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廉
飞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832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21年习作(1-5月)

(2021-05-18 17:04:42)

 

年初感怀

 

我出生在一座颍河边的小城,

项羽祖先的封地。

作为颍川旧族的后人,

我喜欢读《世说新语》,

我比我的朋友更理解谢灵运。

 

望气的人望我,

不是龙虎,

也不是鹤,

诗人沈苇用“形色”扫描我的脸,

显示一朵山茶花。

 

这些年,我在窗前挂了一块玉玦,

决心重振祖上的事业,

为此,日夜扛着一只鼎的影子。

 

202117

 

 

 

钱塘江岁暮

 

高楼多风。

清扫房间,晾晒衣被,

等小女寒假归来。

九楼黄冈老段送我今天钓来的小鱼半桶,

我回赠杜康两瓶。

翻一翻唐德刚的书,想一想中国的未来。

 

江潮退去,江边的乱石蜂拥而出。

凝望那些独来独往、伸脖子的孤傲水鸟,

鸟犹如此,

人何不孤高处世?

新月清寒,

只有孩子们的笑声能阻遏大江东去。

 

2021119

 

 

 

辛丑年的父亲

 

我困苦的父亲,

他竟然活到了曹操的年龄,

十年后,活到了孔子的年龄,

我祈愿他活到89岁,范蠡的年龄。

搬进高楼,他因找不到

安放锄头的地方深感不安。

过惯了简朴的日子,

晚上他灭了灯在房间散步。

他唯一的兄弟,在昨夜的大风中死去。

 

2021223

 

 

 

九十年代的早晨

 

那天,早自习放学,

你我骑上自行车,

你家住在颍河的转弯处,

去你家的无名小土路,

就是今晚我们喝酒的北平大街。

田野,晨雾刚刚散去,

太阳照亮麦苗上的露水,

我们谈起你喜欢的那个女生,

你想折一枝桃花给她,

你想乘船带她去很远的地方。

少年时代的兄弟,

今晚,让我们借着酒意

忘记她的萧瑟,

忘记我三天前死去的叔父,

忘记所有中年的隐痛,

让我们停下自行车,

走进青翠的麦田,

让露水打湿我们的衣裳,

让我们为她折下那枝桃花。

 

202131

 

 

 

雨中的鹅

 

正月十三是个悲伤的日子,

二叔下葬时,下起了冷雨,

我们跪在泥泞里,

父亲独自在远处的路口哭泣。

 

当客人散尽,

满园桃花掩映着

小小的新坟。

 

这时,我望见了园子里

那两只近日来

一再受到惊扰的家鹅,

它们悠然走在雨里,

焕然夺目,仿佛两朵盛夏的白云。

 

202132

 

 

 

养鸟经

 

这对沉默寡言的兄弟,

晚年都爱上了养鸟。

二叔去世三天后,

那只百灵也死了,

父亲拎回二叔的鸟笼,

就像王徽之取出王献之的鸣琴。

他说养不同的鸟

要用不同的鸟笼,

他说好鸟可遇不可求,

就像学唱戏的

只出彩了一个梅兰芳。

他遗憾我没有听到那只画眉

学公鸡打鸣;

我暗自惋惜他不识字,

不能读我在凤凰山写下的那些诗。

 

202133

 

 

 

颍河边的丁令威

 

千年之后丁令威化鹤归来,

昔日的城郭依然故我。

然而我的城郭只剩下了这条颍河,

我找不到河边

那棵我曾抱着恸哭的大槐树,

对这些垂钓的少年来说,

我陌生正如一只他乡飞来的野鹤。

昔日的乡邻天南地北,

一场葬礼重聚在一起。

面对死者我们手足无措,

我们不懂如何作揖,如何下跪,

甚至不知该如何落泪,

我们如此轻率地

把我们的亲人埋进土里。

 

202134

 

 

 

二月初二登五云山,怀莲池大师

 

我这脚上沾满泥巴的远来客,

来自你编著的《往生集》,

山麓古老的枫香、苦槠都是我的老朋友,

龙井茶,刚长出新芽。

当年你忽闻樵楼的鼓声而大悟;

你为水陆众生说法,

木鱼一响,万鸟无声;

你在五云山的每一块石头上刻下“生死事大”。

 

