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深圳晚报》供职,写专栏。代表作《橙子鸭子都在家》等。 头条文章作者
荐

北京一夜

转载 2015-01-12 12:05:15
马克吕布的老北京

    ​

北京一夜 

     黄啸(深圳)·将进水

 

    为瑞老和哥哥读书,八子把家从东三环搬到大水泡(国家大剧院)边上,也就我小长大的那一带,车过天安门就开始激动,小时候疯跑和学踩单车的人民大会堂西侧小树林虽然早就没有了,但是瞬间熟悉味道袭来直上头,嗡嗡的喝大了似的

 

    晚上在和平门大街小馆子吃完饭,八子率领我和瑞老“one night in Beijing”,

北京小孩真是不怕冷,我冻得跟木乃伊似得,瑞老买本什么公主王孙的低俗杂志,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做她的公主梦,没事人一样。顺着新华街转石碑胡同转兵部洼溜达到大水泡,临着西长安街繁华,百米宽长街,双向12车道,平常日子也火树银花。我问八子,

住长安街边,帝都浩荡,你自豪不。八子老三老四地说,一般,不太自。也是啊,除了小学不过马路,幼儿园、初中、高中天天要过长安街,当时疲疲沓沓地做学生,每天背着死沉的书包来来回回,完全无感只嫌街宽累得慌。此刻突然和童年冬夜的北京相遇,冷得干巴脆,滴水成冰那种,月如银盘,树杈把藏蓝色的天给局部切割成钢笔画,用什么大词都不能表达震撼。

 

    东安福胡同是和长安街平行的一条胡同,正对面是西华门,隔着八三四一部队营房,有京城第一胡同之称。一边是大剧院,一边是四合院。东安福胡同和国家大剧院中间是石碑胡同,被称为“新老北京分界线”,分界线的地位,从金中都到明清时代已经确立。那个位置蛮心脏中的心脏的。住在北京的四合院里的感觉,民族融合历史融合,棚门小户宏大叙事。

 

 

    当然这些都是离开四合院之后有了距离才察觉到的异处,当时在四合院里的生活,青砖灰瓦,地久天长,岁月淡远,平平常常,老百姓的晨钟暮鼓是六部口往西电报大楼的东方红曲子报时。比较特殊的是,住在东安福胡同雕花门楣,朱红大院里回族人特别多。回族人皮肤透明白皙,姑娘都长得漂亮,小伙挺拔帅气,相当西域风情,他们独特的生活习惯和民族传统在北京胡同里保存完好,回族人和汉族人了比邻而居,和睦相处,记得里院李奶奶家婚丧嫁娶都要炸油香,分给左邻右舍吃。

 

     据史料记载,东安福胡同形成于清朝乾隆时期,还有个名字叫“回回营”。乾隆二十二年(1757),新疆的回部首领和卓木兄弟发动叛乱,两年后被平息。同属和卓木贵族的图尔都家族因反对叛乱,效忠朝廷,被乾隆授予官职,奉命进京定居。3年后,乾隆将宫女巴朗嫁给图尔都为妻,并娶了图尔都之妹和卓氏进宫,后晋封她为容妃,即传说中的“香妃”。容妃因民族习惯不同,不便住进皇宫,曾在宝月楼(即现在的新华门)居住。为了让容妃排遣乡愁,乾隆安排图尔都家族聚居在西长安街路南的街巷中,即今东安福胡同。为尊重回民习惯,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在“回回营”建造了礼拜寺,又称“香妃寺”。这也是邻居为什么很多回民原因。

 

 

    没想到移居深圳后,得到一枚小回民鸭子,她有小时候熟悉的那些回族邻居那种白得透明的皮肤,漆黑浓密的头发,高挑身材,有时候我看着她,会觉得又熟悉又陌生,有一种命运密码的奇特感觉。

    

    二百多年后,回回营当年的礼拜寺虽然早不见踪迹。不过东安福胡同一民居和公共厕所背后,挡在拱门前面的房屋被拆除,一座隐藏多年的精美汉白玉雕花拱门显露出来,那就是当年礼拜寺的拱券。这座门本来坐南朝北,面对着新华门,在袁世凯时期,改造府前街(现在的西长安街)时,将门拆除移到东安福胡同里,坐北朝南。这是轰轰烈烈的胡同拆迁中的历史发现,北京胡同宝藏见证之一。

   

    小时候住在离香妃寺很近隔开三个门牌号的8号院,家里在坐北朝南的上房,通透的整面玻璃窗,门前有长长的石条台阶,台阶上摆满了家常花草,月季、倒挂金钟、喇叭花、仙人掌,胭脂花,玻璃翠……四时轮转总有花开,三四岁那年,在院里疯跑摔了个屁蹲,坐在嫁接了绣球的仙人掌上,简直是老虎凳啊,至今记得哇哇大哭趴在凳子上,姥姥用镊子一根根摘屁股上的刺一院子人哈哈围观的人寰惨剧。

 

 

    掉头进东安福胡同,八号院原来还在啊(之前以为拆了),差点要哭出来。感觉《星际穿越》中库珀女儿房间的五维空间接驳点就在眼前,一个穿得跟棉花球似的傻乎乎胖乎乎的童年自己,就要从院门里“弹”出来了。

 

    

    穿越回住在八号院的日子。院里有丁香树和枣树,丁香越夜越腻香。枣红了用竹竿打,天就下起红枣雨,院里的小孩呼啸着竹竿打到哪儿追逐到哪儿,外院的小孩也会被甜脆大红枣吸引来满地捡枣吃。院西头里还有棵大槐树,夏天槐树花清香,树上的“吊死鬼儿”是我的噩梦。这棵老槐树在1976年京津唐大地震抵住了里院李奶奶家倒下的山墙,院里只有一人有轻伤。大院门口还有柳树,春柳如烟,柳树是胡同胡同里最柔软最浪漫的长发及腰

 

    我小时候胖,胖人都不爱动弹,喜欢拧着屁股坐在院扭搭到院里,搬小板凳,坐在石头台子上看书思索画画走才女路线。八子疯,有运动能天赋,最爱到隔壁铜井大院跳猴皮筋,听到电报大楼放完《东方红》开始敲七点的钟,才屁滚尿流往回跑,因为爸爸妈妈要回来了。爸爸妈妈从干校回北京后,在四合院住了一段,才搬到林科院的家,他们始终不准我和八子说老北京土话,不准我们在院门口“撂单儿”(就是无所事事扎堆聊天),不准我们在街上跟胡同里的孩子疯跑,这些不准到现在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缘由,猜想其中本能就是南方二代移民对老北京市井文化的一种排斥吧。

 


橙子姐姐跟北京第四代移民瑞老在大水泡​
四岁的橙子姐姐巡视北京胡同



 ​

 八号院居然还在啊



当年老爸给讲打仗的小人书,都是在这附近,学会踩单车是在对面小树林 
霸气的橙子姐姐跌落仙人掌前后

 


 

 橙子姐姐小时候比较斯文端庄,八子相当皮猴


 


“黄啸的橙子林”所有文章

均为原创作品

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微信公号

微信公号:黄啸的橙子林

工作和约稿邮箱:chengzi8616@126.com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榛勫暩鐨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563,84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