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啸的橙子林
黄啸的橙子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63,844
  • 关注人气:52,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纽村那些终于“做到了”的老太太

(2018-08-14 08:39:01)
标签:

杂谈

纽村那些终于“做到了”的老太太

纽村那些终于“做到了”的老太太

在纽村住了大半年之后,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西柚多年来,被三个独居老太太包围着,金贵得不得了。

我们的房子在镇上的地势比较高的Percy street一条支路的尽头。

房子的对面是赛亚家,赛亚是南非长大的荷兰人,移民纽村20多年了,一天到晚都在思念南非,说她不喜欢家乡荷兰,荷兰人太轴了,特别出口伤人,也不肯为别人用钱,所以发明了Go Dutch(看看荷兰人这名声)。她说南非人非常规矩,比如年长于你的人,初相识,你必须称呼Mr,或者Mrs,啥啥,如果长辈觉得你不错,可以做朋友,过一段,他们会告诉你,不用那么客气啦,就叫我叔叔或者阿姨吧。万万没听说可以直呼其名的。她刚到新西兰时候,被小P孩直呼其名,特别受不了,心说你谁啊,就随便叫我名字,都跟美国人学的!

赛亚的先生是高中老师,骑行爱好者,家里开了间山地车店,三年前在基督城沿 Governors Bay骑单车时候突然心脏病发倒地去世。西柚当时还在酒店房间睡觉,被警察通知才惊醒,一觉醒来,丈夫没了。她就地火葬了丈夫,骨灰带回我们镇。赛亚夫妇都是虔诚基督徒,在镇上教堂举办了葬礼和追思仪式,她又捧着丈夫的骨灰盒,送回南非安葬,据说带骨灰盒上飞机手续还挺复杂的,想想悲痛中各种手续,真难为她了。

因为丈夫去世突然,很多东西没有交代,财产和丈夫和前妻生的孩子,还有法律诉讼,至今没彻底解决,也就是说赛亚能不能继续住在那栋房子里还悬而未决。她说她弟弟一家在澳大利亚,想她过去毗邻而居,她说不想去,在新西兰生活了三十年,最爱的南非都不想回了。因为这个年龄去过新环境,没朋友太难过,这点我是深有体会。

看着很喜庆的圆脸赛亚之前还在南非结过一次婚,第一任丈夫是被谋杀的,南非果然彪悍。虽然经历坎坷,赛亚看起来还是最阳光的一个,活得很起劲,各路朋友都维持着,谁的事都想着,人热热络络的,收垃圾的日子,常常帮我们把放在路边的垃圾桶捎带拉回来,定期用高压水龙头冲洗她家车道,永远完美house,比起来我家门口常常是一幅落叶满地,青苔滋长的原生态画面。

赛亚家的花园出名美貌,我还没去参观过,唯一去过一次她家是晚上,没到院子里去。她送过两次自产的碗口大的花来,我因此对她家花园充满奇异想象。赛亚家比我家地势高,一抬头就看到她家青藤如帘的硕大露台。我那次去她家时候,在露台坐下喝咖啡,透过青藤缝隙,我家前院和我整天窝在里面的小门房改造的书房尽收眼底。她得意洋洋地说,我经常坐在这儿观察你啊,你还看不到我。不知道为啥,对这种观察,我并不反感。

赛亚每周在教会为智障人士开办的care house上三个晚上夜班,她说反正就是去那里睡一觉,一般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然后讲在care house里被智障小孩无厘头捉弄的事情,平铺直叙面对生活的口气。唯一情绪波动点的是她的两条小京巴狗,小狗她不在家的那个晚上,常常在家里狂叫,据说有次还被投诉到镇council了。赛亚说主要两条狗晚上跟她一起在床上睡觉,她不在家它们害怕,她如果有一天不工作了,只可能是一个原因,不放心小狗自己在家。

这条街上的老太太们的聚会也是赛亚把邀请我加入进来的,我这个人被动,加之跟她们到底有点年龄差,兴趣点交叉少,我总是被她们拉着才一起活动下,不叫我,很少主动联络,又惭愧又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心里很感谢。

我家右手是芭芭拉家,芭芭拉离过两次婚,两任前夫都常来回来找她坐在车库里弹琴说唱,几个老太太里,西柚跟芭芭拉最亲近,他什么都去问芭芭拉,要找小时工啦,要卖和买什么东西的价格咨询啦,包括跟他跟前妻旷日持久的财产官司进程啦,都跑去跟芭芭拉请教和汇报。他每年有去中国或者欧洲的几次固定旅行,都是钥匙留给芭芭拉,托她帮喂猫,芭芭拉说其实我不用去你家喂猫,每次你们前脚走,后脚两只猫就到我们家报到来了,要吃要喝。你们一回来,俩猫头也不回就走。这就是很典型猫性,随遇而安,我行我素。

本猫性情人士想过,其实芭芭拉跟西柚挺合适的,不知道为毛没在一起。至少芭芭拉比我体谅西柚,比我对西柚耐心。我问过西柚这个问题,西柚说,对我来说,她就是芭芭拉啊,怎么可能再是别的。

上个月底芭芭拉做了换膝盖的手术,这么大手术不用家属陪,不用请护工。做完手术次日就被鼓励下地活动,在医院时候她家猫委托西柚喂,女儿温妮亚每天去看望一次,温妮娅说怎么也在医院住一周才放心吧,三天也太短了。三天后出院后,在女儿家住了一周,就回家自己生活了。昨天我们去看了下,芭芭拉拄着拐缓在家里慢慢活动没问题,毫无病容,外国人真是皮实。

