了,弄得安娜每次都使劲确认,are you sure?然后谢了又谢。这事以前写过。

现在出门旅行,费用问题更加赤裸裸。其实当娜跟同学的家长出门,也一样。前周她跟另外一个同学一家听水果姐katy perry的演唱会去了。同学家买了四张票,每张160多刀,那家老爸有事去不了,票半价让给当娜,80刀。当娜放学就搭同学家的车去了奥克兰,电话西柚给她账上转42刀,要share晚餐。显然吃大餐了,一个人就要这么多。鬼佬惯例,带小孩同行可以,费用自付,习惯就好。这是他们的文化,不是我的。鸭子小时候,我说把她扔给朋友就扔给朋友,自己也常带着朋友的小孩耍和看电影,朋友之间互相带孩子,甚至借孩子,有钱什么事啊。

西人文化,你的我的分得一清二楚。在家吃饭也是,我就算做了几样菜,也会被西柚等分,大家各自对着自己的盘子责任田吃饭,不会像我们那样按需从盘子里夹菜。我不太吃肉,他和当娜不太吃青菜,然后最后就是我倒掉自己盘子里的肉,他们倒掉自己盘子里的青菜。我抗议了几次,能不能自己吃什么取什么,不要平分啊,太浪费了。结果就是,不给我分肉了,他俩照样平分我的青菜,吃不吃再说。

所以面对布鲁克的自费加盟旅行,西柚很坦然,说主要滑雪的费用高,其他自愿。我说酒店汽油钱千万不要让小姑娘付啦,她来不来我们都是这么多开销。西柚说当然不会主动要的。Go Dutch 真太狠了,我这辈子也适应不了。反正我买单时候,给自己买啥,也会给她俩来一份。怎么都做不到让小姑娘自己付钱。前面说的出门几多之最后一项是吵架多,倒是因为我和西柚大吵了一架之后,吃饭时候,西柚就不让布鲁克买自己那一份了,终于让我松了口气,也算吵得其所。

吵架原因仍然是吃饭。Taupo我来过三次,上次是今年三月份和鸭子来的。在街上溜达,老想着上次跟鸭子在Taupo去哪儿了,吃什么了,半年没见鸭子,心里酸酸的,尤其路过我跟鸭子吃过饭的中餐馆,好像看到我俩坐在里面,互相逗着闷子,耍着贫嘴,恨不能立马买张去东京的机票看鸭子去。所以那天下午西柚问我晚上吃什么的时候,我就模棱两可心猿意马地说,我上次跟鸭子在Taupo大吃了一顿中餐。西柚眼睛一亮说,那吃中餐吧!西柚是如假包换的中餐粉。

我说当娜不喜欢中餐,我对吃也没啥执念,出来玩还是让小孩高兴为好,她们说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我不介意的。因为当妈妈,我在吃上早就达到无我境界,从小跟鸭子出门,都是她说吃就吃啥,这点妈妈功已经根深蒂固。

西柚腰杆笔直地说,你不介意我介意,我想吃中餐,我们是付钱的人,不是小孩,她们没有决定权。然后又念了一道那个念了无数遍的嗑:我是这样被养大的,每天吃什么,小孩从来不准问,我妈做什么吃什么,端上来就要吃光,不吃退下下顿还是它,不然就饿着!所以不爱吃什么的选项,在我家文化里是不予考虑的,给什么吃什么。

西柚在吃上的确很有优点,给他做饭特别有成就感,给吃什么都欢呼,都吃得呼呼的。去到世界各地,都能很内行地消受当地地道饮食,不会有任何预设,不吃这不吃那,大肚子不是白给的。这事跟小时候的家教有关,也跟长大后的阅历有关,见多识广,就会比较包容。鸭子小时候这不吃那不吃,我很多朋友都有一粒粒帮她挑葱蒜出来的记忆。我也没太管她,由着她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因为我自己也是这么长大的。我小时候葱姜蒜芹菜香菜都不吃,我奶奶每天在我的外套兜里装个小朔料袋,跟着随身垃圾桶似得,可以把不吃的东西放在里面带回家,又不会被幼儿园老师批评。没被限制过,现在也啥蔬菜都吃了啊(还是不吃牛羊肉,捂脸)。现在鸭子自己在外面,学会了做饭,挑食的毛病好多了,虽然还不吃葱,但很喜欢大蒜了。我是船到桥头自然直派。

