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狗
那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41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还是婚礼...

(2011-05-04 22:56:08)
标签:

杂谈

被人质疑了...被质疑了是只想着妹子而已... 话说那个同学也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那个人了。再说自己的幼稚无知现在相对的也有了一点进步... 那么还是说婚礼的事情,这场婚礼其实在我看来跟其他的婚礼没有什么区别,找地方,随礼,入座,看节目,各种宣誓,戴戒指,然后开饭,然后敬酒,然后走人,然后。然后应该就没有什么然后了,完事之后跟几个高中时候的同学一起去了游戏厅或者应该说成是街机厅比较好。发现已经连拳皇的必杀怎么摇都忘得差不多了... 真是悲哀。

 

之后具体来说一下婚礼上的一些见闻,其实基本上全部都是跟高中同学有关的事情。因为其他方面的事情毕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而且说实话我也根本没有火眼金睛更没有眼力架根本就不明白热闹非凡的表象下面究竟有什么样的暗流涌动。也可能是自己阴谋论了,但是我还是幼稚并且坚定地认为,任何事情的背后都是有着黑暗面的,我执拗地这样想着。然后开始回忆这场不是那么有趣但是还算是中规中矩的婚礼的大概过程,首先当然还是在入口处遇到的当年的.... 跳过去好了。

 

那么我们看到了成堆的保安还有成群结队浓妆艳抹的大老娘们儿,所以我们非常简单地就到了目的地。之前就已经粗略地了解过了,当天的宴席大概是在500人规模,但是事情不能说死毕竟现在这个时代大家都忙得要死,临时抽身不开分身乏术的同志们也当然就只能缺席。不过现场也仍然还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大厅门口当然是随礼处,惭愧我根本不知道这个部门是不是有什么专属的名称...于是只好这样叫它了希望它不会嘲笑我的无知至少我觉得一张桌子一块白布一面看板应该是不会嘲笑我的吧,就算是它们表达了什么对于我的不屑,很可惜的我也是理解不能的。这是不是有了点厚颜无耻的意思,我正这样想着,另外一个高中同学及时地出现了。

 

这是我高中时候的体委,在高三最后一届篮球赛上为了班级荣誉强力上篮被对方恶意犯规导致膝盖着地受伤,当然我要表达的重点不是他多么为班级着想多么具有体育精神多么啥啥啥。我要说的是之后的事情,因为当时是高三了所以就不好缺席,而学校又贴心地为我们安排了校车,所以在体委受伤的当天我就拍胸脯表示第二天的座位交给我就好了,意思是我给他占座。然后第二天早上我就给体委占座了,因为体委伤的比较厉害所以我就很天真的认为,应该把座位占得靠前一些这样体委在上车之后就能不走几步路就立刻坐下。可是,无情地现实用它的行动狠狠地以“幼稚”为由抽了我一个嘴巴,在体委上来的那一站,在体委上来之前,有一个大学部的教授先于体委上了车,并且要求坐我占着的座位。我想当然地就说“老师对不起我同学昨天摔了我给他占个座”,现在想想其实这句话也没有任何问题,至少我仍旧天真地这样认为。于是老师立刻就爆发了,比初号机没电了来得还要迅猛“你这个同学怎么怎么!!!!!”“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找你们校长!!!!!!!”“你们这些学生怎么这样没有素质!!!!!!!”等等等等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让我回击不能。

 

正在我被暴走的当间体委被两个同学搀上来了,教授见我不是编瞎话就稍微放松了攻势,可是要坐下的意志仍然是立场坚定斗志强,我对他的这种气结表示完全不能谅解,憋着一口气死活就是不想给他让,因为我是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占的是里边的靠窗的座位所以我不起来你个秃驴也别想坐。这话现在看来是具有十足的人身攻击的意味的,不过他秃这个事实根本就用不着我来攻击,何况那秃瓢当时还因为他满脑子的怒气而充血变得通体血红,血管一根根暴起,我当时真的很希望他有什么心脑血管疾病直接爆掉几根静脉动脉毛细血管什么的喷血而死在当场才好。可是很遗憾的,虽然颜色是越发地浓重了但是那个气呼呼地脑袋却丝毫没有要爆开来的意思... 于是我就觉得有些失望,有点滴地动摇了...正在我犹豫的同时,体委也慢慢地被架过来了,他看到歪着脖子的我和抻着脖子的秃子心里可能就有了些考量,朝我说道“你给老师让座吧,我站着”这话当时让我一下子就泄了气,也让秃驴的表情舒缓了开来,秃瓢的颜色也骤然变淡... 我当时一下从泄气变成赌气一蹦高从座位上蹦起来扔给那秃子一句“我也不坐了,谁爱坐谁坐吧” “唉你这同学真是什么什么!!!!!”秃瓢又回档了,嘴也一样又开始暴走... 然后我就在体委旁边跟另外一个同学形成左膀右臂这么一路架到了学校,体委说了,让那秃子看着心里琢磨琢磨。可是那秃子不但没有琢磨,还一路上一直都“你们说说现在的这些学生!!!!!”“一个一个的都!!!!!!!”“怎么能够!!!!!!!”感叹的整整一路。次日开始,我也学乖了,老实儿地在后边占了一个座位,我在向什么妥协?老实说到了现在我也想不明白。

 

就是这样一位体委了,于是跟体委拥抱表示很久不见。发现体委本来就小的眼睛竟然更小了...可是体委的身高确实明显增长了... 不过这里叫我小小地囧了一下,我本来是以夸奖恭维的态度说了一句“哎呀你又长高了不少啊!” 体委回了我一句“我记得我本来也比你高来着吧?” 当时的心情其实是比较复杂的... 体委一直都是非常喜爱篮球这项运动的,向来以行云流水般的上篮著称,跟大学生较量也有将近八成胜率,而我自从进入大学以后就一头扎进健身房... 所以,身高这个问题还是放到一边... 反正我现在到什么地方都基本上是向前看齐的时候被看齐的那一批里边的了。只要用平静的心去接受就好了,就好了吧... ... 之后当然就在体委的引领之下到了我们高中同学所被分配到的地理方位。这位置乍看上去好像十分强横,紧挨着舞台,或者应该说斜着紧挨舞台... 这说法似乎是有些扭曲... 总之虽然不算是正位置,但是离舞台很近就是了... 一想到过一会叶子和天使就要站在上边被司仪蹂躏还是觉得有几分小小的不可思议... 7年了,这两个人终于也算是走到一起了... 想着想着就来到了桌子前边,一张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盲流子还是那个样子一点也没变,炮子头依然。小付下巴上满是胡茬仍然略显消瘦不过风采依旧。心脏少女仍然戴着眼镜梳着马尾。苦瓜依旧苦大仇深,不过我很怀疑他旁边那个所谓的“朋友”究竟是不是他苦大仇深的原因之一。然后... 首先要抱歉,我实在是想不起来苦大仇深旁边的那两个女生叫什么... 我清晰地记得大家确实是在同一个教室一直上课来着... 可是只是对长相有印象而已...  至于名字,知道最后也没有能够想起来...事实上,在宴会后与盲流子还有小付一起去街机厅的半路上我提到了这个事情,然后这两个家伙同时瞅着我,说

 

“是啊,那俩叫啥来着?”

 

大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