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云雷_pnl
李云雷_pnl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7,036
  • 关注人气:1,8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花儿与少年

(2007-06-07 21:50:09)
分类: 我的小说

 

     那天三姐带我去上学,在路上遇到了黑三。黑三正赶着一群羊向南走,他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手里挥着一根鞭子,口里还哼哼着小调。看到我,他甩了甩鞭子,对我说:

    “二黑,你要上学去了。”

    “我上学去了,我爹让我去上学呢。”说着我看了看我三姐,我三姐的辫子很长,她摆了摆头,辫子便左右扭动,象在催促我快走。

    “那你的羊呢。”

    “羊我也不放了,我爹让我上学呢。”

    “那你以后不放羊了。”

    “我以后就不放羊了。”

    “咱们走吧。”三姐回过头来对我说,又对黑三说,“小三儿,你快点去放羊吧,要不你爹又要打你了。”

    “我才不怕他呢。”黑三扬了扬下巴,甩了一下鞭子,鞭梢卷下了几片枣树叶子,叶子在空中飞扬着,我伸出手接住了一片,她的边缘被抽掉了,一半是透明的,叶的汁液染绿了我的小手,我又看了看那棵枣树,阳光下她碧绿得让人发愁。

    “那我上学去了。”

    “那我放羊去了。”

    黑三说完,吆喝着羊继续往前走。一大群羊白白的,咩咩地冲着我叫,好象认出了我,奇怪我为什么不跟她们一起走。

    我呆呆地看着黑三,想起了我的羊,我最喜欢的大黑与大白,她们的劲儿很大,比黑三的羊好多了。我不去放,她们怎么吃草呢?

    “咱们也走吧。”姐姐说,拉起我的手向前走,我在她后面慢慢地走着,不时回头看看黑三,他和他的羊越走越远了,当我走到学校门口时,黑三已经穿过了村子,走到了那座小桥上。从那里一直向东走,就有一大片草地,黑三又会在那里唱歌了,又会在那里爬树了,又会到河里去摸鱼了,他还会去人家地里掰几个玉米棒子、挖一捧花生,在地上掘一个小洞,烧起火来闷着吃。

 

 

    学校在栽了一行柳树的路边。操场很平整,夏天曾是人家的打麦场,现在也还堆着几堆麦秸垛,象是一座座小碉堡,是个玩捉迷藏的好地方。一只母鸡领着一群鸡雏在那里悠闲地散着步,她不时地昂起脖子咕咕地叫几声,一会儿又低下头去这儿啄啄,那儿嗅嗅,象是在找掉落的麦粒。那些鸡雏们跟在她后面东张西望,一个个胖乎乎、毛茸茸的,象洒落了一地的雪球,却又比雪球更丰富多彩。

     教室是一排破房子,窗户上的框子已经没有了,窗台的砖也被人拆掉了不少,看上去象一个边缘参差不齐的岩洞,那是可以当门来出入的。门是一块破旧的木板,上面有久经风雨剥蚀的痕迹,有的地方还长出了霉斑。

    姐姐领我去见了校长。校长是一个老头,他的衣服洗得泛了白,虽然破旧,但很整洁,他还戴着一副眼镜,一圈圈象水纹似的。他喜欢笑,一笑就露出满嘴的牙。见到我,他又笑了起来,“哈哈,你也到念书的年纪了,哈哈哈哈……”边笑边用手抚摩我的头发,我心里很不喜欢这样,姐姐刚给我梳过的头又要被他弄乱了。可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瞪着眼睛看他。大概他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拿手拍了拍额头,对姐姐和我说:“就去吴老师那班里吧,去吴老师那班里吧。”说着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吴老师是个女老师,年纪和我三姐差不多,她领着我和三姐朝她的班走去。那个班在学校的最东头,靠着村里的那条土路。这里的房子也很破,屋前栽种着一排梧桐树,阳光洒下来,在门前筛落了一地斑驳的影子。