当娜从小没接触过中餐,能接受的最异域食品就是土耳其卷饼。她吃不惯中餐没必要勉强,我美国的同学珠儿,家里有两个混血洋娃娃,也是吃不惯中餐,在哪儿长大的就有哪儿的味蕾,这不奇怪。这也是为什么,我坚持跟西柚分工,当娜在家里那一周,他做饭,当娜不在那一周,我做饭。因为试了几次,我做饭,她吃得很少,盛到她盘子里的食物会剩下一大半倒掉。这个结果,她不舒服,我也不舒服。

西柚说问了当娜很多次,她都说她非常喜欢中餐,很喜欢Eva做的饭。再说我们就不应该管她喜欢不喜欢,做什么吃什么,家里又不是饭馆,不可能由着她点餐。类似的话,周周都来一遍,我听得耳朵都长老茧了,一般懒得正面跟他冲突,反正打准注意,我做一周饭,他做一周饭。当娜在这一周,让她吃点顺口的,大家都顺心。

多说几句当娜,这个孩子14岁看着跟20岁大姑娘似的,已经盛开,漂亮阳光狮子座,有很强大自我和主见,在朋友中是话事领军人物。家庭变故,从很小就过一周跟爸爸生活,一周跟妈妈生活的日子。她自己把两边的生活严格切分,在这边生活,绝对不提那边的事情,问也说不知道。比如她妈最近终于要和拍拖八九年的男朋友结婚了,婚礼上当娜要做花童,她妈妈写邮件知会西柚这事,说想必你也听当娜说了。其实当娜回来一字未曾提过。更小一点她父母刚刚离婚的时候,她妈妈带着她去她男朋友家烧烤之类,西柚能看到她手机定位在哪里,发信息问她在哪儿,她说安娜家,或者布鲁克家。可以理解成保护西柚的感受,也可以理解成她不想介入大人的矛盾,善于自保。对于孩子来说,这个最大的负面就是,过早把不诚实和保护自己和别人的感受,在道德上划上了等号,养成一种假话张口就来的习惯。

今年当娜生日在她在妈妈家那周,所以在爸爸这边前一周周末,我们带着她和她的好朋友安娜出去吃饭算提前庆祝,计划是饭后带安娜一起回来overnight。到底是小孩,当娜和安娜吃饭时候有点疯,一人点了一大份Nachos,一种牛肉干酪玉米片搅合一起的食物,吃嗨了把食物往对方的盘子里扔来扔去,饭后又要棵甜甜了圈树,还是扔来扔去玩,怎么都制止都无效,进入那种小女生莫名其妙大笑不止停不下来神经模式,已经惹到周围桌子人侧目了。我跟八子小时候有这个经验,都被罚站了,还是止不住疯笑。

终于乐极生悲,几经劝说不果的西柚的易愤怒体爆发,说晚餐结束,接下来的节目取消,送安娜回家。两个姑娘失望大哭,我怎么帮着说情也没用。好好的生日搞成这样。后来当娜哭着跟我说,安娜回家会跟她妈妈讲今天的事,安娜的妈妈会告诉我妈妈,她们是朋友。我知道了她的核心恐惧,就是不希望在爸爸这边的不开心,让妈妈知道。同等待遇,她也从来没说过在妈妈那边的任何不愉快。

真是很心疼这个孩子这么小要有这么深的心思,相比鸭子虽然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是任何时候都以为我主的大王,朋友都叫她鸭老爷。话说回来,我其实很赞赏当娜把两边截然分开的做法,对于一个孩子,这么复杂的状况,两边事情说来说去,各种传话,造成大人之间更多猜忌和问责,矛盾叠加绝对是愚蠢的。截然分开的智慧,成人都很难做得到。弊端是,过早的分担成人世界矛盾,她习惯性否认所有对自己不利的现实,以保护自己。

西柚说当娜出生在新西兰,有典型kiwi从英国妈国继承来的beat around the bush,有话不直说拐弯抹角,兜圈子的说话费风格。我认为有kiwi性格共性原因,也有她的成长背景原因。所以她就算把我做的饭全倒掉,也绝口不承认自己不喜欢中餐。这是后面事情发生的背景。

那天我表完态吃什么都不介意后,就出去湖边散步拍夕阳去了,溜达了一个多小时,一身寒气神清气爽回来汽车旅馆。一进门西柚跟我说,布鲁克吃中餐过敏,所以我们可能吃不了中餐了,我们去吃longstar吧。布鲁克听了笑着抗议了大喊,我不过敏,是当娜瞎说的!Longstar是间当娜最喜欢的馆子,出去旅行,碰到必吃。这是很典型当娜式表达,为不想吃中餐,兜了一个很幼稚的圈子,而且跟布鲁克都没串好供。我笑笑说好啊,我无所谓,就去longstar吧。

