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建强-gjqqh
郭建强-gjqq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30
  • 关注人气: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恩洪访谈录

(2008-07-15 18:34:55)
标签:

《格萨尔》艺人

杂谈

分类: 对话(访谈)
    杨恩洪简介:
    女,汉族。1967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藏语文专业。曾在西藏那曲地区工作。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所藏族文学研究室主任;全国《格萨(斯)尔》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主要从事藏族文学与文化、史诗《格萨尔》及藏族妇女口述史研究。自20世纪80年代初至今二十五年来,参与并领导全国史诗《格萨尔》的抢救、保护及研究工作。主要著述有:《中国少数民族英雄史诗格萨尔》(浙江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民间诗神-格萨尔艺人研究》(中国藏学出版社1995年版)、《蒙藏关系大系-文化卷》(与丁守璞合作,西藏人民出版社、外研社2000年版)、《藏族妇女口述史》(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年版)等。

 

 

    杨恩洪教授第一次见到才让旺堆是在1989年初,于成都举行的全国首届《格萨尔》研讨会上。才让旺堆的说唱艺术给杨教授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杨教授开始向这位民间诗神投去了关注的目光。她几次走访艺人,写下了这位从唐古拉山走来的诗神的研究文章。

  6月20日,我终于联系到了杨教授。她马上下午就要去国外,早晨通过电话所作的这次采访,于我是一次难忘的学习。

  郭建强:您长期研究《格萨尔》,20多年来在做《格萨尔》艺人的寻访和研究工作;青海的才让旺堆与其他省区的著名说唱艺人相比,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杨恩洪:才让旺堆出生在青海唐古拉与西藏那曲的交界处,他的成长经历就是一段传奇。我觉得他的特点主要有以下四个:第一,苦难的童年,长年浪迹高原雪域,转山朝佛,让他的人生阅历变得非常丰富,对人世的认识很深。这样,当他说唱时,就非常具有感染力;第二,做梦对于他非常重要。才让旺堆多年来都是以夜晚做梦,白天说唱的方式,来表现和丰富《格萨尔》史诗的。他的夜梦不断,就说唱不断;第三,才让旺堆在说唱前或描述史诗某段情节前,眼前总会出现一幅画面。和现代大多数人长于逻辑思维不同,才让旺堆的图像记忆非常发达。在他说唱时,眼前展开的是一幅幅史诗的画面。每次说唱,他都仿佛完全置身于史诗浑阔神奇的场景之中,达到了将自己融化于史诗的境界。另外,他说唱的显著特点是,融说、唱、表演为一体,如痴如醉,极具感染力;第四,才让旺堆说唱的曲调非常丰富。他在说唱时,融入了大量唐古拉地区的民歌元素,并且为史诗中的主要人物设置了专人专曲;史诗的每一部、每一大宗和中宗又分别有独具的主要调式,听来令人叹为观止。

  郭建强:您和其他学者研究表明,《格萨尔》说唱艺人脑海里储藏的史诗的量,远远多于现在收集到的各种文本。才让旺堆自报能说唱148部,像他这样的艺人现在还有多少?

杨恩洪:对《格萨尔》分部的统计,现在还只能是估算。这部史诗现在还在不断生长;而各种神授艺人对于部、宗的划分不尽相同。在传统艺人中,才让旺堆的说唱无论在量还是在质上都是非常突出的。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们做调查时发现和才让旺堆相似的艺人有26位,现在只余8位。

  郭建强:才让旺堆不能识文断字,却能演唱这样繁浩的史诗。他的才华来自于记忆吗?