     我跟在吴老师和三姐的后面,她们进了教室,我也进了教室。屋里正有十七八个小孩在大声地念书,见我们进来都停下不念了,都把目光投在我身上,其中前街的一个小孩还冲我挤眉弄眼的,要是平时我早就跟他打起架来了,可在这里我心里却慌慌的,我只瞪了他一眼,意思是以后再找他算帐。

    “今天我们来了一个新同学,大家欢迎。”吴老师的声音很好听,象唱歌一样。下面是稀稀落落的拍巴掌声,还有一个家伙冲我做了个鬼脸。

     “来吧,到这里来。”吴老师领我到一个座位上,让我坐下来,说,“以后你就坐在这里吧。”

     我点了点头。

     三姐说:“你在这儿好好学吧,我回去了。”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出了教室,走到了校园里,走到了土路上,她的身影越来越远了,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风扬起一阵尘土,她便隐没于尘土之中了,尘土渐渐弥散开来,她却不见了踪影,便只留下我一个人在教室里了。

 

    “二黑,你今天洗脸了没有?”

     我嗫嚅着,不说话。

    “跟老师到屋里来。”

     说着,吴老师领我走到她的办公室,那是一间同样破旧的房子。她给我舀了清水,又加了点热水,让我洗脸。我看了她一眼,撩起水,胡乱地抹了几把。她又给我拿来香皂,我默默地接过来,在手中使劲地搓了搓,搓出了许多泡沫,那泡沫是很香的,我涂了满脸,又把他们洗掉了。

“来,擦擦吧。”

     我接过她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脸,便去上课了。

     这是我最初上学时每天要重复的功课。我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让我洗脸呢。我喜欢在村里各处乱转,爬树,捉鱼,在墙头上飞快地跑,总是弄得全身的衣服一片片的,手和脸都是黑的,爹娘说我我也不听,回到家里抓起一个馒头就吃,渴了就趴在缸上舀一瓢凉水咕咚咕咚灌进肚子里,谁又管我来着。偏偏是个女老师爱干净,让我也跟着倒霉。

     “在学校里学什么了?”娘老爱问我。

    “就学了个洗脸。”我翻了翻白眼,又跑出去玩了。

 

    “二黑,你怎么那么黑呢?”

    “我黑不黑关你什么事,想挨揍啦?”

    “想打架呀你。”

    “别仗着你们人多。”

    “你还挺硬。”

    说着三五个人朝我围了过来,我抡起书包朝他们打去,几个人顷刻间纠缠在一起,一些拳头起起落落,脚在空中乱飞,也不知道谁踢到了谁,哎吆哎吆的叫声此起彼伏。一会儿都鼻青脸肿地住了手。

     “还想挨揍吗你。”他们说。

     “还想挨揍吗你们。”我也不甘示弱。

     “你敢告老师还揍你。”

     “想再挨揍你们就告诉老师。”

 

     有时我也去找黑三玩,他现在一个人在山坡上放着羊,总爱向我打听学校里的事,又向我吹嘘他钓到了多大多大一条鱼,逮着了多么多么漂亮的一只鸟,我们还常一起偷人家的花生、红薯、玉米棒子,挖个坑点火焖起来吃。吃完了就跳到河里去洗澡,扑腾得浪花又高又白。

     游一会儿上了岸,我们又爬到了树上,摘一片叶子当口哨吹。

    “一个人在这里放羊也挺没意思的,学校里多好呀,那么多人在一起玩。”黑三在树上晃晃悠悠地说。

    “学校里才没意思呢,整天就是坐着念字。”我吹掉嘴里的叶子,大声地唱了起来,声音在这寂静的山坡上传得很远。突然间我多么想变成一棵树,永远在这山坡上快乐地玩耍,又多么想变成树上的一只鸟,在这碧绿的树丛之间自由地飞来飞去。

 

