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行者橙色咖啡
行者橙色咖啡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714
  • 关注人气:2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烟花散尽仍风流

(2011-08-08 15:06:02)
标签:

八大胡同

北京胡同游

小凤仙

陕西巷宾馆

妓院

名妓

旅游

分类: 图说北京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说到北京的胡同,首当其冲的绝对是八大胡同。所谓八大胡同,是指位于前门外大栅栏附近的八条相邻的胡同,是清末民初最著名的风月场所之一,与今天闻名遐迩的“天上人间”相较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八大胡同包括陕西巷、百顺胡同、石头胡同、韩家潭、王广福斜街、万佛寺系一小横巷、大(小)外廊营和胭脂胡同。其中陕西巷有一家“陕西巷宾馆”,过去叫 “上林仙馆” 

   陕西巷宾馆与世界会所的招牌,并排挂在街上的电线杆上,以示这座风尘已久的宾馆也是外国游客的最爱。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从保存完好的建筑外观可以看到,楼上的窗户格外狭小,可想房间的面积也不宽敞。斜阳下的小窗里,不知封尘了多少欢愉和辛酸的往事。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广聚园宾馆上林分店建于清朝末年,红遍京城的一代名妓赛金花曾在此挂牌,不仅组建了“金花班”还开设了“金花书寓”,同时也为这座青砖小楼染上一层迷离之色。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清朝末年,红遍京城的一代侠女名妓赛金花,无疑是近代风尘女子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位,她在本馆寓居时把这里命名为“怡香院”。三入青楼,两度出嫁,还与八国联军的统帅有过风流韵事并借此保护了不少百姓,也算是风光无限了。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曾经红极一时的风月之所被保留至今,也真是难得。经过描红挂绿的一番装饰,再摆上贵重的精美工艺品,着实让各地宾客感受到非同一般的下榻感受。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在这条窄窄的楼梯,将将两人并排通过。如今冷清清的楼梯上,不知在当年顾客满盈的怡香院,曾留下想多少迎来送往的笑声。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陕西巷当年的一等妓院共有16家,其中数怡香院最有名。楼上是头牌小姐的房间,客官来此举头寻望,楼上佳人高高在上,其实,身份却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清末及民国早期,八大胡同已成为当时纵酒寻欢、讴歌作乐的最佳畅游之地,也是许多官宦权贵、文人墨客聚会之所,相当于现在的红灯区吧。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这里的结构一直保持着“怡香院”时期的原貌。二楼的小房间就是小凤仙当年的香艳之地,和当年一样,间间面向中央开门,面积狭小,仅有10平米左右,一床一桌已嫌局促。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上林仙馆的招牌依旧清晰可见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一代名妓赛金花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赛金花小凤仙带红的烟花柳巷 

  
许多人是在《中国近代史》中认识了几个有名有姓的妓女,譬如赛金花、小凤仙———这些身世复杂的女人连带她们的生息之地———“八大胡同”也染上一种迷离之色。 

  人们都说,清末时,北京城里有两个顶尖儿的女人,一个是慈禧,一个是赛金花。许多清廷重臣,都是这两个女人的奴才。每天东方泛白,他们浩浩荡荡地进入午门,匍匐在慈禧的脚下唯命是从;夕阳西沉时,他们熙熙攘攘地前往陕西巷,拜倒在赛金花的石榴裙下甘效犬马。想当初,赛金花住过的“怡香院 ”,现在是陕西巷宾馆。这是一座灰砖二层小楼,几十年过去,与周围的矮小平房相比仍显得卓尔不群,门楣上“上林仙馆”几个褪了色的颜体大字仍在勉强显示着自己昔日的风光。 


名妓小凤仙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多年前,电影《蔡锷和小凤仙》让人们对这位有着特殊历史背景的妓女刮目相看,许多外地人到北京后专门找到“八大胡同”探访她的遗踪。相传小凤仙曾是陕西巷云吉班一个姿色平常的二流姑娘,因不懂献媚邀宠,经常把客人气走。现在的云吉班旧址是个大杂院。二层小楼,前后两院,尽管破旧不堪,仍可看出当初堂皇的雕花房檐。 

