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建强-gjqqh
郭建强-gjqq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30
  • 关注人气: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印象初访谈录

(2007-06-25 10:32:06)
分类: 对话(访谈)

       国家级优秀专家、著名昆虫学家印象初教授从事昆虫学研究,竟是出于偶然:如果他先前所在的单位青海农学院没有被撤销,如果他不曾调入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如果他真的一生从事行政工作,如果他不曾参与野外科学考察工作,如果他没有因此而将毕生的精力用于对昆虫的研究,这肯定会造成当今昆虫学研究界的一大缺憾,会让青海,乃至中国的科学研究失去一分光彩。每想到这里,我就妄想得知印象初是如何从纷繁杂乱的运命之迷宫找出那条通途大道的。当时野外科学考察队目标是脊椎动物,印象初却从由此衍生的另一个问题,即从什么鸟吃什么虫子入手确定自己一生的研究方向。穷三年之功,他写出了学理清晰、查核扎实的论文《鸟类的食性分析》。避过文革最狂乱的时期,当1974年他将此文发表,马上引起世界昆虫学研究界注意,他也因此一下子就走在世界昆虫学研究的前列。由此可见印教授之“敏”,敏于思,敏于学,是成就他学术的一大保证。   
       印象初教授多思勤学,因而善悟。上世纪初,苏联鸟类专家科兹洛夫来到青藏高原,就发现了“高原缺翅型”蝗虫,将之带回国内后引来众多昆虫学家关注。众学者知其是新属,新种,却无法作理论上的鉴定。多年以后,印象初教授依据他所发现的“高原缺翅型”蝗虫的诸多特征,参悟达尔文学说,提出了“青海缺沟蝗属”一说,并进而阐明了高原蝗虫缺翅的原因。1984年,印象初教授的以“印象初分类系统”为理论基架的《青藏高原的蝗虫》一书出版了,这标志着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印教授之善察善悟,是成就他学术的又一大保证。
       印象初教授再三强调,从事科学研究必须得认真认真再认真,努力努力再努力。1996年,印教授出版了煌煌巨著《世界蝗虫及其近缘种类分布目录》。此书用英文写成,共两百多万字,记录了从1758年至1990年所有已知的蝗虫类2261属、10136种,是目前世界上最全面、最系统的同类专著。写作这部巨著,耗费了印教授大量心血。在那不断核查、不断判断、不断编纳的五年,印象初领受过身心的苦累,也品尝了成功的喜悦。这样的写作既是对作者学识的检验,更是对心力,对精神的一次拷问。印象初教授的精神强度在此可窥,  “韧”是成就他学术的另一大保证。
       印象初教授说,我的一生基本这样度过:每天将大量的时间用于看书、搞科研。印教授会打篮球,象棋下得也不错,他偶尔纹枰论道,居然罕逢对手。不过,这些只是他调节身心,调节生活方法而已。对于印象初教授而言,在生活中没有什么比搞科研,从事学术活动更让他感兴趣,他的这一生注定奉献于人类对昆虫的研究事业中。