     有一次,我从学校里逃了出来,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向家里走。路边的每一棵柳树姿态都不一样,有的枝桠向这边伸,有的向那边斜,有的分叉很高,有的就很低。我边走边看着那些树,觉得她们都很有意思。我觉得爬每一棵树的感觉都不一样,有那么多树自己没有爬,多么可惜呀。我一边走一边琢磨,后来就爬到了一棵树上,爬得很高。坐在树叉上,随风轻轻摇摆,真是很惬意。我望着那绵延不断的树丛,想自己要是能从一棵树直接爬到另一棵树上就好了。想着想着,我便要动手了,这时听到下面有人喊我。我低头一看,发现原来是我三姐。

    “你快点给我下来。”她说。

    我看了看她,便抱住树干滑了下来。

   “你爬那么高,摔下来怎么办。”她怜惜地望着我。她的背上还背着药桶,大概是刚从地里打药回来。

   “我没事。”我低下头说。

    “光说没事就没事了?今天你怎么没去上学?”

    “今天老师没来。”

    “老师没来?你带我去看看。”说着,她便带着我又去了学校。她在前面走着,还背着那个大药桶,我在后面不情愿地走着。到了学校里,老师正在火急火燎地找我呢。

 

 

    坐在教室里,我时常发呆,我不喜欢吴老师,我感觉她也不喜欢我。我也不愿意与其他的孩子在一起玩儿。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我也尽量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透过破烂的窗子,我天天看着伸过来的一枝梧桐,那肥厚宽大的几片叶子我慢慢都看得熟悉了,偶尔会有小虫子在她们的叶脉上爬行,阳光照过来,那虫子似乎也染成绿色的了,可爬到叶子的边缘又变成黄的了,多么有意思。可是过了几天,秋风起时,她们便都一枚枚飘落了,撒满一地,后来不知又被吹到哪里去了。我再仰头去看时,就只能见到干枯的枝条了,我的心情也变得分外寂寥空阔,便如外面没有叶子遮挡的碧空一般。

    每天早上,我便背着小书包去上学。

    每天下午,我又背着书包回来了。

    走在路上,我总喜欢踢着一块小石头,我一脚一脚地踢着它走,我走它也走,它总在陪着我走,是一个很好的小伙伴。

 

     我学习不怎么好,老师很少提问到我,我就躲在教室的后面不出声,也没有人注意到我。可是有一次,老师问了一个问题,问谁能回答。这个问题我会,班里也有其他的同学会,我看到有几个同学举起了手,我犹豫了一下,也缓缓地举了起来。可是手臂弯弯的,介于举与不举之间。

    老师的眼睛巡视着,教室里都鸦雀无声。我看到老师向我这边看过来了,心里突然一阵慌乱,突然要把手放下来了。可是这时老师看到了我,她的眼睛亮了一下,轻轻地点了我的名字,说:“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我紧张地站了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把一本书带落到地上了,哗啦一声。

    “别紧张,好好想想。”老师的声音柔和地说。

    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答案,流利地把那道题回答出来了,两只眼睛还惶惶不安地看着老师。

   “回答得很好,你坐下吧,”老师说,“这次你回答得不错,明天我要奖给你一朵小红花,希望以后你都能这样回答。”

    我坐下了,脸烧得通红,心儿象只小兔子似地砰砰乱跳。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老师是要奖给我一朵小红花,我高兴得了不得。这小红花是老师自己做的,很漂亮,只奖给那些学习好的同学。我也要得到一朵小红花了,想想心里就象蜜一样甜。

    放了学,我匆匆忙忙地向家里跑,想把自己得了小红花的消息告诉爹娘。跑到校门口,校长正推着他那辆破自行车准备回家呢。看我跑得飞快,他喊住了我,问:“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是不是又做什么坏事了?”

