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苦难的中医历程一(上)

(2010-01-19 10:31:26)
标签:

杂谈

 

当清晨的朝阳升起时,我便踏着这朝阳走进诊室,我知道一天的忙碌又开始了。我喜欢这朝阳,更热爱信任我而早起等待诊治的患者。我知道正是因为广大患者的信任,才使我找回了失去的信心,在中医的道路上顽强的走下去。作为不惑之年的一名中医,我时常回忆自己走过的路,总结经验鞭策前行,也希望通过我的切身经历给如我当年一样在中医的道路上蹒跚前行的同志们提供一点借鉴。
大学
我出生在辽宁省锦州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兄弟三人我居长,父母均为独生,我们又是外来户,因此几乎没有任何亲人。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就和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祖母没有工作,父母工资又低,祖父就用他辛勤的劳动关爱着我们一家。在这样的家庭里我无忧无虑的渡过了小学、初中、高中,并顺利的考上了辽宁中医学院。
八十年代的高考是很严厉的,可谓千军万马过独桥。我的顺利入学与母亲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而报考中医院校则是源于邻居的一句话。幼年的我常常生病,父母就常求金姨为我打针,两家关系也就很好。当我高考前夕,父母讯问金姨考啥好,金姨说:“我看中医不错,又没风险,又不少挣钱。”于是,我就走进了中医之门,也踏上了一条充满坎坷的崎岖之路。
大学的生活远没有高中紧张,几乎很从容的度过了五年的大学生活。现在回想起来有两方面的收获,为我以后的中医生涯打下了基础。一.利用图书馆阅读了大量中医书籍,可算是泛读吧。其中名老中医之路对我启发尤大,三本书我几乎都认真的读过,它不但使我了解了近代中医界的重要人物,为以后选择好的中医书籍提供了第一手资料,而且通过他们的经历,也为我指明了学好中医的道路。二.是从了解古代的养生方法到实践,直到有很深的体会,使我看到了中医学的神奇。
八七年正是气功热潮习卷全国的时候,中医院校大都开设了气功专业课,也正是在这时我接触到了气功。然而,学习并不顺利,大约走了两年弯路,这期间学习了很多功法,也广泛阅读相关书籍,可总是不得门径。八九年末,我幸运的结识了三位前辈,在他们的指点下,才渐渐入门。九零年二月六日,这一天对我是有特殊意义的,我正在家中静坐练功,突然感觉身体消失了,紧接着有一股热气从脐下升起,过胸沿上臂直达劳宫,全身汗出异常舒服。从此迈入了中医养生术之门。
九一年我进入医院生产实习,看到有相当多的中西医治疗无效的病例。记得在沈阳红十字会医院内科实习,遇到一位叫刘殿军的老工程师严重心衰,端坐呼吸彻夜不能平卧,西医用多种方法症状不见改善。某次,刘老的老伴问我中医有何办法,我对中医当时连皮毛尚未得到,何谈方法!于是,根据刘老端坐呼吸的现状教他数息法,当时并未抱多大希望,不想一周后,刘老的老伴对我说:“小杨,你大姨夫可以平卧睡觉了。”我一听便急匆匆来到刘老床前询问情况,刘老说:“我按法操做第三天自觉有气从胸中往下走,感觉很舒服,第五天感觉体内有一管子直到脐下,身体冰凉,当时很害怕,但还是坚持做下去,七天后即可平卧了。”不久,老人出院并热情邀我到他家做客。在临毕业时,老两口还送我一只钢笔做纪念,可惜年久丢失了,也不知二老至今是否健在。事后回想此病例仍很耐人寻味,为什么在西医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加用静坐法即产生了效果?若说西药有效剂量已到,正好采用静坐法而取效,那患者在静坐中产生的感觉又如何解释呢?提出来供大家参考,也希望中医界的同行共同交流气功治病的体会。但通过这一例使我对中医养生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西医的实习结束了,我转道辽宁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实习中医。在病房我又一次体会到中医养生术的力量。有一位叫徐安鹏的鞍山患者,头面四肢不停的动,据说是单位锅炉倒塌压伤所致后遗症,经过很多家医院检查诊断不明,而来中医院治疗。我有了上次的体会也想再验证一下养生术的作用,于是引导他静坐,一周后他自觉印堂穴处有凉气向外走,症状有所缓解。当我与他对面闲谈时,我的头部相应部位也有凉的感觉。当时,我想这大约是经络感传吧,在以后的工作中我有又遇到几例类似的情况,因此我完全相信经络感传的存在。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医学生,我觉得有必要客观的将我的体会写出来供大家研究。气功打假是应该的但不要矫枉过正将真的也打倒了。在接下来的临床实习中,又遇到一些患者在我有目的的试验下,用养生术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效果,日久年深名字大都忘记了,记得有一位写书法的同志还赠了我一只不错的毛笔做纪念。
由于在大学里学的是骨伤专业,我又转道海城正骨医院实习,上面提到的徐安鹏先生还邀我到他鞍山家中做客,当时他还在练习养生术,但我感觉效果是不如在医院时好了,十几年过去了也不知人还健在吗?