蔡锷将军 

逛逛八大胡同《怡香苑》 <wbr>烟花散尽仍风流

  
  题记:正史之中并没有关于她的记载,甚至连她的生卒日期都没有能说清楚,但她却曾是来自江南的青春少女,名动公卿的一代名妓,她也曾是帮助共和名将蔡锷将军逃离袁世凯的囚禁,更因为与蔡锷的那段至死不渝的爱情而成为被世传颂的风尘侠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这段生死不渝的红尘之情被拍成一部名叫《知音》的电影。于是,中国的大街小巷才流传起 “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遇知音” 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于是,北京八大胡同的一位风尘女子进入了曾轰动一时的历史事件,一代名妓成了英雄美女;于是,人们才知道被鄙视多少年的青楼妓女中,有一位与革命联系在一起的巾帼红颜。她就是二十世纪初叶京华名妓的小凤仙。

  提起北京的八大胡同,有一首打油诗不能不说。这首打油诗简单易懂,一目了然:“陕西巷里觅温柔,店过穿心回石头;纱帽至今犹姓李,胭脂终古不知愁。皮条营有东西别,百顺名曾大小留;逛罢斜街王广福,韩家潭畔听歌喉。” 

  这首打油诗说的是民国初年北京城南有名的销金窟八大胡同的地理位置。八大胡同指的是陕西巷、石头胡同、小李沙帽胡同、胭脂胡同、东西皮条营、百顺胡同、王广福斜街和韩家潭。当年八大胡同的妓院鳞次栉比,灯红酒绿,江南佳丽,北地胭脂,粉白黛绿,瘦燕肥环,真是香闻十里游人醉,不知此处是他乡。而小凤仙就是这八大胡同陕西巷云吉班的一名妓女。

  小凤仙既然是江南钱塘女子,自然出落得容貌秀丽、风姿绰约的了。虽然没有古代四大美女那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天香国色,但她的容貌体态也并非一般,既具越女的婉约,也有湘女的热情。而她最大的特点,就是肤色极白,瓜子脸上长着一双丹凤眼,一只弯弯嘴角的小翘嘴,说她花容玉貌、风情万种并不过分,不然的话,当时阅人无数的蔡大将军为什么会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呢?

  蔡锷,字松坡,是当时的云南督军,手握重兵,镇守南国,名重一时。袁世凯为称帝拉拢蔡锷,请蔡锷进京,封为“始威将军”,当他复辟帝制的左膀右臂。当袁世凯看出蔡锷并不对他忠心耿耿,而是反对他当皇帝时,便把蔡锷软禁起来,不准其离开北京,怕的是蔡锷跑回云南起兵反对自己。那时候的蔡锷,落落寡欢,志不得舒,犹如笼中之兽、匣中之剑,空有一腔爱国的抱负,而只能仰天长叹。

  当时,蔡锷住在北京西城的棉花胡同,整日价无所事事,显得有几分清静悠闲,但他时时感到如芒在背,度日如年。他的身后常常有袁世凯派来的暗探跟踪他,让他更觉得行动很不自由。百般无聊之时,他便常常化装成商人,去逛八大胡同,寻欢作乐,排遣忧愁。一时闹得风风雨雨,京城里几乎无人不知。袁世凯一看他日日寻花问柳,夜夜声色犬马,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便自然放下心来。

  当时,小凤仙所在的云吉班,位于陕西巷的中段,门脸不大,里面的院子却很深。院子里,绿荫匝地、闲花满阶,乍一看,有一种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仔细看,它是一个套院连着另一个套院,每个院子里都有一座一色齐齐整整青色磨砖对缝的二层小楼,是那种中西结合式样的小楼,坐北朝南,前有宽敞的跑马廊,廊前是花园,阳光灿烂,花草繁盛,后面的房子切成了一个个的玲珑房间,雕镂挂络,绿窗红床,古色古香,香艳诱人。

  那个刻骨铭心的艳阳天,蔡锷就是在这里遇见了小凤仙,和小凤仙一见如故。恍然之中,竟有了“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的感觉;也有了“敛眉俱握手,含笑共衔杯”的场面。果然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就这样二人相见恨晚,蔡锷盛赞小凤仙风味独一无二,而小凤仙则感到来客不像是个商人,倒像是个不凡之人,可见小凤仙的兰心慧质。

  当然,蔡锷开始逛八大胡同时候,不过是用自己的放浪形骸,作为一种伪装,掩饰着内心的焦灼和无奈,掩饰着无力改变又渴望改变现实的思想矛盾与冲突罢了。然而,当他和小凤仙一见钟情之后,便沉醉于灯红酒绿、玉软香温之中。以至高堂老母和雍容华贵的夫人刘侠贞竟然与他闹得天翻地覆,先后离开了北京,回云南老家去了。直到后来蔡锷逃出虎口,人们才恍然大悟,这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苦肉计!

