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那狗
那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41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一场婚礼

(2011-05-03 11:43:44)
标签:

婚礼

杂谈

记一场婚礼

一个自认为关系比较好的高中同学当然是男同学,不过这个所谓的关系比较好也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吧,在昨天跟一个关系一般的高中女同学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或者应该换一个比较适合我的世界观的说法,昨天,两个在高中的时候同在文科班的同学跨进了名为婚姻的坟墓。不过这说法横看竖看都太过缺少人文关怀,所以还是殿堂吧,哪里会有能摆得下500人宴席的坟墓呢...又不是什么封建时代的王侯将相公主妃子。所以说昨天就很自然地要在吃喝唠嗑之中度过,毕竟见到了一些已经有6,7年没有见的曾经的同学,总还是要几多感慨的。很显然大家都是东边日出西边雨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很明显地分出了三六九等,这也许只是我的臆想,毕竟我完全没有1900那样的稍微观察一个人的外表就能随即推测出其的身份地位个性内心情感然后再谱出一首最匹配的曲子来,不然我可能早就不再被叫做那个听上去非常俗气的汉字名字,而被称作1986了吧。当然这只是一种所谓的意淫,我想要传达的其实就只是我的观察应当是非常片面的,说不定在我的同学里边真的就有虽然满头大包脸上彻底的苦大仇深表情但是却吃香的喝辣的整日天上人间酒池肉林呢。那就真的是瞎了我的氪金狗眼了,谁叫我本身眼神就不好呢,这种家族性的近视的遗传在我们家体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我的总共七个表哥还有三个表姐无一例外的全部都是“二饼”,话说这其实是比较悲怆的因为不是在打扑克所以就算是抓了一手的“二饼”也还是胡不了牌。哦对于麻将我是完全不了解的,况且咱们伟大祖国地大物博民风彪悍,没准在什么地方就有这如此特别的玩法呢“二饼一锅!!糊了!!!”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然后在一不小心稍微废话了一些之后,我说这能够算得上是稍微废话么...简直就跟我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对我的评价一样“废话连篇”哪..谁叫是我在写字呢...而且这正在打字的家伙还有已经相当严重的散光,动不动就看串行...废话什么的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话说之前我曾经尝试邀请一个25年来,这个说法其实并不严密,因为确切地说应该到了今年的8月8号那天之后我才能够有资格说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上走了又25个年头了,而且其中应该还有相当一部分时间是躺着的,再一部分时间坐着的,再一部分时间跑着的,还有一部分时间是跳着的,趴着的,爬着的。人这种动物的动态还真是多姿多彩啊... 原谅我又废话了这么多...好吧接着我开始想要说的事情说下去,我确实在这之前尝试着跟一个在现实之中根本没有过交集,但是在网络上有过一些交流的女生见个面的。直白地说我没有任何猥琐的想法在里边,但是要这样说的话就违背了孔子他老人家曾经说过的话“食色 性也”,确实应该是这样吧,起码应该是抱着一种“拜托起码叫人秀色可餐一下”的心情吧,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就不在自己所不知道的领域里边有任何奢求,自从在大学进过健身房然后所谓地“追求”过一个女生之后,我就更加坚定了这条在自己心中曾经比较模糊的信念。要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绝对不要不自量力。否则就会遇到意想不到的,或者说心里早就有底但是却梗着脖子不愿意承认的失败或者是挫折当然要是在健身房里边的话就有可能是肌肉撕裂韧带拉伤或者是骨折。回到这段开始的题目上来...我确实是在跟她有了一些交流之后发现大家都是比较宅的类型,而且生日貌似相当接近这些都会让人产生一些莫名的亲近感吧按理来说,不过也不能够排除“我靠我竟然跟这个家伙生日就差这么两天,真是晦气!”的厌恶感。然后我们就聊到要改变自己的形象,简单可观地来说就是要减肥。我便有了见个面共勉的想法,其实这早在对方说过自己有二饼属性而且身材高大之后就萌芽了,在看过狂热的玛利亚之后就对大个子女生有了一种莫名的向往,什么东京塔啊什么珠穆朗玛啊之类的,确实是雄伟壮丽。恩...拐的乱七八糟的了... 其实我只是想要表达,在昨天结婚的两位新人之中,女方确实是身材十分高挑的,以至于我一直觉得,就只有这样的女生才配得上去当空姐模特什么的。可是实际的结果也没有多少差距,只是我的认识范围稍微狭窄了一些,她 变成的是白衣天使。

