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巨吴霸
巨吴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782
  • 关注人气:7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悲伤时,你愿意和陌生人说话吗?

(2008-05-28 23:09:59)
标签:

汶川

地震

情感

心理治疗

杂谈

分类: 随笔

关于地震灾区,最近,媒体、专家纷纷表示受灾群众有心理障碍,不能走出心理阴影,呼吁对他们心理治疗,心理关怀。

有朋友给我打电话,说:“知心大姐”,你该出马了吧,那是你的强项啊,快去灾区吧。

还有个朋友,昨天一天给我打电话,我手机震动,都注意,等发现时,已是晚上,懒得回了。今儿刚给他回电话,他居然说:以为你去四川了。前些日子,哭着喊着要去,我们说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整个一添乱,现在好了,不用力气活的活来了,谈心,特适合你。去吧,不拦你了。

我茫然了。

首先,我不认为我能做好这样的事,因为,我不够坚强,容易感情用事,容易情绪波动,对不熟悉的人不善交流。

其次,我怀疑受灾群众需要心理治疗的程度是否像媒体、专家说得那么严重。大批各种各样的心理咨询专业人士、专家、志愿者、热心人,去和受灾的人们,特别是和孩子们谈话、聊天、做游戏。怎么想,都觉得这种事,不能确定,不知是不是真的好。

因为,悲伤时,我不愿意和陌生人说话;难受时,我一般会选择独处。这种时候,我不愿被打扰。记得,父、母亲去世时,我都有那么一段时间。

母亲去世时,考虑我当时的身体情况,家里人没告诉我,结果事后,我很长时间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总认为母亲还在,不能提母亲的事,不能看见同龄人和妈妈在一起相亲相爱的样子。很多年不能释怀。我不认为我有心理障碍。

父亲去世时,我看见他了,我亲身经历了整个过程,从抚摩他的身体到抚摩骨灰盒,我知道他真的不在了。我不再虚幻,但决不愿说话,不想吃饭,不愿挪动,不愿出门,更不愿见人,只愿静静地坐着。家人、好朋友着急,对他们的关心,我不愿理睬、没心思理睬,有时被关心急了,会发脾气。对不熟悉的人的关心,反而要强迫自己去礼貌地接受,有时真的会很烦躁,但还得压抑。这种心情持续了很久。家人小心翼翼地对待我很久。我有心理障碍吗?我需要心理治疗吗?

抚平创伤,需要的是时间。

对四川,(我不想用灾民这个字眼,灾民是自然灾害的,在心理上,他们不是),我想,对四川,我们多给他们点时间吧,我们多些耐心、多些理解、多些等待吧。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要要求他们和我们说话,不要强迫他们勇敢面对,不要强求他们露出笑脸,不要奢求他们忘掉那残酷的一幕幕。

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确定,但我认为:有时候,关心会给人家增加负担;有时候,关心会变成一种强迫;有时候,关心就在不是时候的时候。如果是这样,这种关心就是一种“关爱暴力”,其实也是很残酷的。残酷的不仅是自然灾害的地震。

这两天,我一直在怀疑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善良,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懂关怀,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懂情感,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懂一点点心理科学常识。

我想的对吗?你怎么想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心系汶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心系汶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