  不知道是假戏真做,还是真戏假做,当时,蔡锷曾请曾朴做媒,娶小凤仙为妾?曾朴是《孽海花》的作者,自己写过的名妓赛金花风流韵事,也娶过的姨太太也是一明青楼歌妓,对妓女的心事当然是了如指掌;然而更巧的是,小凤仙十三四岁落难的时候,他曾经买过小凤仙当保姆,还曾经和小凤仙有染。世界就是这么点儿大,风月场和官场文场连得就这么紧,事情巧得莫说曾朴不敢相信,就连小凤仙也不敢相信。不过,这倒让小凤仙确实看到了蔡锷对自己的一片真心,不是真爱,蔡锷断然不会娶自己的。

  对于小凤仙,蔡锷总是高调赞美的。有一天,蔡锷在云吉班风流过后,兴之所至,便书写了一副对联送给小凤仙。上联是“自古佳人多颖悟”,下联是“从来侠女出风尘”。这样看来,蔡锷倒有些真戏真做的意味了。

  蔡锷不自觉之中流露出的情感,使人看到了这位青楼将军不仅仅囿于儿女情长,而是和革命大业有密切关系。一个“侠”字,如此的超尘拔俗,剑胆琴心,不难看出蔡锷心中羡慕已久的那种美女配英雄的情结。兰心慧质的小凤仙当然明白蔡锷的心情,于是便把自己的舌头咬破,以血滴在对联之上,以示自己对蔡锷绝对的忠诚,将会和他一起为倒袁大业共赴生死,在所不辞,做一名名副其实的侠女,不辜负蔡锷的美女配英雄的期望。“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小凤仙不仅是冷艳逼人的美人,更拥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气度。这也难怪一代名将会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袁世凯称帝,蔡锷亡命日本前夕,曾经特意跑到陕西巷的云吉班,寻求小凤仙的帮助和掩护。那天正好云吉班里有姐妹过生日,她故意把窗户打开,将蔡锷将军的大衣和帽子挂在衣架上,来了个瞒天过海之计,让人误以为蔡锷一直沉湎于艳窟香窝之中。谁知就在一片钗光鬓影和莺歌燕语之中,小凤仙早已经趁着热闹的乱劲儿,带着花了装的蔡锷走出了云吉班,躲过暗探的眼睛,不显山不显水地陪着蔡锷到了前门火车站,逃出了北京。

  就这样,在小凤仙的帮助下,蔡锷逃脱了袁世凯的掌握之中。先到了天津,然后转往上海,渡海直奔日本去了。

  自古多情伤别离!这是1915年的12月1日,一个一百多年前寒冷的冬天,蔡锷和小凤仙在天津分手告别。临别之际,自然是泪眼缠绵,不胜凄楚了。但是小凤仙知道,倒袁成功之时,蔡锷会一定接她前去团聚的。

  蔡锷从日本暗渡陈仓回到云南,组织了“护国军”,竖起讨袁大旗,打响讨袁第一枪,起兵北伐,一时轰动全国。 袁世凯终于在全国人民的讨伐中,仅仅作了八十一天的皇帝梦,便下台倒地,匆然而死。但蔡锷也因病魔缠身,又由于操劳过度,终于坚持不住,病逝于日本的福冈。年仅三十七岁。传说在上海召开蔡锷追悼会的时候,小凤仙曾经着一身洁白的孝衣,悄然而至,还送来两副挽联。

第一联写的是:不幸周郎竟短命, 早知李靖是英雄。

第二联写的是:九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 
       十八载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

  这两副挽联虽然是小凤仙请曾朴写下的,但它无疑是小凤仙的心声。她的人生因和蔡锷的这一段风云际会的经历,显得出污泥而不染,历风霜而不枯,更加得有声有色。从此,她不再是云吉班小楼上一个供别人春风一度的性感花瓶,也不再是八大胡同陕西巷里高挂的一块鲜艳的花牌,而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巾帼英雄。当然,从青楼妓女到巾帼英雄的过渡和跨越,并不是所有青楼女子都能完成的。只有如她小凤仙少数人,才能够创造出这样的传奇。

拍摄时间:2006年12月28日

拍摄地点:北京八大胡同

拍摄器材:柯达DX7590

拍摄主题:北京胡同 人文历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