    “没有,校长,我今天回答问题回答得好,老师说要奖给我一朵小红花呢。”

    “是吗?哈哈哈哈,”校长又笑得露出了牙,伸出手来要摸我的脑袋,我机敏地躲开了,“哈哈哈哈,你这个坏小子也学好了,哈哈哈哈……”笑着,他跨上自行车,蹬远了。

    我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又飞快地跑了起来,小书包在背后,随着我每一步的奔跑轻轻起落,拍打着我的腰际,让我很兴奋,感觉自己象一匹奔驰的骏马。

 

    跑到家里,我已经气喘吁吁了。娘正在喂鸡,我飞到她面前,喘着大气儿告诉她,“娘,娘,老师说要奖给我一朵小红花呢。”

    娘还在那里喂鸡,她笑着说:“老师要奖给你一朵花呀。”

    “老师问问题,我举了手,老师问我,我就回答了,老师说我回答得很好,说是要奖给我一朵小红花呢。”

    “那花呢?”娘还在喂鸡。

    “老师说明天才给我呢,爹去哪里啦,姐姐都去哪儿啦。”我迫不及待地问。

    “你爹和你大姐浇地去了,你二姐、三姐在河边洗衣服呢,你四姐替你给羊割草去了,养着个羊又不放,说要卖了吧你又不让,还得给它割草。”娘喂完了鸡,端着盆子向屋里走去了。

     “我去接接他们。”我说着,把书包往门口一撂,便跑了出去。

     刚跑到巷子口,便听到了说笑声。原来是二姐、三姐洗完衣服回来了,她们一人端着一个盆,袖子还挽在胳臂上,手湿漉漉的,正在说着什么话呢。我迎上前去,对她们说:“姐姐,我给你们端着盆子吧。”

     二姐逗我说:“你替哪个姐姐端呢?”

     我说:“我替三姐姐端,她年纪比你小,现在该累了。”

    “你可别给我摔在地上了,——今天你怎么这么好呢。”三姐说。

    “今天老师表扬我了,说要给我一朵小红花呢。”我自豪地说。

    “老师要给你什么小红花呀?”

    “那小红花是专门奖给学习好的,老师说要奖给我一朵,我回答了问题,老师说我回答得很好呢。”

   “那你学习还很好呢。”

   “当然啦,我还要得许多许多的小红花呢。”

    到了家,帮姐姐把衣服挂在了铁丝上,我说自己要再去接接爹和大姐、四姐,便又跑到了村里的大街上。我在一根电线杆下,遥遥地望着路的北头,期待着他们的身影出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们却都还不来,让我很着急。

    这时黑三却从南面走来了,他挥着鞭子,赶着一大群羊。

   “黑三,你放羊回来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我在等我爹他们呢,他们浇地去了。今天我在学校里,得了一朵小红花呢。”

   “什么小红花?”

   “老师给的,谁学习好就给谁。”

   “给你了吗?”

   “老师说明天给我,今天我回答问题,老师说我答得很好,说明天给我呢。”

   “老师给了你你让我看看吧,我还没见过那样的小红花呢,我在山坡上采过很多花,还编了个花环呢,戴在了大花头上,她去河里喝水,给我丢在河里了。”

   “我明天一定给你看。”

   我们正说着话,我看见北边走来了三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我爹和大姐、四姐,大姐肩上背着一筐尖尖的草,那该是四姐割的。他们见了我,问我:“在这里干什么呢?”

