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建强-gjqqh
郭建强-gjqq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30
  • 关注人气: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歌    唱

(2008-04-21 18:15:55)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楼梯窄窄的,陡立着。走入广播站的漫长曲折过程犹如一次黑夜梦游。烟在屡屡左盘右旋中晃动着柔柔黑发。交替的脚步之间存有略微差异,能否将这种差异滚动为一支歌?烟的眼洞里飘摇着两支小小烛火。
    广播站孤零零地站在厂办大楼顶端,九楼。每天,烟都在这个最高之处向分布在厂区各部的大喇叭传送着自己的声音。烟毫无意识地播送着那些稿子,因为出于对美的本能的要求,她将那些文字竭力连缀成了一种音乐。根据文字的语气,她的音乐时而铿镪有力,时而柔若细雨。烟懒得费心去理解那些纸张到底想表达什么,她只是在自己创造性的声音里沉迷忘返。端坐在扩音器面前,烟在颂读过程中,总会有那么几次转首回望身后窗口:狭小的窗沿上通常立着三只麻雀。烟不只一次以为她真实的听众只是那三只麻雀,在这个时候,她的嗓音会更加柔和。烟把那三只麻雀唤为:笨笨、娇女儿和豆豆。

    鸟儿的羽毛和眼神让她温暖。风轻轻涌流,有时它会性急地用透明的手指抓挠窗户,烟在回眸之际会立刻察辨出玻璃上一波一波的痕迹。她马上打开窗子,让风儿涌进屋里,那当然是冬天。这样的小小插曲却从未曾改变或打断播音。而楼下仰面的工人们长久地揣摩窗户动作的一瞬间那个影子的具体形像:长长黑发深掩着一张令人怜惜的面孔,一双空空净净的眼睛里潮声涌动,又寂寞如烟……这短促一刻,告知楼下的人们,那高如神话的处所依旧与他们有着隐微的联系的可能。他们仰面屏息,嘴自然地咧开,耳畔缠绕着来自于烟的独特音乐。
   播音员烟有时会在播放自己录音之隙长久地俯对窗口。窗口以下白白茫茫,恰似一锅微沸稀粥,那些集聚在电线杆下,墙角和树下的人们宛若悬浮粥中的粒粒大枣。烟在虚无之中爱意地做着抚摩枣儿的手势,但她永远也捞不起粥中之枣。更多的时候,烟沉浸在回忆与幻想之中,她在想像里情不自禁地发出声儿,那声音清寂地冲撞着四壁间沉闷空气,尔后悄无踪影。播音室里的播音器械、桌椅地毯,以及墙壁灰尘在这突来的语流中会睁开睡眼。它们熟知烟,知道她的心脏是一只柔柔的小兔子,血管里流淌着的是雪水,骨头是青玉做的。它们甚至清楚烟的播音生涯的主要内容就是忍受凌辱,那漫长的等待不过是为了一张张没有意思的广播稿,上面散发着别人口腔里的烟、酒、肉、蒜、以及女人脂粉的气味。全是别人的废话、假话和故作威严的大话。烟即使把它们编成一首首曲子也没有用处,那些烂字儿还是让她头晕,还是让她觉得委屈了楼下那些憨实的倾听者。
    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送稿子的人都喜欢滞留在播音室里,并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她。他们总要找些机会抓抓她的手或胳膊,拍拍她的肩头和面颊说些没意思的话;还有些人的目光如同老鼠四处不安地流窜,他们嘴里东拉西扯哈哈大笑,不知是为了什么那样得意。烟觉得一点也不可笑。在这种状况下,烟通常把目光固定在别处的某一物或某一点上,直到他们终于离开,而后整理、擦拭东西,打扫瓜子壳、烟头、痰迹。那一次送稿子的是厂办主任。播音时间到了,烟刚在播音机面前坐定,主任便把电源切断了。我要播稿子了。不用了,不用了,我说不用了就不用了。主任蹭到她面前,主任的面孔上散发着一种冰凉的热度,烟无端想起了一条臭河底下挖出的湿润黑泥。那多毛的大手终于按在烟的左肩上,烟感到黑色泥水在她白白肌肤上放肆地涸开。烟想呕吐,可是终于没有。在那一刻不知是什么力量使她平静如水,浑然失尽了感觉能力。播音室的空气兀自战栗不休。主任也看不见桌椅墙壁地毯灰尘几乎将自身撑破的愤怒——那种紧张已经抵达了极限。倒是烟忙着做出种种古怪手势劝慰它们不必如此。果然,主任在低头之际被猛烫了似的抬起了面孔,藏起了手掌。“你咋了?你在做什么?”他的脚步声在楼梯里慌乱地挤做一团,最后消失了。
    今天早晨,烟睁眼醒来,发觉有一团火焰在内心深处逐渐凶猛:我要歌唱!烟披衣而起,用自己的嗓音!烟端起脸盆,用自己的心!烟走出家门,认真地唱!烟知道这个念头埋藏心中已远非一日,她被因了这个念头而生出的花香陶醉,她的步履轻快。陡立曲折的楼梯在漫长旋转过程中几乎将这个美丽的念头消磨殆尽,暗风在她丝质的轻柔裤角里鼓噪着,凉飕飕的。
    幸亏那三只麻雀。
    三只麻雀豆豆、娇女儿和笨笨等烟打开窗户,即刻飞来。她们在那张桌子上急促地迈动着两只小爪,一会儿踏上磁带盒,一会儿啄击着坚硬的广播机器,小小的身子颤动不已,她们叽叽咕咕叫个不休。烟终于明白了她们的意图:到了时候,要唱!要随心所欲地唱一次!要让那歌声飞翔!她举起手臂,模仿着飞翔的动作告知鸟儿们她明白该怎样做。屋里的灰尘停止了浮躁地飘游,鸟儿们立住小爪,专注地望着她。烟自自然然地唱出了声:
