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钟声
钟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817
  • 关注人气: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特别推荐:诗意人生大写意——序火仲舫的诗歌集《诗意人生》

(2018-08-20 22:31:53)
标签:

考验人性

星座

文化

诗意人生

多产家作

分类: 评论

                     诗意人生大写意

           ——序火仲舫的诗歌集《诗意人生》

   

 (此文发表于2018年8月14日《宁夏日报》)特别推荐:诗意人生大写意——序火仲舫的诗歌集《诗意人生》


著名作家火仲舫先生也写诗?我有点小小的疑惑。

在我的印象中,先生是写剧本的,是宁夏为数不多的几个剧作家之一,且颇有影响。后来写小说,甫一出手,就推出了一部约80万字的多卷本长篇小说《花旦》,有人说是“大西北民俗宝库”,有人说是“西部近现代乡村缩影”,有人说是“表现秦腔的扛鼎之作”,有人说是“西海固之魂”, 还有人说是“宁夏的《白鹿原》”,真可谓是“好评如潮”。而其研讨会也从固原开到银川,从银川开到北京,规模一次比一次大,影响一次比一次深远。记得《花旦》在固原开研讨会时,我还到会祝贺,谈了谈阅读体会,感受了一把《花旦》热的氛围。近二十年过去了,《花旦》里的人物,迄今还在我眼前活蹦乱跳。这不仅仅是先生所写的是我熟悉的故乡生活,更为重要是先生为我们的艺术画廊又增添了数个活灵活现的艺术形象。

近期,陆陆续续读了先生的一些诗作,有花儿,有歌词,有新诗,有传统诗词,甚至还有楹联、春官辞,计各类诗作300余首。感慨良多,我等一辈子在一种文体里劳作,鲜有成绩,而先生在小说、剧本、散文、评论、诗歌等诸多创作领域均有丰硕成果,且数量较大,据统计达500万言。而其质量之高,又令我等汗颜。这不仅是才华出众,更为重要的是精神可佳。众所周知,先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业余作家,他的本职工作是一位文化组织工作者。在西吉县曾先后主管文化和宣传方面的工作,到固原市后任市文联主席兼《六盘山》杂志主编,经过多年艰苦拼搏,与家乡文学艺术界同道一起共同努力,打造出了“西海固文学”这一品牌,直至退休。由此可见,先生的本职工作也是可圈可点,成绩有目共睹。如今虽说由于年龄原因先生辞去了固原市文联主席、宁夏作协副主席,但又担任了宁夏六盘山民俗文化发展促进会主席兼宁夏文学院和《长篇小说》杂志签约作家,自加压力,又投入到了忙碌的工作中。

火仲舫先生真乃是一个勤勉之人,是一个像蜜蜂一样诗意生活着的人。

集中浏览先生诗作之后,我有一收获,就是明白了先生的小说、散文等叙事文学作品,为什么抒情味那么浓,原来先生本来就是一个诗人。这也使他的诗作带有叙事的特征。而他的诗作又具有戏剧性,那是因为先生是一位剧作家,且是一位能写能演的剧作家。我曾有幸听过先生的秦腔清唱,有板有眼,韵味十足。以上几个方面的因素结合在一起,遂使先生的诗作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即情感真切,形象鲜明,富有浓郁的时代色彩。如有一首花儿这样写道:

 

    手扳杨柳折着哩,心在你上扯着哩;

    手扳杨柳折断了,心在你上扯烂了!

 

这首花儿诗作,诗人选了一个很好的视角,从一个农村青年折杨柳枝写起。青年一边折杨柳枝,一边想着心上人。杨柳枝折断了,可是心却让心爱的姑娘“扯烂了”,有点夸张,但情感之真挚,又让人动容。说是当下的花儿诗歌,又和《诗经》的开篇之作《关雎》有着天然联系。这里有人物,有动作,有表情,有变化,起承转合一样不少,戏剧性较浓,也符合建国后农村青年的生活情况。由此可见,诗美的内质在于美的情感,而美的情感是在个性与共性、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的对立统一中显现出来。在这里“杨柳”可说是艾略特所谓情感的“客观对应物”。 而“折杨柳”这一动作描写,又把古与今联系在一起,有一定的时空穿透性。全诗既实写,又虚写,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虚和实相互映衬,既对立又统一,从而产生了确定性与非确定性相掺和的美感,也产生了诗的象征性意蕴,情浓而有韵味。

诗歌创作叙事性之特征,是目前我国诗歌界的时髦话题。而先生诗作之叙事又有他自己鲜明的特点。如《诗意人生》收录的这首花儿抒情诗就体现得较为突出。

 

     打碗碗开花拽蔓蔓,洋芋开花结蛋蛋;

     尕妹是麝香鹿茸丸,阿哥是吃药的病汉!

 

诗人避开了对实情、实景、实物的呆板描摹和感情的直线式抒发,而是“先言它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作为意识转换的中介,作为情绪表达的象征性符号,在诗中构成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心理空间。诗人看似勾勒与主旨毫不相关的“打碗碗开花”“拽蔓蔓”;“洋芋开花”“结蛋蛋”,其实是“暗度陈仓”,烘云托月,为诗作的感情发展做了较为充分的渲染。正是有了前两句的铺垫,后两句“尕妹是麝香鹿茸丸, 阿哥是吃药的病汉”,才显得水到渠成,自然而然。诗中似乎没有浓烈的抒情,只是直陈其事,平静叙事而已,然而那深沉的感情,那绵长的韵味,那对爱情的热切呼唤,却力透纸背,散发着震撼人心的力量。诗人的这种“特别性”,越是独特,越是有代表性,越能深一层地表现一般。其实这正是先生叙事的真正魅力,朴实而有味道。

我坦言,一个像诗一样忘我生活创作的人,他的人生就是有诗意的人生,是真正的人生。

火仲舫先生嘱我作序,我自知能力水平有限,难窥其一二,然盛情难却,故写了点读后感,权作序。

 

                     2017109日于银川

序作者系宁夏政协机关办公厅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宁夏诗词学会、诗歌学会副会长,著有《春的履历》《塞上潮音》《三地书》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