   我说:“我在等你们呢。”

   爹说:“回家去吧。”

   他又问了问黑三他爹在不在家等话,我们便一起往家走。黑三赶着他的羊继续向前走了,我回头向他招了招手,做了个鬼脸。

    回到家里,娘已经做好了饭。在饭桌上,我又一次说起自己得了小红花的事,我爹很高兴,多喝了二两酒,对我说:“行,好小子,你就好好学吧,考上一个大学,也让咱祖坟上冒冒烟。”

    姐姐们对我也都很好,她们老是往我的碗里夹菜,说:“你多吃点,吃好点,吃饱了好好学习。”

     娘说:“看你们惯得他。”说着,她也禁不住笑了。

 

    第二天,我早早就去了学校。坐在教室里,感到很兴奋,也很不好意思。我想象着那朵小红花别在自己的胸前,别人看了会怎么问,我将怎么回答。想着想着自己就红了脸,觉得自己似乎太在意它了,这样好象也不对。

     吴老师来了,今天她没有提问。她讲课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可是我似乎听不下去,我脑子里总在想着,她会什么时候给我小红花呢,她什么时候给我呢,我总在等待着她给我小红花的那个时刻。我的眼睛望着她,她穿了一件素色的花裙子,很漂亮也很别致。她的眼睛时而看着黑板,时而环视全班的同学,我的目光追随着她,可是当她向我这个方向看的时候,我便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她就要点我的名字,让我上讲台去领那朵小红花了,我在心底不禁悄悄地嘀咕着,一想到这个,心就跳个不停,脸上也一阵一阵地发热。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走到讲台上,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呀,我寻思着。我既盼望着那个时刻的到来,又似乎有难以克服的羞涩。

     一节课过去了,老师没有说起这件事。下了课,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跑到教室外面玩了一会儿。春天到了,那些梧桐树已经长出了嫩嫩的叶子,粉红色的梧桐花落了一地,那花是喇叭形的,落在地上也象一个个小喇叭。路边的柳树也都披上了新绿,远望如一缕淡淡的烟,而当微风轻轻拂来,那随风摇曳的枝条恰似在溪边浣发的少女,多么美丽呀,春天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美。

    接下来的几节课我依然处在慌乱之中,怕老师会突然点到我的名字,可是老师终于没有点,这又让我感到很失望。上午的课很快就过去了,我又盼望着下午的课。下午我仍是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越来越焦急的盼望,可是直到课程结束,老师也没有提起小红花的事。

    放了学,我怏怏不乐地背着书包向回走,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又看到了校长在那儿推着车子,正在和别人说话呢,我从一边悄悄地绕了过去,我怕他再突然叫住我,如果他问起小红花,我说没有,他肯定会以为昨天我是在撒谎呢。

   

    老师为什么没有给我小红花呢,在回家的路上,我慢慢地走着,心中千百遍地寻思着,是她忘了吗,还是小红花她还没有做好,或者是她后来又觉得不该给我了,或者明天她就会给我的。可是我回到家里,该怎么给爹娘和姐姐们说呢,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在骗他们呢。

     “二黑。”

    前面有人喊我,原来是赶羊回家的黑三。

    “你的红花呢,快给我看看。”他说。

   “老师今天没有给我,”我闷闷不乐地告诉他,“老师没有给我,她说了今天给我的,今天没有给,明天兴许会给的。”

   “那你明天再给我看吧,我今天钓了两条鲤鱼,你看,”说着,他举起手中柳条串起的两条鱼,朝我晃了晃。

“好大的鱼呀。黑三,咱们一起去玩吧。”

   “去哪儿玩呀。”

   “咱们去河岸那儿爬树,摘榆钱。”

   “那我先得把羊拴到家里去。”

   “我跟你一起去。”

    我背着书包跟黑三去了他家,把羊拴在圈里,我们两个便一起到河边玩去了。在河边,我们爬上了最大的那棵榆树,在树上摘了很多榆钱。初春的榆钱嫩嫩的,嚼起来十分香甜,我们都吃了个够。直到天色全黑了,才慢慢向家走,这时我娘已经站在门口喊我了。

    到了家里,晚饭已经摆在了桌上。我把书包一扔,便坐在桌前,闷着头吃起饭来。吃着吃着,三姐突然对我说:“昨天你不是说要奖给你小红花吗?奖了没有。”

    “老师今天没有给,”我含含糊糊地说,自己先红了脸,象是真在撒谎,“她没有给,她本来说今天给我的,今天上课她没有说。”

