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郭建强-gjqqh
郭建强-gjqqh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130
  • 关注人气:5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活·文化·诗:访诗人班果

(2007-06-25 09:37:51)
分类: 对话(访谈)


       

       郭建强:作为一位藏族诗人,您是怎样开始写作的?我觉得藏民族有种天然的歌吟能力,那种浑厚与光泽充溢于藏族诗人的作品中,这是什么原因呢?
        班果:我的写作始于文化解禁的70年代末。同所有人一样,尽管我生活在一个偏远宁静的藏区小镇,但通过当时的许多书刊,老实说,我发现了生活的另一种模样。也可以说,发现了现实之上的诗意。这种诗的情怀可能生而有之,就像一间关满小鸟的仓库,我的心胸被一把奇异的钥匙打开了。我找到了飞翔的道路。
       你所说的歌吟能力,的确反映在藏人的日常生活与文化活动之中。只要想想《格萨尔王传》这样一部民间口传史诗,想想浩如烟海的民歌,以及米拉日巴道歌和仓央嘉措的情诗,你会觉得,这确实是一个产生诗的民族。由于地理上空间的辽阔与(心理上)时间的绵长,由于浓郁的宗教感,以及朴拙的民间文化共同造就的氛围,一种浑厚质朴的、含有金属光泽的诗篇能天然反映诗人与之的关系。
      郭建强:诗歌对您意味着什么,您如何处理诗歌与生活的关系?
      班果:诗歌关涉灵魂,散文是思想问题,小说指向现实,而批评则是立场问题。由此你能得出,诗歌对我意味着什么。
      一度,我的生活就是诗,诗就是我的生活。那是在正年轻的时候,诗歌成了自我净化、提高的手段,成了捕捉生活奥秘的机关,甚至还是走向语言彼岸的桥梁。现在我不能免俗地想要成为生活的强者,希望有足够的能力战胜它带给我的困难和压力,进而超越生活浮层,通达自由之境。因此,白天我像所有人一样,非常现实地完成饮食男女必须的程序,而夜晚属于我,环视四壁的书籍,随手捡出几册,可能是一本诗集,也可能是一部史学著作,或者是一部钱币史、文化学方面的著作,由此而沉入另一空间。总之,在被生活淬火以后,我希望自己的诗能具有更沉郁、厚重、撼人的力量。生活与诗从不矛盾,诗最终会从生活中涅磐再生。一句话,写作是一生的事。
        郭建强:与汉族诗人不同,您除了面对中国传统文化及西方文化外,藏文化也流动在您的血管之中,多种文化成份对您的创作究竟是利多,还是弊多?
       班果:文化是一种选择,意味着你可能成为这样的或那样的一种类型。血缘不能选择,我不可能成为一个斯德哥尔摩人,即便那里是文学首都。但无疑面对一个多样性的世界,我们是幸运的。我们有种类繁多、名目各异的大菜可供挑选品尝。来一点海明威,品一杯希尼,嚼一口博尔赫斯,啃一啃曹雪芹,然后可以去化验看看,是不是脂肪增多,血压降低,指甲有光泽显示不缺钙了。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文学肌体需要补充营养。改变饮食结构可能是正确的一种办法。就我个人讲,吃猪肉是不会变成猪的。
        郭建强:自诗集《雪域》后,多见您有小说发表,这是否意味着您的创作巳转向小说?从抒情而叙事,是出于您内心需要吗?
        班果:我的兴趣实际上从未改变。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写过小说,发表当然是近几年的事。我还热衷于写散文,写评论,甚至还想写藏学和出版方面的论文,尽管我写得不多,功力亦不逮。诗与小说之间的关系,我在第二个问题里已作过说明。小说有较大的空间,能容纳更多的东西,尤其是长篇小说,它最能反映一个作家全面的才情与思想,虽然近年来的长篇小说让人不能满意。我确实对这一地球表面最高的地方和在此生活的人们充满深刻的同情和热爱,这片地域和这种生活对人类是极有价值,并具有普遍意义。由于对人的关注,尤其是对人、自然、文化与历史、生活与现实的感受,通过认识了解,我内心现在确实想用笔来反映这样一种真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