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声
钟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817
  • 关注人气: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哥哥教我唱小曲

(2019-06-25 23:49:26)
标签:

文化

情感

唱小曲

传统文化

故乡情结

分类: 散文

发表于2019年6月19日《固原日报》

哥哥教我唱小曲

 

原创:哥哥教我唱小曲

因为要整理编辑一部民间文艺作品集,我便想到了哥哥,因为他的肚子里装的小曲小调可多呢。央视《六盘山》剧组在村里搜集镜头时,他还满怀激情地唱了一段《十劝人心》。正月间,我们也在故乡的戏台上唱过的。当我把这个想法打电话给侄子说了,方便时,让他爸口述,他帮助记录一下,以便把那些原汁原味的民间小曲小调保存下来。

过了几个月,村里有人来固原,带来了一个手抄本,说是哥哥带给我的。

手抄本是写在一本学生作业本上的,我翻开一看,作业本写得密密麻麻的,是用蓝黑墨水写的,字儿清晰工正。再仔细一看内容,有《十炷香》《十枝花》《十对花》《十杯酒》《十学上》《十不该》《十可恨》《十劝人心》《十二点将》《十盏纱灯》《珍珠倒卷帘》《开场》《打草鞋》《五更鸟》等小曲,还有《小放牛》《小姑贤》《教学》《夫妻观灯》《张琏卖布》《李三娘研磨》等小戏小调。看着这些出自于一位八十八老人之手一笔一画凭记忆记录下来的民间作品,我的心里再也平静不下来,看着看着,我的眼睛湿润了,当即打电话询问了哥哥,这是他在怎样的一种情况写出来的?不料,哥哥说得很轻松:“这些都是唱了一辈子的,我记着的。早上起来,熬着喝了罐罐茶以后,就爬在炕桌上写,写困了,手颤抖着写不成了,就缓一缓,在院子里、菜园子里转一转,接着再写……”

语言中充满着自信与自豪。随后又表示:有些字想不起来,可能写成别字了。我说,已经很不错了!

我还是不能接受,心里充满了内疚,想象着他每天吃力地爬在炕桌上,掬蝼着瘦小的身子艰难动笔抄写的情景,心中突然涌上气来,就打电话质问侄子:我让你爸口述,你帮助记录整理一下,你倒好,把任务转嫁给了一个耋耄老人!侄子却有他的理由。他说主要是他爸不让他记录,他爸要自己慢慢想着写,再加上他在学校事情多,有点忙,就随了老人。哥哥的秉性我是知道的,他就是这样,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心里搁不住事情,无论年轻时读书,还是后来担任生产队干部,抑或是在村里排演社火、务庄稼,他都一丝不苟。他接受了我给他的“任务”,自然不能怠慢,而是要努力完成。

坐在电脑前敲打这些笔锋遒劲的钢笔文字时,我的脑海里便会油然闪现出哥哥早年演唱这些小曲和小戏的情景。

我们故乡火家集早年就有耍社火、唱社戏的传统,从我记事起,父亲和哥哥便把大量心血倾注在排演社火方面,五十年代,唱不起高台大戏,只能在农家院子里唱一些小调小曲,在某家院子里的屋檐上挂一只粗碗,盛上淸油,用棉花搓了指头粗的灯捻子,点燃照亮,观众则围坐一圈儿,社火扮了角色,便自娱自乐。哥哥和炽煜哥唱生,新弟哥和祁家七叔唱旦,双生双旦便演唱一个个小曲小调,双生手执马鞭,双旦手拿扇子,边扭边唱,唱完两句,就在音乐过门中互换位置。

《玩灯》(也叫《十盏纱灯》)是这样唱的:

 

一更读书灯一盏,二更灯火二盏灯;

三战吕布灯三盏,四马投唐四盏灯;

               五福捧寿灯五盏,南斗陆梁六盏灯;

               北斗七星灯七盏,八大金刚八盏灯;

               九天玄女灯九盏,十殿阎君十盏灯。

 

       《十盏纱灯》还有一个版本,需要现场观众伴唱配合,全场观众与演员一起,吼喊出雄浑的歌声,那种场面很有震撼力。

 

         (生)一盏纱灯什么灯?

