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卢凯彤为什么没给自己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2018-08-09 10:24:07)
标签:

杂谈

卢凯彤为什么没给自己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卢凯彤为什么没给自己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黄啸

香港帅气的创作型女歌手卢凯彤因为躁郁症跳楼自杀,这是留给亲朋最难以复原伤害记忆的最惨烈的人生谢幕方式,陈宝莲和张国荣轰然落地骇人巨响经年不会消失,现在是32岁好华年的卢凯彤。

港台媒体还原了卢凯彤离世前70小时的如常生活,她在脸书上宣布“八月有东西要做”,“今天准备去做一件大事,是我踏入三字头以来其中一件为自己做主的事,我很看重,也为自己订下一个新目标”;参加陈奕迅续约记者会,记者会上还说自己现在不到100磅,要增点肥;约朋友吃饭喝茶;开了个直播,在live里,她戴着一个大墨镜,清秀的酷酷的面孔,情绪也正常,和粉丝分享好听的音乐,随节奏摇摆,宣布自己要推出好听的广东话新歌《光》;4号晚上去“全民造星”当评委。所有的关键词,都是如常。

甚至5号早晨八点还约音乐人小肥次日晚上喝茶。一个多小时后,无望飞起,决绝落下。坠楼前5分钟,还在Whats App上过线。想想小肥的难过,前一晚跟她在一起当评委,早晨通电话,都没发现异常,不仅仅是小肥,杜汶泽也在脸书留言“不是说好要吃饭?我还有本书要借给你啊!”这种日常来往表达,最有阴阳阻隔之痛。

卢凯彤曾在陈奕迅、郑秀文、何韵诗演唱会担任首席吉他手,也曾入围第24届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奖,2013年被躁郁缠身,失眠9个月,每天只睡两小时,发病时候在墙上撞破头,经过两年治疗,病情暂获控制,她视为爸爸的黄耀明,14岁时带她入行,启发她创作及唱歌的才华,当时见到她的惨况,说:“不要怕,我会养你。”除了圈中朋友和长辈,她的人生重要支撑还有一个同性爱人余静萍,卢凯彤总流露甜蜜神情地说:“她如果24小时跟着我,我就不用吃药了,这就是爱情的光芒与魔力。”

忧郁症和躁郁症病情的非理性,就在于,即便病患自己有努力挣扎和治疗的意愿,有亲人爱人的呵护,有朋友的托举,所有的善念和力量,都打不过突然造访的放弃的巨大蛮力。这是为什么,卢凯彤离世前,各种入世计划,人间烟火,那是她的努力和愿望,都是真实和享受到了的,只是没有坚持下去。我看网上还有讨论关于她同性取向的压力,也不会一点点影响没有,虽然生活在相对宽松和自由的地方,大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异己选择,给予的精神挤压,是无形和残酷的,无论在哪里,只是程度有别。不然就不会有撑同志反歧视的口号了。

忧郁症就是神出鬼没的精神病毒,谁都可能中招,当然它更容易乘虚而入,这是为什么老年人、更年期妇女、青春期少年、面临巨大事业压力和竞争的中年人、人生悲喜太过浓烈、名利倾轧的娱乐圈中人是“精神感冒”的高危人群,因为他们或处于人生的薄弱环节,或者神经弹簧拉得太紧,或者不进则退非红即黑的路径太叵测,精神很容易掉链子。

国内歌坛,还有一个类似在圈中若即若离,进进出出的歌手……朴树。焦虑、自爱,居高不下的才华和曾经的高点都是朴树的负累,他不能安静地走开,也不能坦然地回来。据说,他的忧郁症是从差0.5分没考上北大附中后埋下的,这对于一个在北大院里长大的孩子而言,内心的不安和压力,无法与外人道。朴树回忆:“真是觉得低人一等。你没考上,你爸妈都没法做人了。”忧郁症是一种体质,一种逃避,也是发球找人的。否则那么多没上北大附中没上北大的北大子弟,都活蹦乱跳的,没见个个忧郁症啊。朴树是一直不能跟自己和解的少年。得了忧郁症,最大关隘是无处着力,能量堵塞,营养干涸。好在朴树还能自嘲,他常常讲这个段子:跟朴树并不太熟的石康给他打来电话:“小朴,我想请教你一事儿。”病友石康也不含糊:“我就一大傻逼,你有什么好请教我的?”朴树直抒胸臆说“我最近得了抑郁症,一商量大家都说小朴常年抑郁症,问问他吧。”这样的对话,很信任,很救命,很温馨。