海城是一个不大的县级市,可是在这里却聚集了为数不少的中医骨伤科大家。有几个印象很深的病例讲出来和大家共同欣赏。王文孚老先生当时年龄在六十岁上下,某次我侍诊于侧,有一位男性患者被抬来求诊,据说跌伤后在几家医院治疗无效,先生取x片细看,又一翻比、摸、触、量后,命患者俯卧诊床上,令两青年各执患者一条腿,另一人压上身固定,先生以双手按压患者骶髂关节,只听喀嚓一声,先生便令患者试行,竟瞬间行走自如,观者无不称奇。我忙请教究竟,先生只淡淡的说:“骶髂关节错缝。”
王奎石先生当年五十几岁,为人低调,某次侍诊一院内职工引其家属求治,我拿过x片看为胫腓骨双骨折,而且骨折线不在同一平面上,我不禁蹙眉摇头,按照教科书的说法,这类骨折是只能手术的。先生接诊后,准备好下肢夹板,命我双手握住患肢踝关节,先生双手紧握患肢膝部,拔伸牵引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夹板固定后拍片解剖复位。该职工笑言院内职工有病都找你师父,盖言王师之技神而不露也。我则上前细问,何以牵抖可知复位?先生则淡言感觉也。神乎!庖丁解牛,怠以神驭,而不以目视,只此感觉二字无数十年苦功难达也。
赵潮海先生当年亦五十几岁,其人清瘦不伟,某次一精神病人肘关节脱位求治,据说已打伤几位医生,先生见之忽张目叫骂,病人惊惧,而先生手法快施患肢以入臼矣。此类案例所见甚多不能备述,海城实习对我来说受用终生,我看到了中医正骨之神技,乃至于我至今仍自报为辽南派正骨手法。三先生均无正式学历,只混了个主治医师,而正骨之技专家、教授未必如也。离别多年生活困顿,竟再无缘拜望,想亦将我忘却了。
九二年七月,我拿到了毕业证书,踏上了回乡的列车。回首五年的大学生活我有三个方面的收获,一.正骨术掌握了十之七八。二.汤头歌诀、方剂学有了一点基础。三.中医养生术有了相当的体会。特别是通过几年的学习我体会到了中医所说的气、经络、穴及肾主纳气等术语的真正含义。这为我以后从事中医临床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我希望中医院校的学生习练养生术加深对中医的了解。我赞成刘力宏先生的观点,经络、穴位如果单纯通过外界实践是很难达到如此精确描述的。
                       工作
怀着对未来的憧景我回到了锦州,我不知道苦难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九二年的分配还不象现在这么难,然而象我这样普通人家的孩子只能听天由命了,我被分到一家区级医院,并被告知到中医科报道。母亲一听着了急,东找西求总算改派到外科,本该到骨科的我却被拒收,理由是中医毕业生不看病,不得已只能在外科门诊上班。九二年的医院效益还不错,我工作也很努力,记得有一个叫王建的八岁男孩肱骨髁上骨折在市内几家大医院建议手术的情况下,来我院求诊,当时的我年轻气盛在门诊为他复位,竟然达到了解剖复位,在医院造成了小哄动。然而孩子收住院后,病房医生却拒绝治疗,理由是谁复位你找谁,并将此事上报院部说我破坏医院收入。事后院长找我谈话明确指出,能复杂处理的决不简单处理。天哪!这就是救死扶伤的医学吗?我茫然了。中医学自古治病讲求简、廉、效,一个骨折患者手法治好了,可以减少患者的医疗支出,可以为国家节省医保开支,而医生的合理收入又在那里呢!难怪手术盛行了。
在以后的工作中,又发生了几件事令我无所适从,左也错,右也错,我想大约是年轻短练吧。骨科进不去,只能在门诊混,于是我把大量的时间用在背方歌上,还真派上了用场。某次,一位叫王金山的退休老师来门诊看病,自言双下肢疼痛,足心发热,吃了不少药也不见好转,我切脉、望舌后,认为肾阴虚肝血亦虚不养筋脉所致,用六味地黄汤加白芍、甘草试服,不想六天后老人复诊兴奋异常,自言诸证若失,以后老人常来求诊。正是这位慈祥的老人日后为我挡了一劫。一次,有位患者要求拍X片,我开好单后让她去找放射科医生划价,大约怕多花钱的原因,该患者竟自行划上了金额,放射科医生是一个脾气暴躁的青年以为是我划的价,于是到外科诊室大闹并要动手打人,正巧王金山老人在场拉开我们后正要关门,该医生一脚将门揣开门重重的撞在老人的头上,老人被送到外科病房。此事也惊动了院领导,经院长们研究认为此事我也有责任,老人医药费我二人各负担一半,我当然不能同意,据礼力争此事不了了之。当我离开医院后,该医生又一次将另外一名患者打伤,如何处理我不得而知。