(旦)岳阳楼上吕洞宾;

(合)洞宾三戏白牡丹,吚呀嗨,

(众)山丹花儿开呀,好一朵美莲花呀吚哟,

(合)八仙之中有他名,燕麦花。

(众)花花连儿花,灯起凌花落一落。

 

          …… 

       (生)三盏纱灯什么灯?

(旦)桃园结义三弟兄;

        (合)桃园结义情谊重,吚呀嗨,

(众)山丹花儿开呀,好一朵美莲花呀吚哟,

(合)三国鼎立建奇功,燕麦花。

(众)花花连儿花,灯起凌花落一落。

 

《珍珠倒卷帘》是很有名的小曲,是从十三个月闰月唱起,每个月歌颂一位古代贤良,一直唱到正月,每段末尾一句要重复,这一句也是现场观众加盟同唱:

 

         ……

三个月里,三月三,兄弟大战虎牢关;

吕布勇敌刘关张,出生入死显手段;

吕布一心在貂蝉,虛晃一枪出牢关。

 

二个月里,龙抬头,王宝钏梳妆上彩楼;

王孙公子满街走,乞丐平贵接绣球;

三击掌断了父女情,甘愿寒窑受清苦。

 

正月里来,是新年,欢欢喜喜过大年;

耍起社火满庄转,又耍狮子又耍船;

要问唱的啥曲儿,美名叫《珍珠倒卷帘》!

 

记得有一次,唱这曲子时却发生了失误,双生出场时有一个动作程式,要打一个旋子,可是炽煜哥一跳脚一抬腿,竟然将一只鞋子甩到半空中,只听得观众场里立即发出了哄笑,传出了“打瞎瞎,打瞎瞎”喊叫声。还是孩子的炽煜哥便羞得不敢再上场,只好溜进后帐。

哥哥抄写的剧本之中,有一个小戏《张琏卖布》,这小戏也有好几种版本,流传很广,哥哥记录的这个版本是父亲边演唱,边根据具体情况加添新内容而逐步形成的。最早在村里,父亲饰演赌徒张琏,隔壁祁家老大饰演张琏妻子四姐儿,后来父亲将张琏传承给了哥哥,祁家大叔也把四姐儿传承给了他兄弟老七,他们四个人演唱了大半辈子。

 

       四姐儿:叫强盗,你能掷?

  琏:我能掷。

四姐儿:你能押?

  琏:我能押。

四姐儿:你能赢一个发了家?

  琏:时运不来没办法,你把我张琏能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代锅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烧水去老沾锅巴,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风匣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拉起来噼里啪哒,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水缸卖了做啥?

  琏:我嫌你妇人家舀水去沟子撅下,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涝坝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不出鳖不养鱼只养蛤蟆,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槐树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只开花不结果只招老鸹,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黄牛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吃草料没有上牙,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黑叫驴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不下驹胡骚情尽闯麻达,不卖它要它做啥?

四姐儿:你把咱的大马车卖了做啥?

  琏:我嫌它走得慢响声呱呱,不卖它要它做啥?

            你问来又问去还能问啥?我张琏是掌柜由我蹬打。

 

后来,我们渐次长大了,就接了他们的班,代替他们唱小曲,哥哥唱生,我唱旦。我学得最快,演唱得也最到位,因为有哥哥手把手地教。

再后来,我们村里排演折子戏,将演出场所由地摊搬到搭起的戏台,演样板戏,演传统戏。由此,我学会了好多戏剧唱腔和程式,也学会了写剧本。显然,没有这种早期接受传统的戏曲启蒙,也许不会有后来的长篇力作《花旦》问世,也不会成为一位剧作家。如今,步入耋耄之年的哥哥,仍然满怀热情,将他一辈子积攒的小曲小调小戏,用钢笔一笔一画地记录下来,留传给了我,当然也留传给了社会,怎能不令人感慨万千、肃然起敬?!

 

                                        2019619

原创:哥哥教我唱小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