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2010-08-23 14:05:58)
标签:

历史

巨画

巨卷

抗战

连战

台湾

分类: 转载

    重庆五十多位画家,其中不乏我的好友,他们花了五年半的时间,投入无数心血,用无比的毅力完成了这样一幅艺术巨作,800公尺长,2公尺高,可以说前所未有。既画抗战,也画台湾抗日。事迹以及人物大气磅礴,人物栩栩如生。用艺术还原历史,用图画书写史诗。
    7月7日——31日在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正式展出。
    下面摘自是我的好友韩子渝博客上的部分文章。

 

千古一展(2010年7月22日)


     这个画展,今天还在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展出。而且一直到7月31日结束。
     这个画展的展名叫“抗战巨卷史诗国画”。展出的这幅巨画画名叫《浩气长流》。
     我写那本书有35万字,详细记录了这幅画的策划、创作过程,台北这家出版社说,台湾读者有自己的阅读习惯,于是书还是出版了,书名还是《浩气长流—国画的诞生》,字数只有七八万字了。
     我在书中就说,千古一画、千古一裱、千古一印——一点不夸张,中国绘画史,这是千古一举。
     于是到了台北,我就喊起“千古一展”,这种展览,千古未有。中国没有,世界也没有。
     我是说给台北朋友听的,他们高兴,可我绝不是溢美,他们做得下来,其中甘苦,其心自知。我这里挂出来的照片,你看那几架挂车、吊车,那种阵仗,那种气派,中国和世界几时有一幅画如此?
     这“千古”的一画、一裱、一印、一展,后来有一天开一个分享会(就是创作交流会),有台湾的数十位美术大师和高校教授。我又说是千古一评,文化总会秘书长杨渡很高兴,说今天大家是千古一谈。
     这个展出,我不说它也是千古一展。你看那些画架,哪是平时中国画那种山水、花鸟、人物的小家碧玉呢?光办这个展,就是人民币120万。都是民间募集的,一周时间。我们每个人去,全是自费。
     7号开展,我们1号就去了。
     住在台湾人赖可正家里,赖在美国办农场,种水蜜桃全球卖,10美元一个。我吃了一个,也不觉得比龙泉驿的好。就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桃子卖不起价钱。
     赖可正与他的朋友李玮,天天开车陪着我们。我们有吃有喝有住……没有什么愁的了。老康说,我们不要共产党的钱,也不要国民党的钱,我们就是一个民间立场。老百姓拿钱来让艺术家画出来、展出来……
     这幅画,2公尺高,800公尺长,反映的中国的抗日战争。
     我看到台北“低调”中的“沉雄”。
     他们的两句主题词是:“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馆内展出原画,馆外展出复制品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楼道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展厅一角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展厅

 

开幕式(2010年8月8日)


     台湾叫开幕式是“揭幕式”。
     因为低调,开幕式没有剪彩、没有规模,甚至连出席开幕式的重要人物有哪些开幕前都不清楚。
     我们只被告知,会场有三个方阵,一个是抗战志士后代,一个是重庆画家,一个是嘉宾。
 
     事实上,国父纪念馆馆长后来说,开幕式的规格创下纪录。
     三位原行政院长同时出席一个画展,前所未有。
     艺术名人、政界名人、抗战英烈后人同时聚会,前所未有。
 
     开幕式由国父纪念馆馆长郑乃文主持。
     三位原行政院长连战、郝柏村、刘兆玄致辞。
     台湾抗日志士家属促进会会长林光耀、艺术大师欧豪年、刘国松致辞。
     重庆王康致辞。
 
     这是“七七”抗战73周年纪念日。
     一个千古未有的画展开幕,纪念中华民族这个血和泪的日子、苦难开始的日子、抗争的日子。
     每位致辞者的讲话,都很精彩(分别挂出)。
 
     书和画册,被国家文化总会放在展厅出售。
     台湾人有签名留念的文明习惯,他们是追问着、找啊找的来签名。
     有专程海外飞来就看这个画展的。
     观众川流不息。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会场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右起:欧豪年、王康、郝柏村、刘兆玄、连战、刘国松、林光耀