我在苦闷彷徨中,又度过了一年的外科生涯。大约九四年初,医院周边改造大量居民搬迁,医院的收入直线下降,全院有几个月开120元生活费,经过考虑,我决定停薪留职办个体诊所,报告送上去后很快得到批复,于是我的中医正骨诊所开业了,也意味着新的艰难困苦的到来。
26岁的我开始了自力更生,自养自活的个体行医的生涯。最初的三个月里,几乎没有患者登门,也意味着我没有任何收入,在苦闷中我背方歌,看中医各科教材,第四个月渐渐的有人来看病了。一次,一位外地打工的妇女带着小孩来看病,就是感冒烧的很厉害,于是我为小孩注射了退烧针。这是我第一次做护士工作,以后我还学会了静点。个体行医不搞全科是很难维持的,这一点我体会尤深。
一天,一位农村妇女来求诊,就是腰痛伴有腿痛,已在医院确诊为腰间盘脱出,可是治疗总不见好,我用辽南派的理筋手法为她治疗三次后,居然行走自如,但自觉双下肢发凉、冒风,自述11月份做人流所致,于是我在手法治疗的同时,为她开了七副独活寄生汤,七天后症状全部消失。以后该女士为我介绍了不少的患者。有了初步的成功,我信心大增。记得有一次,一位姓韩的女士求诊,自述入冬咳嗽无感冒症状,年年如此,我当时想用什么方子呢,拿不定主意,于是谎言为她特制有效药物,咐其明天取药,患者走后根据四诊所见查书对照似为十全大补汤适应症,于是照方配制七副,七天后患者又为我带来一位中年女患者,很显然她服药是有效的。就这样在实践中学,在学中实践,我渐渐初通了中医大方脉。
在个体行医的日子里也遇到了一些麻烦,有一次,一位大约是陈屯的小男孩右肱骨滑车骨折,在几家大医院建议手术治疗,家长带其来我处诊治,复位后拍片良好、夹板固定;一周后,骨折部稍有移位根据经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三周后,家长带患儿来复诊说肘关节不能屈伸了,硬说是我诊坏了,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于是全额退了诊费。又一次,一个贼人慌称口渴让我帮忙取水,乘机拿走了手表,幸亏我发现及时才没有丢失。又一次,我不在诊所,一个人买消炎药给了一百元钱,母亲付了药又找了钱,事后发现是假币。就这样在喜悦和苦难中我顽强的活着,这期间父母给了我无私的关爱。
就在我的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我开业的小区突然要动迁了,不得已搬到了一个平房里,许多患者一时找不到我,收入也直线下降,屋漏偏逢连天雨,这时卫生部门出台一个政策,停薪留职者一律不得个体行医。据说是由于个体行医过多导致医院经济效益下滑,我的执照被吊销了。事后我才知道相我这样的医生大都通过关系改头换面继续开业,命运又和我这个穷苦的孩子开了个玩笑。医院我是不想回去了,开业又不能,出路在那呢?我苦闷了。
大约1995年末,正是南下潮盛行的时候,我决定到南方碰碰运气,于是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在去之前我知道有一位高中同学在深圳,一下火车就去找他,人到热情把我安排在他的宿舍里,我则去看看他的工作环境,这是一家大的按摩院,就在深圳火车站旁,老板是潮州人据说很有钱,按摩师管吃管住五五分成,小费归己,还不错;我便请同学为我引见老板希望留下来打工,大约是怕我这个科班毕业生夺了他技术一把的位置,该同学始终没有为我引见;甚至当我见到老板提出打工要求时,该同学居然说我是搞骨科的,言外之意不会按摩,不得已我离开了。之后又找了几家医疗机构,终因年轻无人问津,于是垂头丧气的又回到了锦州。在苦闷中我不停的读书,这期间看了伤寒论讲义,金柜要略讲义这是我初读伤寒。我以为这为我以后的中医临床打下了基础,其实在大学伤寒、金柜是不太有人愿意学的,难懂。现在提倡学经典,如果没有一定的临床体会是很难学进去的;提倡师带徒,可是良师难寻;这些矛盾如何解决,提出来大家不妨议论议论或许对中医发展有利。