       郭建强:1958年7月,您毕业于山东农学院植物保护系。可是,您到青海参加工作后怎么走向了从事昆虫研究的道路?
      印象初: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当时的青海农学院任教。1962年,由于农学院撤销,我调入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研究所当时有一支野外考察队,我任副队长,主要从事行政、后勤工作。这支考察队当时的研究重点在于脊椎动物如鸟、兽、鱼等等,并无昆虫研究。
       我在大学读的是植物保护,认得一些昆虫,而野外科考队的同志在观察、研究鸟类时,不可避免地要做鸟类的食物分析。如此,我所学的知识用上了派场。什么鸟吃什么虫子,我开始认真核对分析。在随野外科考队工作的两三年里,我采集了大量昆虫标本,查阅了多种科学论著,终于写出了论文《鸟类的食性分析》。此文因为文革而在抽屉压了几年,直到1974年才得以发表。此文一发表,在学术界影响很大,一下子让我走在了生物,尤其是昆虫研究的前列。
      可以说,我从事昆虫研究既有必然的因素,也有偶然的成分。
       郭建强:您又是如何转向了蝗虫研究呢?
       印象初:我写出《鸟类的食性分析》后,开始想研究蝴蝶,后来发现研究蝴蝶的人太多了,我也很难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我少年时期在老家曾见过蝗虫给农民带来的巨大灾害,而青藏高原的蝗虫又具有特殊性,可能是这些原因促使我最后决定研究蝗虫吧。
        郭建强:那么,您研究青藏高原的蝗虫,最大发现是什么呢?
       印象初:我考稽出了青藏高原蝗虫双翅退化的原因。达尔文的《环球旅行记》一书中,记述了他在太平洋诸多岛屿上观察到的一种现象:海岛上的风力很大,昆虫的翅膀很小或无,原因是在大风条件下,不适宜飞行,翅膀就退化了。由此引发我想到青藏高原两百多种蝗虫中,翅膀退化不见的有三十多个种,这不正是高原长期的大风,以及海拔、植被等形成的这样一个特殊环境造成的吗?1980年,我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关于青藏高原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了论文《蝗虫类在青藏高原的适应性》,详细地分析了这种现象。我进一步提出蝗虫翅膀的退化,引起了发音器的退化,发音器的退化连锁似的引起了听觉器官的退化。
       郭建强:印教授,您能不能用通俗的语言为读者表述一下被科学界称作“印象初分类系统”的内容?
      印象初:过去国内外关于蝗虫的经典分类方法是以蝗虫的外部特征和花纹作为标准,我认为这样有不尽合理之处。1982年,我在《高原生物集刊》上发表了《中国蝗部科分类系统的研究》一文,在此文中我认为蝗虫分类应从蝗虫祖先特征和新生特征区别着手,以触角构造和发音器官为划分依据,将蝗总科分为6科32亚科,从而建立了一个崭新的蝗总科分类系统。
       郭建强:可不可以说您的蝗虫研究的核心区域是在青藏高原呢?
       印象初:我从事研究蝗虫确实是从青藏高原起步的,后开始逐步扩大,视野拓至全国,而后扩大至欧亚大陆,乃至全世界。我从1987年开始写作《世界蝗虫及其近缘科类分布目录》一书,历五年之久,却是一生收集,一生研究,一生付出。
        郭建强:您在昆虫学方面的研究,尤其是对于蝗虫的研究所取得的成绩在科学界有目共睹,可是,似乎也有人对“印象初分类系统”有不同见解?
       印象初:我从不把科学观点强加于人,对于人际关系也是如此。
       郭建强:您这一代知识分子都经历了文革等一系列运动,在那段特殊的岁月,您吃过苦吗?
      印象初:我在那段岁月并没有吃过太大苦头。原因是,一是我没有那么多的私心私利,只对研究感兴趣;二是,科学研究培养了我分析问题的能力。
      郭建强:您在昆虫研究方面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绩,先决条件是什么?您认为一个科学家最主要的品质是什么?
      印象初:我不到青海,不到青藏高原,就不会有今天的成果。青藏高原是我从事科学研究的摇篮,这片天地给我了一个影响终生研究昆虫的机会。同样如果我没有进入中科院西北生物研究所,没有从事野外科学考察也不会取得今天的成果。
       科技工作者的思维方式很重要,他的头脑要非常清晰,而且不能怕苦、不能怕累,集中力量来努力搞研究才能有所收获。我总结三条:一是认真;二是努力;三是需要一定的天赋。
      郭建强:您退休后,被河北大学聘为终身教授,您在那里生活还好吗?
      印象初:我开始在河北大学带硕士研究生,后来带博士,生活状况还不错。
      郭建强:那么您还回青海吗,还在从事与青海有关的研究吗?
      印象初:青海省的党政军民都对我的研究有过很大帮助,我很怀念。当时,我在野外考察遇到困难时,青海的军民总是无私援助。青海对我的待遇也很好。1996年后每月给我1200元的津帖,这在当时的青海是个大数字。有关领导也不止一次到我家嘘寒问暖,我到现在都很感动。   
      我到河北后,其实每年都回青海。只是今年因高血压、糖尿病缠身,遵医嘱才没有回去。我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回报这片热土。2003年,由我主持编写,以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名义出版了的《中国动物表·蝗虫科》一书。  
      郭建强:印教授,您能否作个自我评价?   
      印象初:我适于做研究工作,做行政工作也比较努力。可以说,攻关能力差一点,讲话直来直去,原则性比较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