 

连战之致辞(2010年8月8日)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刘会长、郝院长、各位大师,
尤其是来自四川的王康先生和各位贵宾,
各位媒体的朋友,
 
    大家早安!
    今天是“七?七”抗战73周年。这个日子是代表中华血和泪的一个日子,也是包含了我们数千万军民牺牲奉献了自己的生命来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和生存的一个日子,那更是不少的中国人颠沛流离、骨肉失散开始的一个日子。我们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刻来举办这个画展,由“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为出发点,举办这次“浩气长流”的一个历史巨画的展示,我在这里要向各位主事者,我们的文化总会刘会长和各位先生,还有四川的各位画家,表示最由衷的也是最高的敬意。
 
    我了解到这个历史的巨画,是由王康先生来策划的,来主持的。用了将近五年半的时间,邀集了超过五十位的画家,全心全意来加以推动。刚才会长讲到,它的规模、它的范围、它所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工作的浩繁,都是超过我们所能够想像得到的,所以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感谢这一群有心的画家,为历史留下了记录——我们最高的敬意!
 
    前天杨渡秘书长来给我谈到这幅历史巨画的内容,让我心情里边又出现了好多的感慨,也让这个时间立即倒回了好几十年。回到我的童年跟我的少年,因为我是在抗战那个阶段成长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当时全民人不分男女老幼,地不分东西南北,为了民族的生存和尊严,可以说艰苦卓绝,大家前仆后继,浴血抗战,誓死如归。小的时候常常去欢送那些当兵的大哥哥,那个景象一直到我现在的脑子都还是历历如绘,没有忘记。今天有这样的机会等一下来观赏这幅《浩气长流》的历史巨画,会再一次加深、再一次印证我几十年来所持有的那一种印象,那一种感觉,也可以说那一种光荣。
 
    就台湾来讲,因为各位作家都是在四川、在重庆,大陆的战场当然是一个主体,但是台湾和日本人的战争和斗争那可以说来得更早。应该是说从1895年台湾被割让给日本之后,日军开始的在北部登陆据台的时候,就开始了武装的斗争。在这之后,连绵了五十年之久,那种椎心泣血的感觉,是台湾老一辈人永远不会忘记的。我们透过武装的斗争、透过文化的活动,具体透过社会的运动,种种的方式,和日本人在台湾的统治周旋到底。所以,它的过程是不能够抹杀的,它的历史是相当的长的,它的牺牲也是非常的惨烈的。所以我们今天是非常的感谢,我知道这幅巨画从2005年开始,一直到今年,为了要增强台湾抗日的这些史绩,一直到最近还在作修正,增加了台湾抗日的英烈的史绩。我们在后面看到的这些仁人志士,先烈先贤,正是代表了一部分这个历史的过程。
 
    今天我们何其荣幸、何其幸福,两岸的同胞都生活在一个史无前例的一个和平的、幸福的、繁荣的、安定的、有发展也有前途的未来的大环境里,这是我们所有的人、两岸的同胞应该共同来珍惜的历史时刻。但是我们当然不会忘记过去,也不会忘记过去所有的牺牲和奋斗,所以在此时此刻,经由这幅巨画我们归还给历史的应有的正义,让我们所有的同胞们大家都能够铭记在心过去的一切!这个会让我们透过这巨画永远要记住,永远要缅怀,那更重要的是,这幅巨画也会让我们更珍惜现在,期待未来。
 
    今天我有这荣幸应邀来讲这几句话,我内心觉得要感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从亲身自己奋战的郝柏村院长开始,很多的遗族、烈士的家人、仁人志士的后代,不是这个小屋子所装得下的。
我身为民族的一分子,台湾的一分子,我想我们有无限的感谢、无限的怀念。
 
    祝福大家,这次展事的成功。
    祝大家健康!谢谢各位!