 

高中还是初中的时候的事情我是不记得了的,但是我能够清晰地想起来当时有这么一手顺口溜。是“工商税务两条狼,人民教师虐待狂,白衣天使黑心肠,警察叔叔是流氓”,我隐隐地觉得应该还有其他的词句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就跟昨天在酒席上边跟同学之中一个非常喜欢暴雪游戏的家伙砍魔兽3的时候想破了脑袋都想不起来韩国的那个作风硬朗把兽人用得虎虎生风的家伙究竟叫什么名字...只记得他与瓜比的几场大战还有最后因为要去服兵役而退役的事情而已。于是很快地百度了一下得知原来是“ZACARD”,一米八的身高在一种电竞玩家之中显得是真正的鹤立鸡群,还有他手上那凶悍的剑圣...所以从那以后骑狗的老头子就丢了第一把交椅,不甘地让给了拿着西瓜刀屁股上插小旗的秃顶跑步能手。啊...还是说我这个现在已经是白衣天使了的女同学的过去...他们两个好想是在高二的时候开始长跑的吧,当然是感情上的长跑。7年不是一个简单的赛程,而且他们两个也显然不会疾风步这项技能,于是乎这在许多人严重就有了那么几分传奇色彩。但我清楚地记得,在当时的自己眼里还确实是觉得这两个人在一定程度上是说得上是“郎才女貌”的,至少女方的貌在当时的班级上算得上是一道风景吧... 不过我始终觉得她不如我当时比较有好感的一个女生漂亮...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什么眼里出西施”吧.可是也就不过是一个曾经的悲剧罢了,婚礼的当天约定的到校时间是中午11点,因为殿堂所在的位置是某党校的食堂,所以我在还有将近20分钟左右时间的时候“到校”了。下了车之后自然是没有看到任何好像是有关人士的人,于是就抻长了脖子到处观察,企图发现一些跟“婚礼”有关的线索像是什么彩球啊什么花车啊什么成群结队浓墨重彩的大老娘们儿啊...可是就在我四处观察的同时,却突然听到有人叫了我的名字。

 

老实说,我是非常感动的,毕竟已经这么久的时间了,还能有人能够记得住我的名字。至少在我自己的角度上来看这是相当难得的,因为就在当天在婚宴现场有好几个明显就是高中同学的女生,可是我却别说她们的名字,就连她们的姓氏甚至是外号都完全想不起来... 不对... 刚才是说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了.. 于是很自然地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老实说,我怎么又说老实说了...虽然我确实是一个相对的比较老实的人... 不过我还是要在这里说 老实说 我是有几分惊讶的。 因为我眼前看到的,竟然就是我当年有好感的女生。可是现在我却说不出来自己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 有那么一些混乱吧应该是。但是我很快重整旗鼓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面前的老同学,我发现她真的是没有当年漂亮了,虽然这对于一个女生来说好像是比较不给情面的答案,但是这无疑是无法争辩的事实。 她的脸型有些走样,头发也不如当年光亮了,就连脸上也遍布着一些我根本叫不上名字来的斑点... 说是仔细观察,其实也就是大致地看了那么两眼,而且在这两眼之后,惋惜是大于失望的心情的。毕竟当年她曾经是那么漂亮的...怎么这么几年过去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然后就是非常普通的寒暄,很明显我们都应该表现出跟过去无关的姿态,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7年以后的我们,再也不是那些屁颠屁颠的高中学生了,虽然我感觉自己在心理年龄上仍然在那里徘徊... 然后得知她知道举行婚礼的具体地方在哪里,于是我自然地就成了跟屁虫,跟在一个身位的位置左右跟着朝某党校走去。在前往殿堂的过程之中始终是你来我往的戏谑,对于这座所谓的党校,我们心里其实都是有复杂的感情的,因为他根本就不“党”,或者说它从某个角度上又非常非常地“党”,可是我们说不清道不明,有的,就只是复杂的笑声。在越发接近殿堂的时候我就发现,那些我曾经在校门口寻找的东西,原来都已经转移到这里了啊... 花车 气球 还有成群的大老娘们儿... “门口的保安这么一会儿就换了。” 她说。 “与时俱进是我党一概坚持的战略方针。”我说。 “你啊,一点儿也没变。”她笑笑,跟当初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