2021315

 

 

 

江夜

 

月明星稀,水鸟相呼,

一位老人对着大江吹奏《送别》,

两岸的灯火渐渐熄灭。

昨晚梦见死去,今晚梦见新婚。

 

2021324

 

 

 

江水

 

每天江边散步,

看一阵壮阔的江水,

无非提醒自己,

在这片出产周公、孔子的土地上,

千万不要悲观,

要像这江水一样有耐心。

发狂的三春芳菲,

七月的黑云压城,

都是短暂而徒劳的,

都将远流到天地之外。

 

跟千秋万岁的声名一样久远的,

是人心的寂寞,

是大江的流水。

 

2021326

 

 

 

江雾

 

只要下一点雨,江上就起大雾,

望不见对岸的高楼。

白鹭飞走,

那块孤石也随即被江水吞没。

 

2021330

 

 

 

寒食,吴山宝成禅寺

 

宝成禅寺,乱草间站着

一尊身份不明的佛像,

遍身青苔。当年苏东坡游寺观赏牡丹;

今天飞廉坐在寺前,

看古老的宋樟长满共和国的新叶。

 

202143

 

 

 

白堤和苏堤

 

白堤疏朗,苏堤深茂,

白堤近市井,苏堤幽人往来,

白堤像白居易,苏堤似苏东坡。

 

踏过孤山

和那座让人怜爱的西泠桥,

这些年,苏白二堤,

我的脚步雨点一样密集。

 

像岸边的青石,我被清澈的湖水染黑。

 

202147

 

 

 

雨夜读《答苏武书》

 

今夜大雨淋漓,

草木痛饮,钱塘江江水急涨。

 

变换了无数身份,

今夜我置身江南,

收到了两千年前李陵写给我的那封长信。

 

202148

 

 

 

梦杜甫

 

这邪恶的首相,终于一命呜呼,

历史上很少有人因自己的死

给同代人突然带来如此巨大的释放和欢欣;

十九年不间断的阴谋诡计,

他几乎凭一己之力就把辉煌的盛唐

拖入深渊。

两年后,眼睛近乎失明的

安禄山(他的母亲

是突厥的一个巫师),范阳起兵——

高仙芝无力镇守潼关,即刻处斩;

华山未能预言这可怕的叛乱,

根本配不上“金天王”这崇高的封号。

李隆基,我们英武的皇帝、

天才音乐家、慷慨的艺术赞助者,

很快,就要放弃他心爱的贵妃,

接着失去帝位,

成为《长恨歌》《长生殿》的主角,

一再被李商隐嘲笑。

逃亡途中,酒后,我和杜甫

谈起过往数十年的和平年月,

感叹唏嘘,恍如梦寐:

那时,杜甫四处壮游;我往来洛阳、

长安贩卖茶叶,

运气很好,我发了笔小财,

天宝六年,娶了一位美丽的小妾……

 

2021413

 

 

 

有感

 

至今记得那天早上

我在萧山松石居读《离骚》,

窗外,凡鸟乱鸣,

突然远处传来鹤唳。

 

三十年后,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师友们纷纷效法屈原,

只剩下我苟活在这可诅咒的人间。

 

找我买画的,都是新面孔,

日月也是新的,

照着旧时的湖山。

 

2021419日,为陈洪绶而作

 

 

 

新月

 

新月下,钱塘江暗暗涨潮,

江水里传来白鹭欢愉的叫声。

 

2021420

 

 

 

途中

 

地铁上,站在潮水似的人群里,

用手机读李商隐时

想起曹丕在行军的马背读屈原,

一抬头,望见对面女孩低头涂口红。

 

我多么喜欢一楼的玻璃旋转门,

有人进,有人出,

就像富春路上杜鹃落了一地,

与此同时,来福士塔前橘花开满枝头。

 

2021422

 

 

 

中国气候

 

东汉末年,气候开始变冷,

某年曹操在铜雀台种橘,

只开花不结果,众人都感到奇怪;

公元225年,曹丕前往广陵的路上,

淮河忽然结冰。

三百多年的寒冷过后,

到了隋唐,气候渐渐回暖,

公元669678年的冬天,

长安没有下雪,

乐游原梅花盛开,

大雁塔下,万竹成林;