 


郝柏村之致辞(2010年8月8日)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郑馆长、刘会长、连主席,大陆来的王康教授,
各位艺术家和贵宾:
 
    今天我能够受邀参加这样一个画展,史无前例的巨构,我个人感觉到非常的荣幸。
谈到“七七”,七七抗战这一年我十九岁,在黄埔军官学校还没有毕业。基本上从“九一八”事变乃至于一直到一九四九年政府迁到台湾,可以说都是我亲身参与看到看过的事情。当年我在抗战期间受过伤、流过血,这些都诚如连主席所说七七这一天是我们中华民族血与泪交集的一个时代,一个悲壮的时代。我想1937年的“七七”,从近代史来说,二百年,殖民主义以来我们中国人不能忘记,如果我们从整个有史以来说,七七这一天可以说是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光辉、对中华民族本身对全世界贡献最大的开始。实际上也是我们中国人真正站起来的开始。
 
    九一八事变以后,全国抗日的要求可以说是波涛汹涌。蒋委员会长领导的国民政府不得不以“安内攘外”,从事抗战的准备。一直到了1936年“两广事变”、是国民党内部的假抗日之名而行反蒋之实的所谓“两广事变”和平解决,1936年的12月12日的西安事变的最后和平解决,才可以说自从北伐以后在蒋委员长领导之下的国民政府真正的停止了国内的一切内战,可以说“安内”的初步工作已经完成。
 
    当时为了争取时间,政府宣布的政策是,和平未绝望时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至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日本帝国主义眼看着中华民族没有内战,它觉得不能再拖了。所以西安事变解决仅仅只有半年的时间,就发动了卢沟桥的事变。它不允许我们中国在一个内部团结,没有内战的情况之下来进行抗争的准备。所以当时西安事变发生的时候,七七事变发生的时候,我觉得有两件大事情我们不能忽视。一个就是蒋委员长在庐山发表谈话,说“牺牲已至最后关头”,一个是中共中央发表《共赴国难宣言》。这两件事情都是七七事变以后发生的非常重大的事情,这也是奠定了八年抗战的一个主要的基础。
 
    我想先唱一首歌曲《牺牲已到最后关头》。(掌声)
    “向前走,别退后,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唱完,已是热烈掌声)
 
    抗战期间的《义勇军进行曲》现在已经被大陆定作国歌了,我们全民都会唱,《牺牲已到最后关头》,我们全民都会唱,男女老幼都会唱。另外还有首歌叫《抗敌歌》,这首歌今天我也要唱一唱(众笑,掌声)。
“枪在我们的肩膀,血在我们胸膛,我们捍卫祖国,我们齐赴沙场……”(唱完,又是热烈掌声)
 
    所以抗战歌曲《义勇军进行曲》、《松花江上》……都是艺术的歌曲,完全是一个悲壮、奋斗的声势。我们在抗战期间所感受的,人民流离颠沛,没有一个抱怨,没有一个抱怨政府,没有抱怨的。我们的怨,只怨日本帝国主义。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精神的最光辉、伟大的、团结的发扬。所以抗战胜利,不仅是我们中国人站起来了,全世界亚非殖民主义完全崩溃,所有殖民国家都独立了,这都是我们从七七抗战开始所种下的根本原因。
 
    但是我们不要忽略,49年后,抗战的历史真相,无论在大陆,尤其是甚至在台湾今天,我们都被淡化、甚至被扭曲。我觉得我个人作为参加抗战的一员,恢复抗战历史的真相,还原抗战历史的真相,我希望我有生之年能够看得到的。而王康教授你们这是很伟大很了不起的一步,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开始。所以今天我觉得我们中华民族尤其今天的两岸关系在连主席同胡锦涛总书记的协商之下,我们走上和平发展之路。我觉得两岸关系文化与历史的交流(以我们的观点来看)比经济搞交流更重要。(热烈掌声)
 
    我们讲文化历史,文化是什么?中华文化嘛!历史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奋斗历史。这个共同的结论,这是奠定我们两岸今后和平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所以我个人很希望我们有一天不仅是今天的画展,我很抱歉我还没有能够完全看,我想今后还有很多可以补充,我也很希望我们台湾的艺术家是不是能同大陆的艺术家来共同合作,来看齐。
 