在我从深圳回来不久,为了生活我承租了一家门诊部的皮肤科,仍然是在学中干,在干中学,这期间细读了朱仁康皮肤经验,赵炳南皮肤经验等相关皮肤书籍,为皮肤科患者诊病也有一定的疗效,因此业务还不错。早在1993年前后,我有幸结识了区中医院的刘月桥先生,这是一个极有水平而且修养极好的长者,其中医皮外科水平我认为决不低于大医院的皮肤科专家教授。某次,一老翁带壮疱疹我用龙胆泻肝汤六付无显效而求教于先生,先生嘱原方加双花、连翘、公英、板兰根内服,加用自制外用药,三天后其症若失。一小儿结节性痒疹,走遍北京、天津等大医院治疗无效,我荐先生诊,六付药症状基本解除。此类病历尚多我则时时请教收益不少。因此,看起皮肤病来也就小有成效了。不幸的是先生六十岁刚刚退休即病故了,我在悲伤之余写下了忆刘月桥先生发表在锦州晚报上,来寄托我的哀思。在门诊部工作的日子里,有一位名老中医张永绵老时常介绍一些患者让我诊治,帮了不少的忙,我亦以师礼待之。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二年,门诊部改造拆迁我又一次失业了,也正是在这时我成了家。
                          成家
有人说:“没有爱情的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大学生活,可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恰恰多数是在没有爱情的生活中度过的。”我是骨伤专业的,全班三十人只有六名女生,当然大多数男生要打光棍了。毕业后单位效益好时到是常常有人介绍对象,一旦效益不好了,介绍对象者也就没有了,人情如此。
大约在95年96年前后吧,具体时间记不清了,由于母亲单位一位沈姨的帮忙我结识了第一个女朋友,是一所名牌大学的硕士毕业生,在大学里教中文,我们度过了三个月的美好时光,然而现实还是让我们分手了,其实主要是因为我没有工作,我没有怨言,谁不向往美好的生活呢!这次初恋让我痛苦了半年的时间,我仍然用读书来排解忧愁。这期间读了几本令我受用终生的好书,岳美中医集、门纯德名方广用、正是在这时读完的。由于学经方用经方这期间我的辨证水平有了提高,记得有一次祖母早起受凉,右腿膀胱经一线疼痛,我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川牛膝竟两剂痊愈了。古人说有失、有得这正是我此时的写照。
看着二十七八的我,父母十分着急四处托人为我介绍对象,这期间又处了几个对象大都因为我没有工作而告吹。我也麻木了,仍然看书不止,就在我承包皮肤科前后,母亲的一位同志为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当时妻家住在县城,一家五口人和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农家孩子的质朴令妻没有过多的挑剔,于是相处了一年,我们走到了一起。记得第一次去妻家串门时我差点误了火车,至今想起仍感叹缘分的不可思议。那次我们买好车票,约定第二天早上坐火车去县城岳父家串门,大约是紧张的原因晚上没有睡好觉,早上一看火车快开了,于是赶紧叫上母亲骑自行车向火车站赶,好在家离火车站很近,走到运送邮件的出口时,我突然灵机一动放下车子直走捷径上了站台,当我刚登上火车,车就开了,我走了好几个车厢才看见妻一个人坐在我们的位置上发呆,得失之间就在这几分钟里定了。
门诊部拆迁,我失业,可是婚还是要解,于是在98年5月14日这个不太满意的日子我们登了记,99年3月26日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因为是三十岁生的孩子我为她取名尔立,一是纪念,二是希望她做一个自强自立的人。99年6月也就是小女三个月时,我们贷款买到了一户内部处理房,一楼虽然格局不太好可是总算安了家,我便和妻商量将祖父祖母接过来同住,妻没有意见,于是我们将祖父祖母接了过来,这一住就是八年,直到祖父去世,妻用她的贤淑帮我尽着孝道。
就在祖父祖母搬过来不九,一场意外更加深了我和妻的感情。按规定产后半年,妻要上班了。一天晚上妻上夜班,我则带小女同住半夜突然电话响了,是急救站打来的,说妻出了车祸,让我马上到市中心医院,我一听心头猛的一震,赶紧打车赶到医院,妻正躺在病房里,我干过外科赶紧看了看,除了锁骨骨折外,其它地方还好,心里踏实多了。早上医生们来了,主张为妻手术治疗锁骨骨折,我则要求保守治疗,医生们则表示很难,我也顾不了许多了于是亲自为妻手法复位,辽南派的手法又一次显出了威力,手法一次成功、毛巾固定后拍片解剖复位。根据经验我不敢大意,令妻夜晚半坐位休息,第三天拍片骨折部没有明显移位,第七天有少量骨痂形成,我彻底放了心,四周后痊愈出院;与妻同时住院的一位锁骨骨折的女患者,手术治疗后形成了骨不连,直到我们出院时仍不见骨痂形成,也不知结果如何。根据妻的实例,我写了一篇也谈锁骨骨折治疗的文章发表在中国骨伤杂志上。手法治疗骨折效果好,花钱少,为什么不大力提倡呢?还是经济利益的原因吧。