公元751年,蓬莱宫前的柑树

结了一百五十多颗果子,

李隆基读了《三大礼赋》后非常高兴,

就把其中一颗柑果赏给了杜甫。

 

2021423

 

 

 

在九江

 

九江,这座历史上被称为浔阳

我从没去过的城市,

距长江不远的

一列高楼的一间小书房,

放着我的那本蓝色封面的诗集。

照片上,诗集的左边是《水经注》,

右边《异乡记》,

窗前挂着一面古代的铜镜。

感谢这位陌生的朋友,

她或许在预言一幅三百年(甚至

更悠久岁月)以后的场景——

近乎虚幻的后世,

依然有人在雪拥秦岭

或洞庭湖的落日下读我的诗。

 

2021424

 

 

 

北游

 

过几天,我将北归河阳,

欧阳永叔召集朋友们

在南洛河边为我饯别,

苏子美带了我最爱喝的酴醾香。

远处古树蝉鸣,

竹林间我们这群酒肉狂人歌啸赋诗。

去后院更衣的路上,

我停下来回望夜色中的这群朋友,

他们正点燃蜡烛,

我们今天的快乐无愧于古昔。

 

2021426

 

 

 

忆凤凰山

 

燕子从不嫌我的房舍狭小,

春分未到,就赶来筑巢。

 

我的朋友,多数来自古代,

我的邻居,有一个叫寒寒的小姑娘。

 

我沿着中河,去一家国企上班,

深夜,院子里读叶芝。

 

风从万松岭吹来,

我的新诗在雨水里拔节。

 

2021430

 

 

 

阵雨,湖行

 

阵雨,到湖边散步。

新荷出水,

小鸳鸯三五成群,

青蒿吞没了湖边的一把木椅。

 

长假第四天,

游人多挤在断桥、白堤一带,

孤山静寂,

林和靖的古墓长了许多小野菊。

 

秋瑾石像下,

那位打着伞找伞的中年人,

一转身,望见了时代的风雨,

正在远处的群山积聚。

 

202154 

 

 

 

过广济桥想起陈洪绶

 

他至少三次坐船从这座桥下驶过,

北上求取功名。

 

甚至紫禁城的一声咳嗽

也顺着这绵长的水路

传递到江南,

惊动定香桥畔的陈洪绶,

如痴若狂,他一口气画出42幅《归去图》,

在那天翻地覆

苏东坡像为风雨侵蚀

而无人过问的年代。

 

过去的王朝多是飘浮在水上的,

人的命运更需要一座桥来稳固。

五百多年的古桥,

中央桥面雕刻的牡丹花,早在风雨中衰败,

桥畔,提着竹篮卖枇杷的老妇人

眼睛浑浊。

 

这座桥上,我见到了江离和他的一对小儿女:

知非和知微。

 

202155日,立夏

 

 

 

布宁追忆契诃夫

 

那时他住在海边一座白别墅,

书房挂着几幅列维坦的风景画。

 

某个冬日,他到花园散步,

身后跟着一只鹤和两条小狗。

 

他喜欢长时间眺望远山,

他像月亮那样温和,淡然。

 

他预言,七年后,再没有人

读他的小说。

 

两年后,他死去,进入元素周期表,

他是世间皎洁的银。

 

202158

 

 

 

龙山镇五月十四夜

 

傍晚,坐一个小时的大巴,

赶到龙山镇,你的出生地。

灯光下,一闪而过你的塑像,

状元街矗立着状元酒楼。

天不时下着小雨,

我们在卧龙山麓的普明禅寺

朗诵你的诗词。

下山,我到太平湖边慢步,

听你当年听过的虫鸣与鹤唳。

我来自颍川,

你的祖先生活的地方,

来自另外一个时代:

北伐早已成功;深夜的龙山镇,

寂静无声。

 

2021515日,怀陈亮

 

 

 

钱塘江初夏

 

清晨,风雨大作,雷电交加,

江水有了海势,

我想着一座遥远的山城,

 

我和我的朋友行将老去,

我们努力写下的文字命运未卜。

 

读陈龙川的日子,

全城吃枇杷的日子,

几只白鹳冒雨到钱塘江捕鱼。

 

20215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采石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采石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