    我过去个人在政府辅政时代,曾经有一个想法,在岭口有几十公顷地,准备建立一个国军的历史馆。或者明年是我们中华民国建国100周年,当然我们今天为了发展两岸的关系,我们必须有中华民族的共同的文化基础,我们抗战的真相完全是客观的,我很希望我们两岸今后能够有机会举行抗战历史的论坛。不仅是有台湾的、大陆的、我们甚至可以请日本的来参加。共同借这个抗战历史的还原历史真相的共识,这对两岸的和平发展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掌声)
 
    这是今天我作为一个曾经参加抗战的老兵参加这个或会,对于大陆方面王康教授你们这样以民间的力量、重视抗战历史的还原,感到非常的敬佩、很伟大!
    老实说,这是一个开始。……两岸文化历史的建设,我觉得抗战历史的真相还原是一个重要的步骤,希望这个步骤能够早日实现完成,我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能够参与。
    今天我参加这样一个展会被邀请谈话,我的感触很深。我特别谢谢主办单位,也特别谢谢诸位的耐心。
    谢谢大家。(热烈鼓掌)

 

刘兆玄之致辞(2010年8月8日)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今天是一个很特别的画展。纪念“七?七”抗战73周年,用这样一个方式(来纪念它),可以说是一个最特别、最珍贵的方式,来纪念这一场对中华民族来说是又惨烈又光荣的……
 
    一群从重庆来的画家,他们花了五年半的时间,投入无数心血,用无比的毅力完成了这样一幅艺术巨作,800公尺长,2公尺高,可以说前所未有。既画抗战,也画台湾抗日。事迹以及人物大气磅礴,人物栩栩如生。我想用两句话来表达我的感觉,就是:用艺术还原历史,用图画书写史诗。真是弥足珍贵。
 
    我想这样一幅巨画,即使外行人看起来也知道,它的困难有的是属技术性的,有形的,还有很多无形的困难更多,更难突破。因为两岸毕竟有很多地方还有些敏感,还有些差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完成这幅巨作,本身的困难,大家可以想像。
 
    能够让它跨越海峡,到台湾来展览,那里边的困难也可以去想像。但是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之下,这个创举今天终于可以展现在国父纪念馆,展现在我们民众的面前,所以我特别的觉得最值得骄傲、值得高兴。文化总会在这里边做了一些协商与协助的工作,我们深深的感到非常的荣幸。
 
    两岸分隔了几十年,从连荣誉主席到大陆破冰之旅之后,两岸走向和解,走向和平的道路,这个大的趋势也是今天这个创举能够顺利举行的一个时代背景。所以在这里面我相信未来文化的交流、我们两岸的发展以中华文化作为最大公约数,一定有更多的可以感动人心的文化创作会跨越两岸,来感动两岸人民。
 
    其实文化它的感染力,无远弗界,有些是大家共同的记忆,大家珍惜共同的历史;有些是特殊的历史,譬如说赖川声先生他们编的宝岛渔村的剧,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台湾眷村的文化,它却能在大陆,甚至在新加坡引起这么强烈的共鸣,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文化它有可以穿透很多别的力量无法穿透的这样一个特色。
 
    我相信,两岸文化艺术方面的交流是最有力的一个工具,可以增加两岸人民互相的了解,能够化解(如果还有的一些偏见的话),可以加以化解。我们更进一步的合作,进一步的来发扬这个共有的文化,让它对全世界的文化作出更大的贡献。这个画展,我觉得在“七?七”抗战纪念日开展,它的意义不需要赘述。
 
    祝这个画展顺利成功!
    在坐各位贵宾各位女士先生健康愉快!
    谢谢!

 

王康之致辞(2010年8月9日)

 

浩气长流——抗战巨卷史诗画展

 

    谢谢郑馆长!
    心情实在是非常复杂。当然很荣幸,难以言表的荣幸!
 