                      初试坐堂
由于是一楼,虽然没有许可,我仍然挂了牌子,在家中诊病。是呀!除了看病,我还能干什么呢?这期间由于同行的举报卫生局来过两次,看到我的情况后,也就没有说什么。也就是说,我在94年被不合理的吊销执照后,一直过着游医的生活,可是我的医术却在这苦难中日渐成熟了,因此也还可以糊口。
大约在2000年,我萌生了到北京中医药大学进修的想法,妻和祖父都支持我,于是踏入北中医的大门,开始了半学期的学习生活。其时我的伤寒论已经有了一点基础和体会,  想去拜访心仪已久的刘渡舟先生,不想我九月入京,先生已不幸辞世了。在北中医的日子里,我听了郝万山老师的伤寒课,收益不少。印象最深的是消渴证用白虎加人参汤,先生生动的讲解至今仍历历在目,可是这样的好老师能有多少呢!如果不是来源于临床实践,是讲不了伤寒的。现在的高校老师,学士、硕士、博士、讲课、很少有临床体会能讲好中医课吗?在学校的日子里,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图书馆度过的,这期间我反复读了刘渡舟老师的伤寒论校注、伤寒十四讲等书籍。
五个月的进修生活结束了,我又回到了锦州,虽然临床水平有了提高,可是我仍然失业,只能在家中非法行医维持生计。这时,一位姓李的老师介绍我到市内一所职业学校代教没有底薪按课时付费,大约有了北中医半年的学习及多年临床体会的原因,初上讲台的我竟然心情平静专业课讲的生动有趣深受学生的好评。一次,校长对我说可以调过来,于是我去拜访了校长,可是半年过去了竟无果而终,据说是人事部门的原因。我仍然带课,仍然在家中非法行医,日子也还过得去。第二年,李老师调离教务处,接任者是一位教中文的女教师横竖看我不顺眼,一次因为少算了课时费,我和她发生了争吵,我因此失去了带课的工作。职业学校数学、语文、抓教学也算是耐人寻味了。真不知道学生毕业是用职业技能找工作,还是用数学、语文找工作,可发一笑。
就在我再一次陷入生活困境的时候,健康报上登了一则招聘广告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家天津市的区级中医院,于是我投了简历,不久该单位通知我去面试,面试中该院的一位付院长问我中国骨伤的论文是否为抄的,我无言以对,大约是为人木讷的原因,我落选了。在去天津之前,我写下了,苦研歧黄十三年,严寒酷暑莫等闲,骏马仰天啸伯乐,振兴中医甘为先的诗句,可是现实又和我开了个玩笑。
回到锦州后,我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我仍用读书拍遣忧愁。这期间又看了一些好的中医书籍,其中有李克绍、董延瑶等前辈的经验集。买书、藏书、读书,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快乐时读书,苦闷时读书,或许和书的缘分成就了我的中医工作,使我排除干扰,静下心来认真的研究。汤本求真先生在皇汉医学的序言中写道,困顿十九年,不易其志,可见其对中医之热爱,我愿继其后。
大约在2004年3月份吧,我正在家中读书,母亲的一位老朋友刘姨为我介绍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叫做某某公司的单位上班做健康咨询,这是一家保健品销售公司,经理是一位不错的女士,看了简历后让我留下来试用。我珍惜这份工作,因此工作很努力,三个月后转正了。如果不出变故的话,我会一直干下去。当然这期间我仍看书,诊病,乃至于客户常常来请我看病。可是在04年十月末,突然出台了一个政策,大约是要求有多少保证金的政策吧,总之,某某公司在十月末关门了。说心里话,我非常怀念这半年的生活,同样是下岗职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她们用不太强壮的双手拉了我一把,我将记住这些可爱的朋友。
十月末的锦州已经有些冷了,在一个寒冷的清晨,我望着漆黑的窗外回想毕业后这十几年走过的路不禁百感交加,于是写下了,漫漫行医道路艰,衣食难觅苦难言,矢志歧黄心不动,前途定有一片天的诗句。