    杨恩洪:对于神授艺人,世界格萨尔学界观点各有不同。有人认为这是艺人为了抬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而杜撰的;有人认为艺人不明白自己的创作冲动———类似柏拉图所言的“迷狂”状态,而以为神授;当然,也有人认为是神授。

  在才让旺堆这样的《格萨尔》史诗说唱艺人身上,确实有一些未解之谜。如果说他的说唱仅仅是即兴,我们难以解释文盲怎么会有这样高级的文学水准。

  从理论上讲,人类大脑的诸量是巨大的,现在人们利用和记忆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也许,神授艺人具有开发大脑的特殊能力?而我们则因依赖文字,使记忆模式发生了改变?在藏区有口耳相传的传统,过去宁玛派和苯教主要依靠这种方式传承。

  郭建强:史诗《格萨尔》是人类文化景观中的一个传奇,传唱艺人则是传奇中的传奇。现在,他们的状况怎样?

  杨恩洪:说唱艺人是《格萨尔》的主要保存者和传播者,我们可以把他们看作史诗的载体,在他们的头脑中保存了大量的史诗作品。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开始花大力气授寻和保护这些民间诗神。1990年,在北京召开了格萨尔艺人命名大会,扎巴、玉梅、才让旺堆等22人被授予“格萨尔说唱艺术家”的称号,并把他们请入最高学府或科研单位,进行及时地录音抢救。过去的说唱艺人大都处于流浪状态,社会地位比较低下;现在国家对他们非常重视,解决了他们的生活之忧,让他们充分展示自己的才华。因为上世纪80年代,通过广播、书刊等形式,史诗《格萨尔》在牧区有了广泛的传播;再加上生活方式的转变等因素;我们发现,新的一批说唱艺人又在草原诞生了。他们大都在20岁至40岁之间,分布在青海的果洛、玉树、西藏的昌都、那曲等地。和老艺人相比,他们唱得更简洁一些。共有二十六七人。

记者:《格萨尔》的生命力为什么这样强盛,它靠什么在民间流传千年?

杨恩洪:《格萨尔》是藏族牧区人民共同的精神文化财富。对于不识藏文的牧区人民来说,《格萨尔》是一个既听得到,看得见的英雄传奇。在他们的生活中,《格萨尔》是主要的精神支柱之一。艺人们带给他们的不单单是一个故事,一场战争的经过,而是一种精神,它鼓励人们去追求真、善、美,并相信一场丑恶的势力终将被消灭,使人们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中去战胜高原的恶劣环境,以及他们遇到的一切艰难困苦。

    史诗《格萨尔》说唱在民间经历千年不衰,赖于两个决定性的因素:第一个是民间说唱艺人,第二个是听众。史诗在民间艺人与牧民之间,以说唱的形式,使两者感情达到相互相交流、互相理解、互相默契从而流传下去。

  《格萨尔》说唱正是在这种牧区群众的自我娱乐中和不断再创作中,完成民族传统文化的延续进程的。

  郭建强:这是不是说,《格萨尔》还会以这种“活态”方式继续传播下去?

  杨恩洪:观察世界各民族的史诗发展,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即史诗的传播和存留都会经历从口头到文字,从传唱到书本的过程。《格萨尔》也不会例外。即使在今天还能出现一批年轻艺人,也不能说明我们的口头传统会永远延续下去。

  希腊人已经无法看到和听到荷马是在用什么样的方式传唱《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幸运的是,我们还可以看到才让旺堆等艺人说唱《格萨尔》。

  这些艺人在当地群众中有着广泛的影响,又较为完整地保存了史诗《格萨尔》。可是,目前他们大多年逾古稀,所以,当务之急是抢救他们所保存的史诗,将他们贮存于记忆的《格萨尔》,完整地录音并忠实地记录下来。

  1983年以来,抢救《格萨尔》的工作连续被国家列入“六五”“七五”重点项目,抢救、搜救、整理、翻译、出版和研究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果。但是抢救工作还是很紧迫,因此,我们应该抓紧时间整理才让旺堆的说唱艺术。西藏巴扎老人去世后,带走了他还没有唱完的史诗,我们应该少留一些类似的遗憾。

 

 杨恩洪访谈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