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建强-gjqqh
郭建强-gjqq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30
  • 关注人气: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多杰太谈藏戏

(2008-08-28 14:20:40)
标签:

文化

分类: 对话(访谈)

 

     郭建强:首先祝贺您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黄南藏戏的传承人!不过,我听说您似乎并不认可“黄南藏戏”的说法,而倾向于称作“热贡藏戏”,这是为什么?

    多杰太:谢谢你的祝贺。“黄南藏戏”称呼的来历肇始于1985年。那一年,青海省文化厅文研所的亢树楠同志来黄南考察藏戏,我和他为此走遍了黄南所属的各寺院和乡镇。经过几个月的实地调查,我们写成了一本小册子———《黄南藏戏》。这是黄南藏戏的第一手文字资料,“黄南藏戏”的称呼也由此而来。

其实,青海省藏剧团的根在隆务大寺,隆务大寺是热贡地区的文化中心;此外,在黄南藏族自治州泽库地区还流传着另一种藏戏,它是1948年从甘南拉卜楞寺传入的。因此,称我们的藏戏为“热贡藏戏”更加准确。

    郭建强: 热贡藏戏是安多方言藏戏的一个分支,此外,还有其他方言藏戏。与其他藏戏相比,热贡藏戏的特点是什么?

    多杰太:世界上任何剧种都有自己的根,它们的根都扎在本土文化上。和其他藏戏相比,热贡藏戏明显地表现了热贡地区藏族人民的文化风俗;热贡藏戏的舞蹈、服饰、音乐和唱腔充满了当地特色。

最有代表性的特点之一是谱尔玛(藏戏开场白)与众不同,除去参加谱尔玛演出演员的服饰具有浓厚的热贡气息外,人数多达一二百人的壮观场面也是我在其他地区从未见过的。

     郭建强:读您改编和创作的剧本,我觉得藏戏好像和《沙恭达罗》等古印度戏剧有些渊源,是这样吗?

    多杰太:传统藏戏表现的是佛本生的故事,《诺桑王子》《苏吉尼玛》都是这样,因此存在印度戏剧的痕迹也是正常。但是,藏戏在发展进程中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它和藏传佛教、藏族建筑、医学、哲学、天文历算一样是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并且相互之间密不可分。而藏戏的服饰、动作设计、背景制作等也直接从唐卡、壁画等工艺美术中获取了丰富的营养。

    郭建强:热贡藏戏至今已有将近三百年的历史,您是第一位把这块戏剧的“活化石”从隆务大寺搬到舞台上的编导,您的这种创意从何而来?

    多杰太:首先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的各行各业都处在一种迫切要求发展的态势,文艺界更是一马当先。

    我当时只有30岁,在文艺表演上稍作尝试就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大力支持,获得了很高的荣誉。这一切极大地激发了我的创作热情,我寻找着创作的突破口。我5岁时就在隆务大寺当扎仓,看过寺院僧侣表演的藏戏。虽然时过二十多年,但那民族文化色彩鲜明的表演和唱腔仍然留存在我的脑海里。我暗下决心,要把隆务大寺广场上演的藏戏搬上舞台,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朵藏文化奇葩的光彩和芬芳。那时候,黄南地区大大小小的民间藏戏演出队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表达着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对假恶丑的痛斥。我先选定了《朗萨姑娘》这一剧目和业余藏戏演出队合作排演,在摸索出了一些经验后,便改编导演了《诺桑王子》。在戏剧舞台上,这是第一台专业文艺团体演出的藏戏,是对二百年来隆务寺封闭式演出的一次突破。在黄南州的礼堂上演的时候,那熟悉的故事、亲切的语言、优美的语调,加上现代舞美处理和管弦乐队的伴奏,让观众看得如醉如痴。

    郭建强:把热贡藏戏从寺院广场演出改为现代舞台演出是个很大胆的尝试,您觉得难吗,难在哪儿?

    多杰太:我当时充满了创作的激情,流传于藏区的《诺桑王传》的前半部分曾在隆务寺演出过,在我心里一直是活生生的。但是,寺院演出只是一钹一镲,叙事方式也有些拖沓;我就重新设计结构,着力人物的塑造,配以道具、灯光等辅助手段,使之符合现代舞台戏剧的演出要求。老实说,我并不觉得这样的改编有多难,难的是当时的黄南州文工队人员很少,资金也很缺乏。演《诺桑王子》时,一个演员要饰演好几个角色,而戏中龙女所戴的头冠其实也是用草帽和彩纸做成的。整出戏剧从排演到正式演出,只用了3000元经费,却产生了巨大反响。

   它不但是第一出在现代舞台演出的热贡藏戏,也是“文革”后青海戏剧界推出的第一台大戏。

    郭建强:自从您和华本加、高鹏等专家呕心沥血推出一台台深沉华美的大戏后,热贡藏戏取得了文华奖、曹禺剧本奖等戏剧界最高奖项,取材于神话、历史题材的《意乐仙女》《藏王的使者》等一批藏戏给海内外观众带来了心灵的震撼和美的愉悦;而《金色的黎明》《纳桑贡玛的悲歌》则取材于现实生活,强烈地显示出编导反映现实生活、干预现实生活的愿望。您怎么看舞台热贡藏戏的变化?

    多杰太:在今天,藏戏也必须要发展,否则就会停滞、僵死,失去生命力。热贡藏戏发展到现在,实际上汲取了世界上一些国家和民族戏剧的先进部分。但是我反对“横的移位”,我提倡在保留本民族文化元素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和提高。

从神话到历史,再到表现现实生活,是戏剧发展的必然。热贡藏戏也不会例外。佛本生的故事我们还会继续演下去,否则会失去藏戏的独特魅力。可是,如果我们不去关注现实生活,藏戏也很难成为现代艺术。

     郭建强:藏戏在舞台盛极一时,它现在寺院的状况怎样?作为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传承人,您打算做些什么?

多杰太:广场藏戏目前还存在,然而演出状况不容乐观,原汁原味的藏戏演出已经很难见到。现在我已退休,打算回到家乡找到曾经在隆务大寺演出过的那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和他们一同复演原始热贡藏戏。藏戏的发展要靠广场和舞台这两条腿走路,简单地说,就是继承需要广场,发展需要舞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