    哆哆哆……啦啦…嗦……
    那声音流畅而富有光泽,烟在歌声里感觉如浴月光,她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个随意编造的旋律。她和鸟儿们和灰尘们和屋子里的一切都不由得手舞足蹈,她知道这是因为歌声触及了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东西。“啦啦……嗦……啦啦……西……”阳光在歌声里急急地爬进屋子里,它贴在墙壁上慢慢地滑行,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得要责怪笨手笨脚的风儿了。他把两扇窗户推得闪个不停,“咣当咣当”声中,烟安静了下来,往日即定程序重新发号施令,欢乐的一刻悄然溃败。烟坐在播音机前抬腕看表,已经有点晚了。桌子上卧着一叠厚厚稿纸,那上面全是厂长要对职工们讲的话。厂长把讲话看得非常重要,每个星期一他都有一大堆字儿要烟向广播线路传递。播音的时候,厂办大楼底下开阔处,全厂职工必须列队成形,昂首挺胸,做出积极响应和领悟的样子。这时,厂长一定躲在宽敞的色调深黄的办公室里打盹儿。他可能因为自己的某个漂亮句子而在短暂梦境里流出幸福自得的口水;也可能因为队列中某人不恭的神态破梦而醒,俯临窗口记住他的体貌特征,以便于厂办主任去寻察和惩罚。
     烟慌慌张张地看了看窗外,队列已无往昔的整齐肃穆,有一纹一纹的波动在人群里窜行,那可能导制整个队列混乱和解体。瞬间,烟似乎看到了相隔四层楼的厂长办公室里,那个身高秃顶的男人正低垂着酒糟鼻子,急躁地走来走去。烟感到他随时都可能冲进广播室,一种过去了的疼痛现在在她的体内苏醒燃烧,烟的身体颤抖如风中的树叶。
    烟的身体表面上此时是否又一次出现了抓痕和吻迹,我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她现在的疼痛感觉一定不弱于那个下午。在那个下午,烟被厂长粗鲁地抱紧,她的脸庞绝望地左冲右突,却依然躲不过厂长粗红的鼻端和肥厚深褐的嘴唇。烟的衣物犹如被驱逐的女侍,软弱地堆了一地;她的血液在冷冷地燃烧,脆玉的骨头叭叭作响。烟闭紧眼睛承受着羞辱的巨浪一次次的沉重击打……烟在岑寂中醒来,肌肤上的伤痕吻迹让她呕吐难止,让她胆战心惊。
    烟神经质地快速冲到门口关闭了弹簧锁的保险。她轻舒了一口气,又回到桌旁,调好机器。厂长说,你每个星期一都要播送我的稿子。我的话被你重复着,想想都让我高兴,这真像是你在咀嚼我嚼过的东西。他伸手拍拍烟的面颊。烟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以避开并不存在的厂长的手。“职工……”刚刚开声,烟就觉得气不顺,这几个字像是砖头铁块卡在她喉咙里,让她憋得难受。她只好重新来一遍:“职工同志们……”这次多说了三个字,可是她扶案站起,干呕不止。“你在咀嚼我嚼过的东西。”厂长说。厂长的口臭熏人,难近其前。在那个盘旋着的下午,烟的心经历了一次死亡,麻雀们悲哀地环绕着她,鸟儿们的眼睛里居然噙着泪水。
喇叭逼真地模仿着烟的干呕之声,那干呕像一场无可回避的大雨从厂区的天空降落。楼下队列呈现出混乱状态,播音员烟的干呕唤醒了他们共有的一种潜在痛苦。他们举首眺望,窃窃私语,嗡嗡之声像一大群蜜蜂越飞越高。厂办主任多毛的大手徒然狂舞着,最后像两条昂起身子的蛇被利刃刺穿,颓然掉在身体两侧。他的影子被前冲后拥的人群践踏着,来不及躲避和反抗。哆哆哆……嗦嗦……
    嗦嗦……啦啦……西……哆……
    烟拿起话筒,终于唱出了自己的歌。笨笨和豆豆、娇女儿叽叽喳喳地应合着;明亮的阳光里,灰尘们的飞舞踩踏着烟的节拍。墙壁桌椅泛动着光泽,播音室里有一种欢乐的气韵。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在歌唱的时候,自己也成了歌声的一部分,自由地流动和飞翔。
    骚动的人们在歌声里安静了,杂乱的队伍因为凝神倾听而展示了另外一种秩序。“哆哆哆……嗦……啦啦……”他们也唱了起来,无师自通,与烟的歌唱和谐一致。厂长沉重的皮鞋在盘旋着的楼梯上急促而可笑地跳跃着,厂长喘着粗气狠劲擂打播音室紧闭的大门。“停下!停止!住嘴!”在回荡着的众人的歌声里,厂长的吼声显得苍白无力。“开门!混蛋!婊子!我要开除你,狗娘养的!”“哐!”“哐,哐哐,哐哐哐!”

   “嗦嗦嗦……啦啦……西”,“啦啦啦……哆哆……”
   “咪发嗦嗦……嗦啦西……”
    "嗦嗦……啦……哆哆……啦……”
    播音室的大门在大斧子的劈砍下发出了凄楚叫声,木头的碎骨片肉四处横溅。厂长满头是汗,兀自狂劈不止。一块木头直直地倒了下去。厂长的大鼻子伸进了门洞,他探手摸到了弹簧锁的扳扣。烟在歌声里打开窗户,扑面是清新空气。豆豆、娇女儿、笨笨退到窗沿上,然后向晴朗的天空举翼飞起。烟看见几千个人摇晃着身子,沉浸在歌唱之中。
    这就是今天的广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