    “老师真的说要给你了?”娘说。

   “真的,我骗你们干什么。昨天她提问,我举手回答了问题,她说我回答得很好,说今天要给我,可她今天没有给,可能是花儿还没有做好,说不定明天会给的。”我越说脸越红,我恨自己的脸红。我不想脸红,脸却不由自主地红了。

   “吃饭吧,吃饭吧,”爹说,“一朵小花有没有也不要紧,你只要好好学就行了。”

   姐姐们对我仍是很好,老往我的碗里夹菜。

   我没说话,把头埋得更低了。

 

    第二天,我又早早去了学校,上课时眼睛随着老师转,可是老师似乎没有注意到我。接下来的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都是这样,有时我故意走到老师的面前,或者下课了在教室里和同学打闹,想引起老师的注意,让她想起那朵小红花的事,可是老师注意到了我,却没有想起小红花。她一定是忘了,我想,她怎么会忘了呢,她说了要给我一朵小红花的,她怎么会忘了呢,那天她说我回答得很好,说要给我一朵小红花的,她不该忘了的呀,她怎么会忘了呢。我的爹娘和姐姐现在一定会认为我在说谎呢,还有黑三,他也会觉得我在骗他了,以前我虽然撒过谎,但这次我真的没有骗他们,老师,你怎么会忘了呢。我的心里很难受,我是多么希望得到那朵小红花呀,它本来是属于我的,你是答应了给我的。

    那天傍晚,下了课吴老师回家走,我在她的后面跟着,我想要告诉她,她应该给我那朵小红花。她的家在我们东边那个村子,她夹着书慢慢地走着,我悄悄地跟着,走了很远。她没有注意到我,我多么想喊住她,说出想说的话,可是我不敢,我只是悄悄地跟着。她慢慢地走着,穿过了我们的村子,走上了一条乡间小路。我忽然想出了一个办法,绕了一条道,跑到了她的前面,又从她走的那条路上跑了回来。

“二黑。”

     她突然看到了我,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跑得气喘吁吁的,心里又紧张,简直快要哭出来了,我说:“老师,我……我……”我发现自己真的哭了出来,我心里直恨自己不争气。

    “怎么了,你跟谁打架了?别害怕,告诉老师,老师明天批评他。”

     “不是,老师,不是,我……”我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哭得却更凶了,“我……,你……”

    “发生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告诉老师。”

    “老师,我,我,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那有什么的,”老师笑了,她把我拉到怀里,用洁净的手绢揩了揩我的脸,对我说,“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向西走,便到咱们学校了,到了学校你知道怎么走了吧?瞧你,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呢,也不害羞。走吧,就是这条路,回到家好好写作业。”

    我点了点头,从她怀中挣脱,飞快地跑了起来。跑了一阵,我停下来,回头去看,见老师仍在那条乡间小路上走着,小路的两边是黄灿灿的油菜花,老师在那里走着,她的裙裾轻轻飘动,在夕阳下慢慢走远,渐渐地逸出了我的视野。

   我又飞快地跑了起来,风声呼呼地从耳边吹过,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觉得。我是熟悉路的,却又象迷了路一样,只觉得路是那么长,那么远,好象永远也跑不到头似的。我不知疲倦地奔跑着,跨过了小桥,跑到了山坡上。我想找到黑三,和他说说话,可是我跑到那里时,黑三已经回到家里去了,山坡上空旷而寂寞,看不到一个人。我累坏了,便在山坡上躺了下来。

     天色渐渐暗了,星星开始闪光。在黑暗中我躺了很久,脑子里很乱,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有山坡上青草馥郁的气息和露珠的清香环绕着我。后来我慢慢平静了,默默地坐起来,从周围的草丛中采集了一些花朵,我细心地把她们编成了一个绚烂的花环,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2002年4月1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少年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少年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