或许感而有验,我的前面真的要出一片天了,但这之前我并不知晓。一次,路过一家药店我突然想不如去试试坐诊吧,于是找到了经理说明了来意,并特别提出不要底薪,只拿提成;因为我知道中药行业本来就不景气,谁愿意白养一个人呢!老板听了很爽快的答应了,于是在某某公司关门后的十一月中旬,我到这家药店正式上班了。在这里我要特别的提一下有位叫做张尚光的先生对我的帮助,在最初诊务清淡时,是张先生不遗余力的为我宣传才有了一点患者,我珍惜这一点人脉,尽心的为患者诊病,我不会为了多拿一点提成而胡乱开大方、贵药、因此我的处方有简、廉、效的特点。大约一个月后,患者量开始明显上升;这时我的另外一位贵人出现了,这是一位姓王的女士,她患有严重的胃病已经治了好多次,也不见效,一次到药店买药便问我有和良法,我则很有把握的说吃中药能治好,一翻望、闻、问、切、后我为她开了七付六君子汤加味方,七天后她高兴的说症状缓解了不少,而且价格便宜。我们从此建立起了很好的医患关系,以后她为我介绍了不少的患者,其中有位赵女士,每入冬即双下肢浮肿,腰部冷痛,我用八味丸很快的缓解了她的病情,就在我的诊务日渐好转时,一场变故又一次来临了。
转眼到了04年末,大年三十的早上,赵女士打电话让我到药店出诊,我想如果不是信任谁还会年三十吃药呢!于是对调剂员说尽量给些优惠吧,锦州的经济状况说来让人不信,大多数职工的月收入只有几百元,还要看病、吃药也够患者受的了,调剂员是个工厂工人,思想极其简单而且固执,不但没给患者减免药费,反倒加了价,伤了一个患者也就等于伤了她周边的人,这样的事情在初三又一次发生了,我心情异常气愤找到经理提出辞职,干了三个月的坐堂医工作就这样丢掉了。据说该女士不久也被解雇了,原因不详,后来药店的药师找过我,我没有回去。
春节的脚步过去了,到了05年的春天,我不知道这一年怎么过,只是读书做着积累,有了上次坐堂的经验我便留意药店了。三月初的一天,我路过一家药店走了进去,这家药店有一位老医生坐诊,我不死心便问店长:“老医生休息时,我坐诊可以吗?”仍是不要底薪的老话。店长说:“你留个电话吧,我请示一下给你打电话。”一天后,药店通知我周四、周日可以坐两天诊,我又可以工作了,于是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和祖父。
没有底薪意味着没有患者就没有收入,当然也意味着患者多收入也高。事后我才知道老医生是底薪加提成,而我的优势是不要底薪,难怪药店这么快就让我上班了。买卖怕搬家,坐堂行医也如此,在最初的日子里又是张先生为我介绍了一些患者,使我顺利的打开了局面。虽然每周只坐两天诊每天的门诊量已接近二十人,药店当然很满意,而我也有了不错的收入。不久前面提到的李老师推荐我到兴城的一家卫生学校去讲课,每周一天和坐诊不冲突,我又多了一点收入,只是辛苦一些。每天早上要三点起床,步行一个小时到火车站坐火车到兴城,然后坐汽车到学校,八点上课直到下午三点,然后再坐火车返回。在一年的讲课过程中,祖父对我和家的关爱表露到了极点,每到讲课那天早上,祖父怕耽误时间总会喊我起床,而晚上回家时也总能吃上祖父为我们做的可口饭菜,虽然那时的祖父已八十几岁了,可还是尽力帮衬这个家。
                         祖父
2007年4月12日凌晨,对我来说是沉痛和难忘的日子,和我们一家生活了八年的祖父离开了我们。在我苦难的行医生涯中,是祖父用无私的爱在困难的时刻帮助我八年。在这里我要重重的为他写上几笔,来寄托我的哀思。
从我记事起,我们一家就和祖父祖母生活在一起,生活的艰辛使祖父退休后干起了卖菜的营生,这一干就是二十年直到七十六岁。小本经营挣的是辛苦钱,为了批发到物美价廉的新鲜蔬菜,祖父每天早上三点起床蹬上三轮车到周边的农家院去收菜,或是到批发市场发菜,赶早市去卖,然后在市场一呆就是一天,几乎风雨无阻,用他的辛勤爱护着我们这个家。
记得有一次下着大雨,祖父和二弟去发菜,雨大路滑车翻了,祖父重重的摔在地上,从此落下了腰痛的毛病。小本经营一样需要眼光与智慧,祖父不但可以选到抢手菜,而且价格公道从不缺斤少两,因此生意不错,口碑也好,我们七口之家的生活,在祖父的带领下也还过得去。
转眼我们兄弟三人都长大成人了,七十六岁的祖父再也干不动了,可是仍用他的爱关心着我们。下岗在锦州是很普遍的现象,二弟夫妇下岗后,祖父时常用他不多的工资做补贴。