去的路上,西柚不知道死地对我说,你怎么就让步了呢,说好的吃中餐,太没原则了。然后又把他妈妈怎么要求他和他弟弟不挑食那套嗑啰嗦了一遍。我不会跟当娜发作,对西柚从来不客气。突然气就上来了。把他拉到一边质问,是你要吃中餐还是我要吃中餐?是你让步了还是我让步了?你妈妈把你养的不挑食没错,你妈妈是言行一致的女人,她很强很棒。你不如她,你就是个嘴巴瞎横完全没执行力的人,整天说狠话,说了不算,算了不说,最没原则最容易妥协的其实是你。当娜挑食,绝对不是一天形成的,因为她是这么被养大的,从小她在食物上的任性得到了宽容和允许,这个你要承认。光念叨你是怎么被养大的有个屁用啊。

我接着说,挑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挑食,我女儿也挑食。这些都不影响我们的品格和道德。慢慢长大就不挑了,就算挑一辈子也不是什么原则问题。当娜就是一辈子都不吃中餐,也不影响她的前程和未来,你用不着上纲上线。如果你突然想纠正当娜的饮食习惯,最好也不要拿中餐开刀,人和人之间关系上,我不习惯对抗,我当不了战争桥头堡,这让我非常不舒服。你强迫当娜吃中餐,她会认为我在背后推动,我不是她亲妈妈,有了矛盾愈合成本高昂。在中餐上较劲,只能造成我们俩相处的困难。比如她今天肯定认为是为了我,才选择吃中餐的,然后编个布鲁克过敏的理由给我,我觉得挺没意思。我愿意顺着孩子高兴吃什么就吃什么,但是最好别当我傻瓜好吧。还问我为什么妥协,谁在F……妥协!西柚说,好啊,你敢骂人!

吵完架那顿饭的气氛可想而知了。饭后俩姑娘去泡温泉泡到深夜,回来无声无息睡了。我跟西柚整晚互不搭理。

半夜被西柚拎起来谈话。此人最受不了冷战,有了问题过不了夜。其实我也觉得没控制住脾气挺内疚,就算没当着俩个姑娘发作,她们也看出来我火人了,晚上回来俩人都蹑手蹑脚的。西柚说我就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爆发。我说那是因为我平时尽量不爆发,能自己消化都自己消化,那个过程你一点眼色没有,完全看不出来我的克制和努力,我的克制集聚到一定程度上,该炸还是会炸。好吧,为骂人道个歉。并无比好人地跟他共享一些我即将发作的迹象,一些底线关键词和知识点供他掌握。

道完歉我就开始往回找补,你说你平时没完没了地讲你是怎么被养大不挑食的有什么用啊,你就是没你妈妈那么铁腕,时代也不一样了,现代人对孩子没有过去时代那么严格。还有当娜为什么习惯说话兜圈子,因为她认为兜圈子对你好使能保护自己。同等待遇,她编个理由说布鲁克吃中餐过敏,对我来说挺冒犯的。她直接跟我说,Eva,我想吃longstar不想吃中餐行吗,我会很高兴顺着她的。你能理解吗?然后你还要来问我,我怎么妥协了?我也要有出口,除了对你发火,我也不可能拿孩子当出口。当然我的确有点反应过激了,我道歉。

早晨又给姑娘们道了歉,主要是抱歉我的坏脾气,影响了她们度假的好心情。俩姑娘赶紧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们玩得挺高兴的。

因为这一架,西柚又觉悟了,最后一天吃饭,不让布鲁克付钱了,弄得布鲁克每顿饭都要认真地问几遍,你确定我不用付钱吗?确定吗?然后高高兴兴把钱收起来。我知道,西柚这样做,是为了我,是吵架后的善意表达。他知道让小孩自己付钱,我在旁边看着难受。我这种人为干涉,感觉在干文化转基因的事,也不知道对不对。

后面的私货:

这篇要说的两个事,一个是西人谈起钱来好狠,小孩这样长大,将来也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狠得下心。二是食物关天,快弄出国际纠纷来了。本来想分开写的,呼噜呼噜都写到一起了。有点长,大家看着受累。我也够累的。

En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