芭芭拉金发,腰肢粗壮,细看五官非常美,可惜我手头没她照片。芭芭拉说换完膝盖就认真谈恋爱,说的换膝盖跟换个发型似的。这些老太太,就算换膝盖了,从来也没打算生活退场。

芭芭拉家的右手是珍妮特家,三个老太太里,珍妮特年纪最大,七十多岁,她先生64岁时候因病过世。

我们四家刚好一个环形,车路到此不通,形成一个小loop生活圈。西柚说珍妮特脾气有点怪,我接触少也没有发言权,感觉容易紧张那种性格。记得我请下午茶那次,西柚开了瓶红酒,只有珍妮特陪他喝,喝了两杯之后,老太太皱皱的脸颊有了绯红,神情也不一样了,眼睛流光溢彩,那一瞬间,我见到了老妇身体躯壳下,人人都有的青春和盛年。

这次是赛亚带我跟她朋友在brick bay喝下午茶,Jeeny 和Theda都是英国人。Jenny也是摄影协会的,手艺显然比Theda高级,是那种干什么都蛮出挑的人尖子性格。她和老公四年前移民过来,说先卖了英国的房子,过来买了房子安顿下来,才开始办移民手续,心里有点worry,怕万一没办下来,又得卖掉房子,回去英国还得买房子。看来即便是纽村妈国人,办移民也犯嘀咕啊。我去Jenny在山海边的家喝过咖啡,布置得特别棒。

这三个老太太有时候会敲门找西柚帮开下酒瓶子或者帮挪一下沙发啥的。

到纽村后,卡又回到生活里了,邻居朋友各种时候都要送卡,生日,圣诞,邀请,慰问。普普通通的卡要10多甚至20多刀一张,我一喊贵,雨点儿在网上给我整了一箱卡,上次回国扛回纽村。现在底气很足,来啊,互相卡吧。

芭芭拉65岁大寿,这条街上的老太太过生日惯例一起在镇上咖啡馆午饭。赛亚叫我一起,并特别告诉我,不用送礼物,写个生日卡就好,下周一就到她生日,要是准备礼物的话,大家这么频繁聚会就成负担了。生日会上,老太太们人手一张花花纸,是那种塞进邮箱里的优惠买单广告单,买一送一。就我没有。她们说你电话问西柚啊,让他给你送来。我电话问了下,西柚说谁留着那个啊,每天一堆随手就扔了。大家纷纷指责,男人就是没用。

赛亚用她的广告单帮我买了食物加饮料,然后除二,我俩各自买单。现在我也习惯了跟她们分得清清楚楚,希望回国不要落下后遗症,吃饭要求跟大家拆账。

65岁在纽村是个大生日,有退休金可以领了。如果你活到65岁,能拿退休金了,亲戚朋友会说,祝贺你做到了!像珍妮特和赛亚的丈夫,就都没做到。

新西兰养老金体系包括两个部分:政府津贴和Kiwi saver。Kiwi saver是新西兰人为提高退休后的生活标准自愿性储蓄及投资的行为,涉及到本人、雇主和政府三方面资金,相对比较复杂,我有点弄不清楚。就说众生平等的政府津贴,也就是退休金。政府津贴金额不分地位阶层,总理到清洁工都一样,分单身独居、单身合居,已婚,税后从每两周六百多到八百多不等,一个月不过大几千人民币的收入,如果没有积蓄,这个钱维持生活比较够呛,所以很多新西兰人,就算“做到了”,到了领退休金的年龄,还会出去打工,当然也不喜欢在家里当专职老人,愿意有点事做,跟社会有个接触的缘故。

我最近拿到了工签和税号,意味着可以在纽村工作了。工作好像是这个国家所有人特别理所当然的事,至少在我们这个老年欧裔移民和kiwi为主要居民的保守小镇上,蓝领白领界限模糊,并无贵贱,远远没有中国人全职主妇多和过得奢华贵气。不出去工作的人显得蛮特别。但我也想不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我能干啥,继续家里蹲着吧。

年过70的珍妮特警告今天终于“做到了”的芭芭拉说,今后五年会超级快,嗖就过去了。64岁的赛亚说,那我不盼着明年快到可以“做到了”。我突然有点警觉,这样跟帮老太太混着,感觉嗖地就要70了。

后面的私货:

我的纽村小镇生活,像回到中国的八十年代,人人都是劳动人民,没有多大的贫富差别,没有阶级仇民族恨,没有人多有钱,也没人过不下去,大家量入而出,恪守着自己的自己的生活节奏和习惯。

像神出鬼没的快七十了的白胡子Lea,有房有车有船常换女朋友,就是没钱。他需要钱了,就出现在我们和邻居家院子里呼隆隆锄一通草,然后就出海玩去了。有时候一周来收拾两趟草坪,有时候一个月也没影。大家也没太多意见,都觉得他活干得挺不错的,付钱付的没啥怨言。

现在海外阔绰移民的气息和压力,还没太影响到这个小镇,老太太们最大的不满,就是凭什么退休金还要交税。还有就是她们很不喜欢镇上房子越盖越多,本来家家露台前理所当然的无敌风景,一点点被蚕食。我就觉得视野里有房子有点人气挺好的啊,干嘛非要荒野生存即视感呢。大家的出处太不一样了。包括当娜这样的孩子,都常常抱怨,Warkworth小镇越来越多人,越来越不安静了。

我这号职场废柴,大都会自闭症患者,其实是过得了这种安静刻板规律生活的,唯一有点问题的就是离可能性的朋友太远,几乎失去了跟人深度交流的机会,所以长时间,每晚看一集旧的《圆桌派》,成了我的母语慰藉。

今年镇上明显多了些华人面孔的学生,应该是当娜他们学校来的国际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