1999年6月,我们把八十岁的祖父、祖母接过来同住,这爱我体会的就更深了。妻在急救中心工作时常上夜班,我则四处打短工,祖母帮我们照看小女,祖父则总能为我们准备好可口的饭菜,日常花销祖父也总是帮我们支出,他知道我们的日子不好过,贷款买房,长孙又没有稳定的收入,他做这些可从不表白。
一次,天津的一个亲戚在锦州出了车祸,当时身上没有多少钱,给我们打电话,祖父二话没说给拿去了三千元,要知道那时祖父的工资只有六百元,三千元相当于他半年的收入。一个远房亲戚做生意没有本钱,祖父借给他一万元,在祖父身上我时常看到贫苦百姓那种仗义与质朴。
当年的春节,天津的亲戚特意来看望祖父,带来了一瓶很高级的茅台酒,祖父一生嗜酒,但他舍不得喝,他说要有贵客来了才能喝。岳父到我家串门,祖父便拿出茅台两个老人品酒闲谈其乐融融。当时我想,何时用我的收入为祖父买一瓶茅台酒呢?不想这成了我永久的伤痛,我没能为祖父买茅台酒,以至于祖父去世后,我每到酒类柜台便会目含热泪,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于是便赶紧离开。是呀,祖父在世时买不起茅台酒,买起了,祖父已经不在了,这种凄凉又怎能说的清呢。
人到老年常常怀旧,祖父时常和我讲起年轻时的往事,讲他吃的苦、受的罪,偶尔也发出点感叹,还说他要是倒退十年还能为这个家挣钱,然而85岁的老人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一次,我和妻都不在家,祖父在卫生间里摔倒了,他硬是趴回到床上,从那以后我常常看到祖父摇头叹息,我知道他是慨叹老了不中用了。
2006年中期,祖父突然呃逆不止,我知道这是胃气将败的信号,于是和妻中西医并用,半个月后祖父居然恢复了饮食,但是他已经不能下床走路了,每天早晨祖父会让我将他抱到卫生间方便,对我来说这没有什么,可祖父却常常说给你们找麻烦之类的话,周末,妻为他洗衣物时,他也常常说一些歉意的话,一生要强的祖父是多么无奈呀!一次,我为祖父买了西瓜,大约吃多了点,祖父突然腹泻不止,弄的满床是粪便,我和妻为他收拾干净后,我看见祖父闭着眼睛,在眼角上有一滴泪珠。从此他再也不吃西瓜了,祖父用他的毅力和衰老抗争着。
07年4月10日,祖父突然又一次呃逆不止,我和妻中西药并用还是控制不住,4月11日,妻再次为祖父打针时,祖父摇摇头说:“不用了”我则感觉不妙,宽慰祖父说:“没事的”祖父笑了笑说:“有事也不怕,大不了一条命嘛。”他的乐观顽强令我心酸,晚上我问祖父,还有何心事?祖父说:“没有了,爷就是盼着这个家好起来,爷就是死了也会保佑你们的。”4月12日凌晨,这位叫杨振春的老人带着对家的祝福,走完了他八十八岁的生命历程。在同祖父共同生活的八年里,他用智慧开导我,用行动感染我,使我学到了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受用终生。
                       健康讲座
我在第二家药店坐诊的日子里,诊务的增长除了有热心人的宣传外,也和健康讲座有关。
在大学的学习中,我对养生术有了一定的了解,也看到了它神奇的力量,因此毕业后不管环境如何变化,我从来没有间断养生术的习练,体会也就更加深刻了。记得开诊所期间,我为一位老大姨看病效果不错,老人问我:“心脏病能看吗?”我说:“可以看”第二天,老人和老伴一块来了,老大爷不说话伸手请我诊脉,我细心的平完脉后,对他说:“你老有很严重的心脏病,这是典型的代脉呀。”老人听了笑着说:“你说对了,我得过很重的心脏病,不过现在没有任何不适。”我一听沉思不解,就在我凝神思索时,突然感觉双下肢发凉,有凉气往下走,于是我问老人:“是否有功夫?”老人说:“我练的是道家功,已经有二十年了。”并说:“心脏病的康复完全是内养术产生的效果。”自从有了初步接触后,我便时常与老先生探讨中国养生术收获不小。老先生说,他的方法是全真北派的内养术,讲究动静兼修,静功对我来说大同小异,我便虚心请教外功,于是老人传了我一套外功锻炼法,多年来我按法习练确有功效。和老人接触是我第二次体会经络感传现象。
第三次体会经络感传,是在一位高中同学家中。某次,我到同学家做客,闲谈中忽然感觉小腹发凉,足心有凉气往外走,于是问同学的母亲是否练功,有没有相应的感觉,老人家是练佛家功的,也和我有相似的感觉。多年来我通过分析认为这种经络感传是客观存在的,类似无线电波可以接收到。有条件的同道不妨做一下研究。否定这一客观现象不是科学的态度,盲目夸大气功的作用也不是科学的态度。