    今天我们这个小小的团队,有点莫名其妙的团队,我们居然能够到了台北,到了国父纪念馆,而且在座的有我们非常尊重的连战先生、郝柏村老将军、刘兆玄会长、欧豪年大师,还有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完全是如梦如幻,不可思议。我们这个画画了五年半的时间,我们自己一直在埋头画,也在想展览的地方,从来没有明确地、非常有把握的,能够到台北来展。我们这个画有很多很多的顾问,有很多的赞助者,很多全力支持我们的人,当然我首先要感谢的是,连战先生!
 
    没有2005年4月29号连先生的大陆的历史性的破冰之旅,肯定没有这幅画。我们再有天大的胆子,我们再牛,我们即使画完了,也就是一堆纸,丢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这个破冰之旅,我认为它是当代历史的原点。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国六十年的隔绝、仇恨、不共戴天,几乎难以化解的这种历史的弥障,才开始被打开。我们中国人占人类将近四分之一啊,不是一个小民族小国家,六十年的隔海对望,打枪打炮,仇恨宣传,付出了多少代价。可以说是一朝有两位中国人在北京可以互相握手,这是奇迹,这是中华民族极大的一个幸事。
 
    我们这个画,连主席去的时候还在画,我们二○○四年就开始的。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两岸会有这么大的变化。看到这个报道之后,我们就开会,我们认为,这一次“连胡会”,是中国当代史的开端,中国的现代如果从1911年辛亥革命算起来,中国内忧外患,我们饱受了多少苦难,然后四九年,我就不再多说了,因为我是大陆来的人。我没有什么顾忌,人人都知道,经历了多少灾难,人类历史都罕见的,我们终于迎来了二○○五年四月廿九号。
 
    再就是《浩气长流》。“浩气长流”最初的总题名人是我们尊敬的连战先生,他在七月十五号——我们当时有人建议说,既然有这个破冰之旅,能不能想办法请连战主席(当时连战先生还是中国国民党主席)给我们这个画题一个词。这就是一个小小的奇迹,是一个大大的奇迹。实际是不可能的,那居然很快连战先生就给我们题了词“浩气长流”。写得非常好。这个画我们按到之后我们把它裝裱,然后放到我们那个很破烂的也很大的画室里边,放在中间一直放在那个地方。画家们都记得,有一个迎接连战先生题词的很庄重的会议。在重庆那个偏远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点上蜡烛,焚上香,我们把连主席这个题词看作历史给我们的一个恩赐。确实有巨大的鼓舞。然后就一直画了过来。我讲两个小故事。
 
    欧治渝教授,他是最早找到我,2004年退休了,第二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他要画一幅卢沟桥的小画,没地方画找到我,我马上就答应了。然后画的过程中,逐渐逐渐感觉到了,中国的抗战不仅仅是卢沟桥事变,它是个开端,应该说更远的开端是“九?一八”,更远的开端是一八九五年,割让台湾,更早的是1874年日本攻台,刚才各位都讲到了,台湾在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历史上,它是开端,它也是结尾。1945年的10月25号是光复台湾嘛!整个中国收复失地,这个伟大的理想才算实现。
 
    欧治渝先生找到我画这幅画的时候,他本来是450度的近视眼,画了半年,变成950度,变成深度近视眼,那就不行了,他说(掌声)“老康我看不清楚了!”眼睛模糊了,看不清楚,要求我们增加照明,增加一排日光灯。我们马上照办。后来他就休息了。然后我们要画一幅《青天碧海》,这是我们重大的一个疏忽,我们当时到台湾准备办展览,我们居然忘记了描画一下台湾的抗日英烈们,但是后来来自台湾的很多朋友到重庆来看这幅画,他们没有提起来,我们才猛然觉悟,我们居然忽视了这段太重要的历史。如果我们没有画这幅画的话,严格说我们没有资格到台湾来。我们太不尊重、太不了解、太不同情台湾人民的比我们大陆人民早得多的这种苦难和抗争。我又请老欧来画。因为其他画家都是高校老师,都有很多繁重的任务。我说“你右眼怎么样?”他说“管它的!继续画吧。”又画。又画了四、五个月,把《青天碧海》画出来了。我还讲个小故事。
 