去年一张疑似阿杜的医生诊断书被挂在网上,医生诊断注明该病患罹患重度忧郁症,已经到达会影响日常生活的程度,比方说兴趣降低、意志力衰退,出现悲观、忧郁等情绪,所以容易偶尔产生自杀倾向。事后其所属经纪公司辟谣。

其实阿杜的精神状况不稳定不是新闻,这个建筑工地走出来的歌手,在娱乐圈其实已经几进几出,原因都是忧郁症发不能坚持,他自己称之“恐慌症”。当初在海蝶音乐几千人报名的培训班上,公司签下阿杜和林俊杰两个人,他从此以独特的哑暗高识别度声线走红,却于2007年突然停摆演艺事业。3年后带着新专辑回归,解释退出原因是当时精神状态出了状况,罹患恐慌症。随后再次淡出,2013年再次复出参加电视台的唱歌比赛节目,发长微博《致青春》,回忆自己的出处和恐慌:习惯在工地喂猫,不习惯在发布会上一遍遍讲自己的故事。习惯和工友们喝酒吃饭,不习惯穿着笔挺的西装端着红酒傻笑。习惯在空旷的风中唱歌,不习惯被闪光灯层层包围。在艺人这个很多人羡慕的职业面前,我常常问自己,阿杜,你过得好吗?……我感到害怕,在一天辗转几个航班的时候,在被偷拍的时候,在很累却要装作不累的时候,还要微笑地出席活动的时候,在被问到没有提前准备好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甚至在面对很多人唱歌的时候,我都害怕。他一次次回来,一次次无法坚持下去。

对自己忧郁症史很警惕很有自卫意识的孙仲旭生前给儿子Mickey写了个万字文《别放弃我》,像文字版的宫崎骏动画,又有意思又忧伤,比起薄弱环节父亲,这小小子好强大啊,是上帝配给他的最强稳定剂,都没帮到他。有段关于微博的对话,Mickey说“我怀疑你上微博的时间,比做翻译的时间多。”孙仲旭说为了避免被他BS,嘴硬说没有。Mickey说,每次我进来,你都在上微博,难道我的运气比较坏?孙仲旭话唠微博,想必也是一种抵抗和疗治吧,不管有意识还是潜意识。

拥有这么有意思的儿子在生的这一头拦着,都没拉住,只能说精神疾患猛于虎。也更加说明,网络幽默感和自黑能力,都不能作为忧郁症的排除项,有时候甚至相反,感悟上越有细致精准和自如嬉笑怒骂能力的人,越容易中招。什么是忧郁症病毒克星性格呢,神经大条才是硬道理,但你的神经是大是细,上帝说了算。周围有很近的朋友得过和正在被忧郁症困扰,也看过很多有关忧郁症的文字,有句话说得非常警醒,“对忧郁症病人来说对立面不是快乐,而是活力。所以不要对忧郁症病人说,想开一点,开心一点。他们失去的恰恰是‘开心’和‘想开’的精神调节机制。”

我搜索卢晓彤资料的时候,所有关于她的外媒网站,都在后面链接了一句话:请给自己一个活下来的机会,后来是全球求助电话和网站。不知道卢晓彤给走前一个多小时给朋友小肥电话,是不是在求救,遗憾的是她终于没有开口,拒绝了活下去的机会。

本文首发;凤凰娱乐娱论导向

后面的私货:

亲人离世是多么痛的感受,我知道。躁郁症弃世的人是有多么大的决心,才会不顾给亲人留下无法填补的黑洞呢。那个世界我们无法责怪,因为在人力之外。

En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