就这样在与同道的交流中,我的养生术水平不断提高。而一次诊病的经历,又一次让我看到了中国养生术的神奇魅力。某次我正在坐诊,一位老人求治,自诉双下肢浮肿已有三个月了,在医院诊为双下肢静脉血栓,据脉证我用了防己茯苓汤加入活血通络之品,七天后老人复诊症状有所缓解,原法续进一个月,竟再无明显效果。老人亦不复来诊,我也渐渐将此病历忘记了。不想,两个月后,老人电话邀我去坐客,第二天我赶到老人家,一进门老人伸出双腿让我看浮肿完全消失了,我诧异不已忙问究竟。老人说:“你的汤药有一定作用,但病去如抽丝,在效果不明显的情况下,我采用内养的方法调节终于康复了。”我向老人请教如何内养,老人说:“我年轻时得过一场大病,后来遇到孙风瑞老师,按照他传受的方法才得以康复,因此坚持至今。”由于有良好的医患关系,我便请老人为我演练,老人现场为我做了示范。他的这套方法确有不同,以外肾为主,强调肾强则气旺,气旺则百脉通,通则无病。采用不同的方法刺激外肾,辅以拍打达到却病健身的效果。老人的师弟曾以拍打术为某中央首长诊病效果,不错奉调入京。通过向老人请教我又一次丰富了自己的养生术知识。
在我行医的日子里,我也曾用掌握的养生术治好了一些疑难病历。记得有一位姓侯的女士慢性肾功能不全,我采用中药治疗的同时令其加用养生术,竟然肌酐、尿素氮等指标下降了不少。还有心脏病、高血压、便秘、失眠等患者习练都有较好的疗效。我常想能不能讲一讲自己这方面的体会,为更多的群众造福呢。
机会来了,某次我正在第二家药店坐诊,一位李先生请我为他妻子开方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通过交往我们成了好朋友。在李先生的引见下,我认识了市老年大学的一位领导。一次聚会谈到中医养生术,我不禁讲起了多年来的切身体会,大伙听的入了迷,该领导说:“你有空到老年大学讲一讲吧,”我说:“好啊。”
不久,他为我安排了一场健康讲座。大约是名气不大的原因,来听讲的人不多,但我并不介意,还是认真的为老同志讲解如何防病、治病、如何健身长寿,在讲座中我避免不切实际的空谈,重点就锻炼方法上结合切身体会为老同志讲解产生了不错的效果。在这次讲座中我结识了热心公益事业的张文彦老书记。
张老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健康精力充沛,自称得力于长期的自我锻炼,因此非常提倡中老年防病为主的科学观。在张老的热心帮助下,我们连续讲了几十场报告,得到了社会的好评。记得一次讲到肿瘤可防、可治时,我为听众举了三个例子来进一步说明,例一是一位82岁的农村老人,因咳嗽、吐血而检查发现肺门处有肿瘤,已失去治疗意义,患者没有文化回去后能吃能睡又存活了二年多。例二是我家的邻居58岁,诊查出肺癌后仅存活了三个月。例三是一位农村壮年男性胃癌患者,在医院断言其生存不会超过半年的情况下,回家等死,不想一年后竟然痊愈了。事后某保健品公司请其做广告说是服用保健品获效的。例一例二说明心理因素在肿瘤患者的康复中是非常重要的,前者没有文化心理少负担,所以得以长期存活,而后者由于负担大存活时间就短,而例三则说明了人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其自我调节的能力不是现代医学所能完全解释的,肿瘤患者也可能通过心理调节,养生术的锻炼,中西医的配合治疗,达到完全康复。台下一位老同志听后激动的说:“杨医生,我请你到我家做客交流。”第二天下午,我应邀来到老人家。老先生先是让我为他诊脉,平脉后我说:“你老六脉平和身体不错。”他笑着撩起上衣,右胸侧一道伤口映入眼帘,我一下子想到了肺癌这个癌症中的头号杀手。老人说:“我五十几岁得了肺癌,手术后医生说最多可以活三年,当时心理很害怕,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种古代的吐纳术,在无奈中苦练,不想一下子活到了七十五岁,而且越活越健康。”我忙请教操做方法,又有了不小的收获。http://www.cntcm.org/cgi-bin/topic.cgi?forum=33&topic=5613&start=0&show=175&ma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