    我们很穷。我们这个小小公司画画之前只有两千块钱,完全靠民间的朋友慷慨解囊。有次实在没有钱了,我认识的一个民营企业家,他说,“老康你实在没有钱你又不好意思说,你用短信息给我发三个字‘没钱了’。”我也实在没钱了,就发了三个字“没钱了”。大概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这位其实是素昧平生、没有什么深交的企业家,满头大汗的提着一个纸袋子到我的办公室,刚好我们好几个朋友在那里坐着,然后这位朋友说,“老康,这里25万人民币。”这25万元人民币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巨款。这位朋友也来了,王广庆先生!(掌声)
 
    他的亲生父亲才去世,高寿活到97岁,他是共产党的老红军,他的伯父是国民党的老军人。他的家庭这种经历,真是太多了,共产党、国民党,国民党、共产党。(笑声)在我们的画里边,都是中国人。我们的原则很简单,凡是对中国的抗战作出贡献的,我们都要给他树碑立传。可惜我们的画幅太小,我们只有800多米。连战先生的祖父,是我们非常敬重的,而且是中国历史学界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连横先生。他的书,我们都看过,历史有时候很诡谲,历史有时候又慷慨、很多情。我想多说几句话。
 
    现在是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经过了二十世纪,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头十年。我们有一个重要的使命要完成,那就是总结二十世纪。在二十世纪当中,中国饱受磨难,但是也极其的悲壮和伟大,了不起,“周虽旧邦,其命维新”。真是体验到了。而抗日战争是中国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最有意义的大变局。中国人不仅为自己而战,中国人是站在自由、民族、文明、光明的一面,没有中国的苦撑,十年东亚,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局面会完全不一样。
 
    今天我特别要借这个机会说一下,因为这些天接受采访很多人都问,我们团队也说,“老康,你说话要注意一点。”我说,“我没有什么不注意的啊!”(笑声)我们坚持的是民族大义,任何问题都可以回答。比如说,是谁领导的抗战?我觉得这实在不是很重要,一定要回答,那是一个常识,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国的抗日战争(掌声)。22次会战,1117次中型战役,38931次战斗,中国国民革命军阵亡人数是340多万,其中包括22名上将、66名中将、167名少将,中国古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有抗日战争,中国的军人们真是为国捐躯!
 
    其实过了这么多年,我们这代人都到了花甲之年,对历史真相的还原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我可以告诉各位的是,实际上这不仅仅是我们民间人士,整个中国大陆,包括北京的领导人,胡锦涛先生、连战先生。2009年9月3号在人民大会堂,他发表了一个纪念中国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讲话,明确地指出来,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共同构成了中国的主战场,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摆在前面,天经地义啊,这就是还原历史真相!早晚要走到这一步。
 
    刚才郝伯村先生(郝柏村先生是军人),但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我非常赞成。咱们中国不能仅仅作世界的工厂,或者金融中心,我们应该作世界的文化中心(掌声)。
 
    我要特别感谢几位。
    一位是远在美国的宋曹琍璇女士。一位是赖可正先生。还有李玮先生。还有中华粥会会长陆炳文先生。我特别要趁这个机会感谢凤凰电视台的对我们这个画的支持。我没有忘记。谢谢!(掌声)
 
    这个画它有很多很多的舛误,甚至它有各种各样的局限,这是难免的,我想我们都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但是希望诸位把它看成一件艺术品,它不是一部史学专著,它不是一个专门的政治上的作品,我们确实是艺术家们的良心和历史的感受相结合创作出来的这么一个作品。灯光太强烈了,我有点看不清楚(笑声)。
 
    我相信这幅画是我们两岸文化交流,起码是重庆、台北两市文化交流的一件空前的盛事。由苏荷儿童美术中心的小朋友和重庆的小朋友画的一千只鸽子,儿童们的心灵是干净的,没有仇恨,一千只鸽子共同构成地球,也构成我们中华民族对和平的祈祷!
谢谢各位!(掌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